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有些想太多,中午虽然是“宴”,但并不是传说中的国宴,类似于客人留到了午餐时间,主人的留饭。

    但是因为这个主人,是美国的总统,这个客人,是中国的总理,所以这餐饭被称为午宴,也是恰当的。

    从餐厅安排,到餐具,到所上的菜品,无不精致得当,按传统,这应该是小布什夫人劳拉的功劳。

    陪同冯一平的埃文斯的助理,也就是那位沃克先生,他们的席位,离着两国领导人的那桌,有着相当的距离,只隐隐听得到那边的说笑声,但听不清楚具体内容。

    不过,约莫不是想象中的一开口就是“我方”如何,“贵国”如何如何,国家领导人之间的谈话,大多数时候,和我们普通人的聊天,也并没有什么太大不同。

    只是看上去,冯一平觉得那两位的这餐饭吃得有些累,主要是两人的身后都各自坐着一位欠着身的翻译,说什么都要通过翻译之口,交流上免不了会有一段时间的延迟。

    虽然这个时间很短,但是,想想我们看冷门美剧时,字幕的时间轴设置不到位,总是画面上演员的嘴都动了过一会,你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的状况吧。

    当然,作为主角的那两位,显然是习惯了这样的情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适,而且这么近距离的看小布什看久了,冯一平得出一个挺搞笑的结论,这位美国总统,有点像这会还没什么名气的瑞安雷诺兹。

    他之所以对后者印象深刻,并不是因为他的作品,是因为好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后来有寡姐之称的斯佳丽约翰逊,是瑞安雷诺兹的前妻。

    然后他的思绪不知不觉的放了羊,寡姐现在在好莱坞还是纽约?这次宴会如果她也在……?沃克的话把他拉了回来,“……我们所用的餐具,金银器,来自丹红厅,又叫金厅,瓷器,来自金厅隔壁的瓷器厅,这些至于举行只有举行招待尊贵国宾的盛宴时,才会被摆上餐桌,”

    沃克先生席间和冯一平谈的,都是白宫的各种轶闻,这样的轶闻,冯一平还是有几分兴趣听。

    上一次陪外公一起来HSD他不是问自己有没有进白宫吗,现在自己就进了,沃克所讲的这些轶闻,到时完全可以转述给外公听。

    但这样的谈话,时常会被打断,因为国宴的两位主角,经常发表祝酒致辞。

    比如这会,冯一平刚刚切下一小块苹果馅饼,小布什就站了起来说了几句,也就是欢迎啊,祝愿啊之类的。

    冯一平跟着沃克他们站起来,刚喝完一杯酒,又轮到总理致辞,感谢……,希望……,然后冯一平又站起来一次。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甜品都上了,自然意味着饭都吃完了,你还想咋地?

    你说你没吃饱?哦对不起,这样的宴会,是不保证你吃饱的哦亲。

    主宾双方开始握手道别,沃克和冯一平也是如此,“冯先生,以后有关投资方面的任何问题,你可以直接跟我联系,我将及时的把你的问题,反馈给埃文斯,”

    这句话,勉强算得上是干货,“谢谢你沃克,”

    他们俩正寒暄着,冯一平听到旁边一阵拉椅子的声音,转头一看,小布什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按着冯一平的肩膀,拉着他的手摇了一会,“冯,欢迎你对我国的投资,我期待着在媒体上看到更多的类似消息,”

    “我一定尽我所能,总统先生,”

    现在才03年,后来不少大名鼎鼎的公司,这会还没出现,也就意味着到小布什以后肯定会看到更多的类似冯一平投资的消息。

    “哈哈”了两句,小布什很自来熟的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两下,陪着总理朝宴会厅外走,美国的那些政要,也纷纷对冯一平投以赞赏和肯定的目光。

    但是,走在后面的冯一平梳理了一番今天在白宫的这段被双方共同接见的经历,然后发现,自己这次被拉过来,有点像吉祥物一样?

    类似于为这次的会谈,增加一些润滑剂的意思,看,我们这个小伙子一个人,就对贵国投资三十多亿美元,将来到贵国投资的我国商人,一定会越来越多,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前景?

    吉祥物啊,他带着儿子去国家动物园看过旅美大熊猫“添添”和“美香”,那两个憨态可掬的家伙,确实很萌很可爱,但是自己,真不愿意作为吉祥物对待啊!

    他的这点小小怨言,马上得到了舒缓。

    总理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尽力掩饰着脸上的震惊等在路边,冯一平感觉他上下很认真的看了自己两眼,然后说,“冯总,请你随车队一起走,”

    这是邀请我去布莱尔国宾馆?冯一平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问,那位点了点头。

    冯一平是有点小震惊,总理的时间安排得这么紧,难道这个时候还有机会接见自己?

    他有些不置信的坐进了车队的一辆车,在前后闪着警灯的警车和美国特工部门的全尺寸SUV护送下,风驰电掣的,一会功夫,就到了离白宫本来就不远的布莱尔国宾馆。

    总理中午将在这稍事休息,之后还要返回白宫,会见美国副总统切尼。

    他就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据说只有国家元首才能入住的地方——是的,总理此次来访住在这,是美国的超规格接待,前总理,也就是冯一平的老院长99年同样作为总理访美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他就匆匆的看了几眼,就被工作人员带到一间会议室,总理和部长们都在,气氛挺高兴,挺热烈。

    是的,这一次我们是应该感到高兴。

    就在上午,两国领导%人会谈结束后,共同会见了记者,在那场记者会上,小布什明确表示,反对大陆海峡对面的那个欠扁的家伙,最近在推动的旨在改变现状的公投。

    这是美国领导人第一次明确的表示“反对”,这绝对是我们外交上的一项巨大成功。

    “一平,快请坐,”总理招了招手,然后,没有任何客套,应该也是没时间客套,“你总是有很多不错的想法,针对我们这次的出访,你谈谈有没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俺这是,要参与国是的节奏?

    总理好像看出了他的疑惑,“不要有顾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也知道,有些事情,局外人看得更明白,”

    “这个,”想起自己刚才可能被等同成熊猫那样的萌货,吉祥物么?一向在这样的场合不想多嘴的冯一平,真有说两句的冲动。

    “我们都听说,一平你可是对各行各业都有非常独到的见解,放心说,让我们也换换脑子,”外交部长用带着SD味的普通话说。

    “那好的,其它的,我没怎么想,但是,关于一个词的运用,我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就是我自己的一点浅薄的思考,当然不一定对,”

    “呵呵,忘了你不但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也是一个知名作家,快说说,”总爱引经据典的总理明显对冯一平的话有些好奇。

    “我们在对外宣传的时候,总该提到一个词,永不称霸,”这个词,总理这次就说了好多遍。

    “我想,这是为了打消一些人的顾虑,我们不会走历史上那些强国走过的老路,是在威胁他国,甚至是不断的输出战争的过程中成为世界最重要的一极,”

    “但是,在美国这边的文化环境里,也就是在美国大众的认知里,‘称霸’其实经常是褒义,我们说‘不称霸’,很多时候很难引起美国媒体与民间的重视,相反,他们还会以为我们缺乏进取心,或者我们没有那样的能力或潜力,”

    说前一句话的时候,大家都在点头,那自然是我们到处说“永不称霸”这句话的用意。

    但是听到冯一平的后一句话,大家都很惊讶,真是这样吗?要知道,这样的一句话,并不仅仅是一句话,它其实是一段时间,我们外交的基调。

    这样的大事,总理现场自然不会发表意见,“那你觉得,用什么词比较好?”

    但冯一平知道结果,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后来,我们对外很少说这个词。

    “比如,中国梦?”冯一平小声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