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忙啊,”看到冯一平跑过来,吴总问道。

    有好几个人,主要是那些有了年纪的,看着冯一平轻快的跑过来,羡慕不已。

    这会不羡慕其它的,就只羡慕他的年轻。

    上一次像他这样有些不顾形象的奔跑,是什么时候的事?好多年了吧,年轻,可真好啊!

    像他这么年轻,又有那么大的成就,那真就是再好不过!

    跟着就脑洞大开,可惜,家里没有适龄的女儿,不过,熟识的人里,有没有合适的?

    “垫吧了几口,耽误了会时间,不好意思,”

    冯一平自然不好说是接待领导派来帮忙的人耽误的,那样就又是显摆。

    “依我看,冯总现在遇上这么重要的事,这样的会议,缺席也应该没关系,这件事的落实,”一个老成持重的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个拿着话筒的记者,后面还跟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壮汉,大叫着,“冯先生……,”

    叫声很快戛然而止,因为那人正正的撞在欧文身上——自然是欧文及时堵上去的。

    他这相当于在老板国内的众多同行面前,小露一手,炫了一把技能,也是额外的给冯一平涨了些脸。

    果然,团里的不少人看着欧文,大感兴趣,这样的人肉盾牌,那真真不错。

    那记者被欧文两只手牢牢的掌控住,动弹不得,但嘴里还在喊,“冯先生,冯先生,”

    冯一平一看他话筒上的标示,FOX的,果然这成功就是没有侥幸的,难怪FOX后来打败CNN,成为美国收视率最高的新闻台,有这么拼命的记者,怎么会不成功呢?

    “好了欧文,”冯一平拍拍这个忠心耿耿,很对得起自己付他那份工资的大家伙,决定晚上给他加个大鸡腿。

    欧文松开那个记者,但依然警惕的站在一旁。

    “记者先生,抱歉发生这样的事,也请你理解,你这出现的方式,实在是太过突兀,”

    “不,是我不好,请您谅解,”那记者好像心有余悸的点点头,还看了欧文一眼。

    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没有拿着话筒,后面没有跟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刚刚欢迎自己的,一定是一只拳头。

    他朝后招了招手,把摄像师叫过来,“现在就把刚才的那段给删了,”

    呵呵,这家伙也会做人。

    一般来说,这些记者都挺八面玲珑的,不然,也打探不出那么多扎实的新闻。

    狂拽酷炫的记者和媒体也不是没有,不过,一定不会在冯一平这样的富豪面前,露出那一面就是。

    像上次到五里坳镇参访的记者团里发生的那些事,真的只是极个别的现象,全球也没几个国家,记者还会有行政级别。

    有行政级别的记者,有时候确实容易忘了自己的本份。

    因为对这个FOX新闻台的记者印象不错,也挺佩服他像狗仔队一样的顽强,冯一平特意主动多说了两句,“关于奈飞的事是吧,一切消息,都以我们公司那边公布的为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奈飞董事会的董事们,很看好我对奈飞将来的规划,以及所做的准备工作,抱歉,”冯一平指了指身后的车。

    “谢谢冯先生,”那记者有些兴奋。

    冯一平这话虽然简单,但是包含的信息量不小。

    这可能正是奈飞的哈斯廷斯去职的主要原因,是不是也意味着,这次的收购,将会是协议收购?

    呵呵,他刻意确定的是,因为这一段,自己电视台今晚的收视,肯定会领先那些竞争对手。

    看着冯一平和那些中国商人登上大巴车,他也马上冲向自己的车,“走,快点回台里,”

    …………

    车上,刚才说话的那位终于有机会把自己说了一半的话说完,“这件事的落实,怕是比你参加这样的会议都重要,”

    看来不止一个人看出了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事的意义。

    “这个冯总必然是知道的,他肯定也有了妥善的安排,”马上有人说。

    “冯总,佩服!”好几个人从座位后探出头来夸道。

    “诸位过誉了,侥幸,侥幸而已!”

    “冯总你太谦虚了,哪有这么大的侥幸?”大家都说,“即使有些事是侥幸,但你做成的事这么多,量变已经引起了质变,这些成功都是你眼光和能力的体现,”

    “你那才不叫侥幸,”吴总对坐下来的冯一平说,“我能坐在你身边,才叫侥幸,”

    这些人还真会说话。

    …………

    大巴车朝离白宫只有几个街区的雾谷街驶去。

    美国******就设在那里的杜鲁门大楼里,因这个原因,“雾谷”(FoggyBottom),有时也被作为美国******的代称。

    在离那栋地中海风格的大厦还有几百米的时候,路边就出现了好多手里拿着五星红旗,或者是各式欢迎横幅的华人。

    积雪的道路上,凛冽的寒风中,他们依然精神抖擞喜笑颜开,看着这辆朝那边开去的大巴车,看着里面一水的中国人,知道他们也是这次访问团的成员,对着他们也挥舞起国旗来。

    于是,车上不多的几个能打开的窗户,全部打开,企业家们也对热情的华人代表致谢。

    不矫情的说,这会,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和祖国的联系,格外的紧密。

    …………

    赶在可能的交通管制前,马灵带着文森特,也来到了******门口,小家伙虽然这会还没有什么种族的概念,但一看这些和爸爸一样皮肤的人,就觉得亲切,“妈妈,爸爸在这里吗?”

    “他不在这里,不过,他有可能马上要来这里,”马灵期待的看着路的那边。

    其实,原本对这样的行为,她是有些排斥的。

    这一次,和上一次的见面,间隔的时间最短,还不到20天,可是,她发现,自己现在从心里,无比期待和珍惜跟冯一平每次相聚的机会。

    我这是怎么了?冷风中,感受到自己的脸滚烫,她忍不住问,我这是,被套牢了吗?

    可是,自己好像挺喜欢,这种感觉也非常不错的样子。

    可我是个独立的女性,从来不想成为任何人的附庸,但她看着怀里儿子眼睛发亮的看着路那边,决定不再纠结——至少是暂时的。

    我这是为了儿子,她想。

    视线的尽头,看到那边隐约有一辆大巴车开过来,她和文森特一样振奋起来,这是他们的车吗?

    路边那些欢呼的华人,马上证实了她们母子的猜测,这就是随访企业家的车,那些从窗口向外示意的人,也证明了这一点。

    娘俩没说话,紧紧的盯着车上看,忽然,文森特高兴的大叫起来,“爸爸,”他指着车上喊。

    马灵一看,还真是小家伙眼尖。

    第二排那个站在座位前,看着路边的人,不正是他吗?她的心也热了,抓着儿子的手,摇了起来。

    怎么在那么多人里面,他还是那么显眼呢?

    “爸爸,爸爸,”文森特一声接一声的大叫,但是,全被淹没在周围热情的欢迎人群里。

    …………

    “我们这是沾总理的光了,”车上,冯一平说。

    平常的时候,他们这些商人,哪会被华侨这样夹道欢迎?

    “冯总你应该会经常被这样对待吧,”吴总说。

    “哪里?我……,”冯一平忽然停了下来,欢呼的声浪里,他隐约好像听到人群中有人在喊“爸爸”,那声音,非常熟悉。

    听起来,很像文森特在叫自己。

    应该不是吧,不是特意交代过马灵,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晚上,不要出来吗?

    但他马上看到了在路边跟着车小跑的马灵和儿子。

    在一群黑头发黄皮肤的人中间,他们俩的辨识度很高。

    当然,就是此时他们周围全是一眼金发碧眼的老外妈妈抱着小孩子,冯一平也能一眼就能把他们从人群中捡出来。

    “爸爸爸爸,”文森特还在那兴奋的喊,和抱着他的妈妈一样,娘俩这会脸上都激动的放光。

    “哎!”冯一平应了一声,也高兴的朝他们挥手。

    吴总看到冯一平这番动静,扭头看了一眼,“哟,这姑娘挺不错,”他竟然也朝那边挥了挥手。

    “那小孩看上去也挺可爱,”其实孩子他只看了个大概。

    “嗯,这样的便宜可以占,”

    他还以为冯一平是少年心性,看到漂亮妈妈的孩子喊爸爸,顺嘴应了一声呢。

    冯一平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这是哪跟哪啊,我是亲的,亲的好不好!

    …………

    老实说,美国******,这个可以说是世界最牛的外交机构的大楼,真的没什么特色,只是四四方方,规规矩矩的,至少,没有国会大厦和白宫看上去那么气派,那么古典。

    但是,在这里工作的人的傲气,很容易就感受得到。

    然后,他们等候的大厅,狠狠的把冯一平震撼了一把。

    这个大厅里装饰的所有一切,从桌椅到油画,到顶上的水晶吊灯——单这看起来华美非常的水晶吊灯,就有近20盏!还有地上的地毯,厅周的那些巴洛克风格的石柱上的装饰,都奢华而又不失精致,而且都是有历史的东西。

    历史上,西方那些最辉煌的宫廷,他们最辉煌的大殿,可能也不过如此吧。

    在总理和鲍威尔到来之前,冯一平他们这些随访的企业家和国内的一些专家,跟美方那边相应的人,随意交流看法。

    这样的时候,自然是拓展自己朋友圈的好时机,不要说他们这些商人,连那些专家也都在忙着四处交换名片。

    但这会的冯一平很安静,安静的坐在那,脑子里紧张的思索着这次的并购工作,只是,却时不时的闪过马灵和文森特的画面来,他们这会应该回家了,不会还在寒风里苦等吧?

    他的思索,也经常被人打断——自然是美国人,没办法,到了他目前的位置,他是很多人扩展自己朋友圈的首选对象。

    而且,他还是跨界的,至少横跨学术界和企业家界,是学术界里最成功的企业家,也是企业家里,最有建树的商务理论专家。

    今天的这个两方都有企业家和专家的场合,对他就非常适合,因为跟哪一边都能聊得上来。

    所以到最后,他这个场中最不主动的人,竟然成了最忙碌的人。

    …………

    直到8点多,总理才和军人出身的鲍威尔步入大厅。

    总理在鲍威尔致欢迎词之后演讲,他临时抛开预先准备的祝酒辞,发表了即兴演讲。

    “我和鲍威尔国务卿两人都学过地质专业,而且我们都有一个苦难的童年,所以我们今天谈得很好,”

    他接下来先说起的,是这次没到一个地方都要谈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海峡对岸的那个欠扁的家伙,正在推动一场公投。

    “那一湾浅浅的海峡,是我们全中国人最深的乡愁,我们觉不容许任何人割裂这份联系,很高兴看到美方在这样的事情上,坚守承诺,”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