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相见争如不见

    哈斯廷斯把车停在帕罗奥图一处路边,沉默了好久,他现在,终于能够体会伦道夫那天的心情,刚才不是没有给伦道夫的房子来一把火的冲动。

    伦道夫怎么能这样?他认为,自己对伦道夫做的那些事,只涉及伦道夫个人,然而,伦道夫做的这些,却是针对整个公司。

    不过,他比伦道夫更强硬,靠在车边抽了两根烟,他给秘书打了电话,“推掉我今天所有的安排,另外,给我订一张最快去蒙特利尔的机票,”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是奈飞机构股东里的大股东之一,他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的干看着他们持有的那些股份,被转到冯一平手里。

    这个口子一定不能开!

    他和卢克也每年都有见面交流,他确信,自己应该能对他的决定造成影响,让事情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化。

    …………

    蒙特利尔的这顿午餐,自然也是工作餐,只不过,逗趣的阿曼达,让午餐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卢克,维金斯,”尝着本地的特产冰酒,冯一平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具体的协商,我不参与,由你们跟康明斯谈,我只提一个要求,考虑到贵集团能从这项合作中享受到的多重利好,我希望,这份转让协议的价格,能更务实一些,”

    以他现在的身份,必然不会下场亲自跟人讨价还价,再说,还有康明斯那样专业的人在呢,也用不着他表现。

    一般做的,也就是这样,表明己方的态度和大的方向。

    “我们确实期待和欢迎这次合作之后,可能带来的那些合作,”卢克说,“只是冯,你要清楚一件事,转让股份,可以说是后续合作的基础,如果这个基础不牢,后面的那些,也就无从谈起。

    “不不,这个应该不成立”冯一平笑了,用餐巾擦了下嘴,“同时,我想,恐怕维金斯不喜欢你这个说法。

    现在可以说,没有一家银行能拒绝自己,他相信,加拿大皇家商业,得知自己有意要贷款,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还保持反对。

    哪怕是没有受让他们持有的奈飞股份,只是自己有意融资,皇家商业银行一定会无上欢迎。

    谁知哈金斯竟然说,“这个,我尊重卢克的意见,”

    这是他们之前回公司时定下的策略。

    虽然冯一平带来的这些诱惑,他们看了都大大的流口水,但是,这个转让价格是在过去二十天平均股价的基础上,上调15%还是20%,或者是更多,那收入也真是悬虚很大。

    再说,越是做好了要让步的准备,越是要表现得锱铢必较,不然,就有可能类似从撤退,变成败退一样。

    冯一平还是要给康明斯他们的团队创造一些便利,“我希望,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合作协议,不仅是我们受让股份,同时也涵括我们融资方面的协议,”

    “所以,相关的收益,我希望能综合起两份协议一起看,这是一个大前提,”

    “冯,你放心,这一点我们很清楚,我们的总裁,约翰·亨金先生热忱的希望,你能到访我们多伦多的总部,”维金斯转移了话题。

    “会有机会的,”冯一平说,“我最近就经过你们总部一次,你们总部大楼的华丽典雅,让人印象深刻,不是他们介绍,我还以为那是教堂,”

    他们银行的总部,可以说是多伦多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同样传承了一个多世纪,与众不同的是,这座大楼,一共有16座神像,有人说,那就是多伦多的守护神。

    冯一平只见到了一尊,在大楼宏伟的入口,他看到了银行家们的神,莫丘利神(Mercury)。

    冯一平现在就是有这样的本事,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总是会恰到好处的搔到对方的痒痒肉上,总部大楼,确实也是帝国商业银行的一个骄傲,连维金斯这样的人,现在听冯一平这样提起,马上觉得非常荣耀,“我很期待能有一个机会,作为向导,带领你参观我们的总部大楼,”

    “会有的,”冯一平说,“在这里,我还想提一些协议之外的话,我们的NEXTDOOR,在美国,现在已经覆盖到各个社区,我们在加拿大的推广,也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

    “我们都知道,贵行网点众多,那么可不可以,让我们派人,对贵行的员工坐一次网络推介?自然没有任何强制的意思,”

    “这完全不是问题,我们家已经是NEXTDOOR的会员,我们很高兴向我们的同仁,推荐这样一个对日常生活大有裨益的网站,”

    维金斯自然不是吃干饭的,不可能对冯一平的NEXTDOOR没有任何了解。

    “谢谢你,”冯一平举起酒杯,“同时也预祝我们的协议,能尽快达成,辛苦各位,”

    他定下了大方向,具体的条款,当然是由康明斯带队去讨论,至于他下午的主要安排,也挺辛苦,是带着宝贝女儿去看雪。

    真的,对一个非常怕冷的人来说,这真不轻松,不是吗?

    …………

    哈斯廷斯对着漫天飞扬的雪花,却一点都没有向往和喜爱的意思。

    虽然据说蒙特利尔市政府,每年花在铲雪上的费用,就高达5000万加元,但是,刚进入市区不久,他们就因为一起打滑造成的交通事故,而堵了半个小时。

    其实现在他倒不赶时间,从硅谷飞过来,花了六个多小时,现在已经到了晚上,该下班的早就下班,下午该谈的已经谈好,急也没用。

    他到不担心今天下午那两方就能达成协议,这毕竟是一笔至少涉及上亿美元的交易,没那么快能敲定。

    当然,各种不爽是一定的。

    伦道夫的背后狠狠一刀;前不久通电话时还信誓旦旦的说支持的卢克,也是不声不响的做得这么绝;这过来的路上,航空公司糟糕的服务,以及,为什么我就不能和冯一平一样,也有自己的商务飞机呢?

    这糟糕的路况;还有,卢克怎么能一直不接自己的电话?

    他不顾已经晚上九点多,又拨了一次,但是,那边依然是单调的滴滴声,想了想,他就没给卢克留言,说他已经到了蒙特利尔的事。

    “能不能快点?有没有其它的路?”他忍不住催出租车司机。

    伦道夫说过多次之后,他也觉得最近自己的性格确实有些问题,急躁,易怒,深层的原因,他不愿意去想。

    因为往深处一想,就是现在这样自己很无力的局面。

    但是,他一时忘了,这里可就是只比巴黎稍小世界第二大法语城市,开车的黑哥们双手一摊,指了指方向盘,“你来?”

    哈斯廷斯气倒!

    但是,自己这脾气,确实有问题,他心说,怎么现在出租车司机都让自己生气?

    …………

    隔天上午九点半,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会议室,康明斯和卢克,各带一队人马分做两边,人手一份最新版本的协议,“第七项,我们没有问题,”康明斯说。

    “我方也没有问题,”伦道夫看了一眼自己这边的人员,然后说。

    等他们一项项都通过,那也是签署协议的时候。

    突然,会议室外躁动起来,有一个人在喊,“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卢克皱了皱眉,对一个手下说,“去看看,”

    他看到对面的康明斯好像在凝神听着的样子,“怎么了?”

    “不会是他吧!”康明斯刚说一句,门口就传来一声,“果然都在!”

    卢克抬头一看,不是他是谁?站在门口的哈斯廷斯一脸怒容,点着头,狠狠地看着会议桌两边的人,好像要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牢牢的刻在脑海里的样子。

    “哈斯廷斯,你怎么在这里?”卢克忙站起来。

    他那个被哈斯廷斯轻松挤到一旁的手下说,“哈斯廷斯先生直闯进来的,”

    哈斯廷斯还真是直闯。

    大学毕业以后,他跑到非洲呆了一阵子,曾经孤身一人,身上只带着十美元,就平安横穿了整个非洲大陆。

    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带足了钱,也不见能平平安安的横穿非洲,他能做到这一点,至少得是有把子力气的。

    加上他又长得那么高大,这边办公室的这些顶天在健身房跑步机上跑跑的职员,哪能拦得住他?

    “哈利,带哈斯廷斯先生去我办公室,哈斯廷斯,你看,我们正在协商一份重要的协议,”卢克说。

    “当然重要,”哈斯廷斯说,“这是关系到我的公司命运的协议,卢克,我是非常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报价,能让你置我们这多年的合作于不顾,”

    虽然大家早就把协议草稿往包里收,身上放,但是,面对哈斯廷斯这样此时已经不顾礼仪的人,只有一个然并卵的结果,他站起来就抢到手两份。

    “哈斯廷斯,这是我们保密的商业文件,”卢克作为东道主,此时有些怒了,他就没见过这么失态的人。

    康明斯却反而松了一口气,哈斯廷斯能这么失态,这么惊惶,对他和NEXTDOOR来说,自然是件好事,他慌了就好!

    哈斯廷斯对卢克的话充耳不闻,看了一眼协议前面最关键的几项,他一愣,“只比平均股价高出14个点,”

    他这下是愈发的愤怒,“卢克,你就对奈飞这么不看好?”

    在类似的购并中,转让价格,一般在高出平均股价15%这样的基础起跳,结果,他们只加了14个点,这真称得上是跳楼价。

    这么急着脱手,那是对奈飞有多不看好。

    “我就不介绍了,想必你也知道,请问你是?”他看着康明斯说。

    “康明斯,目前负责并购业务,”康明斯笑着递过去一张名片。

    “那么,卢克,康明斯,我加到18个点,”哈斯廷斯把那份协议在“啪”一声拍在桌上。

    “18个点,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卢克,作为股东,我有优先收购权,”

    “不,哈斯廷斯,”卢克摇摇头,“你看到的这份协议,只是我们一系列合作协议的一份而已,所以才是14个点的水平,如果只是单纯收购,那么,18个点,并不是我们最理想的价位,”

    卢克从他手底下,把那两份协议拿回来。

    “一系列合作协议?”

    “对的,一系列,”卢克说。

    康明斯笑眯眯的发言了,“哈斯廷斯先生,那么,请问你打算如何支付这笔资金呢?”

    “你们以什么方式?”

    “全部现金,”康明斯潇洒的摇摇手。

    “那我也……,”

    哈斯廷斯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这百分之七点多的股份,按他的报价,妥妥的过了两亿美元,他,或者是现在的奈飞,都拿不出来。

    “我也全部现金,”他还是咬着牙说。

    不然能怎么办?他们都要把手上的股份给卖了,你难不成还给他一部分同样的股票,那他究竟是卖呢,还是买呢?

    一两个亿的融资,努努力,对目前的他来说,难也难,不难也不难。

    “我大概知道你们的财务状况,如果按照这样下去,你们的资金,同样不足以支撑你们最终收购整个奈飞,”哈斯廷斯说。

    “是啊,是有些紧张,所以我们就考虑融资啊,”康明斯依然笑着说。

    “融资?”哈斯廷斯看着他们脸上的神情,“不会是?”

    “对,就是他们银行,”康明斯说,“我们同时正在谈一笔高额融资,”

    哈斯廷斯看着卢克,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意思就是,你们把我的股票卖给他们不说,这钱还是你们帮着出的!

    f/uck,f/uck,f/uck,他心中连骂,“卢克,你们就这么不支持我?那我也跟你们融资,”

    但是还没等他说完,卢克就开始摇头,一副压根不可能的样子。

    看到他的反应,哈斯廷斯真是气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