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哟,抱歉抱歉,万份抱歉,早上挺忙,结果忙中出错,只修改,没点击保存,很抱歉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双手合十求谅解!

    “我想没问题,”冯一平点点头。

    “谢谢,请随我来,”

    在大家热切的注视中,冯一平施施然的跟在沃克身后,朝前面的那栋白色的房子走去。

    “是美国的商务部长埃文斯是吧?”有人问,“他就不紧张?”

    是啊,对在座的人来说,美国这一届的商务部长埃文斯,可不陌生,经常代表美国政府,出来说一些,在他们这些随访的企业家眼中,绝对算是大放厥词的话。

    比如,最让大家接受不了的是他们的一个观点:中国政府几乎对所有的出口企业都提供了补贴!手段包括,低价的土地、低息的贷款,以及,出口退税。

    这个论点,真的是荒谬之极,在我国有出口权的公司,或者是通过外贸公司出口的企业里,有多少能享受到低价的土地和低息的贷款?

    而且和美国在其它的问题,比如他们动辄拿出来谈的人权问题上一样,在抨击别人的时候,他们总是不先照照自己。

    他们所说的另一种补贴,出口退税,这其实是一种普遍的规则。

    关于国际贸易,懂行的人都知道,国与国之间,都有一个这样的准则:避免双重征税。

    也就是,一件商品,在它的流通过程中,同一税种,只能被征收一次。

    以出口退税主要牵涉到的增值税为例,它在出口国生产的时候,已经被征收了一次增值税,但是到了进口国,因为要进入市场流通,按进口国相应的增值税率,还要征收一次,如果不采取措施,那就形成了双重征税。

    所以惯例就是,出口的货物,只由进口国征收增值税。

    国内的出口退税,就是这个意思,把先征收的增值税退还而已,这是国际通行规则,哪是补贴?

    但是这位埃文斯先生主政的商务部,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做起来,更不含糊。

    在10月份,应该是在两国商谈出访的相关事宜的时候,埃文斯带队去了一趟国内,谈的自然是贸易逆差的事,之后,11月12日,才有了我们国家的采购团在美国的大额采购,列出来的单子超过百亿美元,包括飞机、汽车、农产品等。

    显然,这样的做法表现了中方缩减贸易赤字的诚意,但是11月18日,美国还是宣布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胸衣、长袍、针织品三大类纺织品设立新的配额限制。

    这可是直接影响到国内超过1000多万纺织工人的裁定,我们当然也要有反应,于是商务部紧急通知,原定11月19日出访美国的中国农产品采购团推迟出行,该团预计带着30亿美元的定单。

    就在我们国家采取反制措施的2天后,也就是11月21日,美国商务部再次做出裁定,对来自中国的可锻铸管征收反倾销税。

    美方的话音刚落,第二天我们商务部就对原产于美国等地的进口甲苯二异氰酸脂做出反倾销最终裁决。

    又在我们做出裁定的2天后,24日,美国商务部裁定对中国的康佳、长虹、TCL等公司出口美国的彩电征收反倾销关税……。

    这些事,对很多不相关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不过是新闻联播上的一条他们不喜欢看的新闻而已,对一些专家来说,这不过是两国在世贸框架里的正常的“摩擦”而已。

    但对随访的这些企业来说,这可能将是直接关系到他们生计的大事,制裁这个制裁那个,那下一次,谁知道不会制裁到自己所在的行业呢?

    所以,对这个动辄挥舞着制裁大棒的美国商务部,随访的这些企业,还真的有些敬畏,没办法啊,这个部门的决定,将可能直接关系着大家接下来是能吃肉,还是连汤都没得喝,日子都过不下去。

    但是冯一平这会看上去,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

    不愧是冯一平!

    …………

    冯一平当然不紧张,美国政府内阁的这些人,又不像我们政府里的那些官员,是一步步从基层慢慢升起来,他们是直接被总统任命的。

    比如这个埃文斯,就是因为在小布什的竞选过程中,出了大力——募集了1亿元的竞选资金,最后才得到这个位置。

    众所周知,来自德州的布什家族有着浓厚的石油背景,而唐纳德·路易斯·埃文斯,在这之前,他是能源巨头汤姆·布朗天然气公司的董事长,那就是一家巨型的石油企业。

    所以,这就是一个做生意的,跟他交流,不会像跟国内一些官员交流时,想法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不会有什么鸿沟,

    冯一平连世界上最优秀的生意人都不怵,跟美国最天才的那一拨生意人都打过交道,还哪里会怵一个这样并不是太天才的美国生意人?

    …………

    冯一平被带到一间会议室里稍等了两分钟,一位气场强大,两鬓斑白的中年大叔走了进来,就像是早就认识的一样跟冯一平打招呼,“嗨冯,我是埃文斯,”

    跟在国内的部长们面前的恭谨不同,冯一平现在随意得多,伸出一只手跟他握手,“你好部长先生,感谢你在这么忙碌的时候,还能接见我,”

    “呵呵,确实很忙,”埃文斯看着会议室外面穿梭不断,步履匆匆的工作人员说,“出去走走?”

    “好啊,”

    于是,随访团的那些人就惊讶的看到,冯一平刚刚进了白宫,一会就跟在一个中年人的身后走了出来,“那就是埃文斯,”

    他们自然都认识这个很可能影响到他们饭碗的家伙。

    然后很多人都由衷的笑了起来,“冯总现在真潇洒!”

    这个潇洒,不是那个潇洒。

    埃文斯双手插兜,把西服下摆撩向后,边走边笑眯眯的说着什么,而冯一平,却是把双手背在身后,不紧不慢的跟他平行走着,一边自如的跟埃文斯说话,一边还优哉游哉的打量着周围。

    那做派,那架势,他们再熟悉不过,在国内各新闻上很常见,活脱脱的干部视察的即视感。

    虽然是并排走着,虽然比旁边的那位还年轻,但是外人一看上去,就会生出隐隐以冯一平为主的感觉来。

    这样的事,在座的不少人也做过,他们有时候到下面的公司视察,或者是考察那些想成为自己的零部件供应商的企业时,也会这样走路。

    在美国总统的家里视察,在他家草坪上自如的散步,在所有向美国出口的商人都有些敬畏的埃文斯面前,是这样一种非常平等,甚至还带有主动权,所以,略略有些高一等的姿态,所以,企业家们觉得冯一平这会很潇洒,看了很爽!

    这事,回去以后,绝对可以当作此行最精彩的一幕之一,跟关心的,好奇的人分享,虽然表现得很牛的是冯一平,但是,他也是我们中国商人的一份子不是?

    …………

    然而冯一平他们此刻谈的问题并不轻松,在极有诚意的感谢他对美国的大额投资以后,埃文斯果然把话题转向了他最近一直在做的工作,“冯,你是中国人,在美国也有非常成功的投资,非常了解美中两国的国情,除此之外,众所周知,你还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商业理论家,你提出的理论,可以说是颠覆了与对手竞争为主的商业模式,那么,对美中两国贸易目前这样不平等的现状,你有什么看法?”

    “要知道,从绝对数据上来看,从1989年到现在的14年间,中国对我国日益增加的出口,使我国失去了至少140万个工作机会,你很清楚,这在我国意味着什么,”

    老实说,对冯一平,埃文斯是极为赞赏的,当然,这一定程度上,并不是对他个人,作为商务部长,他对所有对美国大手笔投资的人,都很赞赏。

    “从我的角度看,这样的结论很可笑,”冯一平说得非常不客气。

    可笑?埃文斯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手下都说这据信是一个非常谦逊有礼的年轻人,这是谦逊有礼吗?

    “部长先生,你难道不这样觉得吗?”冯一平就好像没看到埃文斯大变的脸色。

    “是,确实因为我国的一些产品的出口,导致了贵国一些行业的凋敝,可是,我们都清楚,这就是自由贸易,自由竞争的后果,对吗?”

    “我想你比谁都清楚,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受到影响比较大的那些行业,本来就是在全球化竞争中,注定要遭到淘汰的落后产能,不是吗?”

    “而且,部长先生你和那些企业联合会的人不一样,你肯定也看到了另外一些数字,这14年间,整体上来看,美国总共增加了2000万个就业机会,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提高,制造业的产量增加了45%,我说得没错吧!”

    “虽然不能说这都是对华贸易的功劳,但显然,对华贸易并没有对美国的经济造成明显伤害,相反,对华贸易对美国经济是有好处的,”

    “那么,更不用说,我国企业提供的优质产品,”冯一平现在还是排斥在我国的产品前面,冠上“物美价廉”这样的标签,“不但给美国的民众提供了更多的选择,而且每年帮他们节约了至少200亿美元的生活成本,不是吗?”

    冯一平把这些在美国的大众媒体上就能收集到的资料,一条一条的娓娓道来,埃文斯也从一开始的惊怒,到后来的释然,再到现在的讶异,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难怪他能在竞争那么激烈的硅谷,这么快就能有一席之地。

    他伸出手,“虽然你的角度比较片面,但是,我很欣赏你这样有自己主见的年轻人,期待你的其它投资,”

    “我会的,部长先生,”冯一平跟他握手道别。

    这样的场合,不能紧追不放,再说什么“是我片面还是你片面”的问题,大家心里有数就好。

    “也期待在你的积极努力下,我们的贸易越来越红火,”

    …………

    冯一平回到自己的位置没多久,总理就已经抵达了白宫,可以看到,那边的礼炮已经做好了准备。

    “各位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站好的冯一平,看着大家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自然的说。

    “没什么,我们这是对冯总你非常佩服,真的,非常佩服,你替我们大大的涨了脸,”吴总在他肩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就是,”“对,”越来越多的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冯一平一脸懵,怎么就又替大家“大大”的涨脸了呢?

    “冯总,快说说,你和那个埃文斯,都谈了些什么?”

    “哦,没什么,我们只不过交流了对两国贸易的一些看法而已,”冯一平言简意赅的说。

    “你牛!你很牛!”大家一致用眼光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冯一平又一次表示,被你们这样一群大叔这样看着,俺好有压力的说。

    也就在这时,礼炮响了起来,冯一平数了一下,一共19响,跟着,小布什陪着总理,开始检阅仪仗队……。

    接下来的事,好吧,就没他们什么事。

    总理和小布什,将先在椭圆形办公室来一场小规模会谈,然后,再和小布什内阁的更多成员,来一场大规模会谈……,这些,冯一平他们,自然都参与不上。

    隆重的欢迎仪式之后,他们这些企业家,将到访美国商会。

    但是,正准备随团从美国商会离开,赶赴下一场中美两国企业家论坛的时候,一位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匆匆赶来,“冯总,请跟我去做准备,布什总统,要接见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