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指点

    “是在那,主要住惯了,怎么了?”冯一平问。

    要是其它的女校友,他这会说不定会开开玩笑,“你家有空房间吗?”之类的,但是对向晓芳,这样的玩笑,还是算了吧。

    “你没觉得那儿现在有什么不同吗?”向晓芳问。

    “什么不同?哦,明白了,”这其实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国内的领导人到纽约,好像都在那住。

    “你这么大一老板,还经常来这,怎么不在这买套大房子?”浮云宁问。

    “别,我可算不上什么大老板,”冯一平连忙摇手,“我在纽约住的并不多,买房子空在那,一年住不了几天还月月交税,不划算,”

    “不对啊,”向晓芳放下叉子,“冯首富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就是要投资,买房子吗?怎么自己都不这么做?”

    “浮同学,你看看,这就是记者的一些惯病,”冯一平伸手点了点向晓芳,“最会断章取义,”

    浮云宁笑,心说这冯一平可真是有什么说什么,晓芳姐也真是好脾气。

    “嗨嗨嗨,你是首富也不能随便诽谤吧,”向晓芳有点小小的不爽,“真小气,不就是在校报采访你的时候,质疑了一下你吗,到现在还这么记仇,说我可以,不要说我们新闻从业者的操守,”

    “好吧我承认,一些新闻从业者还是有操守的,”见向晓芳有暴走的倾向,忙说,“哎,大家闺秀吃饭的时候也要有操守对吧,”

    “我们就事论事,不过总是校友,我得提醒一句向记者,新闻从业者要客观,哎,你这么情绪化,真的好吗?该不会是,”

    后面的“那几天”三个字幸好没溜出来。

    向晓芳脸色一变,还是自己的小包继续翻。

    “别找东西,我说那些话,在哪说的,对谁说的?在国内,对在国内学习和工作的人说的,对吧,从来没有对留学生,或者在海外定居的人说过,是不是?你怎么就把它适用到美国来了呢?”

    向晓芳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去,那只是一面精致的小镜子!

    她有些忍不住笑的照了照,“我去补补妆,”

    “我陪你,”

    …………

    “呵呵,这个冯一平,还真挺有趣的,完全不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一本正经,或者我想象的那样寡言少语,城府很深,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两个人对着镜子补妆,浮云宁说。

    “他今年也就23岁,又不是个老爷子,哪能像你说的那样,”还有吐槽的话向晓芳没说,什么一本正经,应该是最不正经,才23岁,就有了俩孩子,这两孩子还不是一个妈。

    她稍微补了补唇线,“再说像他这样的,现在还用什么喜怒不形于色,在很多时候,完全可以把自己的真实情感表现出来,”

    “在国内,下面省级的领导跟他见面的时候,为了拉投资,现在不都得笑脸相迎?”

    “晓芳姐,你好像,”浮云宁说。

    “原来在学校里打过交道,一开始不太愉快,后来在美国碰到过几次,主要就觉得,他确实在很多方面的看法,有些别树一帜,而且还都挺在理的,有机会跟他聊聊也挺不错,”

    向晓芳知道浮云宁的意思,这是在解释。

    “还有哦,你别以为现在谁都能跟他说得上话,”

    “那我们是不是得感到荣幸?”浮云宁笑。

    “一定程度上,还真是,走吧,再耽误,他说不定都跑了,”

    “不会吧,”浮云宁有些不相信,“这可是陪我们俩吃饭哎!”

    “他就是跑了,你又能怎么样?”

    浮同学一想,还真是,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

    …………

    冯一平还在纠结,刚才向晓芳要是不顾礼仪动手,自己是还手呢,还是还手呢,还是还手呢?向大小姐不愧是当兵的世家,果然也是家学渊源,但以前怎么就没表现出来。

    还有如果自己现在就走,好吗?

    但那两位已经走了出来,“你不会是真想走吧,”浮同学看着他说。

    “怎么会?”冯一平一点都没有心思被戳破的尴尬,“这样下雪的天气,坐在这么温暖又美味的餐厅里,哪舍得走?”

    “一看就是假话,”浮同学自然也是在任何场合,都一直可以把真实情感流露在外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今天很荣幸见到冯先生,还真的有问题想请教,”

    “是我很荣幸,”

    “在国内投资房产,真的不错?”浮同学问。

    国内的房价上涨,现在是已经启动,但是,真没有高到后来的那么让人绝望。

    “你就比比亚运村今昔的房价就能知道,”冯一平说,“我个人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后来查处的那些高级贪官一大串,金额也大都是9位数,但是,涉及的金额,还都没有一个小县城的商业银行副行长多。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房姐,在首都有近万平米的房产,总价值妥妥的过10亿!

    关键是,她的罪过,真跟那些高官不能比。

    从这一点说,我们现在有些官员,这经济方面的能力,还真是不咋地,现在把全家的积蓄拿出来,按市价按揭几套房子,哪还用伸手呢?等退休的时候,过亿保证不了,几千万,那是妥妥的。

    虽然到时这事不值得大肆宣扬,但是至少合法不是。

    “如果要投资,你觉得最好投资哪?”浮同学继续问。

    “我想想啊,”冯一平端起酒杯。

    “我给你倒酒,”浮同学忙说。

    小姑娘挺有眼色的嘛!而且也不太高冷,冯一平想。

    “谢谢,”他受得也挺坦然,“按你们的身份,首都的四合院,是个不错的选择,”

    房姐那样子,吃相稍显有些难看,四合院不一样,哪怕面积小,但是价值高。

    现在开发的一些别墅,自然也不错,但是论价值和回报,还是比不上四合院。

    “你买了吗?”向晓芳问。

    “陆陆续续的买了些,”冯一平说。

    这样的事,他自然忍不住,这几年,很是收了几套。

    “买了些!首富就是首富!”浮同学摇头。

    现在四合院自然没有后来便宜,但每平米也都在三万上下,一套那就是上千万。

    “不用多,零花钱拿出来买个一套,不,最好两套,一套留着自住,一套投资,”冯一平说,“我前不久还入手了一套,也就是三万多一平,不到四万,”

    “能问问在哪吗?”向晓芳也挺好奇。

    “故宫东边的北池子大街,碰巧收到一处,很规整,”

    “你是想自己住?”浮同学问。

    想想后来的雾霾天,沙尘暴,冯一平不太确定,“看吧,”

    “那你觉得,以后会到什么地步?”还是浮同学问。

    “整修好一点,过个十年,怎么也得翻个十倍吧,”冯首富轻轻松松的说。

    向晓芳的叉子定在盘子上,浮云宁的酒杯悬在下巴前,这俩公主,这会都不谈定。

    怎么说呢,至少在国内,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过亿的钱,都不是小数目,她们这些正宗的三代也不例外。

    现在买一套,也就千把万,如果十年真翻个十倍,那不就是一个多亿?

    “当然,我说的是那一块啊,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会这么高,不过,总的来说,现在投资四合院,绝是个不错的选择,”

    浮同学的酒终于喝到了嘴里,“我们国家人口基数大,但是像首都这样的热门城市,土地是个稀缺资源,而四合院,更是稀缺,我觉得你说的对,虽然应该不像你说的那么离谱,但总体肯定会大幅上涨,”

    虽然这话有马后炮的嫌疑,但是,这么快就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只能说,浮同学,果然是家学渊源。

    “晓芳姐,动心了吗?”

    向晓芳明显有些意动,“我现在可没那么多钱投资,”

    “想想办法凑个首付应该是可以的吧,”浮同学说,“我们也不买地段那么好的,”

    “再说,这事家里肯定不会拦着我们,肯定会支持,”

    是啊,只要你们不一出手就扫下一条街或者一条胡同,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冯一平觉得挺欣慰的,要怎么说是我们中国的女孩子好呢,这还就是会持家!

    跟她们同龄的那些男三代,估计这会手里有钱,不是花在女人身上,就是花在豪车身上。

    “如果是投资,还是买地段好的回报更高,”冯一平提醒了一句,“还有,我觉得黄金,或者翡翠,现在也值得投资,”

    “不过,像后者,如果是投资,变现的渠道不多,”

    “看来真和你说的一样,你对国内的经济非常有信心,”浮同学说,“你觉得,将来这些奢侈品在国内的市场会非常好?”

    “我是这么认为的,”

    未来奢侈品的市场,哪是非常好?那是相当好!

    不过,这两样那两位好像不太感兴趣。

    也是,以她们的身份,现在买了那些,自然是自用,哪好用麻袋装着金块,或者是翡翠拿着出去卖的?不知情的还以为她们日子过不下去了呢!

    “一平,你觉得,我将来回国做记者,好吗?”向晓芳问。

    “也不错啊,”

    她们人生的路,冯一平可不敢像投资一样瞎掺和,谁知道他们父辈是不是给她们定了什么路?

    他要是随便瞎支招,搞不好真会带来麻烦。

    “大学毕业后,我想去华尔街,你觉得怎么样?”浮同学也问。

    她们还真不见外!

    “那自然挺好,”

    这下浮同学也觉察出了他话中的言不由衷。

    “还端起来了,”向晓芳点着他说,“就是问问,你还以为真会按你说的做呢,”

    “我们如果在国内,像你一样创业,前提是,要选一个不会受人诟病的方向,你觉得哪个行业会比较好?”浮同学问。

    “虽然按你说的,似乎创办一个个人的珠宝品牌,好像也不错的样子,但是在珠宝行业,没有长时间的积淀,一个品牌很难竖立起来,”

    这话不禁让冯一平点头。

    说起来,这些三代的女性,也挺烦恼。

    从政?不是一个好选择。

    嫁人后就在家相夫教子,她们可能不甘心。

    经商吧,到是可以,但是又不好是跟政界靠得太近的项目。

    后来好像不少还真都加入了珠宝,或者时尚行业,但是,没谁真得成功的,就和浮同学说的,那两个行业,想把一个品牌真正竖起来,至少也得十来年。

    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可能不会有十来年的时间给你发展。

    “我们就当随便聊聊,好不好?”向晓芳说。

    “那我就随便说说,其实美国最让世界知名的,是他们的文化产业,一个发达国家,国民在相关方面的需求很大,我们将来肯定也一样,”

    “我们可做不来电影行业,”那俩异口同声的说。

    “没让你们拍电影或者电视剧,但是,你们留意到没有?很多成功的影视作品,都是由好的文学作品改编的,”

    “我们更写不来,”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就是写得来估计你们也不会写。

    “自然不是那么传统或原始,你们可能同样没留意到,今年国内出现了一家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10月份刚刚开创了在线收费阅读,也就是电子出版的新模式,我觉得这个方向挺好,”

    “这样的模式,一定会吸引大量的创作者加盟,而且,将来优秀的,受市场欢迎的作品,又可以改编成影视剧,”

    “你是让我们再办一家跟它打擂台?”

    “不,”冯一平连忙制止。(哪敢说这样的话,还想不想混了?)

    “你们可以学习它的模式,选一个方向,做专,比如,我觉得专门面对女性读者的一个文学网站,就很不错,”

    “怎么样?以你们的身份做这个也合适,”

    “听起来好像真挺不错的,”那俩互相看了看。

    自然是不错,热门的ip,后来女作者的作品更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