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辞职?你那烟里加料了吗?你是不是嗨大了,”哈斯廷斯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一样,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可是自己一手创办,一手带着它壮大,一手带着它上市,一手带着它走到今天,成为在线租赁领域领军企业的公司,让自己辞职,为什么?凭什么?

    “我没跟你说吗?”伦道夫说,“昨天我很忙,昨天三点以前,我很忙,非常忙,”

    “我忙碌的结果是,包括我在内的9位董事,对的,你没听错,一共9位董事,一致同意接受你辞去董事会主席,和公司CEO的职位,”

    看着严肃的伦道夫,哈斯廷斯现在也笑不出来,“这是你的主意?”

    “你怎么敢?你为什要这么做?”他的样子有些狰狞。

    “9位?还有谁?”他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是9位董事,那意味着除了伦道夫之外,还有一位担任高管的董事背叛了他。

    “我想你知道我的理由,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我们的公司,为了你,”伦道夫说。

    “为了公司?为了我?”哈斯廷斯像困兽一样,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我没变哈斯廷斯,是你变了,”伦道夫说,“变得只在乎自己,”

    “背后主使的,是那位据说很受他们国家领导人看重的冯先生吧,”哈斯廷斯讥笑道,“可是,那位年轻的冯先生不懂,难道你们也不明白吗,动议罢免我这个董事会主席,要召开股东大会才能通过,”

    “是啊,正因为我们都知道,所以才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正因为我们都知道,所以我才说,为了你好,你还是主动辞职吧,在股东大会上被罢免,难免会影响你的声誉,”

    伦道夫说完这些,好像如释重负一样,又好像脱了力一样,“哈斯廷斯,留给你的时间不多,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将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我不想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大多数人罢免,”

    哈斯廷斯本来还想问,为什么你能肯定大多数股东会同意这个提议?

    但一看伦道夫说得那么肯定,他马上明白,他们这想来已经征得了多数股东的同意,不然,伦道夫哪来现在的底气?

    至于那些股东为什么会同意,他们的游说自然有关系,但是,公司近来低迷的业绩,估计也是那些股东同意的理由。

    “你猜得对,”伦道夫看着他点点头,“是的,我们已经得到了大多数股东的同意,”

    “所以哈斯廷斯,主动辞职吧,虽然我真不想这样,但是,这样对你,对公司,都是最好的结果,”

    “你不想?”哈斯廷斯火了,办公桌上的一堆文件被他一把拂到地上,“你不想?”

    “你都一桩桩,一件件的安排好了要解除我的所有职务,你还不想?”

    “哈斯廷斯,你看看外面,你看看外面就知道,这不是我的选择,这是公司所有人员的选择,”

    “所有人员的选择?”哈斯廷斯猛的拉起窗帘,看到外面的那些职员,包括自己的秘书在内,还真有不少都在关注着这边,见自己看出去,连忙装作一副忙碌的样子。

    但是,在远处,更多的人在窃窃私语,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办公室的这个方向。

    哈斯廷斯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员工,他读懂了那些员工眼里的期待,原来他们也盼望着能被NEXTDOOR购并?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理解我呢?

    他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用力的揉了揉脸,不相信现在面临的这一切。

    他拨打另外一个电话,但是,和之前一样,情况非常不乐观,电话一直在响,但就是没人接。

    终于,在他第三次拨打的时候,电话通了,“埃克森,是我,你听我说,我已经说服了沃尔玛,他们有意……,”

    “哈斯廷斯先生,”那边说。

    听到老埃克森居然称呼自己为先生,哈斯廷斯的心顿时凉了下来,这是真的不可挽回了吗?

    “你现在还找我这个老家伙干什么?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嘛,奈飞是你一个人的公司,我们这些股东,董事的意见,你完全没必要在乎嘛,”

    “埃克森,你听我说,”哈斯廷斯第一次有点急,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些抱歉,确实不应该在董事会刚刚明确驳回了跟沃尔玛接触的提议后,自己还对此置若罔闻,第二天就去了沃尔玛总部。

    “虽然我有非常正当的理由,才去找沃尔玛,虽然我在沃尔玛,确实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但是,我为我的鲁莽行为,向你道歉,向董事会道歉,”

    在遭遇危机的时候,他这样的人,也是会妥协的。

    总之,一定要安然度过眼前的这一关,其它的,完全可以从长计议。

    而要安然度过这一关,董事会的支持,至关重要——这就是硅谷大多数高科技公司创始人的悲哀之处,一轮轮融资后,他们自己所占的股份,只是少数。

    当董事会12个董事,有9个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不问可知,如果召开股东大会,情况也不会乐观。

    “如果大家不同意跟沃尔玛合作的提议,我尊重大家的意见,”

    “哈斯廷斯,都过去了,现在说那些没有意义,我和伦道夫一样,非常不愿意这样做,但是,为了公司,我全力支持他,好了,我还有约,再见,”

    不过挂电话之前,埃克森又叫了一声,“哈斯廷斯,”

    哈斯廷斯一喜,“嗨,我在,”

    埃克森顿了一下,声音低沉了说了一句,“你,唉,好自为之吧,”

    这一次,电话是真的挂了。

    哈斯廷斯瘫坐在椅子里。

    “这两份,是拟好的辞职申请,”伦道夫从包里拿出两张纸放在桌子上。

    “呵呵,果然是准备充分,”哈斯廷斯惨笑,“那位冯先生,果然是算无遗策,滴水不漏,”

    “伦道夫,为了一个外人,你,”

    “他不是外人,他和他的关联公司手上,持有大量的奈飞股份,”伦道夫此时完全不为所动,再拿出一张纸,“这是公司对外的声明,你也可以看看,”

    他这样说的意思,就是哈斯廷斯只有签字的余地,一个字都不能更改。

    “你签好了,通知我,”在办公室门口,伦道夫回头说了一句。

    “哐,”台灯被摔在地上。

    伦道夫拉上门,把几近崩溃的哈斯廷斯关在里面,“不要让人进去打扰他,”伦道夫对哈斯廷斯的秘书说。

    “好的伦道夫先生,”小秘书站起来说。

    经过自己的办公室,哦,曾经的办公室的时候,他也停了一下,威尔逊同样马上走了出来,“伦道夫先生,进来坐坐?”

    “不了,谢谢,”伦道夫看了里面和自己在时完全迥异的布局,“对不起威尔逊,我那天不应该撞你的车泄愤,”

    “哪里哪里,”威尔逊笑,“其实是我没搞清楚状况在先,我不知道我获得的车位,我的办公室,还有我的职位,都是来自你,我完全理解你当时的心情,”

    “谢谢你的理解,那么再见,”

    “等等伦道夫先生,”威尔逊叫住了他,“说起来,我们都没有机会互相了解,我毕业于斯坦福,一直在硅谷工作,担任过好多家科技公司的高管职务,长处是在客户服务上,哈斯廷斯先生当初聘请我,也是看重我的这个长处,”

    “我想,我的这个能力,也能服务于将来的奈飞,”

    思前想后,他不想这么快就再去谋下一个职位,这样一段从业经历,绝对会是他履历上的污点。

    再说,按理,被购并之后的奈飞,应该会比现在还好。

    “我们肯定会看到这一点,”伦道夫说。

    …………

    西雅图,硬币之星的新闻发言人玛茜通知郑佳怡,“杰西卡,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去硅谷,”

    “真的?”郑佳怡大喜。(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