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一路,也是纷扰颇多,不断有人打进来电话,“伙计,你这是又要有什么新动作?”

    对此,冯一平大多并没有作明确答复,“收购?我们还没有注册名叫蓝海2的新公司啊?”

    虽然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但是,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他还是希望以一种平和的方式,是协议收购,也就是善意收购奈飞,而不是选择要约收购,也就是恶意收购的方式来收购奈飞。

    如果不得不用恶意收购的方式来进行,那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被收购公司的董事会,对你的收购是排斥的,是不赞成的。

    美国这个并购高发的国度,有着世界上最全的反收购策略,如果哈斯廷斯带领公司董事会强烈反制冯一平的要约收购,也就是恶意收购,其过程一定会非常精彩。

    以这样的方式收购,即使成功,一定程度上说,也是不成功的,对被收购公司的整合,特别是人力资源的整合,将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采取这样的方式收购的公司,他觉得,还是适用于前文提到过,为广大投资者和衡平法院不喜的“掠夺者”。

    而他收购奈飞,为的当然不是掠夺的意图。

    所以他才对伦道夫寄予厚望,如果多数董事被伦道夫说服,奈飞公司董事会能够接受协议收购,那将是最理想的结局。

    …………

    奈飞公司此时的情况有些奇怪。

    在NEXTDOOR直接从场外,得到了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持有的奈飞7.23%的股权,并风闻奈飞就是硬币之星之后,它的下一个收购目标时,员工们的反应,有些两极分化。

    一部分人是下意识的反对,他们不赞同公司将由不熟悉的外人来接管,从而影响到自己现在的地位和收入。

    另一部分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则是有些轻松了下来。

    公司今年的发展状况,大家有目共睹,而前些日子,两位联合创始人之间无情激烈的争斗,哈斯廷斯先生后来一反常态,少有来办公区“串岗”等,也加深了大家对公司现状和前景的忧虑。

    现在有公司愿意收购,那好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在网上谷歌了冯一平和他的NEXTDOOR之后,他们的这个想法愈发坚定,有硬币之星的例子在,他们不由得也非常期待,这位冯一平,究竟给自己的公司,定下来了哪些计划。

    …………

    秘书在门上敲了两下,有些担忧的推开哈斯廷斯办公室的门,“哈斯廷斯先生,离你预定的会议时间,还有10分钟,”

    “哦好的,”哈斯廷斯此时神情憔悴,眼眶深陷,头发凌乱,连一直以来都精心修理的山羊胡,也乱糟糟的一团,就像是此时草原上的那些枯草一样……,总之,真可谓是风度全无。

    从蒙特利尔回来之后,他这连着好几天,干脆是住在办公室,所以办公室里现在也乱七八糟的,以往整整齐齐的码在书柜里的一些书籍和资料,随意乱堆乱放,好好的一间办公室,现在看起来,竟有些好日子到头了的模样。

    他这几天没会客,当然,这里确实也不适合会客。

    面目憔悴,但神情亢奋的哈斯廷斯,紧张的朝电脑里输入着,打完最后几个字,重重的一按回车键,“完了!”他疲惫的靠在椅背上,看了看办公室,吩咐秘书,“收拾一下,”

    “好的,”

    哈斯廷斯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来洁面、换衬衫,在最后一秒,赶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这时自然没有冯一平的官方代表。

    虽然他们目前持有的奈飞股票,已经超过了总股本的10%,但是,再对相关法律不了解,对相关的风险也不了解的公司股东,至少都会在公司章程里对董事人员的任免,特别是任命,做非常苛刻的限制。

    比如简单点的,它会规定改选的时间和每次的人数,改选?可以,等到这一届任满再说,然后每次只能新改选1位股东代表。

    所以,你指望通过改选董事会来控制公司?且等着吧!

    按奈飞的章程规定,至少在半年内,冯一平的代表,进不了奈飞的董事会。

    一进门,他就看向伦道夫,他好像是完全忘了这一阵他们俩互相伤害的事一样,非常灿烂的冲伦道夫笑了笑。

    这灿烂的一笑,却让非常了解他的伦道夫心里有些发冷,今天这一定是有什么事,或者难道是他找到了解决目前危机的办法?

    可是,这可能吗?抛开冯一平目前还没有正式公布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收购,这不振的业绩,没起色的股价,严峻的竞争,哪有什么好办法解决?

    但是,他心里自然是警觉了起来。

    “哈斯廷斯,究竟是什么重大事项?”一个接到通知,临时从外地赶来的股东问。

    和硅谷的很多高科技公司一样,奈飞的董事会成员,原本是有很多跟高管重合,这是很多公司创始团队,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理所当然的选择。

    但是,01年底,能源巨头安然和通讯巨头世通的迅速垮台,让美国政府最终在去年出台了严厉的萨班斯法案,强调各上市公司董事会,要加强独立董事的人员配置,奈飞也只能做相应的调整,目前公司董事会的12人里,有7位独立董事。

    “自然是大家都关心的重大议题,”哈斯廷斯坐下说。

    从蒙特利尔动身回硅谷的时候,他就通知董事会,在今天召开一次临时董事会,但是缘由,则说得不够明确。

    “跟这次的收购传闻有关?”这位年迈但看起来火气不小的股东说,“我觉得这还真不是坏事,”

    哈斯廷斯马上冷冷的看了伦道夫一眼,像是在问,“这就是你的成绩?”

    伦道夫则选择不予置评。

    “至少,它帮助公司,也就是帮助在座的几位,完成了你们十几个月没能完成的目标,”老董事继续说。

    这话,那真是可劲的打脸啊!已经分道扬镳背向而行的哈斯廷斯和伦道夫,听后的反应是一致的:同时低下了头。

    “我们虽然也乐见这样的情形,但必须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暂时现象,”这是由一位知名的财经专家担任的独立董事,“但是,根据我对冯一平的分析,根据他最近的布局,我认为,他的NEXTDOOR,有很大的几率想收购奈飞,”

    “这是个确定无疑的结论,”哈斯廷斯断然说,“他是一定会收购我们,我想他们此时正在场外跟我们其他的一些机构股东谈条件,”

    董事们神色各异,哈斯廷斯见此暗暗感慨,如果是在以前,这会肯定已经是一片反对声。

    “那么,公司,主要是身兼董事会主席和CEO的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准备怎么应对?”那位董事继续问。

    “这正是我这次要谈到的问题,这快过去的一年,公司上下虽然很努力,只是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的业务增长,我们的股价提升,都不太理想,”

    “但是,成绩同样也是显著的,我们在沃尔玛这样强大的对手的竞争下,依然保持了相当的增速,”

    本来他这会应该要提提今年的收益,但是,财务部门预估的不到1000万美元的数字,让他都不好意思提。

    “这充分说明,我们奈飞的这个团队,是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由得想起了冯一平,冯一平也曾经几次对他说过这句话。

    “我们有信心克服任何困难,直面任何困难,所以我和我的团队,都坚持奈飞应该由我们来领导,”

    “由你来领导吧,”伦道夫心说。

    “我们清楚的了解了你的意愿,那公司决定如何在跟沃尔玛,以及即将上线同样业务的百事达的竞争?并在进行竞争的时候,还保持收入有着显著的增长?”另一位独立董事问。

    “这正是我要谈及的第二个问题,”哈斯廷斯闭上眼睛,用双手按摩了一会,“这几天,”他把眼睛睁开又闭上,嘴巴里没停,“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NEXTDOOR的突然强势闯入,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一直没说话的伦道夫听了,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其它的董事们也都一样。

    “我的办法是,在DVD在线租赁这一领域,我们可以考虑和沃尔玛采取战略合作,”

    就是跟目前最大的对手合作?

    看到大家面面相觑,哈斯廷斯笑着站了起来,“首先,这样相当于给我们减少了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让我们能专心于市场的开发上;其次,我们在线上租赁方面丰富的经验,加上沃尔玛遍布各地的实体店,还有他们强劲的实力,将有效的促进我们的业务提升;”

    “最后,当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反对一些恶意的并购,”

    “白衣骑士?”大家当下了然,这是反收购中最常用的一种策略。

    看来哈斯廷斯说的这三点,重点还在这最后一点上,他打算跟沃尔玛合作,主要的目的,是避免被NEXTDOOR收购。

    “我坚决不同意,”伦道夫终于开口。

    “我还没说完,”哈斯廷斯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

    “我坚决不同意,”伦道夫没理他,“抱歉,我完全看不出这个计划好在哪里,也有三点,”

    “第一,连哈斯廷斯你也说,在线上租赁领域,我们的经验更丰富,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沃尔玛或者百事达都追赶不及,跟他们合作,完全不能扩大我们现有的优势,”

    “跟他们合作,有他们线下实体店的支持,会给客户带来一些便利,但与此同时,成本也会大幅上升,房租、人工成本等,而这,正式为什么我们当初选择在线上开展这项业务,而不是开实体店的主要原因,这一点,你还没忘吧哈斯廷斯?”

    “其次,沃尔玛这样的公司,我不认为他们会为了我们,去跟另一家公司溢价竞争,”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我有把握,”哈斯廷斯有点焦躁的打断了伦道夫的话。

    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绝,应该把伦道夫的董事席位也给免了。

    “那好,就是它这么做了而且成功了,奈飞的结局,也是被它购并,我看不出结局有任何不同。”

    “而且,我可以百分百肯定,沃尔玛不可能还让我们独立经营,最好的结果,是整体并入它的在线租赁业务部门,我们这个团队,自然也不可能保持完整,之后,它还真不就一定能做好,”

    “最后,从NEXTDOOR的上一次收购来看,它收购的目的,是为了让被收购的公司变得更好,而不是利用被收购的公司,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所以,”伦道夫环视了一圈,“我认为,如果一定要在这两家之间作一个选择,那么,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会选择NEXTDOOR,坚决不同意送上门去被沃尔玛兼并,”

    两个联合创始人,竟然旗帜鲜明的持绝然相反的态度,董事会的气氛,顿时微妙又凝重。

    “和沃尔玛合作,是一举多得的事,为了我们公司的前景,我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的提议,至于伦道夫的担忧,我想这不是问题,”

    “那就表决吧,”伦道夫突然一拍桌子。

    哈斯廷斯顿时一惊,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