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布坎南上电梯的时候,很多团员毫不见外的挤了上去,随之,通过助手之口,一个个问题被抛了过去,“冯总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把握大不大?”“什么时候会对外公布具体的消息?”

    问题比那些记者还多,他们也比那些记者还兴奋。

    这样的情形,也有些出乎布坎南的预料,老板的这些国内的同行们,看起来不是挺矜持的吗?

    “谢谢各位的关心,这次的收购,因为事关重大,我们已经筹备了好长时间,包括我们之前的一些举措,也是为了配合这次收购,”

    “哦,”好几位都心有灵犀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原来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并不是在接到随访通知时才开始启动的,那就好!

    不然,也就半个多月的时间,就成功推动了一桩这么大规模的并购,冯一平也太逆天了些。

    “刚好在现在出现这么大的转机,同样出乎我们的意外,”

    布坎南是谁啊,人精中的人精,眼见了一些人的反应,马上补充了一句。

    好些人又再次“哦”了一声。

    这么说,之前冯一平一再说过的并没有准备,看来也不是糊弄人,不是存心想看一些人的笑话——虽然那些人多少报着些看他笑话的意思。

    这样好,要是他这样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就有这么重的心思,偏偏实力还这么雄厚,那以后包括他们自己,国内的不少人,睡觉的时候都得睁着一只眼才安心。

    谁知道这个当面笑呵呵的家伙,等你睡着了能干出什么事来?

    所以说,诚信这事,商人们其实更是发自内心的重视,讽刺的是,他们比普通民众更渴望生活在一个诚信的社会里,但是,不诚信的事干得多,或者说影响力大的,还就是他们这个群体。

    “我们去看看一平,不,我们去看看冯总吧,”

    他们的这个提议,布坎南自然不好拒绝,“这边请,”

    冯一平所住的酒店套间——这也是随团的其它负责人羡慕的地方,他们的行程,都交给了一家公司负责,因为预交了费用,各种规格都有规定,也就冯一平这个虽然随团,但是自己负责自己行程的家伙,能住这么豪华的套房。

    只见这间套房,此时已经布置成办公室模样,密集的摆上了十几张桌子,上面放着电脑和各种资料,地上各种线密布,角落里,一台打印机正在工作着,从套房的几间卧室开着的门里,还能看到有人在里面忙碌,略略一数,这会有二十多个人聚在这里工作,这些人,是从哪冒出来的呢?

    冯一平自然也不得闲,他把领带塞到口袋里,一手叉腰,一手拿着手机,在窗前走来走去的打电话,不是还有人拿着文件给他过目,旁边还有两个人拿着手机在等着,不知道是等他的批复呢,还是等他接电话。

    总之,他现在看起来,真是忙到飞起的状态,同时,又是神采格外飞扬的时候。

    大家很自觉的没有凑过去,只站在门口观摩或者是点赞一番,他们虽然没用过这样的经历,但自然也清楚,这时候,有些消息应该是要保密的,而且,没见他那么忙吗,还过去打扰干什么?

    冯一平挂掉手中的电话,把举到他面前的一份文件看了几眼,刷刷的签下字,再接起另外一个手机时,看到了门口的动静,笑了一下,快步走过来,“不好意思,临时准备的办公室,条件简陋,让各位见笑了,”

    “这就很好啦,冯总您忙,我们这就走,不打扰了,”众人往门外退。

    “怠慢了各位,”冯一平此时只能抱歉的一笑,而布坎南把大家送到门外之后,也急匆匆的赶了回去,他这次任务也很重,他要确保这一次的并购,不会在政治上有什么风险。

    他现在正和公关公司一起研判,这次的并购,会不会得到SEC(美国证券委员会)的批准,在国会山,会不会有什么反对的声音。

    根据这样的预判,他们要确定公关公司接下来工作的重点。

    …………

    看着门在身后关上,团里过来看热闹的那些人,眼里难掩热烈。

    急就章的,能在段时间内布置起这么一间办公室,其实已经很不错的说。

    何况,一想到冯一平现在在里面,做的是有关20多亿美元大生意的决定,不少人真巴不得此时里面那个运筹帷幄的人是自己。

    呵呵,那就把这当成一个大目标吧,赶明日,我也来美国搞这么一出玩玩,嗯,等会就让手下查查,看看美国股市里,跟自己生意相关的那些公司有多少家。

    …………

    马灵给文森特罩上厚厚的外套,带上有美国国旗图案的绒线帽子,还结结实实的给他围上一条围巾,因为儿子的爸爸,可是经常提醒小家伙的保暖问题。

    “好了,我们现在出去好不好?”

    “能见到爸爸吗?”文森特费力的举起胳膊,搂上妈妈的脖子。

    “爸爸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他在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今天可能抽不开身,”

    “都不陪我吃饭,”文森特嘟起小嘴,然后无比认真的看着马灵,“可是,爸爸今晚都不陪妈妈一起睡觉吗?”

    马灵忍不住脸绯红,“和文森特一样,妈妈一个人也能睡呀,”

    心里去忍不住在想,今天晚上,他会不会溜过来呢?

    …………

    傍晚5点55分,一架中国国际航空的专机,降落在HSD市郊的安德鲁斯机场。

    六点十分,总理踏上铺着红地毯的舷梯走出机舱,顿时,下午四点就抵达机场的两百名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代表,在美方隔出的欢迎区,大约离专机两百多米的地方,激动的高呼,“总理你好,”“欢迎欢迎,”

    这一次,美方举办了简短而庄重的欢迎仪式,在专机旁礼兵举着的中美两国国旗下,军乐队演奏了中美两国国歌,随后,礼宾车队一溜开到专机前,仪仗兵把车门打开,请总理入内。

    但见舷梯前的人群一阵骚动——原来***并没有坐进车里,而是踏着没有清扫的积雪,疾步向侨胞们走来。

    又一次得到意外之喜的接机民众欢呼雀跃,他们争先恐后地伸长手臂,大喊“总理,您好”,“总理,多保重”。

    总理面带微笑,一边与侨胞握手,一边连声说,“大家好”,“你们辛苦了”,“谢谢大家”。

    在美方的延请下,总理边往回走,边回头向侨胞挥手致意,大家感叹,“报道说得没错,这真是一个平民总理,”

    此时,在总理即将入住的布莱尔国宾馆外,在总理即将到访的美国******门口,分别聚集了不少人等候,他们中的有些,从马里兰州扶老携幼赶来,就一直守候在凌冽的寒风中。

    乔治HSD大学的学生们,还打出了“南开人的榜样和骄傲”的大横幅。

    随访的马副部长,在车里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和随访团一起的工作人员通过渠道汇报上来的,“什么,你确定?”

    部长有些又惊又喜的样子,“把他的电话给我,我直接跟他联系,”

    …………

    “康明斯,协议我看了,没问题,让律师团尽快审议,”冯一平看着电脑上的文档说。

    这份协议收购的文档,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好,现在又被微调过一些地方。

    “冯,这个电话你得马上接,”布坎南捂着一个手机走过来,“你们部长的,”

    部长的?冯一平马上接起来,“你好部长!”

    …………

    布莱尔国宾馆,马部长跟正在跟随员们商谈的总理说,“总理,这次随访的人里,有人正在筹备放一个大卫星,”

    “哦?”总理抬起头,“我猜猜,”

    “冯一平?对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