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点,冯一平在黑暗中准时睁开眼睛。

    这样一算,昨晚也就睡了刚刚超过四个小时,身边马灵依然在熟睡,像只八爪鱼一样缠绕在他身上,让他觉得非常温暖,又有些舍不得离开。

    昨晚的疯狂,虽然酣畅,但难免感觉有些累,当时感觉有些酸软的身体,虽然已经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是精神上,感觉还是有些累,让他非常希望就这么搂着马灵,再闭上眼睛好好继续睡一觉。

    只不过,在跟再睡一觉的念头作斗争的这么会功夫,生物钟已经让全部的精气神都清醒了过来,却是再睡都睡不着。

    他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手机,很安静,没有闪烁着代表有未接来电的绿灯,难道到现在还没达成协议?

    念头刚刚一起,手机就“嗡嗡”的震动起来,不会这么巧吧?他打开翻盖一看,呵呵,还真就是布坎南的!

    “嗨布坎南,”他声音很轻。

    那边声音却很大,“冯,两个小时前,我们就达成了收购协议!”

    哦,想来是不想打扰自己,他才这个时候通知的吧。

    “条件呢?哦,我知道了,”

    他马上觉得自己这问了一句废话,要不是这样,不是要半夜把自己吵醒,征询自己的意见吗?

    “对,都在我们事先预订好的条件之内,”

    冯一平忍不住在床上拍了一下,“非常好!”

    “发布会安排在几点?”

    “综合考虑后,我和康明斯把发布会的时间定在早上八点,你需要调整吗?”

    早八点?也够了,“挺好的,好,我马上回来,”

    “哈哈,”冯一平还是没忍住,低笑了几声。

    “这么高兴?收购已经达成了协议,对吧,”原来马灵也醒了。

    “对的宝贝,”冯一平高兴的捧着她的脸,在她嘴上亲了一口,“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你就可以和文森特住在离我非常近的地方,”

    “你到时会发现,你这个首席内容官的工作,是有多么重要,”

    “我很为你高兴,亲爱的,”马灵也捧着他的脸,认真的说。

    这样一个做什么就成什么的男人,让她也格外骄傲。

    她不仅只有语言上的褒奖,还有动作,跟着,细密的吻落在冯一平脸上,脖子上,胸膛上……,让早晨的冯一平,更加昂扬起来。

    “爸爸?”门口传来的一句叫声,让他们俩停下了进一步的动作。

    抬头一看,文森特穿着睡衣,拖着一个布偶,一手揉着眼睛,赤脚站在门口。

    “嗨宝贝,快过来,”冯一平精赤着上身坐起来,旁边的马灵,瞪了他一眼,悄悄的从地上捡起刚刚脱下睡衣朝身上套。

    “耶!”文森特飞奔着上床,“真是你啊爸爸,昨天我就在那辆车上看到你了,”

    “不是我还能是谁?”

    马灵听了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昨天我也看到你了,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因为我好像听到爸爸在打电话,爸爸,你今天能陪我玩吗?”

    …………

    穿着一套运动服出来的时候,已近7点,也穿着一套运动服的欧文从车上跳下来,“恭喜你老板,”

    布坎南通知他来接冯一平的时候,顺便告诉了他这个喜讯。

    “谢谢,直接回酒店,”

    而此时的硅谷,才刚过四点,正是夜色如墨的时候,感觉刚刚才睡下的郑佳怡,非常不情愿的在闹钟的铃声中睁开眼睛,一看时间,马上一骨碌爬起来,“咚咚”的去敲隔壁的们,“馨阳,快起来给我化妆,”

    “已经起来了,”门应声而开,武馨阳带着耳机打着哈欠站在门后,“咖啡喝太多,很想睡,但就是睡不着,”

    “那刚好,你陪我一起去吧,好吗?我跟你说,我现在非常紧张,我第一次上台,就是宣布这么大的事,你说,那些记者们,会不会有起床气?”

    这个担忧,也真够踏雪无痕的。

    “放心吧,脾气再不好的记者,看到你这么个漂亮姑娘,心情也马上会变得无比阳光,”

    “都怪这个冯一平,他为什么要把发布会的时间定得这么早?不行,我不能便宜了他,一定得把他吵醒,”

    “这个你可能真打错了算盘,那边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六点,他应该早就醒了,”武馨阳说。

    “是吗?”郑佳怡的眼神,此时有点异样,“那我也得打给他,”

    “没用的,报纸上都报道过好多次,这么多年,他一直是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武馨阳不动声色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郑佳怡这才明白自己想太多,对啊,他的那点事,报纸上、电视上,可是报道过好多。

    “嗨,佳怡,”冯一平的声音传了过来,果然清醒得很的样子,“我期待着你精彩的表现,”

    郑佳怡马上笑了,“可是我现在好紧张啊,你说,我到时在台上,是笑呢,还是怎么样?”

    其实这个问题,玛茜早就告诉过她。

    “平常怎么样,到台上就怎么样,”冯一平说,“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哦,那你到时会看吗?”

    “当然会看的,”冯一平肯定的说。

    其实,我及时看不到的,这事,没有现场直播啊姐姐。

    “这样的小事,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的,”

    “我也知道,可是我还是紧张,”

    武馨阳看着背转身打电话的郑佳怡,听着她话音里不自觉的带上的柔腻,悄悄的撇了撇嘴。

    …………

    NEXTDOOR最大的一间会议室里,此时暖气开到最足,门外的走廊上,摆上了玲琅满目的各式点心,但就和郑佳怡担心的一样,大半夜跑过来的这些记者们,这会脸色普遍都不大好,看着那边兴奋的忙碌着的工作人员,狠狠的想,你们高兴就高兴呗,为什么大半夜的把我们叫起来?这不是折腾人吗?当我们记者没人权的咩!

    可是,今天这样的新闻,特别是在中国总理来访期间,他们又不能无视。

    他们一边吃着东西,喝着咖啡,一边忍不住腹诽,但是,突然,前面的那些家伙有些小骚动,一个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各位好!”

    “辛苦了!”

    牢骚满腹的记者们一看,一个穿着蓝色职业套装的东方女孩子走了过来,就像清晨还带着露珠的黄菊花一样,一下子点亮了大家的眼睛。

    “各位好,我是NEXTDOOR的新闻发言杰西卡,抱歉让大家这个时候赶来,”

    记者们一下子彻底清醒过来,“没事没事,可以开始了吗?”

    和武馨阳说的一样,郑佳怡这样的姑娘,哪个男人忍心苛责。

    但是,在台上的武馨阳完全变了一个样,恢复了她平常在外人面前固有的形象,“就在两个小时之前,NEXTDOOR和奈飞,已经成功的就协议收购事宜达成了一致,”

    但是她的清冷,并没有阻止大家提问的热情,记者们马上争先恐后的开始提问。

    …………

    布莱尔国宾馆,在这个早上,也早就清醒了过来,随团的成员往来穿梭,但脚步声都轻轻的,会议室内,身着便装的总理正在和随行官员们,一项项的最后核实着今天要谈的问题。

    马副部长看着自己眼前的资料,不时看看表,心里多少有些遗憾,看来,是来不及。

    这时,一个随员轻轻的走到她身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哦?”她一喜,“快给我!”

    她从随员手里接过一份传真,稍扫了一扫,就大声说,“总理,你看看这个,”

    正和外交部长讨论的总理抬起头,“什么?”

    “一平那边传来了好消息,昨天凌晨3点,”她在凌晨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们已经和奈飞达成了协议,加上承担的债务,他们最后的收购价格,接近25亿美元!”

    “这个一平!”总理摇头笑了。

    “这个时机,真的是刚刚好!”部长们也笑了。

    会心高兴的笑声,驱散了国宾馆的清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