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一段路不长,但是,这入眼的一切都让人有些晃眼,进而让他有些紧张,很不自在,像是那一次,随研究所的领导,一起去向省领导汇报时的感觉。

    进门之前,罗母自是把状态调整到了最好,脸上笑都堆了起来,做好了跟门后的冯玉萱父母打交道的准备,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眼前这个绝对比她家一套房子还大,不,兴许比两套房子加起来还大的客厅,以及那边根本看不清的几个人,还有门后旁边不注意还发现不了的服务员,哟,这还是一个老外!老外居然也来伺候他们?

    准备好的气势,一点都不剩,心虚得厉害,踩在脚下厚厚的地毯上,就感觉踩在云端一样,路好像都不会走,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拉住旁边老伴的胳膊,却差点把老伴也带了一个趔趄——原来他也走得不太稳当。

    罗佳一进门,就哇哇声不断,“哇,这个吊灯,真的是水晶的吗?”

    “哇,那边墙上的油画,怎么那么大?”

    说起来,还是罗维表现得最正常,蔡虹说得没错,在有些方面,他真跟冯玉萱一样没心没肺,知道她家的实力,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并没什么大不了。

    罗父觉得好像走了很长时间,其实,就这么一段路,走起来哪能花多长时间?

    坐在那的冯振昌终于也起身迎了一下,“罗先生,罗夫人,请坐,”最开始让他说先生、夫人的时候,他觉得好做作,但是到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些称谓。

    “哦,来了,”正中坐着的梅建中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坐在梅秋萍沙发扶手上的蔡虹站起来对他们笑了笑,“请随便坐,”

    “来了,”梅秋萍朝他们点点头,然后注意力就放在罗维身上。

    这孩子,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个有担当的。

    “老叔好,您看起来气色真不错,”罗父先问候了梅建中。

    再问候冯振昌,“冯总好,”

    他观察了一下,除了蔡虹,其它的三位,从肤色上,放在外面的手上,还能看出来做粗活重活的痕迹,但是这几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沉稳。

    这种沉稳,是那种有了很多阅历,有了些积淀,现在又什么事都不愁的那种沉稳。

    丝毫没有现在社会上常见到的那些有钱人那样,一副老子有钱天下无敌的样子。

    所以这其实是一种气度。

    罗母则在打量他们的穿着,发现真还很普通,就和邻居们的家常穿着没什么两样,再一看自家这边,每人身上的新衣服,这本来是提气的事,这时反倒让她觉得气势又低了一筹。

    蔡虹的一番安排起到了作用,本来按冯振昌他们的意思,哪怕是对罗家有意见,就是不去楼下,至少也该到房间门口迎一迎,但蔡虹特意阻止了他们,还特意让酒店抽调来了好几个英式管家,故意把排场弄得大一些。

    用她的话说,“有些人,就是要稍微让他们见识见识,”

    这招很有效。

    别人的财富高到一定地步,或者说少到一定程度,在旁观者来看,这些数字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当你在他面前码上百万现金的时候,总是绝对比他在纸面上看到的百亿财富更让人印象深刻。

    今天也是一样的,他们知道冯一平,冯家很有钱,但有钱到什么样的地步,其实并不太清楚,现在蔡虹这摆出来的排场,让他们,特别是罗父罗母,终于有了深刻的直观印象。

    他们也终于直接的感受到了差距,这种巨大的差距,把他们原来一直若有若无的那些优越感,轻轻松松的撕成了碎片。

    所以,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他们俩比孩子还拘谨,下意识的只坐了半边屁股。

    …………

    “总算是能见面了,”罗父说,但是接下来的话有些不好说,为什么现在才见面?不还是因为自己这边?所以他转到另一个估摸着冯振昌他们一定会感兴趣的话题上,“听说你们刚从美国回来,我们的小冯总,最近有什么大动作吗?”

    “他的一些事,我们也管不了,所以不太清楚,请,喝茶,”冯振昌说。

    罗父小心的拿起那个描着金线的茶杯,“小冯总在国外做的那些事,真是给我们提气,”

    “做生意,哪儿总是有那么多大动作,”刚才一直在窗边打电话的梅义良走了过来,“罗先生是吧,我是玉萱的小舅,”

    “你好梅总,久仰大名,”罗父连忙站起来。

    虽然嘉盛作风低调,但是在省城,很多不经商的人都知道,梅义良,绝对是省城商业界的一哥。

    那边,罗母身子坐得正正的,笑着对梅秋萍说,“亲家母,”

    “哎,现在说这话还太早,”蔡虹连忙说。

    “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梅秋萍说,“确实不合适,”

    罗母也后悔自己怎么把那个称谓脱口而出,她发现,自己现在是想端都端不起来。

    “对,你说的对,主要是玉萱这姑娘太优秀,我心急了一些,”罗母尴尬了几秒钟,急中生智,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罗佳顿时有些想笑,自己老妈这还真是有才!

    “但是,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梅秋萍说。

    本来对这事最生气的是冯振昌,只是在这样的场合,由她提出来,更合适一些。

    同样的话,由当家的男人说出来,太重。

    即便如此,刚才能急中生智的罗母,现在是真的无话可说,老脸都红了,“这个,那个,主要是……,”

    “我听说两位对那份协议,有些意见,”冯振昌干脆直截了当的提出来。

    “没有,”

    “哪有,”

    罗父罗母连忙辩解。

    “我们家的情况,你们可能也知道,但是说起来,也就面馆算是我跟她妈的生意,虽然这生意的主意,还有当初开第一家店缺的钱,都是一平出的,但是,这面馆是在我们名下,”

    “发展到现在,去年在全国就已经突破了1500家,也算是国内传统饮食行业的一块招牌吧,”

    “这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罗父忙说。

    “我们把面馆的股份,分了一部分给玉萱,”冯振昌说,“我们开第一家店的时候,一平就跟我们提过上市的事,现在市里都主动跟我们打招呼,说能不能把面馆上市,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这个打算,我们现在不缺发展的资金,”

    “但是,虽然目前不上市,但我们在相关方面,一直是按照上市的要求来做,”

    “有些事,罗先生你应该也知道,国内有很多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因为个人生活上的问题,要分割财产,最后导致严重影响公司的业绩,”

    “所以,签这份协议,我们的出发点是为了这个,只是有备无患而已,”

    “对,你说得对,有这个必要,”罗父连忙点头,“很惭愧,我们当时想得左了,”

    “虽然是农村人家,但是我们在儿女的婚事上,相当开明,从来没有干涉过,玉萱,你说对不对?”

    冯玉萱点点头。

    这话又说得罗父罗母脸上红霞飞,这不是在隐射他们这样的城里人家吗?

    “罗先生你一家,我今天是第一次见,有些话呢,现在说太早,今天我就想表明一个态度,玉萱今年已经27了,有了主意,日子想怎么过,随她自己,我们不干涉,”冯振昌说。

    “现在社会不一样,儿女的事,做父母的管不好也不好管,”因为耳朵听力问题,梅建中现在说话都很大声,“管来管去,还会管出事来,”

    罗父罗母有些坐立不安,感情这事连梅建中都知道,“我们也不管了,由得他们自己,”罗父说。

    蔡虹看着罗母,“不管了,”罗母这次看起来是真心话。

    深刻直观的感受到了两家的巨大差距,她现在压根生不起以前要强的心思。

    随之而来的,是庆幸,冯家只有这一个女儿,自己儿子还真是好眼光。

    人就是这样,当你低过一次头之后,之后就很轻松,“玉萱,阿姨跟你道歉,阿姨之前做的不对,误解了你,以后你放心,我绝不干涉你和罗维的事,我只期望你们两个能好好的发展,”

    她竟然在这样的场合,正式跟冯玉萱道歉。

    冯玉萱愣在当场,蔡虹和她一样,冯振昌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

    这可真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包括她的老伴和一双儿女。

    本来就觉得今天的见闻不太真实的罗佳,此时听了她妈那样的软话,真的有些开始怀疑人生。(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