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挺辛苦的,”去机场的路上,老吴总说。

    此时的他,疲惫,但又兴奋。

    “以前都说他们日理万机,每天要工作到凌晨,我还不信,你想想,他们是国内级别最高的人了吧,为他工作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还那么忙?”

    “我们这些什么事都要自己来的人,什么事都没人帮忙的人,才是最命苦的,你说是不是老赵?”他问跟他坐在一起的那位和他年龄相仿,头稍微有些秃,戴着一副圆眼镜的人。

    这位赵总,来自国内知名的五金之都,名下的公司,虽然在公众心目中并不知名?——因为他懒得做内销,但规模却不是一般的大,他家公司生产的锁具,在美国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而且已经由一开始的低端市场,成功进入了中高端市场。

    除了机械锁之外,公司研发的各种电子智能锁,已经成功的得到了很多美国客户的认可。

    赵总是除老少吴总之外,又一个蹭冯一平飞机的人。

    虽然冯一平的飞机上,还有更多的空位,但是那些国企的负责人,这一开始还有些自持身份。

    如果冯一平是吴总他们这般的民企老板也罢,他们蹭蹭飞机坐,还能比较自如,偏偏冯一平是首富,还年轻得出奇。

    所以跟他交往,这个度还一定要把握好,初次见面的时候夸几句也就罢了,要是一直夸他,那容易被人看成是谄媚。

    一堂堂央企负责人,已经过了花甲之年,被说成对一个小伙子谄媚,那脸往哪搁?

    而且他们眼皮子也不浅,知道私人飞机上有主座,那样的主座,自然是给冯一平的,就是冯一平谦让,也没谁好大剌剌的坐上去。

    但让他们上去敬陪末座?这个,老夫做不到。

    坐民航的多好,他们还可以做头等舱,凸显自己的身份。

    当然了,主要是现在行程才刚开始,大家彼此都不熟悉,熟了以后,就没这么多讲究。

    同样的原因,冯一平这会也不好去主动邀请,比如在团里一喊,“我的飞机上还有空位,有人要来吗?”

    这样的做法,多半会被认为是显摆。

    所以,民企里除了算跟冯一平有交情的老少吴总,就这位没想那么多,而且业务跟其它成员没有任何牵扯的赵总跟了过来。

    他姿态很低,“我也来见识见识私人飞机,”

    此时听了吴总的话,赵总笑道,“怎么能说什么事都没人帮忙吗呢?你看,冯总不是帮你跟华尔街牵线了吗?”

    “对对对,看我这话说的,冯总是帮了我大忙了,对不起啊冯总,真不好意思,”吴总忙说。

    “吴总你总这么提,就轮到我不好意思了,”这事对冯一平来说,真就是再简单不过。

    “我也挺佩服的,以前总觉得自己很辛苦,但跟总理这日程一比,感觉那还真不叫什么事,”他说。

    这真不是歌功颂德。

    从昨天下午两点抵达后,总理先后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接见了包括冯一平他们在内华人华侨、留学生、中资机构代表;会见了包括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哈斯在内的美国著名专家和学者,同他们就中美经贸关系、人民币汇率、********等问题深入交换了看法。

    会见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新泽西州州长麦克格里维和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出席纽约美国银行家协会举行的午餐会,发表了发展中美公平贸易和经济合作提出五条原则的讲话。

    参观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并会见了交易所主要负责人,还主持了交易所当天的开盘仪式;还前往世界贸易中心遗址,向“9·11”事件遇难者献了花圈……。

    而这些,都是他在抵达纽约后不到20个小时内的安排。

    “所以说那话还真对,谁都不容易,”赵总说,“我们好歹也能和朋友吃吃饭喝喝酒,他这些天,怕是吃饭都要赶着,”

    然后小吴总成功的歪楼,“他精力这么好,是不是随队的保健医生特别厉害?”

    他老爸瞪了他一眼,“净想这些有的没的,这次难得有机会,好好跟冯总学学,让我也早点享清福,你在国内不是也看了那些报道?冯总工作起来不是也没日没夜的?”

    “吴总你这可说错了,我现在工作努力,是为了将来能早日退休,最迟四十岁,我就一定丢下所有的工作,”

    谁知那两个老家伙齐齐摇头,“四十岁?那怕真是做不到,”

    这是怎么话说的?

    “冯总你别想岔了,我们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想说,你现在说得轻松,只怕到时会割舍不下,”

    这话说的自然有道理,他们说的,与其是割舍不下工作,其实是割舍不下权力。

    这一点上,无论中外的富豪,好像都差不多,除了比尔盖茨,从巴菲特到我们国内的历任首富,都说退休,都说培养接班人,但就总有原因让他们一再推迟退休的时间

    “我能的,这点我保证,”冯一平说得很笃定。

    其实在他的计划中,应该都到不了40岁,也就三十四五,就差不多可以退休,因为那会的他,应该已经完成了所有工作上的既定目标,在财富上,也不会再有什么追求——因为都到顶了。

    …………

    “啧啧,这可真漂亮,”那架静静的停在那里的湾流,一下子就抓住了那几个男人的心。

    连那个富二代出身,所以在冯一平面前,一直挺矜持的少吴总,这会也露出了心醉神迷的神情,跟这个比,那些超跑什么的都弱爆了好不好?

    不,在这个面前,连那些美女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我要是能有这么一架飞机,一定吃住都在这上面。

    等看到林茹晗,哦对啊,也不耽误泡美女的。

    这样充满力量,但又优雅的高科技产品,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老吴总和赵总登机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在舱门旁边的机身上摸了一把,冯一平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这样做,绝不是像买车的时候,要试试钢板厚薄一样,应该是切身感受一下这个大家伙。

    “这才是真富贵,”看着里面大方简洁的装饰,吴总感慨了一句。

    “冯总,我确定了,你的这架飞机,就是我努力的目标,不过,怕是得到我儿子手里才能实现,小吴,你有没有信心?”

    小吴总还在摩挲着舱内的座椅,随口说,“有吧,”

    语气还真不是太确定。

    没办法,这可不是买车。

    有人有500万的身家,就敢花100万,也就是他资产的五分之一来买车(当然说的是现在这个房价还没起飞的时候),但是,一个人有了十多亿的身家,还真不会买冯一平这架近三亿的飞机,一是多半抽不出来那么多现金,二是,养飞机的费用,可不是养车能比的。

    别说是洲际飞行,就是在域内随便飞一趟,那花费随随便便也能顶一辆车。

    赵总是个喜欢钻研的人,他从驾驶舱出来,“现在的飞机都这么先进?真算是开了眼界,”

    林茹晗款款走过来,“各位贵客,请系好安全带,我们的飞机马上起飞,”

    那两个老家伙也艳羡的看了林茹晗一眼,“这就是便利啊,人一到,马上就飞,”

    而那边的大部队,才刚刚赶到对应的候机区,才刚刚坐下来,“哎你们看,”有人指着窗外说,“这架,是冯总的吧,”

    这下没人矜持,大家都围过去,跑道上,一架商务机正在滑行,远远看去,漂亮非常,富贵之气,更是扑面而来。

    “就是了,你看尾翼上,不是嘉盛的标志吗?”

    就像第一次来机场一样,一圈人沿着落地窗一字排开,目送着那架湾流轻盈的跃入空中,真是有些看不够。

    “湾流的这种型号,国内现在有吗?”

    “没有,好像有商务机公司,正在准备引进,”

    “哦,”这一刻,有好多人在估算自己的荷包,不过,央企的那些人就只能想想而已,连油老大都不敢配这玩意,他们也只能想一想。

    顶多,在国内的商务机公司引进之后,适当的时机,可以考虑租一次。

    跟着有人发牢骚,“啧,这既是差距啊,我们还要等四十分钟!”

    有好几位打定了主意,下一段航程,也去蹭蹭冯一平的飞机。

    …………

    “在美国做生意,确实有很多方面比我们国内要方便,如果想影响政府的有些决策,这包括方方面面,比如立法、补贴、保护……,等等,都可以很方便的去找那些公关公司,只要你付钱,他们就会有很有力的人去游说,也就是所谓的说客,”

    “但在我们国内,要想见到相关的官员,只让人引荐就得花老大的力气,之后的投入,更是海了去,而且一个不好吧,还有法律风险,”

    坐在飞机上,看着外面的晴空万里,白云如絮,喝着龙井茶,再随便聊聊,那日子不要太惬意。

    “sorry,”布坎南拿着卫星电话走过来,说了一个大家都能听得懂的词,“boss,你得过来一下,”

    看着他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冯一平一愣,该不会是?不是吧,哈斯廷斯那个家伙,不太可能这个时候改变主意的啊,何况他都已经搭上了沃尔玛。

    “抱歉,各位请随意,”

    “冯总您忙,”

    这一定是有什么好事吧!

    果然,他们看到那个老外对冯一平说了几句话,然后冯一平高兴得重重的击了一下掌,雀跃之情,溢于言表。

    “来,让我来,”他接过卫星电话,“康明斯,你立即和奈飞谈具体的协议,先不说了,我得跟伦道夫聊几句,”

    他马上拨通了伦道夫的电话,“伦道夫,”

    “冯,”伦道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但又挺兴奋,“我总算不负所望,”

    “谢谢你伦道夫,谢谢,但是说心里话,我真不想你这样做,真的!”

    “没关系,冯,我觉得这样对大家都好,对两家公司也好,我想,哈斯廷斯最终也会明白这一点,”

    “再一次感谢你,接下来的事情,康明斯会和你接洽,我也会尽快调整我的行程,”这么大的事,他当然得回去一趟。

    “好的冯,可是,该属于奈飞的利益,我是一定要争取的,”

    “当然,你已经给了我们两家公司莫大的帮助,”

    “耶!”挂了电话,冯一平忍不住和康明斯来了个双击掌。

    谁也没料到,在最后的关头,事情竟然来了个大逆转。

    “冯总,是什么好事?”吴总羡慕的问,他只知道,能让冯一平都这么忘形的,肯定不是一般的生意。

    “只是有个好消息而已,”冯一平说。

    …………

    大部队抵达的时候,发现在他们入住的酒店下面,竟三三两两的守着不少驮着长枪短跑的记者,他们第一时间冒出一个人的名字,难道这也是为了他来的?

    有人看见吴总他们就站在一旁,“老吴,这是怎么了?”

    吴总笑悠悠的走过来,“都是来堵一平的呢,”

    果然如此!

    这真是出风头就没个够。

    “为什么?”

    “好像是一宗大的并购,”吴总说。

    “我就知道!”团里不少人马上说。

    就是啊,冯一平这次,怎么可能没准备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