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媒体们,确实专业。

    他们有着非常成熟的运作机制,也有着大批熟悉这一机制,而且能力出众的从业人员。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些记者们,其实跟警察也没什么两样,他们一直密切关注着市场的动向,跟踪一个消息,可以持续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他们擅于通过各种手段收集消息,他们同样还有着属于自己的消息渠道,也就是类似警察的“线人”这样的信息提供者。

    当然,他们更多的还是通过公开渠道来收集信息,毕竟随着互联网的崛起,媒体们的日子,颇有些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的态势。

    也就是列编的相关预算,没有以前那么充足。

    但无论如何,特拉华州的工商注册,一直是他们注意的重点,因为按照美国企业并购的流程,在并购之前,一般都会选择在这里注册一家新公司。

    在NEXTDOOR别出心裁的注册了一家叫“蓝海1”的公司,并顺利的收购了硬币之星之后,好多媒体就都对它上了心,因为他们都清楚,当NEXTDOOR的“蓝海2”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它新一桩的并购已经拉开了帷幕。

    所以,当这些记者几乎同时知道蓝海2已经注册后,马上联系NEXTDOOR和冯一平近期的动向,推断出了这个公司的使命。

    以华尔街日报领衔,多家主流媒体都报道了这一消息。

    “目标奈飞”,很快,刊登着这样新闻的报纸,送入了千家万户。

    他们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这一次的并购性质,是像上次一样的协议收购呢,还是恶意收购。

    关于这一点,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应该是强制并购,因为他们不久前,才刚在场外收购了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持有的奈飞的股份。

    如果是双方董事会都同意的协议收购,不应该有这样的举措。

    当然,商场上的事,也是真真假假,尔虞我诈,也不排除NEXTDOOR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促使奈飞董事会同意自己协议收购的提议。

    “所以,两者皆有可能,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答案即将揭晓,”华尔街日报最后总结道。

    …………

    哈斯廷斯急匆匆的走进奈飞,他是最清楚NEXTDOOR此举意味着什么——强制收购战,即将打响。

    接下来,就是他人生中最关键的一段日子。

    这样的压力,对他这样刚强的人,也是极大的,尤其是在经历了之前的那段痛苦的抉择,以及董事会好像也不站在自己这边的情况下。

    唯一可以安慰的,是自己终于找到了强大的外援。

    但他又有隐隐的担忧,在董事会并不站在自己这方的情况下,自己的白衣骑士,能否顺利的拯救自己。

    更深层的隐忧,则是连他也不太愿意想起,那个强大的白衣骑士,能否强力的支援自己?

    这是他现在就要落实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情太重要,对他很重要,对奈飞很重要,所以在进入公司的时候,他第一次无暇关注,无暇鼓舞员工的士气,倒是让所有关注他的人,看到了他脸上的肃然。

    如果他此时能看看大家表情的话,他会发现,那么多员工脸上的疑惑和怅然。

    几乎是NEXTDOOR注册蓝海2的消息一对外公布,关于这家公司的使命,就在奈飞小范围传扬开来,并迅速扩散。

    越是重要的消息,就越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样的情况,好像在哪都适用。

    彼时,总会有一些人把这样重要的消息对外透露,奈飞的这一次,在后面推动的,自然是伦道夫。

    以他联合创始人的影响力,在公司散布这样的消息,自然很轻松。

    在散布这一消息的同时,他还重点传递了其它信息,“现在的奈飞,被NEXTDOOR协议收购,其实是最好的选择,这一点,看之前发展陷入停滞的硬币之星现在的发展就知道,”

    还有,“据说NEXTDOOR为了这次的并购,做了更周全的准备,那是一经公布,就会带动股价大幅上升的举措,”

    昨天下午之后,即使原本对NEXTDOOR一无所知的奈飞员工,自己上网查询了相关的消息,再看了报纸上相关的报道,到现在,也都对它有了详细的了解。

    公司的现状,和被它协议收购之前的硬币之星,有着很相似的地方,发展同样都陷入了停滞。

    也有着不同的地方。

    而这个不同的地方,才是更致命的,硬币之星,好就好在当时没人跟它竞争,而自己的公司呢,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就有两家,而且都是综合实力比自己公司更强的那种对手。

    而公司高层到现在为止,依然并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应对策略,好像就是听之任之,然后,竞争对手就会自己消失一样。

    这样的安排,如何能让人安心?

    而NEXTDOOR,看来是有着完整的解决方案的,他的那个中国老板,不但在硅谷,在美国的整个商业界,都是以眼光精准,而且善于以前瞻性的、创新性的手段和方式解决问题闻名。

    他们这次,肯花这么大的代价并购公司,就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明。

    那么,能协议收购,自然是最好的。

    可是看现在的趋势,好像协议收购的这条路走不通,而最主要的阻力,就来自哈斯廷斯先生。

    哈斯廷斯先生,你为什么不同意呢?很多员工都期待能得到哈斯廷斯的解释。

    可是此时的哈斯廷斯,完全无视了他们的呼声,今天早上,跟任何员工都没有交流,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

    哈斯廷斯走到伦道夫,哦不,现在的威尔逊办公室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暂停了一下,以往这样的时刻,这间办公室,和里面的人,是他最主要的征询对象,哪怕在很多时候,他并没有提供意见,那也会在心理上给自己很大的支持。

    然而现在,他看了看那门上的铭牌,完全没有推门进去的兴致。

    但是里面的人却有兴致,威尔逊显然是一直在留意着外面的动静,此时拉开了门,“哈斯廷斯,”

    “不,威尔逊,不是现在,”哈斯廷斯举起右手摆了摆,快步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他现在可没心情和威尔逊交流。

    不容置疑,又明显没有跟自己交流的意愿,哈斯廷斯的那种姿态,刺痛了威尔逊,难怪他和搭档多年的伦道夫,最后都闹到了那般田地,这果然是一个极端的自我中心的家伙。

    伦道夫能忍受他那么多年,还真是一个奇迹。

    好吧,我其实是想提醒你公司的一些动态,既然你不在乎,那我这个刚来没几天的人,还用在乎吗?

    恼火的是,从目前的态势看,自己好像又要找下家。

    …………

    “哈斯廷斯先生,”秘书拦上来,哈斯廷斯同样没有理会,把手里的公文包递给她,“来杯咖啡,”

    “可是先生,”

    已经不用可是了,哈斯廷斯已经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马上被呛得“咳”了起来,“怎么回事?”他厉声问自己的秘书。

    “伦道夫先生他……,”

    “是我,”背对着门口的那组沙发上,站起来一个人,那是伦道夫,他弯腰把手里的香烟碾熄,“是我在这,”

    他看起来很憔悴,神情疲惫,头发凌乱,眼里布满血丝,像是通宵没睡的样子。

    看着旁边那一大堆烟头,哈斯廷斯准备去打开窗子,发现能打开的已经打开了,“你怎么又吸……,”他皱着眉头走到办公桌后坐下。

    “请伦道夫先生离开,通知安保部门,收回他的通行证,”他现在都懒得直接跟伦道夫对话。

    “给我也来杯咖啡,”伦道夫却把他的秘书推出门去,“记得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哈斯廷斯先生,”他的秘书叫道。

    哈斯廷斯感到了伦道夫的反常,对秘书挥了挥手,如蒙大赦的秘书,连忙关上他办公室的门。

    “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哈斯廷斯头也不抬的给沃尔玛的加里打电话,到了现在,他也不在乎让伦道夫知道这个情况。

    “打给沃尔玛吗?”伦道夫说。

    “你怎么知道?”正在拨号的哈斯廷斯一惊。

    “我自然知道,”伦道夫说,“放弃吧哈斯廷斯,”他劝道。

    “放弃?你知道什么?”哈斯廷斯讥笑着看了他一眼,电话已经接通了,“嗨,加里,”他说,“跟我说的一样,蓝海2的注册,意味着NEXTDOOR的强制收购行动,将正式开始,你们什么时候会采取行动?”

    跟着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是这样?好的,我等你的消息,”

    “没有肯定的答复?”伦道夫说,“醒醒吧哈斯廷斯,沃尔玛怎么会跟NEXTDOOR竞价?你还不明白吗?我想你找上门去,不过是送给他们一个旁观和准备捡便宜的机会,”

    “是不是这样,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哈斯廷斯一脸轻松,云淡风轻的说。

    其实,这会他心里,原本那个不愿碰触的隐忧,已经在扩大。

    “扣扣,”秘书敲门进来,“先生,您的咖啡,”

    她小心的低着头,把咖啡放到两位神色各异的创始人面前,然后逃一样的退出去,办公室里的气氛太紧张,太压抑,她很不习惯。

    “即使真和你说的一样,我想那也没有什么意义,”捧着热咖啡,伦道夫说。

    哈斯廷斯干脆懒得理会他的疯话,拿起电话通知秘书,“让董事会秘书起草一份我们拒绝任何恶意收购的声明,通知各部……,”

    “咔嗒,”电话突然被按掉了。

    “你干什么?”他怒道。

    伦道夫摇摇头,“没用的哈斯廷斯,”

    “你究竟在说什么,你究竟在干什么?”哈斯廷斯拍了一下桌子,“你自己出去,还是我叫保安?”

    伦道夫却施施然的回去坐下,竟然当着他的面,又点起一根烟来,“你猜对了,昨天晚上,我一晚上没睡,凌晨三点,就来到了公司,喏,就是在这,”

    “我想了好久,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状况,但是,有一件事已经容不得你反对,为了你好,哈斯廷斯……,”

    就在这时,“扣扣,”门又被敲响了,哈斯廷斯的秘书小心的走进来,“哈斯廷斯先生,董事会秘书,我一直联系不上,”

    联系不上?怎么可能!

    哈斯廷斯看了那边神神叨叨的伦道夫一眼,“我来联系他,”

    “那,还要通知各部门负责人来开会吗?”秘书问。

    哈斯廷斯不耐烦的摆摆手,秘书就等着呢,马上消失在门后。

    不是联系不上,听着那边的“滴滴”声,哈斯廷斯想,然而,就是没人接电话。

    打到第三次,哈斯廷斯火了,怒冲冲的留言,“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马上给我来公司,”

    “没用的哈斯廷斯,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联系不上他,他今天也不会来公司,”伦道夫重重的把才刚吸了几口的烟碾熄,走到哈斯廷斯的办公桌前,“虽然我不愿意这样,但是,哈斯廷斯,为你好,你还是辞职吧,辞去公司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职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