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随跟踪?真的假的?”黄静萍一脸的不相信。

    话说在近一两年,她很难露出这样的表情,所谓的居移气,养移体,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虽然没有怎么刻意的培养,她的气质是越来越雍容娴静,一般两般的事,很难让她动容。

    尤其是当冯一平在她身边的时候,那真的可能是看到泰山崩了,她也只会轻轻的说一句,“哦,泰山崩了,”

    因为她深信身边的这个男人,会帮她解决遇到的一切问题,而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好吧,这个单纯的姑娘,哦,也不好说姑娘,这个年轻的孩子妈,选择性的忘掉了一件事,是的,男人是可以为女人化解麻烦,但是与此同时,他们也会制造麻烦。

    “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是电影里的情节一样?那位哈斯廷斯,早就是亿万富翁,而且也年近50了吧,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哎,他今年可才刚43,”看着黄静萍那不敢置信的样子,冯一平强调了一下,他知道,现在的男人,尤其是有钱的男人,也越来越在意自己的年龄,对每年的各种生日惊喜,从心里也是拒绝的。

    “两个男人吃饭,一个男人跟踪,唷,你们的世界,我真的不懂,”

    “是啊,我也不相信,堂堂的哈斯廷斯,怎么就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嘿,去,”冯一平把阿曼达飞到身边的飞盘捡起来朝远处一丢,对摇头晃脑的跑过来的糖果说。

    对冯一平这样不道德的行为,差一步就咬到飞盘的小阿布拉多,哦,现在也一天比一天大的阿布拉多,一点也不恼,兴致勃勃的追了过去。

    跟着,阿曼达咯咯的笑着,一阵风的从身边跑过,去追她最好的朋友。

    夕阳西下,海面波光闪烁,阿曼达的脸和飘扬的发丝,也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笑起来,那真是熠熠生辉,真是可爱之极。

    不过,面对阿曼达那全速的狂奔,那俩做父母的,也没有负责任的叮嘱一声,“慢点跑,别摔了,”

    对阿曼达的教育,他们也学习了美国的方式,她喜欢做的事,先让她去尝试,碰到了问题,再来总结经验。

    当然,前提是他家的这草坪很软,摔上一两跤,压根不会有什么事。

    “关键是,他那跟踪的水平,啧,简直都不能叫跟踪,”冯一平说,“这么说,其实也不排除他是故意让我看到的,”

    “故意让你看到?为什么?”

    “这是一个不服输的家伙,他可能要传达的意思是,‘我一直盯着你’,呵呵,”冯一平摇头,“他这还是不相信我真的能带领奈飞开拓一块新的领域,”

    “不过,嘿嘿,这样也好,那就不用我找他,他自己就会主动找上门来,”

    “我挺期待他将来见到我们的新举措之后的神情,以及主动来找我的样子,”

    “一听你这样笑,就知道你在算计人,而且还算计成功了,得意的哦,”黄静萍轻轻打了他一下。

    “怎么能叫算计呢,我这是计划!我计划了这么长时间,我当初定下的目标,以哈斯廷斯为首的这个团队,以及他们经营的奈飞,这两样,一样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冯一平化掌为拳,看起来有那么一丢丢的小猥琐。

    嗯,主要是那姿势,很像要握住点什么一样。

    “然后,你这么做还都是为他们好,”黄静萍多了解他呀。

    “当然,我为他们,可****近一年的心,未来还要投入不少心力,我的这番苦心,我想他们很快就能体会到,”

    “可是,我还是喜欢伦道夫,我是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黄静萍说,“他才是那种你把什么交给他,都放心的人,哈斯廷斯跟他根本不能比,”

    “是啊,伦道夫,确实是无意中发现的一块宝,我原想他是能帮我们出一些力,没想到他能出这么大的力,”冯一平现在还挺感慨这事的。

    “而且他现在的表现和要求,确确实实非常之难得,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能不把个人的利益摆在第一位,对自己的能力有清楚的认识,能抗拒董事长和CEO这样的位子带来的荣耀,还非常重感情……,这样的人,现在确实稀少,”

    “可是黄总,我要郑重的提醒你一句,”他看着黄静萍说,“将来你在管理餐厅的时候,可不能全凭个人的喜好来决策,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优点有缺点,”

    “比如伦道夫,他分析得很对,他这样的人,做副手挺好,能最大的发挥自己强项,但做一把手,可能对他个人和对公司,都不一定是好事,”

    “当然,不一定会很差,但是,可能他会感觉吃力,公司的发展也不一定会好于预期,”

    “这样说得我压力好大,”黄静萍有些忧心,但是说的话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到时餐厅做得不好,我倒无所谓,你冯首富的脸往哪放?”

    类似的小嘲讽,也算他们之间的情趣。

    “放一百二十个心,有我在后面兜着,我们的餐厅怎么可能会做得不好?再说,你要对我们前期的这么多准备工作有信心,我们这么细致的前期工作,就是餐厅将来生意兴隆的保证,”

    这家暂时依然没有定名的餐厅,确实也算冯一平筹备时间最长的一个项目,因为包括场馆都是新建,要开业,至少得等到后年。

    “我争取到时尽量让时间宝贵的冯首富少操心,”

    “不,你还是少操心吧,都说女人操心老得快,”冯一平拧了拧她的脸蛋。

    在黄静萍在他腰上还击的时候,他看了看表,刚好6点,这会国内正好9点,应该是外公歇下来喝杯茶的时候,“阿曼达,先停一停,我们给太爷爷打电话,”

    …………

    阿曼达只说了几句话,这还是黄静萍近乎牵着她的耳朵教的,“太爷爷好!”“你最近好吗?”“吃了吗?”“想我了吗?”

    但是梅建中每每听到这些,都高兴的合不拢嘴,这老爷子,现在估计就一声太爷爷,就能让他高兴上半天。

    听着电话那头外公爽朗的笑声,冯一平朝女儿比划了一下大拇指,“外公,给你带的那些东西,你都收到了吗?”

    “说到了,人参这样的东西,以后不要再买了,去年买的还没吃完,那么贵的东西,放着我都担心放坏了,”

    “外公,就放在那样的包装里,不会坏,都到了冬天,就按中医说的,适当吃一些,还有那些灵芝,既然买都买了,你就别舍不得,”

    对于梅建中这样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冬天进补,是很有必要的事。

    “我身体还行,你以后不要总是花钱买这些,”

    “好吧好吧,外公,我跟你说一件事,你还记得上一次你问我,有没有进美国总统住的地方吗?呵呵,我刚刚进去了一趟,美国总统邀请的,见面的时候,我们的总理也在场,”

    “啊?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事我连爸妈都没说,第一个告诉你,我跟你说……,”

    冯一平把这两天的事跟外公细细的说了一遍,只听到那边一迭连声的“好好好!”

    这真不是冯一平浅薄,他这么说,就是想让外公高兴一下

    到了老爷子现在的这个年纪,多听听这样的好消息,让他心情愉快,那可能比吃人参灵芝还要有用。

    …………

    而此时的郑佳怡,却满脸紧张的一次又一次的看着电脑上的文档,这是要发给国内一些媒体的通稿。

    她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这篇通稿,是她独立完成的,连带她的玛茜都不过问。

    虽然9号凌晨那场发布会的成功,让她有了一些信心,但是这一次的独挡一面,却有些不同,因为针对的是国内,搞不好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所以她生怕出一点纰漏,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对面的玛茜对她求助的眼神视而不见,晃了晃手表,“杰西卡,到时间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