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武馨阳把那段视频从头看到尾,又再一次从总理朝后排的冯一平招手那一刻看起,每每看到那,她都激动得头皮发麻,那样的时刻,真的太带劲。

    如果换成是我,爸妈的脸上该多有光彩?

    忽然,她看到好些天不见的康明斯,带着几个人急匆匆的走进办公室,他回来了,这是要有什么动作吗?

    果然是有动作,几分钟之后,各部门负责人都被召集起来开会,会议一直持续到中午时分才结束,但奇怪的是,之后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好像他就是出差回来,听听各部门的工作进展而已。

    其实并不是如此。

    此时坐在办公室的康明斯,看着眼前各部门的工作进展,想着冯一平的电话,有些心潮澎湃之感,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总之,这场收购战已经到了要正式揭开帷幕的时候。

    同时,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他和他的部门,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这可是超过20亿美元的购并!

    对他来说,或者说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能主持一场这样的规模的购并,都代表着走上了人生职业的巅峰。

    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充满了激情的康明斯,拨通了伦道夫的电话,“伦道夫,今天中午,我一定得见你一面,”

    他有很关键的话要跟伦道夫面谈。

    “好啊,”伦道夫答应得很爽快,“我也正想跟你说说现在的进展,”

    …………

    斯坦福旁沙丘路上的一家餐厅里,有些踌躇满志的康明斯等到了伦道夫,但是,“你这是怎么了伦道夫?”

    通话时,伦道夫听起来有些振奋,但是现在,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好看。

    “没什么,”伦道夫坐下来勉强笑了一下,“你这边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了?”

    “已经就绪了,冯也下了决心,无论如何,就在最近,收购工作一定要全面展开,”

    “哦,是吗,我很期待,”伦道夫把菜单递给侍者,“谢谢,我就要这些,”

    “你这是怎么了伙计,难道不高兴,不兴奋吗?”康明斯看着他的样子,非常不解,“伦道夫,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伦道夫说,可是情绪依然不是太高的样子,“协议收购还是强制收购,冯有要求吗?”

    “我们自然是希望能够协议收购,可是,这当然不是唯一的选项,冯再三说,不希望你为难,更不希望强迫你做一些让你感到难受的事,”

    “伦道夫,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哪一种方式,我们都嫩达成目标,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在一起工作,”

    “难道你不高兴吗,我可是非常期待能跟你一起工作,”

    “这样啊,”伦道夫沉吟着,好像无意识的一样,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马上又倒满,“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

    “什么?”

    “没什么,康明斯,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接下来,首先注册蓝海2,”康明斯说,“然后,马上正式对外宣布,对奈飞,发起强制购并,向证券委员会提交……,”

    “康明斯,”伦道夫又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可不可以这样,再给我24小时的时间,再宣布相关的消息,好吗?当然,注册并对外公布蓝海2的事,不受影响,可以如期进行,”

    “自然是可以,只是伦道夫,24小时,你打算做什么?伙计,冯已经说得很明白,不希望你违背你自己的意愿,去做一些让你感到不愉快的事,我也是这样想的,”

    “谢谢,我明白,你们不用担心,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

    伦道夫又喝下一杯酒,“我就不陪你吃饭了,拜!”

    看着伦道夫起身时显出的决绝,康明斯有些感慨,在商场上,能有一个伦道夫这样的朋友,那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

    纽约银行家俱乐部,会场已经布置好,到处可以看到特工和安全人员,繁忙而又紧张。

    中美两国的企业家们,自然是先于两国相关官员进场,不过,却有些泾渭分明的意思。

    中方这边的企业家,看着那边热闹的华尔街众人,虽然一个个都心痒不已,但真正上去搭话的,却是不多。

    有一部分是因为矜持,但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语言。

    这一拨随访的,能用英语会话的,少之又少,能听得懂美国人说话的,那就更少。

    在这样这么多人聚在一起非正式多边场合,不同于私下里两家公司在一个正式的场合见面,可以借助翻译,今天这样的场合,翻译也不太顶用。

    所以大家看着昨天那个被从总理以下的所有官员看重的家伙,像一只蝴蝶一样,在那些老外的圈子里飞来飞去,跟这个握手,跟那个寒暄,一副交友满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样子,有些酸,有些羡慕,但也有些服气。

    今天到场的这些美国人,可是资本家中的资本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他们面前保持平等自如的姿态,而且是在一次性的面对这么多的情况下。

    数量带来的压迫力,那是非常真实的。

    但是,你看冯一平,完全没压力,简直像到了自己的主场一样,不要太自如咧。

    最让大家羡慕的是,那些美国的银行家们,不管多大牌,对上冯一平,那一个个都是发自内心的欢迎,从美联储理事,到华尔街的皇帝,都是拉着他说话。

    话说,和他有这么多话说吗?

    吴总真是眼巴巴的看着冯一平,说好了要给我介绍的,你没忘吧!

    好像知道了吴总在想什么,那边的冯一平朝他招了招手,“哎,”吴总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笑着跟周围的几位说了声,“诸位,我先失陪一会,”话里有压抑不住的高兴。

    余人看着他乐颠颠的朝冯一平跑过去,临到的时候,还是调整了一下仪态,腰板直了一些,在冯一平的介绍下,跟那个老美握手。

    “那是哪一位?”有人问。

    “好像是摩根斯坦利的?”有人说。

    “呵呵,冯总还是诚心帮忙的,”马上有人说。

    在华尔街的投行里,摩根斯坦利,自然不是小角色,冯一平为吴总介绍了这样的人,当然很诚心。

    于是,等总理在银行家协会回顾了中美经贸关系发展25年的历史,并针对当前的现状,提出了包括互利共赢,以发展为主……,发展中美公平贸易和经济合作的五条原则,并回答了记者提问之后,昨晚还隐隐被大家有些排斥的冯一平,又被国内的同行热情的围起来。

    “一平,一平,”大家都争着跟他说话,“能帮我介绍几个人吗,不麻烦的话,你能不能帮着翻译几句?”

    …………

    “妈妈,我不要看这个,”阿曼达有些不高兴的从妈妈怀里滑下来。

    和武馨阳一样,黄静萍现在也在重复看着那段视频,看冯一平被总理从后排拉到前面正中,看着那些衣冠楚楚的企业家,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愕和羡慕,看着他们一万个愿意的取代一平的位置,那感觉,真是爽得不行。

    自己的男人,还真是拉风!

    此时的华盛顿,马灵陪儿子呆在游戏室里,跟儿子用积木拼出了一栋房子出来,“文森特,爸爸明天到华盛顿,你高兴吗?”

    “高兴,”文森特这下连积木也不玩,扑到妈妈怀里,“妈妈,去开车,我们去机场接爸爸,”

    “这一次,我们不能去机场,”马灵亲了儿子一口,“爸爸的飞机上,还会坐着其它的朋友,”

    …………

    也就是这天下午,NEXTDOOR低调的在特拉华州成立了“蓝海2”,本来以为没人注意,不曾想,这个消息,马上被传扬开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