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冯一平没见过世面,是这位的祖辈,真称得上是正宗的“老一辈”,“我很敬佩你祖父,”冯一平一点都不敷衍的说。

    那位老人家,确实值得敬佩。

    这位难怪是学霸,原来也可以说是家学渊源。

    “谢谢,我也是,”浮云宁想来是习惯了这样的对话,很熟稔的道谢。

    不过,还是稍稍有点诧异,冯一平说是敬佩她祖父,对她,却依然没什么两样。

    要知道,绝大多数人,包括一些本身地位不低的中老年人,对她都异常客气,等闲的商人之流,见到她更是不用说,简直都可以用肃然起敬来形容。

    这个事吧,说起来简单,也就是无欲则刚,冯一平没有想着依附谁,自然能以平常心面对她。

    何况,不客气的说,他自己,现在小小的怎么也算得上是豪门一个,当然,在大多数方面的地位,跟浮同学家自是没得比,但是,并不是全方位的影响力都没得比。

    不想的话,他现在对谁都可以不用摧眉折腰。

    “你去过北卡罗来纳吗?”

    “老北州?我还真只是经过几次而已,”冯一平笑,“我就是个苦命的家伙,在美国这么长时间,也就是来做交换生的那一年,沿着66号公路来了一次自驾,算得上是观光,其它的,都是在工作的间隙,抽空领略一下,”

    “主要是后来只要超过两个小时的行程,你就从天上飞了吧,”向晓芳轻啜了一口红酒,笑道。

    “我其实没事更想宅在家里,但就是个辛苦命,”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讽刺我们,”向晓芳说。

    “哪里,哎向记者,可以问问,您家里?”今天条件不错,冯一平还是没忍住好奇心。

    “我家啊,就是个大头兵出身,”向晓芳轻轻松松的说。

    大头兵出身?我们这个国家老牌的豪门,不全都算得上是大头兵出身吗?就连浮云宁的祖辈也不例外。

    “敢问55年的时候,您祖辈是?”

    “175位中将中的一位,”见他问起,向晓芳也没瞒他。

    这个冯一平真猜不出来。

    “老人家现在高寿?”他试探着问。

    “刚进90,”向晓芳说。

    还真的健在!那再怎么说,最迟88年的时候,跑不了一个上将。

    冯一平不说话,只竖起一个大拇指。

    “得了吧,大头兵?”浮云宁笑,“确实,你爷爷不是最大的大头兵吗?”

    最大的?冯一平不解。

    但不等她再说,“云宁!”向晓芳叫了一声。

    “好吧,他爸现在的军衔,跟她爷爷55年时一样,”浮云宁还是没有明确说出来。

    现在的中将?冯一平哪里熟悉这个。

    “令尊今年,60?”冯一平又问了一句。

    “噗,”向晓芳笑了出来,“我爸要是听到了,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伯父,好像是才知天命没几年?”浮云宁说。

    “是,”

    那就是五十没几岁的现役中将,至少是大军区副职,好吧,冯一平不说话,只是又竖起一个大拇指,牛就一个字!

    “这一次,你准备了什么项目吗?”向晓芳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转移了话题。

    其实她有些多虑,冯一平就是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也不会怎么样。

    “这次,还真没准备好什么项目,”冯一平说,“我可不像你们,那么早就有消息,也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我的事,”

    “要是早知道,这次说不定还能想办法出一把力,”

    “这样啊,”两个女孩子看了一眼,向晓芳说,“你之前在加拿大的那个项目,其实也挺不错的,”

    “那个项目,实在是有时间要求,等不了那么久,”冯一平说。(再说,如果这个收购的时间再拖长一点,书评区一天到晚估计都有人在催)

    但是,康明斯现在在谈的这几家机构股东的收购,是不是可以等到9号以后?

    还是算了吧,这些事可也不能拖。

    “也对,商业上的很多事,时间也非常关键,”向晓芳表示理解。

    “这些事,也是没办法的事,”浮云宁有些老到的说。

    这确实是没办法的事。

    每次领导人出访,都会签一大摞单子,像是见面礼一样。

    比如在上月中,就签下了好长的一份协议,包括:斥资17亿美元,购买30架波音的飞机,并同意将在未来20年内购买通用电气生产的总值30亿美元的发动机。

    还同意未来三年从美国三大汽车商进口约15,000辆轿车和卡车,其中包括4,500辆豪华轿车,如凯迪拉克等——这又是一笔价值13亿美元的交易。

    还计划近期再签定从美国进口100万吨小麦,及大豆、棉花等其他农产品大宗采购合同。

    这就是为这次出访准备的。

    这当然有政治上的考虑,让两国的关系更热络一些,为这些访问打下一个基础。

    但更主要的,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因为中国现在队美国的贸易顺差越来越大。

    华盛顿刚公布,9月份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127亿美元。

    按照这个速度,今年中国对美贸易全年的顺差,有可能高达1200亿美元至1300亿美元,远高于2002年的1030亿美元。

    在严重膨胀的逆差数字面前,华盛顿国会山上的那些政客们,迫于各自选区企业的压力,已经提出了几项法案,要求对中国部分商品征收关税。

    关于中国是汇率操控国的说法,业已出现,一些批评人士说,由于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才使得价格低廉的中国商品正大量涌入美国。

    所以,这签下的一大摞单子,在这庞大的逆差面前,虽然真不算什么,但是,至少会安抚美国国内的一些企业家和政治势力,比如制造业类的企业和有这方面背景的政治家的情绪。

    同理,后来欧美的一些国家领导人到我们国内访问,很多也都签下了大单子,同样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所以,从这个方面讲,经济,尤其是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到后来,其实也是政治。

    向晓芳刚才那样说,其实是为冯一平考虑,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能在美国有什么投资项目,比如和收购硬币之星那样规模类似的举措,不但会给这一次访问添彩,也很容易引起大佬的关注。

    这样的关注,对他和他的公司来说,总该不会是什么坏处。

    “这事吧,其实也挺无奈的,”冯一平说,“我们得卖多少衬衫玩具,赚的钱才够从美国买一架飞机?”

    “是啊,一个是附加值最高的高科技,一个是没什么附加值的日用品,”浮云宁说。

    “但是你不一样吧,”向晓芳说,“你对美国出口的产品,利润应该都不低,你的电动车,你的mp3,我比较了,在美国的售价,有些还比国内高,”

    冯一平不禁看了她一眼,这家伙,对自己够了解的。

    “那是这边的商家在赚钱,我也就是勉强过得去而已,但是,我们的家具,还有婴幼儿用品和家纺,利润都很薄,”

    这就是他在谦虚。

    就后面的这些,本来的利润就挺好,加上国家的退税,嗯,反正他挺满意的。

    “其实你也不用遗憾,”向晓芳安慰他说,“你在美国这两年的投资,累计起来,我算算,喔,也近10亿美元,目前在民企里,至少是第一位的,”

    “最近还会落实一些项目,加起来,确实会超过10个亿,”

    “你和工行的那20亿,不是还剩下超过15亿吗?这肯定是你用来进行一个大项目的,这个大概在什么时候?”浮云宁问。

    她真挺感兴趣的。

    国内,或者说世界上,像眼前这位这么大的年纪,就操作这么大项目的,真是没几个。

    “这个真说不准,不过我们有个期限,不会超过明年一季度,”

    “哦,那还真有些可惜,”浮云宁想,要是能在这个月落实,那真算是锦上添花的事。

    “得了吧云宁,你别听他的,搞不好他过几天就冒出一个大新闻来,”向晓芳说,“你这次住哪?还是华尔道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