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同学请坐,”出版部那个面相阴鸷的陈经理招呼了一声,“你是你那一届,你们省的高考科状元吧,听说高的时候就做了不少大事,现在已经拥有一家规模不小的集团公司,大一课业本来就紧张,你还写出了这么一本书,真不简单,也真不容易!”

    “谢陈经理夸奖,说实话,也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被逼的,”

    “哦对,看简历,你们那是革命老区,发展确实比较慢,”

    这陈经理做事有一套,没有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先和冯一平套近乎,了解他的家底,也顺带了解他的为人处事风格,话里又有不少试探的意思,比如你身家丰厚什么的,好为之后的谈判做铺垫。,

    不过,冯一平也早就不是菜鸟。

    “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吧,”编辑部的那位,施方生说,“听说你现在进出都开奔驰,比校长的车还好,”

    这一下轮到冯一平有点愣,真是人不可貌相,他看了这个比陈经理看起来要和气的人一眼,这个话锋好像不对?

    “现在更难,以前只顾自己家就行,现在公司雇员已经有五千多人,并且还在不断增加,要考虑这么多人的饭碗,压力更大,”

    对方算是长辈,也许这就是他说话的风格,冯一平暂时不想计较,所以没有针锋相对,但也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陈经理看了施方生一眼,抢着说,“一平同学,我想了解一下,你的这本书,哪些地区的版权给了哈佛商学院出版社?”

    “除了我们内地和港澳地区以外的所有地区。另外,港澳那边,我自己有出版社,也想借这个机会运作一下。”

    “哦对,你的那家出版社,我们也有所耳闻。你的那本前沿,办的不错,”陈经理又适时夸了一句。

    “主要是出版社的那个团队很得力,具体的事务,不用我怎么过问。”

    “说开了,那就只剩内地而已?”眼看着这气氛又转好,施方生冷不防又说了一句让大家都不舒服的话。

    金老师也觉得编辑部的这个人好像有点不对,态度有问题,帮冯一平说了一句。“我们内地人口十几亿,顶好多个国家,”

    陈经理低着头咳了一声,“剩下内地也不错,我清楚哈佛那班人的作派,一般都是要全球代理权的,你能留下来这么大一块,也算不容易。”

    施方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插了一句,“作为学校的学生。既然书要出版,怎么一开始就没想到自己学校的出版社?偏偏要便宜外人,还是国外的出版社?”

    冯一平看了陈经理一眼,陈经理叫了一声,“老施!”

    施方生依旧有些埋怨的看着冯一平。

    “我一开始没想过要出版,想在我自己的杂志上连载。哈佛番四次的找上来,而且后来我杂志发行做的不错,想着出版也行,他们的条件很优厚,我就答应了。

    我的那本刊物的前几期。学校所有学院都送到了,校领导办公室也送了,也送给了不少老师,出版社当然也没落下,为什么当时就没人想到这事呢?

    而且恕我直言,施老师,学校出版社目前发行的重点,还是侧重国内,就是把全球的版权都给你们代理,我们能像哈佛做得这么好吗?

    做到目前这样的结果,哈商出版社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同样的结果,施老师,你懂发行吗,你觉得我们要用多长时间?一年行吗?”

    这番话,他是直勾勾的看着施方生,后来还用手指敲着桌子说的,不太客气。

    他待人的态度,并没有随着个人财富的上升而有所改变,还是小时候爸妈教的那些,“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不是我求你们,是你们主动找上我,领导一走,负责的人就是这个态度?

    冯一平多少有点脾气,而且现在的他,也有了一些可以发脾气的资本。

    就这本书而言,说实话,写的时候,他就没担心过出版问题,所以他特意留下了一部分版权在手里。

    何况现在哈佛运作得这么成功,面对国内的出版商,他更有底气,而且他估摸着,就这一两天,国内应该会有不少出版社找上门来。

    施方生如果有胡子,现在可能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不过这也全是他自找的,冯一平不是他的学生,也不是他手下的编辑,不想给他面子,也就不用给他面子。

    冯一平看着他两颊都在抖动,镜片后面的眼睛只看得到眼白,猜想他接下来的话,不外乎是想摆资格教训自己而已,那就来吧,面子是人给的,但你要自己把它踩在脚下,那谁都拦不住。

    施方生也是这样想的,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刚刚大二的学生在我面前桀骜?

    不过,他的这番话没能说出来,陈经理这次不再是隐晦的提醒他,而是直接在他面前拍了两下,沉声说,“老施!”

    “一平你听我说,老施不太理解出版方面的事务,你说的也对,论在全球发行,我们这个八十年代才诞生的出版社,肯定比不上哈商出版社,也没有办法,像他们一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你的这本书,送到那么多有影响力的读者手。

    但是,可能你不了解,我们这两年,也在实施走出去战略,已经和欧美多家出版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也向国外输出了不少图书版权,”止住了施方生,陈经理连忙救场。

    “能把你和哈商出版社签的合同给我看看吗?”看来陈经理对施方生并没有太大威慑力,他前倾这身子,以一副战斗的姿势问了个新问题。

    这个人!冯一平已经无力吐槽。

    “老施,”旁边的陈经理加重语气叫了一句,参与接待的那个女孩子也觉得奇怪,这个施老师。难道是其它出版社派来的卧底?居然对手握着畅销书版权的作者一直这么冷言冷语,现在还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对不起,”冯一平刚想不客气的再飙几句,震动起来的电话让他把那些话咽了回去,他站起身来,“我接个电话。”

    “啊,什么?行,我马上就到,”他也懒得坐,也不管出版社的几个人是不是看出来自己不想再谈,而拿这个电话当借口,看也不看施方生,对陈经理说,“不好意思。公司出了点急事,我要马上赶去处理,今天就只能先到这,非常抱歉!”

    “没事,有什么事你先去忙,我会再跟你约时间,”陈经理站起来送冯一平,他心知。就是有下一次,也不会是在出版社的会议室里谈。肯定是自己去冯一平地盘找他。

    他也打定了主意,下次找冯一平,一定自己一个人去,谁都不带,特别是这个败事有余的施方生。

    副社长亲自出面铺垫好的良好氛围,全被他几句话给搞得一塌糊涂。

    冯一平已经开宗明义的提出来在商言商。你还说那么多没营养的话干什么?他就是一个在校学生而已,也没有加入学校的任何一家研究所,这本书完全是靠他自己一人之力写成的,版权和学校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以为冯一平的这本书,是学校一些老师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找到出版社来想办法出版的、没什么市场的个人专著吗?

    冯一平走得干净利落,施方生先惊后怒,“他这明显是借口,就这么让他走?”

    收拾本子的女孩子对着桌面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陈经理把他们送出了好远,“老施就是那个脾气,我替他给你道歉,另外你放心,你这本书这么优秀,这件事又是社里领导亲自交办的,出版社上下一定会全力以赴。”

    “谢谢陈经理,我今天是真有急事,我们再约时间好吧,您留步!”

    得感谢这个无端对自己不客气的施老师,这下本来就不太愿意的冯一平,索性连借口都不用找。

    “我也没想到他们出了这么一个人,”金老师看了看身后的出版社,“没关系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大家都能理解,也不消担心,虽然出版社是属于学校的,但和我们是两个系统,他们干涉不了我们院里的工作,”

    “就是干涉又能怎么样?开除我?还是不给我毕业证?金老师,你觉得这些现在我还在乎吗?”冯一平收起了一直在老师面前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

    虽然学校出版社并不是他心目理想的选择,因为就目前来看,和其它高校的出版社一样,学校的出版社主要还是侧重教材的出版,当然也有一些专著,但比例不大,其肯定还包括不少教授自费出版的书。

    在他看来,这本书国内最佳的出版社,应该是类似商务印书馆那样的出版社。

    尽管如此,出于集体荣誉感和对学校的尊重,今天的这个会谈,他也是抱着满腔诚意去的,没想到领导说的挺好,下面的人居然这样。

    “对,现在的你,当然可以不在乎这些,你在校真是为了充实自己。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你说的那些情况,不可能发生。

    我们学校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在大一的时候,就扬名国际的学生,就让世界上掌握着巨量财富和权利的人记住的学生,怎么会开除你?那不是自己给自己脸上抹黑吗?”

    “怕是接下来,只要不在学校里杀人放火,你做什么,院里和校里都不会追究,”金老师笑着说,“不过,你也千万别因为我这话而有恃无恐,不管真忙还是假忙,你现在还是去公司吧,免得让他们看到了尴尬。”

    别说,金老师想到的这些,冯一平还这真没想过,不过确实如此,他这样的学生,要是被学校开除了,那学校还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谢谢导员,还是你最懂我!“冯一平又恢复了那副典型好学生的模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