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里,金碧辉煌,灯光璀璨,高朋满座。

    穿着晚礼服的人们,仪态端庄的围坐在几十张圆桌旁,一副非常典型的上流社会的做派。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25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不过是弹指一挥间,25年前,我们无法想象中美合作会达到今天这样的广度和深度……,”总理抑扬顿挫的声音,通过一流的音响系统,完美的抵达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大家在HSD的最后一项议程:出席美中关系委员会、美中论坛、亚洲协会等9个友好组织的联合晚宴。

    “女士们,先生们,美国总统杰斐逊曾经说过:‘我珍视历史,但更希冀未来’,让我们两国和两国人民,更加紧密地携起手来,共同创造中美关系更加美好的未来!”

    总理用这段话,结束了他此次到访,在HSD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讲。

    顿时,包括冯一平在内,台下的600多人热烈的鼓起掌来。

    “可惜,今晚就不能蹭你的飞机,”吴总小声说。

    “还有机会的,只是,你也知道,我是必须回去一趟,”

    “了解了解,你这事啊,现在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事,来不得任何马虎,”

    吴总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掩饰不住眼里的羡慕。

    筹划多时的项目,恰好在这个时候尘埃落定,非常完美且有力的配合了总理的这次出访,同时也以一个非常完美的方式,引起了美国总统的注意……,还真是个幸运得不能再幸运的家伙!

    “墨西哥见!”又一次没吃饱的晚宴结束后,冯一平跟随访团的成员道别。

    “再见!”此时特别是那些国企负责人,看他的眼光又有不同,他们已经知道了总理中午在国宾馆对冯一平的承诺,难以置信的同时,好多位都产生了原来我们大家都是后的,只有冯一平的嘉盛,才是亲生的的感慨。

    他们奋斗了这么多年,在体系内营造了那么多关系,但为什么就得不到那样的承诺?

    而且看起来是永远得不到那样的承诺,冯一平却轻轻松松的就做到了,这不科学,更不公平!

    如果他们知道冯一平只准备把这个承诺当作备用,并不准备借此机会有计划的做些什么,他们这会,怕是会激动得跳起来。

    而这一点,也正是冯一平跟他们的区别所在。

    …………

    “明早来接我就好,”冯一平看着楼上亮着的灯,小声对欧文交代了一句,迫不及待的朝家里跑去。

    今晚,他没有去酒店做样子,直接回到了乔治城大学附近的家。

    电视上放着猫和老鼠,只是却没什么人关心,那母子俩坐在沙发上,都是昏昏欲睡的样子。

    “你回来啦!”看到冯一平进门,马灵眼睛一亮。

    已经换好了睡衣,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的文森特,远远的朝他伸出手,“爸爸,我要你给我读睡前故事,”

    “好咧,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冯一平宠溺的抱起儿子。

    小家伙平常最迟8点半,就一定会上床睡觉,现在都到了9点半,难怪这么困。

    老实说,此前他跟文森特在一起的时间一直有限,儿子还能这么粘他,他真的很满足。

    …………

    “睡着了?”马灵递给冯一平一杯酒。

    “嗯,”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我就没见过晚上9点多就这么困的大四学生,特别是你还在美国,特别是你还这么的出色,这么的漂亮,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啊,”

    美国大学生夜生活之丰富,那是众所周知的,尤其是此时的他们,并没有隔天早上要按时上班的压力,晚上九点多就困得不行?怎么可能?

    这同样不科学。

    “没办法啊,谁让我已经是孩子的妈呢?谁让某个不负责任的人,一再到我的学校去宣示主权呢?既要带孩子,又没人约,晚上除了早早睡觉,还能做什么?”马灵搂着冯一平,故作难过的说。

    “我不记得曾经做过宣示主权的事,如果有,那也一定是应人邀请而做的,再说,现在的生活,让你感到不幸福吗?”

    四目相对,马灵眼里露出迷醉的神情来,“幸福,我觉得特别幸福!”

    下一刻,她就柔柔的吻了过来。

    但就在冯一平准备做进一步动作之前,她轻巧的跳开了,“跟我来,”她在前面俏皮的说。

    冯一平跟她一路来到餐厅,“你怎么知道我晚上吃不饱?”

    然后他就住嘴了。

    餐厅里,并没有开灯,因为这会已经被布置成标准的烛光晚餐的架势。

    烛光摇曳中,冯一平看到了大瓶的香槟,甚至还有一个小蛋糕。

    看着冯一平有些紧张的样子,马灵忍不住粲然一笑,“放心,不是什么你记不起来的纪念日,就是庆祝你这两天的成就,”

    “我哪有担心那个,”冯一平接过香槟,利落的打开,“只是,这两天的事,有什么好值得庆祝的?”

    “得了吧,约翰都给我打来电话,他话里的羡慕,我能非常清楚的听出来,”马灵白了冯一平一眼。

    “你知道吗,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爸爸竟然也有羡慕别人的时候,”

    “哦,原来说的是这个,”冯一平听她这么说,自然也有几分小得意,“如果是为这个,那我只能说,哦,可怜的约翰!因为他将来还要羡慕很多次,”

    …………

    “你自己,就不觉得骄傲?”此时已经是十点多,福克斯新闻频道,已经在放刚刚总理演讲新闻,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马灵缩着脚蜷在冯一平怀里,仰头问他。

    “骄傲?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好些事情,但是,这次自然还是有些骄傲,”冯一平也没矫情。

    如果在国内被总理接见,那其实没什么,但在这样繁忙的出访期间,几次三番被总理电话关照,后来更是亲自抽空跟他见面,这真是难能可贵的。

    因为也经常日程满满的冯一平知道,有时哪怕只抽出几分钟的时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何况总理还做出了那样的承诺。

    何况他还得到了以美国总统小布什为首的权力人物的接见,何况小布什也做了那样的表态。

    “不过,这次能有这样的待遇,其实真有些因缘际会,”

    这真不是他自谦。

    已经有媒体把总理的这次出访,跟99年冯一平他们的老院长出访做了比较,为两任中国总理的美国之行的背景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一是中美之间始终存在贸易逆差,且数额越来越大,美国也始终有人指责中国人权状况、诬陷中国企业盗取其高新技术,美国有部分人因此对中国“很有气”。

    二是这两次出访,都恰逢海峡对岸不安宁,两次形势都非常严峻。

    99年的时候,正逢对面竞选,为了拉选票,对面深绿的那些家伙,各种叫嚣。

    今年,当初选上来的欠扁的那个货,又在玩通过公投推动分裂的把戏。

    第三,这两次出访美国人都陷在境外战事中,1999年美国打了科索沃,今年美国则打了伊拉克——真不愧是最大的战争贩子。

    但是,两任总理访美也有不同的背景。

    首先是目前的中美关系好于1999年,按鲍威尔昨天在晚宴上的说法,是处在“30多年来最好的时期”。

    其次,虽然美国现在和当年都陷在战事中,但今年战争的幌子则是“反恐”,且麻烦比1999年时要大得多,拉灯的“灯”还很亮,伊拉克虽然败了,但萨达姆身在何处也是未知数,还有六方会谈……,美国对中国多有索求。

    第三,中国经济近年高速发展,且已加入WTO,受制于美国的因素大大减少。

    虽然两国在人民币汇率、贸易方面有争论、有斗争,但中国有足够的底牌回应,底气比以前要足得多。

    当年冯一平的老院长访美,是要给美国人“消消气”,而这次总理访美则是要“争争气”,就经贸、两岸等问题向美方说明情况,阐明立场,晓以利害。

    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在这次“争争气”的访问中,放了一个25亿美元的大卫星,大大的替我方争了一口气,非常完美的契合了这次访问的主旨,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一项又一项的优待。

    所以说,时势造英雄这话,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好像冯一平一直对外人说,自己只不过是运气好,也许是他这样说的次数太多,结果,这运气就真的挺好!

    “不,这主要是因为你的能力,你是我喜欢的男人,我为你骄傲,”马灵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冯一平。

    冯一平顿时感觉自己高大了不少,这男人啊,还这是需要被女人崇拜。

    不过马上,马灵就看到冯一平变了脸色,“你喜欢的男人?”他笑着看着马灵。

    这也是美国的一个保守和开放相互对立的体现吧,虽然他们现在连孩子都这么大了,虽然马灵一颗心明显都拴在他身上,但是迄今为止,这还是她第一次当着冯一平的面,亲口说喜欢他。

    糟糕,说漏嘴了!马灵这才反应过来。

    她马上选择了最合适的处理方式,牢牢的堵住他的嘴,连舌头也控制住,因为这样的事,越解释,那就越是确有其事。

    …………

    北卡罗来纳。

    虽然不像其它的同学,这会多半呆在假期前的各种派对上,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大大的别墅里,但浮云宁同学这会也没睡,还是呆在装修雅致大气的客厅里看电视。

    只是,她这会的仪态,一点都不大家闺秀。

    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装满了各色坚果的大碗,咬得嘎嘣响,两条腿毫无顾忌的搭在面前排满了各色零食的茶几上,用肩膀夹着手机,正在跟向晓芳煲电话粥。

    “果然这些经商的家伙,就是狡猾狡猾的,嘴里说着哎呀真没准备,暗地里却鼓捣出这么一个大卫星来,”

    “也许,真和他说的一样,这次只是巧合而已呢,”向晓芳说,“我说浮云宁,跟我打电话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同时吃东西,我还以为对面的是一只松鼠,”

    “没办法,我不像你,有那么漂亮的一张脸蛋,还有那么大的一对胸,所以只有多吃点坚果,把我这聪明的脑袋再补补,”

    “还有向晓芳,你的立场呢?居然还替他解释!”

    “你才胸大无脑呢!”向晓芳在那边大叫。

    这两个差了几岁的闺蜜,在彼此面前,真是什么话都说。

    “你有脑,你有脑好吧,”浮云宁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也就二两重,”

    看着冯一平在新闻上闪过几次,“不过,他这次的待遇,还真是让人羡慕啊!但是,我为什么又有点为他骄傲的意思呢?你也这样觉得吗向二两,哦不对,向大胸,”

    向晓芳这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没有对她这突兀的冒出来的向二两表示疑惑,“是啊,还真有点为他骄傲,有这样感受的人很多吧,毕竟客观上,他这次,是为我们争了光,”

    “对了,你给他打电话了吗?”

    “没有,哪有?”向晓芳否认得很快,完了还问,“你呢?”

    “怎么会?”浮云宁叫。

    真是一个比一个否认得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