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省城一个平常的冬日,没有一点太阳,天恹恹的,不看手表,你真不知道是几点钟。

    绿色不多,路边抹了石灰,缠上了草绳的行道树,和底下那一丛丛剪得一样齐的万年青,顶上的那点绿色,都呈陈旧的暗绿,好像凝固了,又像假的一样。

    只有路边不多的那几栋漆成了黄色的住宅楼,让这沉闷的冬日,亮了几分。

    冯玉萱看着前面那辆刚刚从路口里突然斜插进来,现在还在打方向的奥迪,狠狠的按了几下喇叭。

    她并不是一个容易路怒的司机,相反,受弟弟的影响,同时要照顾弟弟的形象,在这个时期,她是少有的能够礼让行人的司机。

    如果出现一条类似“首富的姐姐开车横冲直撞”的新闻,那无疑会影响到弟弟。

    但是,对这样的横冲直撞的车辆,她却没什么耐心,哪怕现在坐奥迪的,不少还真是政府官员,但那又怎么样?

    关键是她现在心情很复杂。

    本来应该是高兴的,她现在是去机场接外公和爸妈。

    但是,想到这一次爸妈到省城,一定会见罗维,还有罗维的父母,她就觉得有些烦躁。

    这些天,按蔡虹提点的,虽然接到了几个电话,但她没有去罗维家一次,跟罗维,还有他妹妹罗佳一起吃过两次饭,平时通通电话,很刻意的保持着距离。

    现在,她多少有些理解之前看过的那本书上一句话的意思,那句话说,有时候,谁主动,谁就被动。

    她确实也不想再被动一次。

    对这一次双方父母的见面,她有些期待,这次见面之后,她跟罗维的关系,肯定会有一个结果。

    但同时,又免不了有些紧张。

    爸妈对罗维和他家里,肯定是有意见的。

    要是没有中秋那档子事,爸妈有意见,她还会有意见,但是,中秋那档子事在先,爸妈现在有意见,她只能理解。

    再说,她自己未尝就对罗维家里没有意见。

    本来好端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被他们一插手,结果横生这么多枝节出来。

    如果爸妈这次不满意,那该怎么办?要是在以前,爸妈不满意,她还真的不会太在意,但是,听过蔡虹一些话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爸妈在自己的个人问题上,确实很宽松,完全没有干涉,自己没理由在这件事上发脾气。

    何况现实证明,自己的终身大事,还真是要爸妈他们帮着把把关。

    她突然很羡慕弟弟,静萍的爸妈,怎么就那么好相处呢?

    听到鸣笛,前面奥迪副驾那边的玻璃摇下来,一个带着眼镜的人探出头来淡淡的看了一眼,隐隐的傲慢和不满,表露无遗。

    你还不满,你傲什么傲?冯玉萱毫不犹豫的奉送了他三声鸣笛。

    果然,弟弟说得对,有些人吧,你硬他就软,那边玻璃摇了上来,再没动静。

    后座上的人倒是朝后看了一眼,“现在的人啊,开个宝马,就以为高人一等,那像刘总你这样平常坐劳斯莱斯的,不是得前面找辆车开道?”

    “邱局你是不知道,”陪坐在一旁的刘继忠笑着说,“我啊,那就是撑面子的,不过,要是邱局你看得上眼,有用到的地方,一个电话就行,我让司机马上带车赶到,”

    “刘总你客气,”

    “应该的,”刘继忠也看了后面一眼,“后面这开宝马的,说不定真比我好过,邱局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这个项目,每天投进去的钱,都是个天文数字,每天早上一到办公室,我就为钱发愁,所以,我那个证的事,还是得麻烦邱局您想想办法,”

    “老刘,现在这一方面,政策很严,相关的手续一定要全,不过你别着急,我再催催下面,唉,你也得理解,临近年底,大家手头上的事都多,”

    “理解,劳烦邱局你多费心,”

    “家里也不消停,我那个婆娘,说什么要趁圣诞节,去欧洲一趟,”

    “哦,刚好,我老婆也是这样吵,那邱局你放心,我就一起把这些事都给你办了,省得你麻烦,”

    …………

    “你这来的够准点的,”梅义良看了下手表,对外甥女说。

    “别提了,路上被加塞好几次,到了吗?”

    “快出来了,”

    说话间,冯振昌他们簇拥着梅建中,两手空空的走了出来,“外公,爸妈,”

    冯玉萱迎上去,“行李呢?”

    “这次带的东西的太多,让机组的等下通关后一起送到家里,”

    “爸,”梅义良看了老爷一眼,“这一趟玩得挺好?”

    “挺好的,”梅建中笑着说,“你们自己来的,没开那辆长长的车来吧,”

    “是,没开,”

    “这样好,别太张扬,”

    “黄叔叔,阿姨,静萍和我的小侄女还好吗?”

    “都挺好的,你这么忙,还麻烦你,”

    “这不是应该的嘛,阿姨,这边走,”她带着妈妈和黄妈妈朝自己的宝马走。

    后面,冯振昌他们三个坐梅义良的陆地巡洋舰,他一出机场大门,就不由得“嘶”了一下,“没差几度,家里真是冷了好多,”

    梅建中却像没感觉一样,“人就是应该在这样四季分明的地方好,六月天就要热,十冬腊月就要冷,”

    冯玉萱车里,梅秋萍刚坐下就说,“小舅妈给我们打电话了,你尽快跟那边约一下,我们回家之前,跟他们见一次,”

    “好的妈,”冯玉萱从后视镜里看了妈妈一眼,看到妈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那爸爸呢,不消说,肯定意见更大。

    “你们在省城呆几天?”

    “最多三天,”

    冯玉萱就把时间定在第三天。

    …………

    接到她的电话,罗家忙碌了起来,普通人家第一次亲家见面,那也比较隆重,何况是冯玉萱这样的家庭。

    何况还有之前的不愉快。

    罗母再一次大方了一次,为一家人都买了一套新衣服——包括同样吵着要一起去的罗佳,而且是捡好的来,用她的话说,“不能让人小瞧了,”

    但是,在见面地点的选择上,她又有意见,“为什么要在他家的酒店?”

    去假日酒店,让她感觉有些像上门拜见一样。

    穿着簇新的一家人,都到了酒店楼下,她还在念叨这个问题,“省城那么多家酒店,就不能在其它的地方吗?不去我们家,为什么要到她家?”

    本来就很紧张的罗维一下子火了,“妈,你今天能不能不要这样计较?”

    “玉萱她外公也在,加上她爸妈,我们家坐得下吗?还有,他们有这么大的酒店,为什么要花钱去其它的酒店?”

    “这点钱对他们家来说,算什么,”儿子很少有这样顶撞自己的时候,所以罗母说这话的声音也不小。

    “你少说两句,”背着手看着这座酒店的罗父也说了她一句,今天这样的场合,要是还这样处处争个长短,那结果肯定是不欢而散。

    这酒店,还真气派,他心想。

    再想一想就这样一栋楼,代表着的财富,他也不由得心虚了一下,不过,腰板却挺得更直了些。

    罗佳干脆懒得听妈妈的唠叨,第一个发现那边的冯玉萱,“玉萱姐,这边,”

    “叔叔阿姨,这边请,”依然还是穿着制服的冯玉萱把他们请进电梯,“我们去顶楼,那是我弟弟的房子,现在每一家假日酒店,都给他留了一套,这里的这套,没其它特色,就是视野好,”

    “哦,挺好的,听说你外公也在?”罗母问。

    “是,他们一起刚从美国回来,哦,我小舅也在,”

    罗维闻言,更显紧张,他爸悄悄的瞪了他一眼。

    “贵客请,”顶楼套间门前,两个穿着燕尾服,非常精神的年轻人为他们打开门,这待遇,让罗父罗母有点小小的不适应。

    更不适应的还在后面,刚进门,罗父罗母一下子顿住了脚步,冯玉萱说得不对,这一套的特色,应该是大!

    这客厅,就这么大这么长,还这么高!

    他们从门口,隐约看到,在那边落地玻璃窗前,有一套茶几,旁边坐着几个人,在门口却有些看不清楚,今天没太阳,怎么感觉还这么晃眼?

    自然而然的,连罗父落在地毯上的脚步,此时都轻了几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