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更深的套路

 热门推荐:
    两辆省牌的别克商务车,一前一后的翻过村部后面的山岗,虽然是这样的大冷天,但窗子依然敞开了几扇。

    那些敞开的窗子里,要么是一些已经冻得有些通红的脸,要么是一些相机或者摄像机的镜头。

    和很多报道里所描述的一样,翻过这道山岗,就好像是一下子穿越到了另外一个维度,首先是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这个在重重大山背后的村庄,一点没有这一路经过的那些村庄那样萧瑟、凋敝、暮气沉沉、颜色灰暗,而是宛如南方那些富庶的小城一样,此时依然鲜绿明艳。

    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那些依山势而建,形状颜色各异的小楼,以及那田边并不笔直的马路旁,这会在大城市都很少见到的带着太阳能电池板的路灯。

    房前屋后的小轿车、面包车、摩托车,路边带着雨篷的公交车站,很容易让你产生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我这确实实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吗?

    村部依然是那个村部,并没有扩建,但已经装上了土暖气,温暖舒适,便宜环保,四叔带着几个主要手下,正在抓紧总结今年的工作,安排明年的工作。

    总结其实简单,数据很多,累计一下就好,但安排明年的工作,则是一件费脑筋的事。

    按嘉盛在村里的这几家工厂的产能计算,明年村里的所有家庭,能供应多少原料,还剩下多少份额,必须也只能交给周围的村子,这尽快要确定下来。

    他们仔细的核实着每一项数据,当那两辆商务车,带着几位好奇加震惊的客商,鸣笛驶下山坡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人朝窗外看一眼。

    就和大城市的居民对马路上行驶的汽车一样视若不见,淡定得一塌糊涂。

    想当初,四叔还欣喜加激动的坐在这儿数有多少车开进村里。

    “果然是相当不一般,”第二辆车的后座上,一个精瘦但气色饱满的中年人看着窗外说。

    “细节处显真章,”头发染成亮眼的黄色,一身职业装,但尤显性感的秘书,出神的看着车外这个格外与众不同的小山村说。

    她此时都没能顾得上迎合自己的老板。

    因为从一个乡下土妞奋斗到今天地步的她,想想自己那这些年虽然楼房建了不少,但看起来却更显得萧条,同样是在大山深处的老家,更是清楚眼前的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我们选择了一个好时机,”精瘦的老板说,“谁能料到这定好的日子,我们的冯首富又不声不响的放了这么大一个卫星?”

    “其实我们也来得有些迟,首富爸妈亲自负责生产的食品和茶叶,首富之家经常吃到喝到的东西,价格又实惠,这样的东西,只要稍加运作,哪还会愁销路?要是能拿下一两个省的代理权下来,那可是一颗摇钱树,”

    身兼多职的女秘书总觉得老板这个想法有些想当然,“老板,冯首富那么厉害的人,他家生意的空子,哪是那么好钻的?”

    “你也不要忘了,他们家那遍布全国各地的便利店,几个省的代理权?难不成有佳便利到时还得从我们这进货?”

    “自然是分开的,总之,能钻空子就钻空子,钻不到空子,你放心,我们今天也不会白来一趟,”

    老板在她大腿上拍了拍,“你啊,还是太年轻,”

    不年轻的能在你身边呆这么长时间吗?秘书心想。

    …………

    然而事实证明,老板也有些太过乐观,他们来到公司,本来是冲着冯振昌来的,但是,接待他们的,却只有食品厂的老总。

    “这是我们公司的一点心意,”此时以干练丽人形象出现的秘书,拿出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这是我们本地特有的中药材,无副作用,能全面调养身体的各项机能,是我们老总特意给冯总准备的,请问,我们可以当面交给他吗?我们老总,对冯总仰慕已久,今天专程前来,主要是为了见见他,生意其实还是次要的,”

    食品厂老总有些为难,“冯总今天确实很忙,但是他一向好客,几位既然是这个意思,我倒是能让他抽些时间过来,但是这些礼品,心意我们领了,非常感谢!好吗?”

    “是我们唐突了,”来客中的老板亲自发话,“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冯总?”

    “几位请稍等,”

    不一会,拿着手机的冯振昌大步走进会议室,“怠慢了各位,抱歉,今天真的特别忙,鲁总对吧,承蒙你们看得起,不知道你今天前来,是要照顾我们什么生意?”

    “冯总你事忙,那我就直说吧,我们公司,在不少地方,有着很完善的网络,我们此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承包贵公司生产的商品,除了你们出口和便利店所需之外,有多少我们要多少,上不封顶,如果可以,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协议,并同时支付不少于两千万的保证金,”

    这个精瘦的老板说起话来,魄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小,让冯振昌这边的人都愣了半晌。

    包销,还提前打两千万的保证金,这样的事,真是好多公司梦寐以求的好事。

    看着反应过来的冯振昌开始和身边的人商量,秘书看了鲁总一眼,虽然他面色如常,但是,从他在沙发扶手上轻轻点击的手指,就可以看出他内心的得意。

    “谢谢鲁总的厚爱,不过,这样的协议,我们不能签,”和几位负责人简短商量过后,冯振昌很干脆的拒绝了鲁总这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提议。

    厂里的产品一向不愁销路,从长远来看,销路掌握在自己手里,肯定比在别人手里踏实。

    “非常遗憾,”鲁总是真的有些遗憾,但其实并不是特别遗憾,“如果不能全部包销,那我们希望得到贵公司所有产品东北三省的代理权,”

    “在这儿,我们说的话,绝对没有半句虚言,我们在东北三省的销售网络,已经下探到了每个县,很快将直接下到乡镇,我想,这是贵公司包括便利店在内,目前也做不到的,”

    这一点冯振昌没有跟人商量,马上给了他答复,“对不起,我们希望能有和鲁总合作的机会,只是,我们公司的产品,目前在全国,都是由我们自己的队伍负责销售,”

    “而且说实话,至少在今年,我们的产量不会有太大增长,鲁总如果给我下一个大单子,我还真的拿不出来货,”

    “对不起,我得接个电话,”冯振昌看着手机说,他站起来跟鲁总握手,“具体的,你可以跟他们谈,”

    秘书隐蔽的瞥了自己老板一眼,怎么样?我说中了吧,冯首富家生意的空子,哪有这么容易钻?

    但是老板依然一副其实并不是太遗憾的样子,他这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

    “真是非常可惜,”鲁总对着食品厂的老总说,“说实话,关于如何更好的销售贵公司的产品,我们连方案都已经做好了,”

    这时,冯振昌的声音在门外的走廊里响起来,“你好盛省长,”

    “给冯总打电话的是省长吗?”鲁总问。

    “对,我们省的常务副省长,应该也是道贺的吧,”他说。

    “对对对,小冯总在美国替我们做了一件那么涨脸的事,是真的值得庆贺,那您看,贵公司都拒绝了我们的两个要求,这最后的一个,无论如何得答应我们吧,”

    …………

    一个小时后,鲁总带着几个手下,客客气气的跟冯振昌在厂门口道别。

    秘书始终就看不清楚,老板究竟图的是什么,花这么大精力专程来一趟,就得到一个供货保证的承诺,这是在电话里也可以完成的好不好?

    “想不通?”上山岗的时候,看着外面的这个小山村,鲁总问。

    “对,我觉得我们今天的行为就像是个笑话,”

    “你说对了,”鲁总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自然是秘书丰腴大腿,而且手再也没拿下来,“这其实也是我预想中的结果,”

    “我不明白,如果他听他爸说了我们今天的行为,会不会以为我们其实是二傻子,但偏偏还自以为很精明,”

    “你终于说到了点子上,”鲁总点点头,“那正是我的目的,我只求在他心目中留下一个印象,不管是好的,还是可笑的,”

    秘书似懂非懂。

    “他记住了那个印象,就记住了我这个人,”鲁总的话,到此为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