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虽然对冯一平不声不响,轻描淡写的做下那样的大事,轻轻松松的得到各级领导关注,这两天大家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但是乍一听到外交部的那位嘴里说出来的话,大家难免又震了震。

    这是继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关注之后,他要被美国的领导人关注了吗?

    这还真是,让人忍不住羡慕啊!嗯,嫉妒这样的情绪,那是断然没有的,说实话,已经嫉妒不起来,也嫉妒不来。

    冯一平能有这样的待遇,那凭的可都是真本事,一点没有虚的。

    因此大伙羡慕归羡慕,这会都是一致的鼓励,“冯总,好样的,一定要好好的表现,”

    “对,让他们好好见识见识我们国家年轻人的风采,”

    外交部的那位,本来是挺急,但一见现场这么热闹,估计是没有想到年轻的冯一平会这么有人气吧,稍楞了楞,不过,接下来也没催促,很“外交”的笑着站在一边。

    只是,在请冯一平上车的时候,明显客气了好多,对于欧文开车跟在后面的举动,也没有质疑。

    在03年的时候,从大势上来说,国内从官员到老百姓,对财富的追求,远没有后来那么赤%裸直白,对首富远没有后来那么推崇,加上这最近一两年,富豪榜上的富豪出事太多,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很多人对富豪榜上人的不尊重。

    外交部的这些人,当然更不是一般人,有很多机会近距离接触国内外的领导人,操心的,也都是国与国之间的大事,对冯一平这样的“首富”,先不说认不认同,但是,跟他们接触过的那些大人物来说,冯一平这样的一个商人,无疑不是那么重要。

    但是,在外交部混的,而且经常随团出访的,显然没有脑袋全是浆糊的二货,一个个都是能拎得清的,比如说,该怎么对待一个不熟悉的人?很简单,参照他人的态度。

    从刚才那么多国内也算一流的国企、私企负责人对冯一平的态度来看,他无疑也要端正自己的态度。

    再一想冯一平这次一出手,就是25亿美元,那就相当于是200亿人民币!怎么说呢,当离得远的时候,这样的数额高得不太真实,所以其实挺无所谓的,但当这样一个人,真实的坐在身边的时候,他就会想,会算。

    一算到这样的金额,自己几百辈子也赚不来的时候,再看着冯一平,顿时就有些高山仰止之感,态度更加温和,“冯总,这次是美国方面临时提出要见你,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应该是在会谈的时候,我方提到了的缘故,在场的不仅有总理和我方的人员,美国方面,自小布什先生以下,从副总统到劳工部的部长等都在场,”

    “所以时间紧促,您现在要不要做一些准备?和您的团队商量一下?”

    “谢谢提醒,我想并不需要,”冯一平说。

    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一直闭着眼睛,紧张的把这些年在美国的投资,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

    他很清楚,不管是美国的总统,还是我们的总理,他们的时间安排,一般都会精确到分钟,这样的时机,双方共同额外接见他的时间,不会太长,能谈到的,也就是他在美国投资的这些事。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会见,就更显难得和珍贵,加上有自己国家的领导人在场,自己一定要尽力表现得完美。

    …………

    今天第二次进白宫,他走的是快速通道,从北面的正门进入白宫,在两位精干而严肃的安全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白宫的后院,也就是他们早上呆的南草坪,两国领导人的大规模会谈,就在这里,也就是底层的外交接待大厅举行。

    门无声的被那两位工作人员打开,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夹杂着笑声的热烈的讨论,冯一平稍停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呼吸,昂首走了进去。

    说实话,进去的那一刻,他稍微有点懵。

    宾主两方,在这间也是椭圆形的大厅里,相对而坐,加起来近20位位高权重的人,在他走进去的那一刻,齐刷刷的看着他。

    不说含笑看着他的总理,美国方面,就有小布什、副总统切尼、国务卿鲍威尔、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商务部长埃文斯、财政部长斯诺、贸易代表佐利克和劳工部长赵小兰等政府高级官员。

    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冯一平这一次,就见到了好几位。

    除了埃文斯,美方的其他人冯一平都是第一次见,看着他们笑里带着探究的目光,冯一平可以确定,没人不会有那么一瞬的紧张。

    还没等他开口打招呼,总理站了起来,拉着冯一平的手,笑着对小布什说,“总统先生,这位,就是来自我国的年轻学者和商人,就是迄今为止,在贵国已经进行了巨额投资的冯一平,”

    “哈哈,”身材高大的小布什笑着站起来,“欢迎你冯,”

    冯一平心想,要来了,果然,小布什真的是用他那惯用的方式跟冯一平握手:右手握着他的手,左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加上露出8颗牙齿的笑容,亲热得不得了。

    所以这一点我们得承认,在礼仪方面,美国的这些家伙,可能没有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做得好,但是在亲和力这方面,真的还是有相当的差距。

    “其实,我这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你,在报纸和电视上,我已经见过多次,”

    “总理先生,你也许不知道,”他笑着对总理说,“有一段时间,你们这位小伙子在媒体上的曝光率,让我都有些羡慕,”

    翻译还在翻的时候,他拉着冯一平的手,“来,我给你介绍,”他指着那个看起来有些阴鸷,脑门很光,头发全白的老先生说,“这位是我的好搭档,切尼,”

    “谢谢你总统先生,其实用不着您介绍,我在媒体上,见过各位更多次,”

    这一刻,自信沉稳的冯一平上线,他落落大方的跟美方的那些人打招呼,“很高兴认识你……,”

    就是在跟镜片后面眼光锐利的拉姆斯菲尔德握手时,也自如得很,很有所谓的谦谦君子之风。

    当然,美国人没有这个概念,但从小布什以下,他们由衷的非常欣赏这样的冯一平。

    马副部长跟冯一平在国内有过接触,记得那会的冯一平,完全不同于现在,还是略略带点腼腆的样子,她还不由得感慨,这商场真是锻炼人,殊不知,这只是冯一平众多面孔中的一个。

    小布什轻松的斜靠在沙发上,“冯,非常欢迎你到美国投资,如果这一次的收购不出意外,那你在美国的投资,已经接近35亿美元,对吗?”

    “是的,总统先生,”埃文斯说,他还看着冯一平,点了点头。

    好吧,原来连这个数据,我都不用准备。

    “你也为我们创造了上千个工作机会,我们欢迎你这样的积极的态度,也将营造更有利的投资环境,你这是和埃文斯第二次见面,那么,以后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跟他联系,”

    “我已经责成商务部驻华驻华机构负责人,为冯对美投资提供全方位服务,”埃文斯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总统先生,谢谢部长的大力支持,今天难得有这样的机会,那我想代表我的中国同行们,向各位提一个意见,”

    这好容易来一趟,总不能除了打招呼,就只能干坐着听吧,冯一平不想做一个只有几句台词的龙套。

    “如果只看结果,在中资投资美国的时候,我们遭遇到的审查最多,希望总统先生和部长先生,能抽空关注一下这个问题,”

    马副部长顿时默默的给冯一平点了一个赞,说得好!叫你们只知道挑我们的刺,从来不知道自己先照照镜子。

    “没问题,”小布什说了一声,站起身来,“请,我们去餐厅,”

    总理跟他并肩走出去,笑着朝冯一平点了点头,马副部长拉了冯一平一把,让他跟着自己走。

    我这是,又混上了午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