再见伦道夫的时候,他头上的绷带去了,但是,整个人的状态却又比昨天见面时更差了一些。

    昨天,他那会还是很昂扬,但是今天,应该是情绪平缓之后,又想了昨天那事带来的后果,难免又会有些反复。

    “鉴于奈飞近期发展乏力,以及目前面临的严峻的竞争态势,其实,好多机构股东对继续持有奈飞股票的兴致不高,”

    伦道夫一夜之间被哈斯廷斯停职的相关情况,已经进一步得到了证实,餐厅里,康明斯放心的对伦道夫大致通报了目前的收购进展。

    “哈斯廷斯有句话说得对,奈飞的基本面还是不错的,”伦道夫忍不住替自己创办的公司解释,“今年的增长其实也不错,只不过刚从互联网寒冬走出来,又抽调了很多资源去应对来自沃尔玛的竞争,”

    “伦道夫,我们没有的别的意思,”冯一平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一个也是因为在经过近三年的冰河期之后,今年,互联网公司纷纷复苏,所以相较而言,奈飞的表现并不亮眼,”

    今年美国的互联网公司,虽然没有像国内的三家门户网站那样,股价匪夷所思的增长了几十倍的,但是包括微软这样的体量很大的巨头在内,股价都有明显的起色。

    夹杂在一大堆互联网企业中间,奈飞的表现,确实很一般。

    “对不起冯,我并没有其它的意思,”伦道夫有些不好意思,这角色的转换,一时有些难以做到。

    “我理解,”冯一平点点头,“我认为,奈飞今年工作上最大的不足,就是花了太多的力量在防守上,用来进攻和拓展的力量配置,肯定有些不足,”

    伦道夫想了想,“冯你说的对,确实如此,”

    “其实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奈飞管理层,当然,主要是哈斯廷斯的不自信,沃尔玛加入又怎么了?我们就说在DVD租赁领域,在线DVD租赁,现在才占整个市场份额的多少,不足两成,”

    “换个角度说,差距就是潜力,相应的应该是把至少大部分的资源,用来进行市场开发,而不是消极的防守,”

    “我知道,沃尔玛综合实力是强,但是,奈飞在这个领域毕竟是首创者,有很好的基础,应对竞争最有效的手段,不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扩大自己的优势吗?”

    “始终关注着沃尔玛的一举一动,迅即的各种反应,从战略上讲,已经落了下乘,”冯一平端着酒杯,娓娓道来。

    他说这么多,真不是显摆,而是对伦道夫这样一个中途加入的重要强援,必须要让他对自己的眼光和能力有个清楚直观的认识。

    通过其它途径,看到的和听到的,没有这么面对面的听自己这么头头是道,言之有理的分析一通印象深刻。

    冯一平完美的达到了目的。

    伦道夫都放下了刀叉,入神的思索着冯一平的这番话,真的是越想越有道理。

    “冯,”他激动的举起杯子,“你说得太对了,你应该在我们董事会上说这番话,”

    “我是觉得公司的一些安排好像是出了问题,明明所有人都很努力,但是效果就是不好,现在才清楚,原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出了问题,”

    “你果然是和我听说的一样天才,”

    他忍不住把冯一平和哈斯廷斯做了一番对比,然后发现,至少从现在看,从态度和眼界上,哈斯廷斯是明显比不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我也想能尽快到奈飞的董事会上谈谈我的看法,不过,这个就得靠伦道夫你多想想办法,”

    “至于我的这些看法,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你们是局内人,有时候思维难免会限制在一个有限的框架里,没有我们这些局外人看得清楚,”

    “你放心冯,我董事会的席位,哈斯廷斯短时间内并没办法拿掉,我会尽我所能,来向各位董事说明利弊,相信我,在董事会里,我还是算有人缘的,”伦道夫说。

    哈斯廷斯的决绝,冯一平的包容,让他在此刻完全没有任何犹豫。

    “或者,在那之前,你是不是可以跟我们一起说服一些机构股东,”康明斯提议,“在这方面,你的说服力肯定更强,”

    “没问题,最急迫的是哪一家?”

    冯一平有些无奈,这也是他现在有些排斥在外面吃饭的原因。

    只要在外面吃饭,不管在哪,最后多半会成为工作餐。

    “伦道夫,”上车之前,他叫住了伦道夫,“有一件事你放心,我保证,最后,一定会让你和哈斯廷斯的关系,恢复如初,”

    夫妻会离婚,兄弟会反目,但离婚了可以复婚,反目了自然也能和好,这方面,冯一平也有了大致的计划。

    “谢谢你冯,”人都是重感情的动物,他和哈斯廷斯虽然已经反目,但是并没有成仇,这么多年下来,有些关系已经成为了习惯,如果能改变目前的这种状态,那自然没坏处。

    …………

    旧金山机场,这一次带回去的行李,也要用行李车来拉。

    迈克他们这些跟冯一平有私交的,知道冯一平不喜欢这些迎来送往的事,没来机场,刚刚都打来了电话问候,唯一一个到机场送行的外人,是武馨阳。

    梅秋萍他们这样的老派人嘛,地域观念重,在国外见到了同胞,就全跟见了老乡一样,冯一平的这个同学,他们是真心的当晚辈看待,“姑娘,一个人在国外不容易,自己当心点,有事找一平,找静萍,别见外,还有,记得多跟家里联系,”

    武馨阳好像也真的有些动情,到硅谷这么长时间,她还没交到什么朋友。

    不是没人晚上约她出去,同来的那一批人里有,这几天工作中认识的人也有,但无一例外,都是男的。

    她可没打算这么快就跟哪个异性过从甚密,冯一平的话,言犹在耳呢,她不想让冯一平看不起。

    郑佳怡在西雅图,她最近真是连个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她再怎么要强,毕竟也是个刚到国外的女孩子,中间周末到冯一平家里又去过一次,还真的是有些亲近这几个没一点架子的长辈。

    “我记住了,你们也多保重身体,”

    “一平,不是我们叫你开后门,从国内带出来的这些人,你平时都多花点心思,得对他们父母负责,”梅建中说。

    冯一平心说,能有这样的机会,他们的父母已经高兴得不得了,“好的,外公,”

    “下个月初,记得好好表现,可惜我们等不到,”冯振昌拉着他说,“那可是大事,一定要好好的当一回事,”

    “我知道,”这样的事,如果没轮到他也无所谓,都特意叫上了他,哪里还能怠慢,哪里还敢怠慢?

    黄承忠没说什么,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对女儿说,“好好的,等你们回家过年,”

    一向很听话的阿曼达却有些不耐烦,几个人抱来抱去,两个奶奶亲来亲去,让她有点小小的不爽。

    看着飞机起飞的时候,她还有点高兴,“飞机,我们的飞机,”

    只是,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车后面空空的座位,她又问道,“好空,奶奶呢,外婆呢?”

    …………

    奈飞公司,威尔逊一副很气不顺的样子,坐在哈斯廷斯的办公室里,“我的律师说过,他这是蓄意破坏,我完全有理由起诉他,”

    “威尔逊,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哈斯廷斯看着窗外说。

    “我知道,你跟他是好朋友,可是哈斯廷斯,这不是一般的事件,这是一起性质非常恶劣的罪行,”威尔逊挥着手说,“我不能容忍,”

    “不威尔逊,你应该明白,我之所以这么决定,完全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考虑,”哈斯廷斯转过来,看着威尔逊说,“如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发生矛盾的新闻扩散,你认为,这对我们的影响是正面的吗?”

    “另外,你不要忘了,你的职位,你的办公室,都来自于他,”

    “好,我可以不起诉,那么,我要求额外的股权奖励,还有,董事会的席位,”威尔逊说。

    哈斯廷斯闻言,目光森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