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刚夹着寒风闪进屋内,一个温热的身体就扑了过来,马灵整个人吊在他身上,“这么晚才来?”

    “唔,”冯一平过了好一会才能说话,“工作上的事需要安排,儿子呢?”

    “等你等得睡着了,你看,”马灵依然吊着冯一平的脖子不愿意松开,带着他来到儿子的房间。

    橘黄色的小夜灯下,文森特甜甜的睡着,小手伸在被子外,一个相框扑在床上。

    冯一平拿起来一看,是那天在洛杉矶的海滩跟他堆沙堡的一张照片。

    她小心的帮儿子掖了下被子,看着熟睡的儿子,淡淡的满足感涌上心头。

    马灵勾了勾她的手,冯一平在儿子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小心的把门关紧,有些好笑的看着马灵,“什么事?”

    又是一个长长的热吻,“你知道儿子傍晚问什么吗?”

    “什么?”冯一平熟练的拉开马灵背后的拉链。

    “他问,爸爸晚上也不陪妈妈睡觉吗?”

    “噗,”冯一平没忍住笑,“他怎么问这个?”

    “嘘,小点声,”马灵拉着冯一平朝卧室走,顺手把他的衬衫朝旁边一丢,“他是一个敏感又聪敏的孩子,”

    “这我相信,因为他妈妈也很敏感,”终究还是冯一平提前一步解除了马灵身上的武装,看着她浑身上下,都隐隐泛出红色,他笑着说。

    跟着,他也被彻底解除了束缚,顿时,窗外寒潮滚滚,室内春意浓浓。

    一件粉红色的小内内,刚好丢在台灯上,让室内,都是暧昧的粉红色。

    床激烈的摇晃着,被牢牢压在下方的马灵,紧紧的搂着冯一平,嘴里发出压抑的呻%吟声,突然抓起被子塞在嘴里,急剧的喘息着,颤抖着,感觉自己就像要飞起来一样……。

    真飞起来的时候,身体却绷得紧紧的,双手紧紧的箍住冯一平的腰,让他每动一下,都很吃力。

    但是冯一平并没有停,所谓宜将剩勇追强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说得就是这等时候。

    于是,压抑的低吟浅唱,又忍不住高亢起来……。

    良久,云收雨住之后,马灵满足的把头压在冯一平手臂上,“你不是说这几天行程很满,加上收购的事,非常辛苦吗,怎么还这么有精神?”

    “那是因为看到了你,”此时看起来并不太有精神的冯一平把她揽到怀里,“这是对你的惩罚,都说了不要去找我,你还那么冷的天带着儿子呆在外面,”

    “嗯,儿子很想你,”

    “就儿子想?”冯一平戏谑的打量着此时上下不着寸缕的她。

    马灵可不会扭捏,“你希望我是想呢,还是不想呢?”

    “我晚上在******的时候,一直都在想你们俩,”

    “我也是,”马灵终于直抒胸臆的说出了这句话,又搂着冯一平亲起来。

    冯一平又感受到了她的热情,大致比较了一下双方态势之后,明智的决定还是暂时转移一下话题,“明天很关键,”

    “哦不对,”他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午夜,“今天很关键,”

    “收购吗?”

    当然是收购。

    虽然明天他们的日程也很关键,总理要到访白宫,要到访国会山,他们也要参加好几个论坛,但是,那些事都不会有什么大波折。

    只是,收购,按照康明斯汇报的情况,跟奈飞董事会的协议,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他们现在应该正在连夜协商最关键的问题,报价,布坎南还留在酒店密切关注着那边的进程,”

    “有问题吗?”

    “当然不会有问题,关键是,因为一些原因,我希望能在明早之前达成协议,”

    王卫东说的没错,这事既然已经进入了高层视野,又是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那最好能完美的发挥它的效用。

    因为今天还没确定,所以今晚在******的时候,这事显然还不能提上桌面,但是,如果能在明天国会山和白宫的行程之前,这事能最终确定,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这是你自己的事,为什么要跟其它的事挂钩?”看来马灵也明白他的担忧。

    但哪有这么简单?

    政治正确这事,在哪个国家都是存在的。

    就说美国,连看起来娱乐至上的好莱坞,连看起来自由得一塌糊涂的媒体,其实都是非常讲究政治正确的。

    这一点,我们从每年的奥斯卡颁奖礼的结果,和每年普利策获奖的结果,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

    何况这一次,领导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另眼相看,那会,可是连冯一平都不知道自己能放这么大一个卫星,所以他们的关心,真是没有任何附带条件的。

    冯一平这人就这样简单,你对他好,他也一定对你好。

    而且,这样的事,在两国领导人会晤的时候提上一提,在跟国会主要**********的时候提一提,那层级就不一样,客观上,至少能在这起并购的审批上,提供一些帮助。

    “也不能拖了,youtube的上线,也不能拖,你这个首席内容官,都准备了那么多内容,总要早日派上用场,”

    说到工作,马灵也兴奋了起来,“我已经修完了所有学分,所以,最后的一个学期,我完全可以工作,”

    “那刚好,圣诞假期,去一趟硅谷,你总得准备一套房子,还有,文森特也刚好到了要上幼儿园的时候,这些事,都要提前准备,而且最好是你自己去筹备,才能最合你心意,”

    “硅谷?文森特自然是喜欢能离你更近一些,可是,你确定你到时能安排好时间,处理好这样的关系?”

    “相信我,我可以的,”冯一平有些不敢看马灵的眼睛。

    这会他何尝不明白,马灵的那些所谓独立的话,其实都是为自己考虑,不想自己为难?

    “我想让文森特,到时见见他那素未谋面的妹妹,你同意吗?”

    “那是你的儿子,那是你的女儿,”马灵说,“他们见面,我难道还能反对?”

    她这会,或者说一直以来,特别是有了文森特以后,何尝不对冯一平女儿的妈妈感兴趣,想到很快就有可能见面,她心里五位杂陈,但隐隐又有些兴奋的感觉。

    “你准备好了吗?”她一个翻身,压在冯一平身上,“这一次,我来主导,”

    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的冯一平,反抗了一下,结果被干净利落的镇压了,好吧,这事,是她们的天赋技能,男人只能羡慕。

    …………

    硅谷,武馨阳所在的并购部,今天晚上全员加班,彻夜不眠,随着前方在协商的那个办公室传出一条条指令,相关人等马上动作起来。

    往往那边返回来的一个问题,他们这边一大帮人,要忙活上老半天的时间,但谁都没叫苦,包括奈飞那边也一样,大家都在争分夺秒的跟时间赛跑。

    进行到现在,返回来的问题,慢慢的变得简单了很多,也无需那么多部门协同,只是律师们的审查任务繁重了起来。

    武馨阳伸手去端自己的杯子,发现里面又空落落的,这是今晚的第几杯了?她想了想,靠在椅子上让酸涩的眼睛休息了下,正准备再去来一杯咖啡,看到郑佳怡正打着哈欠从外面经过,看那样子,好像是回去休息的做派,结束了吗?

    好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疑问,主管突然兴奋的跳了起来,“各位,刚收到邮件,我们,已经顺利的和奈飞达成了协议!”

    “喔哦!”满屋子的熊猫眼都大叫起来。

    “耶!”武馨阳兴奋的靠在椅子上,自己终于在成为老鸟的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美女,”有人在她耳边轻轻说,“快跟我回去睡觉吧,”

    “我现在可睡不着,”

    “我现在一定得睡,早上,就是我第一次面对媒体的时间,不抓紧睡两个小时,我这样子,怎么见人?”郑佳怡苦恼的说,“一起嘛,好不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