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怕是还不够,”衣帽间里,穿着珠光色丝质衬衫,外面套着一件粉色羊绒开衫的黄静萍,握着手,来回走动着,看着衣架上的衣服,看了一下地上放着的三个大行李箱,又取下了一套蓝色西装加进去。

    冯一平在门外拿着手机走来走去,“后天中午是吧,嗯,好的,再见,”

    看到黄静萍还准备再加一件风衣进去,有些忍不住了,“我说,够了吧,我又不是去走秀,”

    他这是第一次出差要准备这么多衣服。

    “这次哪一样?当然得多带几套,不行,我再去拿个行李箱,”

    冯一平一把捞住她,“够了,真的够了,”他在黄静萍的发间嗅着,“真想把你们娘俩也带着,”

    “这可不行,”黄静萍马上说,“这次有多少人看着?”

    “那有什么关系?”冯一平毫不在乎的说,“俺一享誉世界的年轻学者,一年轻有为的成功商人,一风度扁扁的少年,还不兴我出去的时候带个老婆孩子?”

    “就是不行,哈哈,扁扁,你确实是欠扁,唔,”嘴被冯一平霸道的堵住了,一双手也在她身上作怪。

    “那不行,那这个呢?”

    “现在不行,”黄静萍脸红红的看着他。

    “现在不行?”冯一平看了看时间,“不行也得行,”他一把扛起她就朝卧室走,“又得出去这么多天,我容易吗我?”

    …………

    时间紧凑的战斗,总是特别激烈,所以也特别刺激,“偶尔来一场这样的短平快也不错,你觉得呢?”

    黄静萍还娇喘吁吁的,头发胡乱披散在脸上,却没有力气去理,也懒得动弹,察觉到冯一平又蠢蠢欲动,她反手拍了一巴掌,“还闹,起来啦,”

    自己马上跳起来穿衣服。

    被她一巴掌拍蔫的冯一平悲愤的说,“不带这么一过河就拆桥的,”

    不过一看时间,还真不乐观,忙跳起来穿好衣服。

    黄静萍有些衣衫不整的继续帮他整理行李箱,“知道你懒得搭配,配套的衬衫领带皮带都放在一起,不要弄混了,”

    “好的领导,”

    “这些年也真是把你惯坏了,以前给我买衣服还知道怎么搭配,现在连自己的衣服都不会配,”

    但凡这日子过长了吧,她们就总会变得有些唠叨,不过,日子不就都是这样的吗。

    “爸爸,妈妈,”阿曼达带着摇头晃脑的糖果闯了进来,“欧文叔叔说,到了出发的时间,咦妈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

    晚上,还是华尔道夫酒店,刚安顿下来的冯一平,整理了下衣服,带着欧文就朝宴会厅走,今晚,他在那约了饭。

    这个宴会厅,是真正的宴会厅,挑高很高,大厅周边,上面还有两层,都带有突出的室内阳台,类似于国外歌剧院的包厢,要是有需要,确实能马上改成一个表演的场地。

    此时正是用餐的高峰时期,灯光柔和明亮,一张张圆桌旁,都坐满了衣冠楚楚的男女,男女侍者们,端着银闪闪的托盘,在宴会厅里翩翩往来,总体有些吵,但并不闹。

    冯一平快步朝中间的那一桌走去。

    那一桌,已经坐着5个国人,4个中老年,嗯,按照官方的很多说法还是中年,就一个年轻点的,看起来也比冯一平要大。

    他们的穿着,跟周围人没什么区别,如果论起价位,说不准还要比周围餐桌上的那些人高出一大截,而且那四位中年,在那都放出一股睥睨的气势来,时刻提醒着别人,我很牛的样子。

    但就像罗家一家在去见冯振昌他们的时候,特意穿了一身很上档次的新衣裳一样,他们这种神态,在这,恰好透露出一种不自信来。

    至少在03年,国内的企业家在跟国外打交道时,多少还是有些缺少信心和经验,所以才会刻意放出这样的气势来。

    看着冯一平走近,一直在四处张望着的那位年轻人拉了旁边那个中年人,看眉眼应该是他爸爸的手一下,原本正在交谈的四个中年人同时抬头看了过来,马上脸上都堆起了笑。

    “孙总,陈总,张总,吴总,你们好,这位一定是小吴总,”冯一平跟他们一一握手。

    “你好,”“久仰,”“请坐,”“正是小犬,带他一起来见见世面,”

    这几位,也是这次总理出访要随访的企业,除了吴总,其它三位,都来自国企,都存了一样的心思,想借这次随团出访的机会,把成果最大化,所以都有安排人打前站,他们自己,也比其他随访的企业家提前出发了两天。

    “抱歉来迟了,让几位久等,不好意思,”

    “哪里,我们也才到而已,你这刚从西部赶过来,路上的时间不好控制,”

    这睥睨的几位,对冯一平这个小年轻都很客气,都很和蔼,那啥,在商场,同样是不看年高看成就。

    “冯总,先说好了,这顿我来请啊,一会可别抢着付账,让那些老外看热闹,你得给我一个感谢你的机会,”

    国人在这样的场合,抢着付账那是出了名的,看来这位吴总对这个深有体会。

    至于说感谢,主要是冯一平让布坎南帮这位吴总牵了牵线,见了华尔街的几个人而已。

    对现在的他来说,这是举手之劳,但对这位吴总和他的公司来说,却是非常难得的资源。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冯一平也不客气,在座的谁还差一餐饭钱。

    “冯总,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建筑公司的孙总说,“但我得好好敬你一杯,这两年,没少接你们公司的工程,”

    今天的嘉盛,本来就是一家多元化的公司,发展这么几年下来,直接间接的,跟不少公司都有了接触。

    “孙总你客气,你辖下的那些水平过硬的施工队伍,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这么说我还得敬你,”

    这位现在应该还是有级别的,他这么客气,冯一平也不好那么大剌剌的接下来。

    到了在座的这个层次,彼此之间又没有直接竞争,这次来为的又是这样的事,没人头脑不清不楚的,连那位年龄比冯一平还要大两岁的小吴总,对冯一平也恭恭敬敬的,按他爸那边论,把冯一平按叔伯对待。

    这几位,自然都是久经酒场的老手,所以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席间却不冷清,这餐本来是应酬的午餐,到真有点像老朋友聚会一般。

    冯一平忽然看到,对面的小吴总又看着自己身后,他回头一看,他有点印象的酒店总经理就站在自己身后,旁边还跟着一个拿着托盘的侍者,托盘的冰桶里,冰着一瓶红酒。

    “你好冯先生,”经理说,“刚看到您登记入住,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他从旁边的侍者手中接过一瓶已经开盖的葡萄酒来,“您慢用,有任何需要,请直接打我电话,”他双手递过一张名片。

    “谢谢,”华尔道夫这般客气,冯一平一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各位慢用,打扰了,”酒店总经理笑着点头朝在座的示意了一下,风度翩翩的离开,留下那位侍者,把酒瓶拿起来展示了一下,“我给各位开酒,”

    “刚才的那位是?”这几位,英语都不大好,孙总见周围那些原本一个个都挺高傲,只顾着自己桌上的外国绅士淑女们,也纷纷看向他们这一桌,很多也一副惊讶又好奇的样子,笑着问了一句。

    “哦,他是酒店的总经理,我们不久前刚在这里办了一个活动,”冯一平含糊的说。

    其实自然不止如此。

    现在的冯一平,虽然在纽约总是来去匆匆,但他除了自身实力雄厚,跟纽约政商两道的大佬,关系都很融洽,在相关人等的眼中,已经妥妥的是一个大人物。

    “都说冯总你在美国的成就不亚于国内,今天我们算是见识了,为这个,我们得喝一杯,”吴总提议,“这是给我们争光了,”

    “哪里哪里,我敬大家,”冯一平谦道。

    不过,听着旁边桌上已经发出的有些压抑不住的惊呼,想来已经是认出了自己,他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丢丢的小自满。

    男人嘛,在应酬的时候,谁还不讲个面子?何况这还是在国外。

    …………

    翌日中午,冯一平匆匆从NEXTDOOR纽约办公室,赶到曼哈顿下城的格林威治大街一家名气不小的餐厅,TribecaGrill。

    这里离曾经的双子塔,只有半英里,翠贝卡电影中心就在它正对面。

    这家餐厅之所以名气大,是因为除了它有罗伯特·德尼罗,西恩·潘,比尔·默里这样的大牌合伙人之外,据说食物还真挺美味,而且价格也算实惠。

    但说老实话,这家餐厅的外表真不咋地,红砖墙配很有历史感的绿门窗,连餐厅的招牌,也是简单的用白色花体字,刷在们旁边的红砖墙上的一小块绿漆上,很有国内小县城老邮局的即视感。

    店内的装饰,好吧,特色就是没装饰,同样很有国内小县城那些五六十年代工厂车间的赶脚,陈旧的四方红砖柱子,看起来有年头的木材掉的顶,桌椅也是原木,但听说,这里除了有很多明星会光顾,商界和政界的大佬也经常会来,据说有人还在这的吧台上,偶遇了鲍威尔国务卿。

    冯一平刚打量了没几眼,就看到向晓芳带着一个小姐妹正在把风衣交给服务员,也是一转眼就看到了他,有些惊讶的快步走过来,“哟,我们的冯首富居然也会提前到?还真有些受宠若惊呢!”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我可一向是个老派的绅士,”

    既然是老派的绅士,冯一平就站起来迎了一下,“两位请,”

    “这位是?”他看着向晓芳带来的那个长头发姑娘问。

    “我姓浮,浮云宁,你好冯首富,久仰大名,”那个姑娘大方的笑着伸出手来。

    “浮同学,你别听向记者的,叫我名字就好,你也在哥伦比亚大学?”

    “不,我刚到杜克大学读本科,”浮同学说,略带点好奇的打量着冯一平。

    “冯学霸,我们云宁可也从小就是学霸,”向晓芳拍了拍浮云宁的肩膀。

    “不,我是自愧不如,以我当初的成绩,可进不了杜克这样的国际顶尖大学,”

    杜克大学虽然不在常春藤之列,却被公认为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在美国南部居于首位。

    “抱歉,我得接个电话,”欧文的来电,一定得接,“欧文,怎么了?你等等,”他试探着问向晓芳,“外面的那五位大汉,是你带来的吗?”

    “我可没那样的待遇,”向晓芳笑着一指浮云宁,“是她的,”

    “哦,欧文,没事,”他若无其事的挂了电话,其实心里挺好奇,这位小姑娘是谁,辣么大牌!

    “见笑了,我那个助理见到五个来自国内的同行,有些警觉,”

    “哦,你的助理是国内哪个系统退役的?”浮云宁笑着问。

    “他的那位是美国的肌肉男,”向晓芳说,“一平,你就不好奇云宁的身份?”

    “晓芳姐,”浮云宁娇嗔了一下,大方的对冯一平说,“好吧我告诉你,我是SH人,我爸在银行系统工作,”

    SH人,老爸在银行?冯一平依然猜不出来,要是老爸在中央,他还能猜一猜,“哦,久仰!”他装模作样的说,反正也就一餐饭的事,知不知道没关系。

    “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吧,”向晓芳在不顾浮云宁阻拦,在冯一平耳边说了一个鼎鼎大名的名字。

    以冯一平现在的心性,都忍不住一愣,哎呀我天,这可真是地道的贵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