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总理握着冯一平的手勉励了一句,“他们你也都见过了,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直接跟他们开口,”他指着那几位部长说。

    “我们的名片都有吧,”部长们闻言笑着,心里多少也在感叹冯一平的好运气。

    他这一次的事,真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样的一桩创纪录得到收购,恰好在这样的当口确定下来,轻轻松松的就得到了双方最高级别人物的关注。

    让我们在相关领域的谈判桌上,多了一条非常不错的理由同时,也让美国人感觉相当不错。

    真是两边都讨好。

    人小布什都责成美国商务部对口协调冯一平的投资,作为娘家人,这样的关怀自然更不能缺。

    “好的,谢谢!”

    冯一平现在也只能说“谢谢”这两个字。

    虽然他一直没有靠官方的关系为自己谋利的想法,也不屑于这么做,但是,总理这样的表态,用俗一点,矫情一点的话说,真的是让他“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大恩不言谢,总理这么重的承诺,他说什么都显得轻,所以,唯有只说一声“谢谢!”

    “替我送送一平,”总理对马副部长说。

    门一关上,他就问外长,“是不是真有一平说的那重意思在?”

    在这方面的造诣,他还真比不上英语比普通话说得好要好些的外交部长。

    “有一定道理,在有些国家的语境里,是有他说的那样的可能,比如美国,这是一个一向爱斗的国家,他们喜欢刺激性的竞赛,橄榄球比足球受欢迎,他们一心想赢,”

    部长说得很慢,“但这并不具有普遍性,还是会有更多的国家会认可我们这个提法,”

    “就是说确实有这样不好的一面?”总理问。

    “是的,”外长点点头。

    “看来我们有必要讨论这个问题,”总理在本子上记下了一笔。

    …………

    “你那个问题又提得不错,只是,为什么那么小声?”马副部长现在跟冯一平说话挺随意的。

    “不过,你还真敢说,你也知道,那句话,不仅仅是一句话那么简单吧,”

    想着总理听了冯一平那话后,凝重的脸色,马副部长觉得,这冯一平,还真是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

    “呵呵,当然,你一直很敢说,当着美国总统的面,就敢提出那么尖锐的问题,”

    为什么那么小声?这个原因,只有冯一平自己清楚,要说,他这次也算是胆肥了,居然把这句话提前提了出来。

    当然,这话由他来说,肯定只能算是个参考,上面多半不会直接把永不称霸改成中国梦,但是,一想到这句话的出处,所以他说出来的时候声音不太大,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只是觉得,有个美国梦在前,单单一个中国梦,有些跟风的意思,”冯一平只得这样解释。

    “至于说这句话的关联,我大概能猜到,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嘛,我也就是如实表述一下而已,”

    “我也经常在事后觉得有些后悔,不该这么多嘴,但是,悔归悔,估计下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还是会那么说,”

    如冯一平所想的一样,马副部长果然感叹了一句,虽然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成就,虽然他在很多方面表现得都很成熟,但是,他再怎么说,也还是一个年轻人啊!

    控制力和其它的一些习惯的养成,非得经过时间的积淀不可。

    冯一平看了马副部长的神情,就知道自己的策略起了作用,那就好!

    他可不想在国内的这些领导面前,留下一个虽然小小年纪,但是却老谋深算的印象。

    他这么做,也有现实的需求,像他这样的人,故意制造一些短处,其实更讨喜,或者说更完美。

    一个年纪轻轻,却没有缺点的人,那会让人觉得可怕,或者说,那还是人吗?

    “你让我想起来一个人,”马副部长打开旁边的一间房,朝冯一平示意了一下,是有话要说的意思。

    也是,总理都那样表态了,美国商务部都那样表态了,她至少也得有些安排吧。

    “哦,想起了谁来?”冯一平给马副部长倒上茶,“他也像我这么管不住自己的嘴?”

    “应该说,是像你这么敏锐又自信,又非常富有激情,”马副部长好像回想了一下,“当然,也像你这么能说,这么敢说,”

    这下冯一平还真的挺感兴趣,“是谁?”

    “和你一样,他也不懂技术,但却坚定的在互联网行业里折腾,是国内的企业家中最早涉足互联网领域的商人,”

    “原来和部里合作做过网上黄页,但是最后不成功,”

    听马副部长说到这儿,冯一平就有些了然,肯定是那谁呗,他是控制,控制,再控制,没把那个名字说出来,也没把那位现在做的事说出来。

    “后来,做了企业对企业的网上贸易平台,有些起色,但是,今年又涉足了企业对个人的平台,正在大举烧钱呢,”马副部长笑着摇摇头。

    冯一平真想说,他那哪是烧钱?他那真是在印钱啊!

    “哦对了,他叫马云,”部长补充说。

    “不,我跟他不像,”冯一平一副意见很大的样子。

    “哦,你也知道他?你们怎么不像,你是说?”

    “我当然知道他,参加的好多展会上,都能看到他家的广告,”

    阿里系的推广,在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中,一以贯之的厉害,如果真比较的话,没钱的现在,比后来只剩下钱的时候,推广力度还要大,因为在后来,它的名气已经足够大,已经众所周知,但现在正是它积累人气的时候。

    “至于为什么不像?那是因为,我觉得我比他帅,真的!”

    “噗,”看着冯一平无比认真的神态,端庄的马副部长一下子笑喷了,“哈哈,”

    “没想到你还这么在乎这个,不过,好吧,你确实比较帅,”

    马副部长这会看着冯一平,觉得无比的亲切,原来,他也有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固有的那一面。

    怎么能不在乎这个呢?

    后来的好多人,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聊以***曾经的冯一平,也是那些人中的一员。

    但遗憾的是,社会发展得太快,到后来,“高富帅”和“矮穷丑”那两个词的重点,其实并不是在“帅”和“丑”上。

    重点是前面的“富”和“穷”。

    你既高且帅,但是不富,那你高过姚明帅胜潘安,也就只能是个然并卵的作用。

    反之,既矮又丑,但是只要富,那你就是男神。

    所以到后来,这个聊以**的借口,也没有能宣之于口的机会,如果你说你比马首富帅,哪怕你确实是在陈述一个铁打的事实,得到的回应,只有嘲笑。

    “你和他见过面吗?”马副部长好容易止住笑,问了一句。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那样的机会,”冯一平说。

    目前他和马首富,不论是业务还是地域,并没有交集。

    “我觉得你们应该见一见,我很期待你们到时会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马副部长说,“需要我牵个线吗?”

    这个冯一平本来是有大致的安排,将来雅虎投资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插手的机会,但是,既然马副部长愿意引荐,合适的时候,提前见一面也不是坏事。

    好像在创办淘宝初期的有一段时间,他们也非常缺钱。

    “那自然挺好,”

    “那好,我就看看什么机会合适,”马副部长说。

    “另外,你肯定也知道我要说什么,对吧,我考虑过,在国内,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找我,在美国,你可以直接联系王卫东,他现在是我们驻美的商务副参赞,当然,如果是紧急的问题,同样直接跟我联系,”

    “非常感谢,我保证尽量少麻烦您,”冯一平说。

    不管用不用,多些这样的保证总是好事。

    “要是类似这次这样的大事,我不嫌麻烦,”马副部长笑着站起来,“这次的事,好好做,”

    跟着,“哈哈,”她又一次忍不住笑起来,“你比他帅,”(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