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的那两个意见,网站的事先放到一边,四合院,我觉得还真挺不错,”

    创业这事,除了少数人是天生就有那样的热情,还有一部分是机缘巧合,发现了一些不容错过的机会,老实说,其它的人创业,很多都是被逼出来的选择。

    因为稍有阅历的人都知道,创业,那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浮云宁和向晓芳他们这样的家庭环境,加上又是女孩子,自然太会有很急迫的创业愿望,因为绝大多数人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一切,她们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拥有。

    工作,对她们俩来说,并不是必须的,或者可以说,只是生活中的一种调剂而已。

    是的,她们有时候也难免会羡慕类似冯一平这样的成功,但是,让她们像冯一平这么高强度的工作,承受这么大的压力,那就可能既没有那个必要,也没有那个意愿。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投胎,不仅是一门技术活,更有可能就是一次极端成功的创业。

    “我咨询过一些人的意见,都觉得虽然未来可能不会有他说的那么夸张,但是,投资四合院,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浮云宁趴在沙发上,双脚在空中踢打着。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犹疑不定,那冯一平这几天的表现,彻底的打消了她的顾虑。

    浮云宁和向晓芳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子,知道物质的重要性,更知道作为一个女孩子,经济能独立的好处。

    虽然不愿意创业,但是,如果就买一样东西就那么放着,几年后翻几倍,那自然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从结果上来看,其实也跟创业无异。

    她们此时自是想不到,从结果上看,只看最终收益,不看其它的边际效益,比如你创业可能带来的就业、缴纳的税收等,现在囤一套品相不错的四合院,其实会比绝大多数创业者都成功。

    现在找一套1000万左右的四合院挺容易,首付加上各种费用,投入还不到400万,就按400万算,10年后变成一个亿。

    当然,还要加上这10年付给银行的利息,加起来,你10年的总付出,就按多了算,1500万吧,那么出手之后,你的利润还有8500万,再减掉一个零头,8000万是妥妥的。

    而现在筹到400万创业的,不探讨可能会赔的血本无归那样悲伤的事例,10年后,经过风吹雨打还能留下来的人里,别扯什么公司资产那些虚的东西,实打实的有8000万收益的,能有多少人?

    而且这是多么省事的一件事?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安排人隔上一段时间维护一下就好,兴致来了,还可以偶尔去临幸一次。

    “我觉得,这好像就是跟我们量身定做的一个投资方案,圣诞假期我准备回国一趟,定下来一两处,晓芳姐,你呢,有没有什么想法?”

    “是挺好的,那就到时一起看看吧,”

    对冯一平的意见,向晓芳早就不会质疑。

    “哎,他不是说到时候也会回国吗,你和他关系那么好,要不要问问具体的时间,我们去蹭蹭他的飞机?”

    现在媒体这么发达,就是她们这样的贵女,也不好随随便便的就租一架专机回国,费用是一个问题,由此带来的可能的影响,是更大的问题。

    “没问题,”向晓芳顿时感觉去问冯一平的理由又充足了些,“他这个人你不知道,看似方正,其实圆滑得很,就是他到时不会国,只要你出面要求,他肯定会让飞机专程送你一趟”

    “喔,原来你这么了解他呀,”浮云宁把话音拖得很长,“只能说你眼光不错,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瞎说什么呢?”

    …………

    10号凌晨,总理的专机飞往马塞诸塞州的波士顿,8点多,抵达波士顿机场,并受到了当地华人华侨和留学生的热情欢迎。

    而此时,冯一平正费力的想办法让儿子松开紧紧的搂着自己脖子的手,“文森特,听话,你和妈妈先回佛罗里达过圣诞节,等到明年,你就能非常方便的看到爸爸了,好不好?”

    旁边的马灵,这会有些生气的样子,冷着脸说,“三个数,你给我下来,”

    可是,今天这一套完全没有用。

    文森特吊在冯一平身上,完全不理睬妈妈放出的狠话。

    “听话儿子,”冯一平真不忍心当一个严父,“这样好不好,圣诞过后,只要妈妈能抽的出来时间,我让妈妈带你来找我,好不好?”

    这招比什么都管用,文森特顿时眼睛一亮,“真的?”

    “自然是真的,爸爸说不定到时还能抽空带你到温暖的海边,”

    “耶!那我们说定了,”文森特兴奋的说。

    他麻利的从冯一平身上下来,去不理他的马灵眼前卖萌,抱着马灵的一条腿,忽闪着大眼睛,“妈妈,”

    马灵绷了一会,终究还是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顿时雨过天晴。

    冯一平抱了她一下,“那就这么说定了,如果学校圣诞假期后剩下的课程你不用上,你们就一起来找我,”

    马灵心里美滋滋的,嘴里却说,“都怪你,仗着有你撑腰,你看他把我的话都不放在心上,”

    “小孩子,还是要宠的,”冯一平看着儿子,眨了一下眼睛。

    “那为什么总是让我扮演严厉扫兴的那一方?”马灵不满的问。

    …………

    5个小时后,冯一平已经坐在NEXTDOOR的会议室里,听着那兴高采烈的一干人等的汇报。

    “各个部分的反馈都非常好,”康明斯高兴的说,“当然,有好多方面,都是冯你的功劳,”

    “这两天发生的事,给这起并购赋予了很多其它的意义,也成功的得到了包括白宫和国会山很多人的的赞赏,所以我们的审批风险,又进一步被降低,”

    “埃文斯先生的助理沃克,已经跟我通了电话,”康明斯看着冯一平说,“所以我们要谢谢你,冯,”

    冯一平一摆手,“关键还是各位的辛苦努力,我要感谢大家那前两天通宵达旦的工作,不是你们卡在这个时间跟奈飞达成了协议,也不会有后来的事,”

    “但是,我们还没有到能够庆功的时候,”他敲了敲桌子。

    马灵在儿子面前,总是扮演让人扫兴的那一方,在公司的高管面前,冯一平很多时候也是扮演这种角色,在大家都高兴自信得不得了的时候,泼一两盆冷水下来,给他们降降温,让他们清醒清醒。

    当然,在大家都情绪低落的时候,他又要想办法鼓舞士气。

    “大家此时都知道这次并购对我们的意义,如果这并购除了什么意外,那意味着我们之前做的那么多准备工作,就没有原来预想的那些效用,就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从头开始做一些工作,”

    “行百里,半九十,所以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越是不能放松,我希望你们能牢记这一点,”

    “我希望大家再坚持两个月,等到SEC通过了审批,等到蓝海2被注销,到时我们再庆祝,”

    冯一平的话,让那些满脸喜色的高管冷静了下来,虽然觉得老板有些苛责,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确实有道理。

    “诉讼方面呢,有没有什么麻烦?”冯一平问起了另一个关键的问题。

    众所周知,就和每一次拆迁,总会有钉子户一样,每一次并购,都会附带着很多起诉讼,这也是挺伤脑筋的一件事。

    “有,但是也比预想的要少,有一些小股东已经向衡平法院递交了诉状,但肯定不会对并购有实质性的影响,”康明斯又忍不住有些高兴起来,“你知道的,我们之前拜访过那么多机构股东,也相当于消弭了很多可能的诉讼,”

    好吧,也许是之前太难,现在这一切看起来,真是出乎想象的顺利,让冯一平想挑刺都难。

    “联系伦道夫,我想今天就见他一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