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搭档这么多年,当然互相都很了解。

    伦道夫的性子,哈斯廷斯很清楚,非常稳,越遇大事就越是沉稳,跟他这个有时候很急躁的性子,过往刚好形成了完美的互补。

    哈斯廷斯深深的知道一点,一旦伦道夫如现在这般决绝,那么,他当时正在着手做的事情,没有九成的成功率,那也至少会有六成。

    哈斯廷斯马上表示反对,他在自己的电脑上操作了一下,“各位董事,我刚刚给你们发了一封邮件,关于我们和沃尔玛合作,会给公司带来哪些益处,里面有详细的表述,我希望大家能看了这封邮件之后,再做决定,”

    “我们是得好好想想,”一再对他提出批评的那位老董事说,“从你刚才的演讲上,我隐约看到了几年前你来拉投资的时候的那种激情,只是,唉,”他叹了一口气,“哈斯廷斯,你现在谈的不是当初的梦想,而是怎么让一家公司把我们收购,”

    言谈之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我为什么成了这样的呢?哈斯廷斯自己也说不清楚,“相信我埃克森先生,我做任何决定,都是为了公司,为了股东的利益考虑,”

    出了这话,他此时真说不出其它的话来。

    “我最近恰好在研究沃尔玛,”说话的是独立董事里的一位大学知名教授,“据我所知,它一向只专注收购零售业的公司,其它领域的公司并购,它并不涉及,这次,它会打破这种传统吗?”

    “在做销售的时候,它可能会选择顺带做做租赁,但是,让他投入更多的资源来专注于租赁,我不太确定他们是否会有这样的决心,”

    他这么说,显然是不看好的。

    “传统,总是要被打破的,”哈斯廷斯说。

    “即使沃尔玛有意收购,它又有多大的可能,会跟NEXTDOOT竞价呢?”

    发言的这位独立董事,是硅谷另外一家公司的CEO,“我们都知道,沃尔玛以用好每一美元的节俭做法闻名,何况,NEXTDOOR和沃尔玛并不是在同一个行业,”

    收购战中,被引入的白衣骑士,往往跟发起收购的处在同一个行业,本来就是竞争对手,这样,为了自身的利益,白衣骑士也会积极主动的采取行动。

    他摇了摇头,“我也觉得要促成这样的合并,本身就很有难度,在一定范围内,我们还是沃尔玛的竞争对手,这样主动找上门去,会不会达到相反的后果?”

    哈斯廷斯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本来,又一次找上门去让别人收购,总是会让他想起当初在百事达受到的曲辱来,他克服了那种羞耻感,再一次主动提出这样的方案,没曾想,却这么不被大家赞同。

    难道,让我再去找百事达?不,绝不!

    虽然他相信,这一次如果再找上百事达,百事达一定会无上欢迎,当初耷拉着眼皮,斜着眼看自己的百事达CEO约翰·安蒂奥科,一定会亲自到大门口迎接。

    但是,哈斯廷斯绝不会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相信我,我已经反复衡量过相关的风险,这同样在邮件里有相关的说明,”此时的他,只能这样说。

    “既然如此,”伦道夫也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这是我赞同NEXTDOOR收购的原因,也请各位董事慎重考虑,”

    哈斯廷斯恨不得当场就动议免去伦道夫的董事资格,但这目前不太现实。

    别说董事会的议事规则,有严格的规定,董事长也不能随意更改已经定好的议事日程。

    另外,关于董事的任免,也很严肃,类似的会议,在提起召开董事会的时候,就必须在通知里对该事项进行说明,明确指出该董事的身份,好让董事们有相关准备。

    就说此时他如果真那么做,那绝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目前的情势下,如果提议免去伦道夫的董事资格,那么指向就会很明显——因为伦道夫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这样一来,一定会影响自己在董事会里的威信,为伦道夫博得更多的同情,不但免不了他董事的资格,还有可能让这份本来就都不太被赞同的提议,更得不到所有人的支持。

    这一次会议,是少有的哈斯廷斯留在伦道夫之后走出会议室,他热切的跟每一位董事交流,只是对伦道夫视若无睹。

    当然,伦道夫的态度,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

    密西西比河下游,美国南部阿肯色州的一座小镇里,兼管DVD租赁的沃尔玛副总裁加里,结束了一个会议匆匆回办公室,秘书拿着记事本向他汇报,“加里,有位自称是奈飞公司总裁的哈斯廷斯打来电话,要求跟你通话,”

    奈飞的哈斯廷斯打来电话?加里一愣,这个人他没见过,但自然是听说过,不过,奈飞和自己,目前的关系可并不是太融洽,下面部门汇报说,奈飞亦步亦趋的针对着公司的一些新举措,他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是什么意思?

    他看了看表,离下一项日程,还有近五分钟的时间,“现在就接通他的电话,”

    虽然在相关的业务领域,沃尔玛目前并没有超过奈飞,但此时的沃尔玛,可是在去年被评为美国最大的公司,面对此时的奈飞,哪会有什么压力?

    电话很快接通,“你好,我是加里,”

    那边的哈斯廷斯估计是在电话里寒暄,加里是真的没时间听这些,“哈斯廷斯先生,我也很佩服奈飞在DVD租赁领域的成功,只是,几分钟后就要参加一个会议,那我就直接问问,我有什么能帮到你?”

    这本来是一句商超里直接会用到的问候语,但电话那头的哈斯廷斯,这会却从这句话里听到了很熟悉的感觉,一如他当初主动找上百事达时的一样,礼貌中,掩饰不住傲慢。

    可是,又能如何呢?

    “希望能尽快跟我面谈?”加里沉吟了一下,“这样,后天,也就是周四的下午四点以后,我能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能来吗?好的,我在公司恭候,”

    加里此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要是说希尔斯、凯马特、家乐福、麦德龙这样的公司,他们的昨天发生了什么大事,在什么地方又新开了分店,他是一清二楚,但是奈飞这样只是稍有关联,并没有直接业务往来的公司,他真是无暇关注,也没时间关注。

    “帮我收集奈飞的资料和最近的动态,通知负责DVD在线租赁的经理,周四中午,我要听取他的业务汇报,就安排在午餐时间吧,”他吩咐秘书。

    硅谷,哈斯廷斯放下电话,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像是呼掉心中的不爽一样,不过,接下来,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又摆在面前,今晚,首先该去拜访哪一位董事?

    从刚才会议的反应看,自己的方案是处在下风,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要想得到董事们的赞同,自己首先必须得到董事里最有影响力的那一位的赞同。

    以前,这个人自然是伦道夫,现在,好吧,还是不说也罢。

    最近一直不太顺的哈斯廷斯,此时真有些物是人非的瑟瑟之感。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今天对自己最不客气的那个老埃克森是最好的对象,独立董事们跟奈飞没有商业上的关联,地位超然,为自己的声誉着想,看法也会超然。

    但埃克森是股东董事,跟那些非独立董事相比,他对回报看得更重。

    …………

    “我就知道你会来,”埃克森坐在酒店套房客厅里,椅旁伏着一头斗牛犬,“说吧,你想用什么理由说服我?”

    “埃里克,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被这么多人盯上,可能是因为我们太出色吧,既然这次看起来,奈飞被收购是不可避免的,”说到这,他还是忍不住有些黯然,但那也是一瞬间的情绪,“那么,埃克森,你应该知道,在被并购的过程中,多一家竞价的,对我们股东来说,总是好事,你说对吗?”

    对股东来说,这当然是好事,多一家竞价的,公司被收购的价格才会更高。

    …………

    也就十多分钟后,哈斯廷斯急匆匆的下楼,让他恼火的是,一直到离开前,究竟是支持自己,还是支持伦道夫,埃克森那个老狐狸,还是没有透露一丝口风,不过,哈斯廷斯相信,自己说的那条理由,一定被埃克森听到了心里去。

    正在等服务员把自己的车开来的时候,一辆普锐斯停在酒店门口,只看车牌,就知道那是伦道夫的,显然,兄弟所见,也是略同的。

    哈斯廷斯把头转向一旁,伦道夫目不斜视的朝酒店里走,两位昔日的好搭档兼朋友,此时形同陌路。

    伦道夫自然是看到了哈斯廷斯,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担心,因为他相信,谁都能看出来,自己的选择,才是最终对公司有利的。

    埃克森还是等在客厅里,看着伦道夫点了点头,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果然你也来了,说吧,”

    “埃克森,首先我要向你道歉,奈飞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我负有很大的责任,”

    埃克森今天第一次点了点头。

    “虽然我自认为已经很努力,但从目前的结果看,我应该还不够努力,或者说,我们在有些方面的能力,还很有限,”

    “但是埃克森,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好机会,有一个卓有远见,能力出众的人,愿意像他带领其他那些陷入停滞的公司一样,带领奈飞继续前行,关键是,他已经有了很好的方向,做了很周到的准备,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对吗?”

    “我当然知道,”埃克森又点头。

    就算以前不知道,现在NEXTDOOR有那样的大动作,他怎么不知道那背后的冯一平?

    “那我要说的很简单,埃克森,你希望你曾经青睐的奈飞,成为一家有远大前途的公司吗?”

    “你相信他?”

    “我非常相信他,”伦道夫毫不犹豫的说。

    …………

    周三中午十点,奈飞董事会又一次举行,这

    次的议程很简单,就是对上一次临时会议的延续,也就是进行表决。

    会议室里很肃穆,董事会秘书在那里照本宣科的宣读议程,12位董事,几乎都是一个表情,全都面色凝重。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次临时会议,关系到奈飞的未来。

    哈斯廷斯也不例外,在熟知内情的董事们面前,他没有做出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来。

    “下面就哈斯廷斯先生的议案开始表决,”支持人终于说到了这一句。

    “我反对,”伦道夫马上响亮说。

    这是自然的,哈斯廷斯看向埃克森,埃克森看着哈斯廷斯,摇了摇头,“我反对,”

    哈斯廷斯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脸色比小奥黑还黑。

    5位非独立董事里,有包括他和伦道夫,一共四位公司高管,CFO和COO,自然是站在他这一边,那他保底就有3票,加上埃克森,就有4票,7位独董里,争取到2两票,他有把握,争取到3票,把握不大。

    但是,无论如何,埃克森不支持,那么他的提议,绝无通过的可能。

    果然,墨菲定律再一次正常发挥,随着一声声“反对”,他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非常适合来中国做黑人牙膏的广告。

    最后的结果是,连他在内,4票支持,7票反对,1票弃权。

    …………

    这一次哈斯廷斯从会议室里走得很快,他马上自己打电话订机票,“我要明早去阿肯色州西北地区机场的机票,”

    董事会没通过又如何?在大事上,他可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