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眼圈红红的华侨们走了,中资机构的人也走了,向晓芳她们隐蔽的向冯一平挥挥手,跟着留学生代表,也一起走了,只剩下使领馆的官员,和冯一平他们这些随访的代表。

    冯一平马上感到,大家明显都兴奋起来,因为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些随访企业家的福利时间,总理将在这,亲切接见他们。

    也没人说什么,除冯一平外,在场这些普遍都四十岁往上走,谁手底下都管着一个在各自领域影响力不小的公司的家伙,非常自觉的跑到前面列队,一个个都激动不已。

    吴总他们激动不已。

    像吴总他们这样的民企老板,在国内,几乎就没有被总理接见的机会,所以现在,就是这次随访的重头戏。

    哪怕这次随访,商业上没什么成果,但是,能跟总理握手合影一张,那就是顶好的成就。

    对他们这些民营企业主来说,跟领导人的一张合影的照片,意义重大。

    当然,有人也许会说,这有什么稀罕的?这个能值一百万吗?

    相信很多人会告诉你,这个虽然不好用钱衡量,但如果真要用钱衡量,那还真不止这个数。

    那些平常自个也官威赫赫的国企负责人,同样激动不已。

    他们虽然见到领导人的机会相对会多一些,但是,他们更重视这样的机会,因为,一定意义上来说,总理就是他们的大老板,但这个大老板一般都神龙见尾不见首,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那还不抓紧着力表现?

    你说,国企负责人跟领导合影的照片,有什么用?既不能算业绩,又不能算功劳的。

    相信这话一问出来,好多人都会大摇其头,真是幼稚啊,这样的问题也能问出来,真是一点都不懂政治!

    所以那些家伙们,一下子就复活了好多年前年,在幼儿园,或者是在小学时的技能,非常自觉的排成了几排,而且一个个不动声色的都抢占了个好位置。

    在场的人,平均水平那真是没话说,都不用人整队,几下之后,队就排得整整齐齐的,冯一平这样的讲究谦恭礼让的小年轻,自然而然的被挤到队伍后头,但这会,却是吴总都顾不上帮他。

    当然,吴总还是没能挤到第一排去,不过,能在第二排抢一个位子,他也挺心满意足的,没办法,虽然都是企业家,但是,前排的那些,不但是经济主体,还都是亲儿子,而且还是有品级的。

    总理带着一众官员,挨个跟前排的那些人握手,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笑一笑,极个别的,会简短的说上一两句话,看口型,也就类似于。“你们好,辛苦了!”之类的——这就让那些人都激动不已。

    有点类似于他们的孙辈,在幼儿园或者小学,被老师别上一朵小红花时的表现。

    真是,激动,激动,兴奋,兴奋,骄傲……。

    此时的心情,可以用书上,或者新闻里经常出现的一句话来形容,“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有幸跟总理握手的,并不只有第一排的,后面的也争先恐后的把手伸出去,吴总也不例外,这样的机会,一生中可能就只有一次。

    吴总很幸运,总理握住了他的手!

    冯一平非常清楚的看到,这个儿子都比自己大,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的人,这会眼睛发亮,脸都涨得通红,握着总理的手,说都不会话了,一句问候的话,花了平常几倍的时间才说完整。

    哦,当然也不排除他是故意这么做的,这事吧,冯一平估计,以吴总的精明,还真做得出来。

    总理从队伍的这头走到那头,按理应该回到队伍中间,跟大家合影留念,再到对面话筒的位置,对大家发表讲话,但是,他并没有。

    他不动,后面的一大队官员自然也没动,或者平易近人的跟身边的企业家聊几句,或者是跟身周的同侪耳语,只有国办的同志有些着急,行程紧着呢,下一波等待会见的已经到位。

    他们正准备去提醒一下,总理在队伍里扫了几眼,然后就看到了静静猫在最后一排最旁边那个角落里的冯一平,招了招手,“哦,我们的小冯总原来在这,”

    冯一平一下子就成了众人瞩目的所在。

    但是,冯一平清楚的感觉到了,看向自己的那些眼神中,有很多或眼红、或嫉妒、或不爽的。

    估计我们好多人的名字总理都叫不出来,怎么好让他在第一次出访这样的大事里,还这么费心的记着你?

    这怎么话说的?俺真心不是想抢大家的风头,真的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少年,默默的感受领导的关怀。

    但是这会显然已经由不得他,他连忙颠颠的跑过去,诚惶诚恐的握住总理的手,“总理好!”

    “呵呵,我在国内都听说了你在美国的作为,不错,真不错!”总理握着他的手说,“我们的企业家就应该这样,不但要在国内发展好,在国际上,也要发展好,”

    他这会没有对现场的人说,“你们要向小冯学习”之类的话,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自然是对冯一平极高的评价,但同时,也很可能会让在场的很多人对冯一平看不惯,甚至是怨恨。

    “总理您过奖了,我做的还很不够,侥幸取得了一点成就,也离不开国家的培养,领导的关心,也是托了我们好政策的福,”冯一平说了一通很老套,很有我们国家特色的套话。

    但这些话,这会并不全是套话。

    和那些嫉妒的、看不惯的人想的一样,总理此前跟自己毫无往来,他能在这样繁忙的国事活动,也是他就任政府首脑的第一次出访,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出访的间隙里,居然还能记得自己,这不是关心,那什么才是关心呢?

    “呵呵,”应该是这样的话听得太多,总理没有回应他的那番话,“最近在看什么书?”他问。

    虽然感觉投到背上的那些目光,越来越不善,冯一平还是只能跟上去,“最近比较忙,看的主要是商学院教授推荐的书,假期之前,功课比较重,”

    “不是已经毕业了吗?”

    “我还是斯坦福商学院在册的学生,”冯一平恭敬的说。

    “学习好,要坚持学习,”

    “我这也是被迫的,天才太多,不学习就跟不上他们的脚步,”虽然机会难得,但是冯一平依然不愿意在这样的人面前粉饰自己。

    当然,总理如果问起他公司的产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不介意当当王婆。

    他这话倒让总理多看了他一眼,面对这样的机会,在他面前自曝不足的,还真是少见,“这个时代,新知识,新思想太多,天才不学习也会跟不上,”

    “最近有什么新想法?”总理又问,“在这几年工作的过程中,有没有抓住一些新的闪光点?”

    “关于云计算和云存储发展起来之后,我有一些新想法,最近正在酝酿大纲,”

    “又是本新专著?”这次轮到总理有些惊讶。

    “现在还谈不上,也就是对那个方向有一些想法,”冯一平还是很谦虚。

    “希望尽快看到你的第二本专著,”总理说,然后站在那。

    冯一平一看,自己跟着他,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队伍的正中,就站在总理旁边,右边是外交部长。

    头一排的格局就是两个领导中间,安排一个企业家,但自己的这个,自然是最黄金的位置。

    他现在都不敢回头,也不敢朝两边看,不用看就知道,有些人怕是掩饰不住自己眼中的怒火。

    他猜对了,就是连吴总现在都非常眼红。

    至于那些为了这次出访,精心安排了项目的,就更是意见很大。

    我们知道冯一平的生意做得不错,但是这一次,他都没有什么准备,凭什么能站在那么好的位置上?

    但是,随着摄影师“预备”声,所有的人,都换上了笑脸。(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