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妈妈先回家,爸爸晚上陪你吃饭,乖,好吗?”冯一平把依然有些睡眼惺忪的女儿递给黄静萍。

    “恩恩,再见爸爸,”阿曼达迷迷糊糊的说,眼睛都没睁开。

    “真羡慕她这样吃了玩,玩累了睡的日子,”

    “你不也是这样过来的?”黄静萍一笑,“再说,你要是想,现在也可以过这样的日子啊,”

    “我倒是想,可他们不让啊,”冯一平拿出又响起来的手机。

    “说得你好像不享受现在的生活一样,”

    黄静萍多了解他?虽然他尽力不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回家,但是,工作上的事,肯定会影响到他在一些方面的表现,比如说,晚上。

    蒙特利尔的这几个晚上,尤其是昨晚,怎么说呢,黄静萍现在有点质疑那句老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晚上早点回来,”

    “好的,”冯一平摆摆手,上了悍马,“布坎南,”

    “冯,你什么时候到公司,从昨天到现在,我的电话快被那些银行经理们打爆了,”他夸张的说,“只要是跟我们有过业务往来的银行,都打来了抱怨的电话,为什么我们会找加拿大的银行融资?”

    “应付这些,对你应该不是问题,对吧,”冯一平说。

    银行抱怨你不找他贷款,这样的电话,是太多企业负责人期盼的梦想好不好?

    当然,在美国的初创公司里,大概也只有冯一平这样的奇葩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公司发展到现在,居然没有银行的贷款,更没有引进其它的战略投资者。

    这资金充裕的,让银行都眼红。

    “呵呵,我这是幸福的烦恼,所以希望能尽快跟你分享啊,”

    这家伙,从幕僚站到台前后,性格变化还是挺大,变得比以前阳光了很多。

    不过,提意见的时候还是很委婉,布坎南拉开冯一平这边的车门,“冯,这辆车你真得抓紧开,不然等特斯拉出成品的时候,真就不合适再开这样大排量的车,”

    不愧是以前在国会山上专职给老板解决各路明枪暗箭的,此时就想到了这个出了名的油老虎,将来会是一些人攻击冯一平的靶子。

    “谢谢你的提醒,到时应该会有其它的方式,哦,你说得对,呵呵,可能对我不适用,”

    我们得承认,美国的一些名流们,在推动一些环保进程方面,确实做出了不少贡献。

    如在今年,此时还在颜值巅峰的小李子,就付钱在墨西哥植树,用于抵消他制造的二氧化碳,迪卡普里奥因此宣称自己是美国第一个碳补偿公民。

    其后,碳补偿这事,得到了越来越快的发展,到后来,像冯一平这样的高科技公司创始人或者高管,如果乘坐私人飞机,却没有购买碳补偿,将会遭到很多用户的抨击。

    飞行这事,是其它的方式取代不了的,但是开车可不一样。

    如果他向全世界推销自己的纯电动车的时候,自己却开着高耗油量的机动车,那他必然就成了一个笑话。

    话说,那会的马斯克,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烦恼?一溜的豪车停在车库里,却只能像金鱼一样对待?

    “老布,我希望你做好了准备,”冯一平在他的肩膀上搭了一下跳下来。

    从NEXTDOOR一把手的位置辞职,去做小奥黑同志的幕僚,那真是要给自己做很多的心理建设。

    哪怕此时的小奥黑同志在参议员竞选中的表现,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好,但是,参议员正式选举,恰好也在明年11月,还有近一年的时间,变数太多。

    即使是小奥黑成功的当选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当然,他肯定是当选的,以布坎南现在的身份,去做他的助手,同样是件会让很多人意外的事。

    他要是竞选美国总统还差不多——虽然四年后,他就是这么干的。

    “我准备好了boss,”布坎南说。

    “我希望,你做这个决定,不要是因为我建议的缘故,我虽然很看好他的政治前程,但是,你也知道,我肯定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何况选举这事,有太多的不可控力,这一点,现在留着胡子的戈尔先生最有发言权,”

    戈尔自从在总统大选的最后环节输给小布什后,就一直以一脸大胡子的形象示人。

    “放心吧冯,坦白说,我是受了你的影响,但我也有自己的考虑,我同样看好他,所以我觉得,此时加入他的团队,是最好的选择,”

    “再说,如果将来的事实证明,我这个选择是错误的,那也没关系,我自己也可以尝试竞选议员,”

    “你知道的,我喜欢商业,喜欢跟你一起工作,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政治,我觉得他就是我的第二生命,”

    “你想好了就好,总之,我支持你!”冯一平说得很郑重。

    没法不郑重,不出意外,这可也是将来很重要的一项安排。

    “不过,在你离职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项,要听取你的意见,”冯一平把跟梅耶尔提过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NEXTDOOR,现在被他塞进了很多东西,将来同样能很完美容纳其它新的商业模式,只是,它的组织架构,确实到了应该要调整的时候。

    “我有一些想法,我想你和康明斯,特别是你,因为NEXTDOOR能有现在的成就,最大的功臣就是你,你最了解她,”

    “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

    “没问题冯,我也觉得,是到了要调整的时候,但是,另外一件事,你不要现在听取我的报告吗?”

    “什么?”

    “金跟我说过,你肯定是这样的反应,”布坎南笑着说。

    “哦,当然要,快跟我说说,我们现在,都进行了哪些准备?”

    他这么一说,冯一平自然明白,一定是这次随总理出访的一些安排。

    “你交办的事项,我们已经一一落实,纽约……,”

    …………

    省城,两方见面之后,两个小的精神很好,当然,特别是罗维。

    他终于从一个听妈妈的话的男孩子,向一个男人转变。哲人们说得没错,感情上的事,最能让人马上成熟起来。

    当然,潜意识里,可能也有回应冯一平那次训话似的谈话的意思。

    任何一个男人,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多岁的男人说不像个男人,偏偏这话说得好像也没错,如果这样还没有一丝触动,那就只能说,那还真不是个男人。

    看来罗维还不是。

    罗佳呢,则是为了将要有一个很牛的亲戚,而很单纯的感到高兴,至少目前,没有任何要沾光占便宜的心思。

    当然,她也心念念的以后是不是能多近距离接触冯一平?至少不会像上次一样,巴巴的跟哥哥一起去,结果,跟他话都没说上一句。

    但两个老的就不一样。

    罗父变得很沉默,好像受了刺激一样,练大字练得更勤,老伴唠叨那些纸、墨浪费钱,他也充耳不闻。

    至于罗母,才是让所有人都侧目的一个。

    在酒店房间里,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场直接跟冯玉萱道歉之后,他对儿子跟冯玉萱相恋这事的认知,就真的发生了转变——非常之赞同,甚至还带有荣幸的意味。

    这转变如此彻底,以至于连罗父有时都不相信。

    就他们老两口在家的时候,还直接问过,是不是做给外人看的?

    结果还真不是。

    罗父只能感叹自己老伴比自己更适应这个环境,这个社会。

    不过,这种转变又带来了另一个麻烦,罗母现在变得爱串门了,义务在那些老姐妹们面前宣传冯一平一家,是多么富足,多么没架子冯玉萱从长相到性子,有多么好。

    琢磨着让心情好的妈妈买车的罗佳,一进小区,就听到在原来的收发室那儿,传来妈妈的声音,“我现在是真的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你们也见识见识?没问题啊,等到小维办喜事的时候,一定带你们去看看,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罗佳生怕妈妈现在叫自己过去作证,急匆匆的掩面而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