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些是另外的反应,有两位年长的国企领导,同样很客气的过来跟冯一平打招呼,没办法,没有业务联系的,冯一平不太喜欢主动人寒暄。

    但不说冯一平的成就,就说国内目前在美国基础最牢靠,发展得最好,关系最扎实的公司,还就是冯一平,以后说不定就有要仰仗他的地方。

    再说,他们这些老前辈主动一下嘛,肯定会给人一个有气度的印象。

    “冯总真是年轻有为,也真是为我们这个群体争光啊,在美国,轻轻巧巧的就置办了这么大一份产业,不但让我们这些不懂高科技的汗颜,也让国内那些高科技企业汗颜,更重要的,是让不少牛哄哄的美国人汗颜,”

    他们握着冯一平的手,说来语气真诚。

    冯首富向来是个尊老爱幼的,这两位都过了古稀之年,不摆架子,又给这么高的评价,他自然也非常谦逊,“叫我名字就好,两位过奖,我这还真是运气不错,恰巧有了一个主意,稀里糊涂,我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呢,就做到了现在的地步,”

    “我相信,同样的条件,如果让两位这么做,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应该说,到了冯一平今天这样的地步,态度谦虚一些,并不会让人看不起,反倒会让人对他的印象更好。

    两位上了年纪的国企领导此时感觉就是如此,客客气气的翩翩少年,谦虚得不得了,偏偏不管能力还是眼光,样样都没话说,样样都不得了。

    最难得的就是,冯一平虽然已经创下了偌大的一份产业,但他涉足的一些行业,都不是国内目前最热的行业,因此别说跟他们这样相当于专营的国企有冲突,跟民企的冲突都少,可以说走了一条非常清爽的路。

    一家公司是这样,两家公司是这样,三家公司还是这样,要说这不是他刻意选择,怎么可能?

    但他连这些刻意选择的并不热门的行当,都做得这么出色!

    这不是能力,什么是能力?

    国内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如果能再多几个,公司像他这般岁数的小年轻要是能有他一两分的能力,或者是一两分的敬业,他们真是乐见的。

    “那我们就托大,喊你一声冯老弟,”见他说得真诚,那两位也没客气。

    坐在吴总他们让出来的位子上问,“冯老弟,这次随访,你准备了什么大礼?”

    冯一平有些羞赧,“这次还真是没什么准备,我自己没经验,国内的那一帮子人,同样没经验,虽然看到了新闻联播里公布的出访信息,但是没想到这里还会有我们什么事,”

    “等知道的时候,我们这边该做的安排,都做好了,调整都调整不了,这次,很惭愧,还真的是没什么准备,”

    那两位还真的楞了一下,有些不相信的样子,一时有些冷场。

    但看冯一平这样子,知道他真不是故弄玄虚,再想想嘛,冯一平他们这样由年轻人领导的年轻民营公司,确实没有这样的经验,“哦,也是,这样不怪你们,你们确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你们之前就做得挺好,做得挺好,”

    但那两位走远的时候,冯一平还是隐约听到有碎语声传过来,“怎么就没有呢?”

    这下,冯一平自己都觉得有些小愧疚,对啊,怎么就没有呢?

    “冯总,有些话你别往心里去,”站在旁边的吴总,把这些事都看在眼里,“刚才的那两位,是国营进出口公司的,之前达成的那些采购协议,很多就由他们的公司来完成,”

    “花的是国家的钱,采购的不管是汽车还是农产品,主要的客户,也还是国家,不费心,不费力,就把功劳得了,”

    “我们哪有这样的好事?每一分钱,都得为股东考虑,为自己考虑,每一件产品,都得自己操心销路,哪能像他们这样,为了这样的表面功夫,特意把很多工作压倒现在?”

    “再说,谁不知道,这两年在美国投资最多的民营企业,不就是冯总你吗?但有些人啊,偏偏故意选择无视这样的事,”

    “所以,你真不用往心里去,”

    虽然刚才那两位感觉和表达失望的时候,吴总并没有站出来为冯一平解释,他现在能对冯一平说这些,还是看在冯一平将要为他牵线的份上。

    但是,以他现时和冯一平的交情,他能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很到位。

    商场上,别指望能有什么能为你两肋插刀,雪中送炭的真性情的人,那样的人,多半会自己把自己给玩死。

    能活下来的,就是在你遇到什么沟坎的时候,不在旁边绊你一下,或者背后踢你一脚,那就很够意思。

    “谢谢你吴总,不过,客观的说,这也真不全是形式和门面功夫,”冯一平说。

    这个,其实吴总也是知道的,目前美国尤其对中国的纺织品抵制得厉害,恰恰这一次政府的采购清单里,完全没有纺织品——总不好政府出面,采购一大堆美国的奢侈品服装吧。

    所以,支持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纺织业公会说,这些订单只是中国人做的表面文章,他们支持民主党参议院查尔斯·舒莫提出的对进口中国纺织品征收27.5%关税的提案。

    许多美国的老百姓听了美国这边的“砖家”政客的忽悠,还真认为,对华贸易逆差,是造成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也就是让他们丢工作的主要因素,所以意见也不小。

    恰好美国的总统大选又即将举行,而每到这个时候,美国政府总是会变得有些抽风,几乎是无条件的站在民众一边,又是说中国没有履行入世的承诺,又是操控汇率等,一定要解决……,巴拉巴拉的。

    所以真说起来,作为赚到了这些逆差的商人中的一员,大家还真是应该要努努力。

    “反正我觉得就凭冯总您今年的这些投资,完全不用有任何愧疚,”吴总说。

    这时,走进来两位工作人员,“各位老总,请随我们去18楼,总理将在那接见各位,”

    …………

    依然是冯一平熟悉的星光厅,依然挤得满满的,依然有不少冯一平熟悉的人,比如我们纽约领事馆的刘领事,自然还有向晓芳和浮云宁。

    大家站好也没多久,冯一平看了看表,差不多五点半,就见总理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快步走进来,看来他是到联合国跟安南会谈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掌声随之响起来,总理朝大家挥手,“大家好,”他说,“祖国想念你们,”

    “大家冒着严寒风雪,守候在这里好几个小时,欢迎我和我的同事,大家的这份情意,不仅是给我和同事的,更是给祖国和人民的,”

    “感谢大家的热情欢迎,”他居然他向前方和左右三鞠躬!

    场上稍微静了静,随之,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

    冯一平看到,有些侨胞的眼角都泛着泪花,他们何曾受过这样的礼遇?

    “祖国想念你们,你们肯定也想念祖国,在飞机上我想不出一句好的诗来形容这种感情,借用泰戈尔的一句诗:无论你走得多么远,你的心总和我连在一起;无论黄昏时树的影子有多长,它总是和树跟连在一起,这是华侨华人、留学生和祖国的关系。”总理动情的说。

    和印象中一样,总理讲话,还是特别喜欢引用诗句。

    但是,这些看起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很煽情的话,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候听来,还真让人心里暖暖的,暖得想流泪……。

    冯一平左右四顾,还真有不少擦眼睛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