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到家,看到家里更是空得厉害,阿曼达带着小狗,从楼下跑到楼上,屋里找到屋外,发现除了一个莱蒂西亚,就没有其它人在,第一次体会到了离别的滋味。

    不过,三分钟过后,她就倒在地毯上,跟糖果玩得不亦乐乎,咯吱咯吱的笑。

    冯一平也异常放松的瘫在沙发上,非常享受,在长辈们都在的时候,可不好这么放浪形骸。

    自己爸妈没事,在外公面前,总得端正点,何况还有黄静萍爸妈呢,不好坐没坐相的。

    黄静萍在厨房看了一阵,也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冯一平旁边,“这些天都没怎么在家里吃饭,家里带来的那些干货,估计到年底都吃不完,”

    “我怎么觉得你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冯一平说。

    “嘿嘿,哪有,”黄静萍不承认。

    其实也是有的,一般来说,公婆给儿媳的压力,总是比岳父母给女婿的压力要大,尤其在娘家跟婆家的条件相差太大的情况下。

    何况跟着公婆来的,还有一个外公。

    她这些天,自然也是一直端着,不说各种表现吧,至少是时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现在感觉不轻松,那才怪呢!

    “辛苦了,”冯一平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耳鬓厮磨,满是温馨平静,平静得让冯一平打了个哈欠,黄静萍立马也小小的打了一个,“睡会?”冯一平问。

    “你没事啊,”

    “把手机一关,就什么事都没有,”冯一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都不看的就按掉。

    都请了这么多人,难不成还不能让老板偶尔能想睡就睡?真有天大的事,他们自然会找到家里来。

    “阿曼达,”黄静萍招了招手。

    “哎,”小家伙一看这架势,倒是明白得很快,“阿曼达来了,”

    冯一平和黄静萍两个没帮忙,看着女儿哼哼哧哧的努力了三次,才最终爬上来,熟门熟路的挤到他们中间,看会爸爸,看会妈妈,之后竟然是最快打呼的那个。

    地下的糖果听着沙发上此起彼伏的鼾声,轻轻的呜咽了几声,在沙发前来回跑了两遍,最后也趴下来,把头枕在爪子上,也进入了梦乡。

    …………

    在冬日里随意睡一场懒觉,那感觉也是极爽的。

    只不过,梦不太爽,冯一平梦到自己淹到了水里,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一看,感情是女儿侧睡在自己身前,口水哗啦啦的,都染湿了自己身上的薄毛衣。

    要不要这么夸张!

    黄静萍不在,他小心的把女儿扳正,小心的给她盖上不知道谁拿来的被子,刚坐起来,手机还没打开,黄静萍就闻声过来,“起来啦,”她伏在沙发背上看着孩子和孩子她爸,满眼温柔,“煮了红薯稀饭,这些天经常在外面吃,要清清肠胃,”

    冯一平打开手机,看着里面被塞得满满的留言信箱,才打开听了第一条,就笑着说,“清肠胃也没用,接下来怕是还得在外面吃饭,”

    “又要出差?”

    “康明斯一直跟我留言,他和伦道夫,已经打开了一个突破口,而且是在加拿大,他们还有意谈融资,我得去一趟,”

    看着黄静萍有点小哀怨的眼神,冯一平笑了一下,“放心,这次我们一起去,”

    “哪儿呢?”

    “蒙特利尔,”冯一平伸手进去揉着女儿的小肚子,“饿了吗,吃饭咯!”

    …………

    蒙特利尔,穿得毛茸茸的阿曼达,抵达酒店后,说什么也不愿意进房间,刚才她坐在车上,都一个劲的吵着要下去,巴不得顶着雪步行,现在下车了,拼命要爸爸带她到酒店花园里去玩。

    她远远的见过雪山,雪还是生平头一次见。

    “见笑了,”冯一平抱着女儿,对亲自到机场迎接他的卢克,以及专程从多伦多赶来的帝国商业银行的投资与企业部的副总裁维金斯说,“她这是第一次见到雪,”

    “理解理解,”

    说实话,这两位还真有些诧异,他们真没想到,冯一平年纪轻轻的,却已经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女儿。

    不过,对他这样年轻的富豪来说,好像这会就是再多几个孩子,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南方那些朋友的孩子,到了这见到下雪都这样,”

    “冯,您先稍事休息,我们午餐时见,”卢克说,“等协议达成,我很乐意作为你们的向导,”

    “谢谢,康明斯,代我送送他们两位,”

    跟来的谷歌副总裁罗森博格也主动送他们到车边,这位施密特一直很好看的老兄,才刚履新不久。

    “想不到,这样我们不喜欢的东西,还有这么多人如此喜爱,”卢克笑着对康明斯说。

    这话,显然是话里有话,虽然已经正式同意出手奈飞的股份,但是,关于出让的价格,在还没有正式签订协议之前,他自然还是想通过各种手段来朝上抬一抬。

    “孩子嘛,今天这么喜欢,明天说不定就会讨厌起这些来,”康明斯看着漫天飞扬的雪花说。

    化解起这样的话来,他不要太娴熟。

    维金斯也在和罗森博格寒暄,说是寒暄,其实句句都离不开生意。

    加拿大的六大银行里,帝国商业银行虽然效益最好,网点也最多,但是,综合实力只排在第5位左右,这次跟NEXTDOR的合作,肯定不成问题,但是,如果能参与谷歌的发行,这将极大的提升他们的影响力。

    维金斯同时觉得,冯一平这手真挺厉害,又计划在银行融资,还向谷歌推荐考察帝国商业银行作为承销商,在这样的两大利好前面,如果不出意外,卢克那边的成交价,将会相当合理。

    只是,卢克现在看清这一点了吗?他好像还并不清楚。

    他猜对了一点,冯一平带着谷歌来,是有两个目的,一是考察,另一个,自然是给自己增加谈判的筹码。

    只不过,他当然也不能因此就替谷歌选定帝国商业银行就是新的承销商,这一点,同样惊讶冯一平已经有了一个这么大女儿的罗森博格,早就得到了提示。

    因此现在对帝国商业银行的示好,他同样很冷静。

    …………

    硅谷,哈斯廷斯点开一封邮件,习惯性的对着秘书说,“请伦道夫过来一趟,”

    “哦,”然后他有一回没出声。

    “先生,哈斯廷斯先生,”秘书在电话里喊。

    “好了,我没事,”哈斯廷斯不耐烦的对着电话说“暂时不要让人打扰我,”

    他也一样,很多事早已经成为了习惯,之前做出那样的决然的举措,要说没有一丝后悔,他还没到达那样的地步。

    何况从那天伦道夫前所未有过激的表现,可以看出那天他是真的出离愤怒。

    为什么出离愤怒?自然是非常珍视他们之间的这段友谊。

    他也不是没有一点感触,不然,他也不会真的考虑威尔逊趁火打劫,就像讹诈一样的那些考要求

    只是,为了公司,为了我的奈飞,我不得不这么做。

    “威尔逊先生要见您,”秘书又打电话进来。

    哈斯廷斯眉头皱了起来,在见识过威尔逊那副急功近利的嘴脸之后,这会真是不想见他,但是,生意场吗,有时候还真是需要威尔逊这样的人。

    “让他进来,”

    但看到威尔逊的那副表情,他又真的在打退堂鼓,上次来谈补偿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贱的表情。

    威尔逊走进来,急匆匆的说,“我想我知道了伦道夫那天说话的意思,哈斯廷斯,”

    “什么意思?”哈斯廷斯追着问。

    “我在全国保险基金会的朋友那里得到一个消息,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有意把自己所持的所有奈飞股份转让,而受让方,就是冯一平和他的NEXTDOO,”

    “什么?你消息确切吗?”哈斯廷斯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终于发动了?而且,已经有了这么好,这么快的进展?

    不过他马上调整过来,端起电话,发动自己的那些关系去检查。

    仅仅5分钟后,他就打听到了更确切的消息,事实就和威尔逊说的一样,而且,那位冯一平带着很大的一个团队,现在就在蒙特利尔。

    “哈斯廷斯,你和伦道夫,是不是知道NEXTDOOR要并购公司?”

    “有一些迹象,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真的这么做,”从威尔逊要挟的那时起,哈斯廷斯已经内定他为一个过渡,才不会透露太多呢。

    “我想,这一定跟伦道夫有莫大的关系,他一定是帮着做了说服工作,”威尔逊说,“说不定,他现在也在冯一平带去的那个团队里,”

    哈斯廷斯根本没听进去威尔逊的话,他沉着脸开始拨号,拨了两次,手机和宅电,都无人接听,威尔逊还戳在这里,他又不好留言,“你自便,我先出去一趟,”

    “所以哈斯廷斯,现在董事会对你非常重要,帮我取得董事的席位吧,到时,我一定无条件的支持你的任何决定,”威尔逊跟了上来。

    对他现在的纠缠不休,哈斯廷斯连搭理的心思都没有,他已经确定了一点,这将是奈飞将来最没有权力的一位副总裁。

    如果不是短短几天之内,连续炒掉两位副总裁,会让大家觉得他这个总裁行事儿戏,他真想现在就那么做。

    威尔逊看着哈斯廷斯急匆匆的上了车,也是非常恼怒,自己这是做了怎么样一个决定,当初怎么就会选择加入奈飞呢?位子还没坐热呢,公司眼看就有易主的可能。

    …………

    哈斯廷斯一路疾驰,用了最短的时间赶到帕罗奥图,下车后,好歹调整了一下心情,才去按门铃。

    “哈斯廷斯,”茱莉亚过来开门,看着他神色复杂,站在门口,并没有要请他进去的意思。

    “你好茱莉亚,我来看看伦道夫,他恢复得怎么样?”哈斯廷斯耐着性子说。

    “他没事,但是哈斯廷斯,我想他不愿意见到你,谢谢你的好意,你还是走吧,”茱莉亚也耐着性子说。

    他们都听到了刚才哈斯廷斯的来电,也都清楚他的来意。

    难道还真是跟冯一平去了蒙特利尔?哈斯廷斯的脸冷了下来,“茱莉亚,我一定要见他一面,”

    茱莉亚让开了们,“我想跟你说哈斯廷斯,你之前的做法让我很失望,对伦道夫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现在情绪依然很低落,很不稳定,我不希望你再刺激到他,”

    在后院的泳池旁,哈斯廷斯看到了躺在椅子上晒日光浴的伦道夫,前额上,隐隐还有印痕。

    “来了,”伦道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啤酒?”

    “谢谢,我自己来,”哈斯廷斯也躺在一旁的椅子上,“这样的日子,还真不赖,”

    “你如果期待,我想会有机会的,不是吗?”伦道夫说。

    话里有藏不住的火气。

    是啊,如果奈飞被冯一平成功收购,哈斯廷斯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并没有其它意思,”哈斯廷斯说,他坐了起来,“伦道夫,我要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协助冯一平,去做我们一些股东的工作,”

    “你希望听到我怎么样的回答,哈斯廷斯?”伦道夫望着天,幽幽的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