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上密布的铅云中,突然出现了一些金色的丝线,跟着很快,金色的阳光,顽强的穿透云层,光柱四射,“哦,”冯一平听到那边有人叫了一声,好像是向晓芳。

    阳光很快驱走了乌云,也就一会的功夫,温暖的阳光就普照在银装素裹的机场上,警戒的安保人员,聚在一起的中美两国官员,拿着小国旗,激动又兴奋的排在警戒线两侧接机人员,顿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和向晓芳一样,不少人都高兴得欢呼起来。

    到昨天,纽约的暴风雪已经持续了30多个小时,虽然从今早起,雪停了,但是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就这样等候在空旷的肯尼迪机场上,老实说,那滋味是不太好受。

    但有了太阳,不管从心里还是身体上,真的暖和很多。

    冯一平抬头看了看天,脸上的笑不由得浓了几分,这老天也真会凑趣,就这么一会,居然就变成了一幅蓝天白云的样子。

    工行纽约分行的方行长笑道,“这还真是个好兆头,”

    “是啊,确实是个好兆头,”冯一平说。

    这有时候,有些事,看上去还真挺凑巧的。

    当然,也不排除是那个经常不靠谱的气象局,预报纽约的天气,比预报国内的准。

    “一平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方行长在冯一平面前,是个话不少的人。

    “嗯,第一次,挺新鲜的,”

    排在前头的几个年轻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轻松的笑了起来,冯一平循声看去,正看到向晓芳和浮同学看过来。

    她们俩,原本是站在冯一平身旁的,不过,大家陆续到场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冯一平就成了场内的中心人物。

    一些原本没留意,或者只留意他身边女孩子的接机人员,后来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不少中资机构和留学生看着他,眼光火热,要不是有穿着黑西装,板着脸,带着耳机的美国安保人员就警惕的站在前面,怕是冯一平就会被给围起来。

    连后来到的中美两国官员,其中有冯一平熟悉的现任驻美大使,后来的外交部长,以及原原外交副部长,现在的驻联合国大使,都朝这边看了几眼,笑容挺和蔼,但冯一平觉得,他们肯定是冲自己身边的这两位。

    因为虽然他跟中央好几个部委打过交道,但还真不包括外交部。

    当时她们俩就有些不好意思,这样子,好像会引起误会的呀。

    后来来了一个更热情的人,那是专程回国来接机的美国驻中国大使克拉克·兰特,当然,国人一般称他为“雷德”,那是他的中文名字。

    在国内,他一家人都姓雷,老婆叫雷婷,三孩子分别叫雷鸣、雷杰和雷蕾——真够雷的。

    当然,“雷”字在这会,还没有被赋予后来的那层意思。

    这是现场中美两国官员中,冯一平唯一打过交道的,没想到,他在跟中国的同行交流的时候,随意扫了眼这边排队的人群,居然一眼就看到了冯一平,竟然还记得他,虽然没有走过来寒暄——这样的场合,不太合适。

    但是在那边笑着扬手打了个招呼,“嗨,冯,”

    这个可以确定是冲自己的,冯一平也笑着点了点头,“你好雷德大使,”

    雷德好像在那边圈子里说了几句,这下,那边聚着的两国高官,都看了眼这个人群中乍看不太起眼的留学生般的年轻人。

    我们的两位大使,这次是看着冯一平,应该是面带嘉勉的笑了笑。

    这下,浮同学有点站不住,吐了吐舌头,拉着向晓芳的手,慢慢的朝其它地方走。

    “知道我想起了什么吗?”浮同学小声说。

    “什么?”

    “周星驰的一步电影,好像是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像暗夜里的萤火虫一样,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噗嗤,”向晓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还真挺贴切的,”

    只是冯一平有点不太好受,官员们这一关注,接机的人看着他更是热切,他这边的,已经有不少人在够着身子跟他打招呼,冯一平的脸上,只能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真挺累的说。

    终于,两点钟左右,一架747呼啸着在远处的跑道上降落,在机组人员精准的控制下,缓慢而又轻巧的滑行到这边。

    两点二十左右,机舱门打开,个子不高的总理步出机舱,笑着站在旋梯上挥手,掌声、欢呼声马上响起来,欢迎的人群挥舞起了手中的国旗。

    冯一平看着总理一抬手,那显得有些宽松,不太贴身,像套在身上的风衣,好吧,在时尚这一块,俺们国家还真的有不短的路要走。

    雷德大使带着一个捧着鲜花的女职员,踏上旋梯一步,热情欢迎总理的到访,随后给他介绍美方接机的人员,随着总理朝这边越走越近,身边的人都激动不已,个个都大喊,“总理,总理,”

    总理挺亲民的,刚开始是笑着朝两边挥手,后来干脆跟大家握手,恰好冯一平这一段包括在内,“你好总理,”冯一平大声说。

    总理好像楞了一下,明显对他有些印象的样子,杨大使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哦,”他在冯一平的手上拍了拍,点了点头,这样额外的两个动作,让隔壁只捞到握手的方行长都压抑不住羡慕,别说那些连握手都没捞到的人。

    随同来的领导,从外交部长,到现在的国%务院副秘书长,也就是后来的副总理,商务部的副部长,都亲切的跟他握手。

    最熟悉他的,自然是随访的商务部马副部长,握着他的手,还笑着问了一句,这下,连那边的向晓芳她们俩都稍稍有点吃味,“还真是个宝贝!”她们酸酸的说。

    总理在机场发表了一个简短的书面讲话,之后在美国安保的护卫下驶往下榻的酒店,冯一平他们这些,自然没有随车队一起走的待遇,等他回到华尔道夫时,看到不少拿着彩旗的留学生和侨民还聚在酒店门口舍不得走。

    听说,刚才总理在这,执意下车问候等在这儿两三个小时的超过1500位留学生和华人华侨,跟他们握手,向远处的致意,向他们表示感谢。

    虽然这会,他已经抵达联合国会见秘书长安南,但是据说稍迟,会在酒店会见大家。

    “冯,”布坎南迎了出来,“你的那些同行们,都齐了,就等你呢,”

    …………

    随访的几十位企业家,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但是,这会国内的互联网还不是经济的主流,里面冯一平认识的不多,但是,认识他的显然不少,他一进门,“冯总”“冯总”的招呼不绝于耳。

    还有人问,“见着总理了?”

    一时好不热闹。

    “冯总,这边,”前天一起晚餐的吴总站起来招呼他。

    一坐下,旁边就有一位自我介绍,“冯总,敝姓佟,久仰您的大名!听吴总说,您在华尔街人头很熟,我现在急需这样的关系,虽然是初次见面,还是想厚颜托你介绍介绍,”

    “佟总您客气,完全没问题,说实话,我已经做了这样的准备,你看,明天的银行家协会之后,就会有这样的机会。”

    刚好明天,他们会随着总理,去纽约银行家协会参访。

    “谢谢,谢谢,我就是想,你倒时能不能帮我介绍几位认识,”佟总说。

    冯一平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可以考虑做做中介的生意。

    这么多人,难得借着这个机会聚在一起,大家聊得很热络,不断有人过来跟冯一平打招呼,“冯总,您这次准备了什么大项目?”

    “惭愧,还真没有,您一定是有准备的,对吧,”

    “呵呵,时间太短,我们也就准备了一个小项目,刚过亿而已,”

    “我们也就准备采购一条生产线,”

    “我们……,”

    那些来问冯一平这个问题的,不少还真是有准备的。

    听了冯一平的回答,虽然都说什么“冯总之前的投资我们都比不上,”

    但是渐渐的,不少人看着冯一平,就不是原来那么客气恭敬,多少有些也不过如此而已的意思。(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