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就是他,”马部长笑着说。

    部长们也有了兴致,“哦,是多大的卫星?”

    这样的场合,马副部长可不好卖关子,伸出两根手指,“至少这个数,20亿!”

    “美元?”有部长不确定,不太置信的问。

    “自然是美元,总理,我已经跟他通过电话,据他说,这是他们筹谋了好长时间的一起并购,本来是准备强制收购,但是就在昨天,目标公司发生了很大的变故,现在已经有了协议收购的基础,”

    “上市公司?”总理问。

    “对,所以,一平也说,在监管上,还是存在一定风险,”

    “这个批准,也是需要时间的吧,”好几个部长面露喜色,“如果是协议收购,那现在就可以放出这样的消息,对吗?”

    这可是至少20亿美元的投资,比迄今为止,美国对中国最大的单项投资还要大,这样的事,在美方鼓足了劲,想跟我们谈贸易逆差,谈入世承诺,谈人民币汇率的时候提出来,还是蛮给力的。

    这证明了什么?这证明了中美两国的经济,联系得越来越紧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

    这也正呼应了总理昨天在纽约银行家午宴上提出那五条原则中的几条,发展,是解决两国贸易不平衡的首要原则。

    “关于这项并购,他们做了精密的准备吗?会不会因为一些没考虑到的因素,导致我们花了大价钱,最后却发现是无奈的交学费?”总理问。

    这就是区别,他此时想的是我们的企业会不会吃亏。

    “这个我也问过,一平的原话是,‘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周全的计划’,”马副部长复述道。

    “如果是其它的公司,我可能还真的会有些担忧,毕竟是这么大的一项投资,但是,如果连一平自己都这么说,那我觉得,可以相信,”

    “这从他的公司在美国快速成功的发展,从他公司上一次在美国的收购就可以看出来,”

    “他们和工行达成融资协议,是什么时候?”总理问。

    “这个我也查了,是在今年初,”马副部长说。

    到他们这个地位,同样要考虑到领导接下来会问什么问题。

    “那也就是去年就在筹备,”总理推断。

    “我想是这样的,”马副部长说,“所以我认为,这事,一定能成!”

    “好啊,”总理站起来,“这才是走出去,这才是真正的走出去,”

    “既然这么凑巧,那我们也应该为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你们看,是让使馆的商务系统去帮帮他们,还是你这派个专家过去?”

    这次出访,自然带了些专家一起,其中经贸方面的专家是大头。

    “要不,一处一个?”马副部长提议。

    她也是真想在华盛顿的这两天,冯一平那边就能传出确切的消息来,本来嘛,这次跟美国商务部和贸易代表处办公室有得谈的,这样的一项创两国之间投资记录的大额投资,真是能帮自己这方赢得一些话语权。

    关键是,这项投资的资金,全都来自于美国之外,主要来自中国的银行,不存在用美国银行贷款,来买美国的企业这样的事,这真是再好不过。

    “可以,你负责安排一下,”

    “好的,我这就办,”

    “另外,对那两位说,我们过去,是给他们当顾问的,不是当指导员,”总理特意提醒道。

    对下面的一些人在企业面前总是容易摆不正位置,看来他也有清楚的认识。

    但总理能交待得这么细致,还是让在场的不少人有些惊讶,看来总理对这个冯一平的印象,真的很好,很好!

    “是,”马副部长也楞了一下,马上决定,把自己这次带来的水平最高的专家派过去。

    …………

    “如果奈飞董事会爽快,我们也可以大度一点,接下来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尽量提前达成协议,自然是最好,”冯一平匆匆的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换上干净的衬衫,同时还忙着交代布坎南。

    “好的,我转告康明斯,”

    “公关公司的意见,这次并购,存在审批上的风险,有多大?”

    美国就是这样矛盾的一个国家,一方面,他嚷嚷着贸易逆差,一方面,自己却限制出口;一方面,他在全世界鼓吹贸易自由化,一方面,却动辄对国外在美投资说三道四,这个威胁那个威胁的。

    有些投资,国会两院会否决,有些投资,白宫都会出头否决,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卡得尤其严。

    所以审批这道坎,现在看来,是最大的一道坎。

    “因为奈飞公司的性质,公关公司初步的结论是:相当乐观!”

    “看起来,比硬币之星的审批风险还要小,”

    奈飞这会,本质上就是一家向老百姓提供DVD出租的公司,所以这事看起来确实比较乐观。

    要知道美国目前最大的DVD出租公司,百事达,是一家英国企业。

    硬币之星,好歹是做钱的生意,跟金融直接相关,这样一比较,确实比较乐观。

    “那就好!”冯一平正了正领带,“你看?”

    “perfect!”布坎南竖起大拇指,“黄的搭配非常完美,冯你今晚一定是最帅的那位,”

    “谢谢,我尽量争取是最年轻的那位,”

    接下来要去美国******,那样的场合,着装上不容马虎。

    “好了,记得带大家出去吃饭,”冯一平弯着腰把一个三明治几口塞进嘴里,“我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总理预订抵达美国******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半,他们这些人自然要提前到。

    但刚拉开门,刚好两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站在门口,当先的一位笑容可掬,“冯总你好,我是大使馆经济商务处的王卫东,这位是部里精通并购的专家朱晨,”

    “两位好,快请进,”冯一平连忙把他们朝里面让,“抱歉啊,地方有点乱,”

    他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国内的要先来审批一家伙?

    他好歹是知道,大使馆的经济商务处,也是商务部的派出机构,一下子来这么两位……。

    “我们只看到火热,嗨,你好!”王卫东熟练的用英语跟同样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布坎南打招呼。

    “冯总,你这次这么大动静,领导们都很关注,受总理委托,部长派我们两位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王卫东简明的介绍了来意。

    “总理派来的?”冯一平楞了一下,还是来帮忙的?“我太受宠若惊了,没想到总理和部长现在还关心我的这点事,也感谢您二位,谢谢,谢谢,两位快请坐,”

    “冯总你这事可不是小事,”王卫东笑着说,“这是中美经贸史上的一件大事,”

    “恰好又是在这个时候,”朱专家的英语也很溜。

    马部长派他们来的时候,专程转述了总理的嘱托,朱专家稍稍有些不舒服。

    自己也算是国内顶级的商务专家,在这样的时刻,被派来给一个民企当顾问,这也意味着参加不了晚上在美国******的晚宴,他多少有些气不顺。

    听他这么说,好像是自己有意掐在这个时机一样,“这个,还真是意外,”冯一平虽有些小小的不快,还是解释了一句。

    “应该说是意外之喜,”还是在使馆工作的王卫东会说话,“冯总,你这是要去会场吗?”

    “是,这个真不好意思,抱歉两位,具体的情况,布坎南会给你们做介绍,我们还真需要两位这样的专家,再一次感谢,但我现在真的得走了,”

    “是得走了,我送你,”王卫东站起来,这是有话要跟自己说?

    “布坎南,照顾好朱专家,”

    “冯总,”王卫东跟他走到门外,“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事,可以说也有了政治意义,”

    这事居然也算政治事件?

    “放心吧王参赞,我们不会拿这样的事开玩笑,我们知道轻重,”不知道他的具体官职,但称呼一声参赞肯定没错。

    冯一平估计,即使领导没交代,但王卫东他们此行,肯定会核实这件事的真假。

    “呵呵,我可不是参赞,叫我老王就好,冯总您别介意,我这也是,”

    “我知道,王处您这是好心,谢谢!抱歉,我真得走了,”他扬了扬手里的电话,这会正震动着,是吴总打来的,“下面在催,”

    “好好,我不耽误您,”王卫东把他送到电梯那,亲自给他按钮,“再多说一句,如果这两天能确定下来,那自然再好不过,”

    “我也是这样希望的,王处,”

    能这两天就确定下来,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