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一份朴素的无产阶级,或者是共产主义的情感,我们总是容易为一些其实跟自己不相关的事感到激动和自豪。

    每当我们听到国内在某个领域,领先了世界水平的时候,每当我们听到,我们在某个单项上,超越了那些传统的资本主义强国的时候,我们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股自豪感。

    当国内某电脑生产商,成为世界第一大PC厂商的时候,我们骄傲,哪怕它的很多明明在国内生产的电脑,内销的价格比外销还高。

    当国内某民营汽车厂商,并购了过气的国外二线豪华车品牌的时候,我们骄傲,哪怕除掉关税,它在国内的售价,依然至少是国外美元折价的两倍。

    冯一平的这次协议收购,在很多国人的心目中,自然是一次非常争气的商业行为,哪怕这其实是冯一平在美国的全资公司的作为,依然阻止不了很多国内的民众激动不已浮想联翩。

    五里坳自不必说,他们早在媒体报道这一事件之前,就知道了这条消息,而且更为详尽,所以早在国内其它地区的民众为之振奋的时候,他们就在为这样的消息,发自内心的欢呼雀跃。

    冯一平和五里坳镇的关系,大家早就有了共识,五里坳,主要是因为冯一平的原因,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局面,五里坳的老百姓,主要也是因为冯一平大手笔投资的带动,很多人才就近的从农民变成了工人。

    或者从靠天吃饭的农民,变成了新时期的订单农民。

    五里坳今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除冯一平之外,没人会有一个明确的认知,但确定无疑的一点是,五里坳要想在现有的基础上,实现更大的飞跃,必然还是得仰仗冯一平和他的嘉盛。

    而冯一平在国外发展得越好,自然是对他公司整体的有益补充,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为冯一平高兴,其实也可以说是为自己高兴。

    冯振昌在客户面前的忙碌,真的不是装出来的,联系不上冯一平,很多人都把电话打到他这里来,这几天他一直在接这些电话。

    省里的盛副省长、金副省长、人大的郭副主任,市、县两级的政府四套班子主要负责人,都亲自给冯振昌打来了道贺电话。

    其实有时候放下电话,他依然觉得这好像有些不太真实,自己这儿子还真是,一下子就要做这么大一笔生意,200亿人民币?这个数字,真的是连他也给吓到。

    当然,更多的依然是自豪,那是必须的。

    不仅为儿子做的这么大的生意,也为儿子现今能跟这么多大人物打交道。

    他的有些观念,还是很朴素,能跟我们国家的领导人、美国总统这样的人打交道,意味着自己这儿子,现在档次又不一样。

    他自然不知道,随着总理出访的继续,对冯一平表示欣赏的国家领导人还在增加。

    …………

    11号早,缺了冯一平的随访团,早早的来到冯一平刚刚到过的加拿大国会山,刚刚结束对美国访问的总理,即将抵达这里对加拿大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这个时机,真的是非常巧,因为这一天,是也有中国人民老朋友称呼的克雷蒂安总理,10年总理任期的最后一天。

    明天,12月12号,上个月刚刚当选为自由党党魁的保罗马丁,将接过克雷蒂安的棒子,成为加拿大第21任总理。

    一系列会见之后,11点,两国总理共同出席了记者招待会。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克雷蒂安明显流露除了一些不舍的情绪,看着身后的议会大厦,他说,“我整整40年都在这里度过,总理也当了10年,所以你们会明白我将会对许多事情都怀念,很舍不得,”

    “同时我也很满足,为我和我的同事们这些年的工作成果而满足,我们高兴的看到,在双方的努力下,加中两国目前处在最好的时候,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在过去的10年里,增加了4倍左右,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领域的合作也硕果累累,”

    “我们尤为高兴的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来我们国家投资,”他笑着看了台下一眼,“比如中国知名的企业家一平冯先生,前不久,就在我国投资了近两亿美元,而且和我们的一家银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

    用后来的话说,冯一平现在也算是在北美最热的中国人,我们的老朋友克雷蒂安,也忍不住去蹭了蹭这个热点。

    话说吴总他们在电视里看到这一段时,不由得感慨,“冯总他人虽然没来,但他好像处处都在,这影响力,还真是无人能比,你们说,这候任总理马丁,不会也提到我们的冯总吧?”

    吴总猜得还真没错,此时正在进行的另一场会见里,加拿大候任总理马丁,果然也提到了冯一平。

    没办法,经贸问题,始终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大问题,而冯一平,自然是此时可以单独提出来的一个亮眼的例子。

    不过,为儿子现在经常和各国领导人这样的大人物打交道的冯振昌,此时没有想到,儿子能被一些国家领导人这样的大人物欣赏并记住,有时其实并不一定是好事。

    而刚刚在他面前整了一个套路的鲁总,看似段位很高,但对有些问题的理解,其实还是有些片面。

    在一些大人物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印象,确实是没有坏处,但前提是,这个大人物,是像冯一平这样的生意人还好,要是政治人物,那真的又当两说。

    …………

    当然,自然也不是所有人看到这样的消息,都会高兴。

    省城,刘继忠的秘书看了看办公室,再一次给新交的女朋友打电话,“亲爱的,我还得迟点到,”

    听着那边不爽的娇嗔,他捧着手机小声的道歉,“对不起哦,老板的紧急会议还没结束,我这是中途溜出来给你打电话,”

    “开劳斯莱斯带你出去?放心吧,那都不叫事,”

    挂了电话,他看了看依然没什么动静的办公室,心里忍不住吐槽了几句,“这叫什么事呢?明明晚上没什么要紧的事,这些天晚上偏偏要在办公室呆这么迟?家里放着那么漂亮有风韵的一个老板娘,为什么不早点回家呢?”

    有时候,他忍不住想,难道是知天命已经有几年的老板,晚上不太敢见老板娘?

    他这话,不全对,但也不是全不对。

    有个可爱的外星人叫ET,有个让男人沮丧的难言之隐叫ED。

    刘继忠虽然外表看起来正值盛年,但是最近,确实也遇到了这些方面的问题。

    好几个晚上,他不得不在书房先偷偷的吃下一颗蓝色的小药丸,再等上一阵,才敢进卧室。

    但倒也真不是体力不济,他自己大概也清楚,这主要是因为压力导致的。

    早期所有的地产商,一水的靠银行的资金来发展业务,他自然也一样。

    他现在开发的这个高新区的标志性建筑,靠的也是银行的贷款才能玩转。

    本来没什么,现在这年头,做房地产真的不难,主要是房子真不愁卖。

    只要关系疏通好,能拿到个不太偏的地段,首先建一个气派的售楼处,再想一个洋气点的名字,到处打打广告,基本上,在你开始打桩的时候,就会有人拿着钱上门找你。

    这些买房客户交的首付,就能帮助解决一部分资金问题,其它的银行贷一大部分,自己出一部分,材料供应商那里拖欠一部分,施工队的工资再拖上几个月……。

    房产商都是这么玩的,所以他们这会往往新开工的项目,其实都是超出自己财力范围之外的,但是有了上面几个利好的条件,一般也不会玩脱。

    刘继忠以前也这么玩,哦,应该说,也这么运作。

    但是这一次,他却有些玩不转。

    和其它的项目一样,这个三栋商住一体的大项目刚把地围起来,在围栏上糊上那些效果图之后,真就有人来到最先建好的售楼处登记交钱,有买楼下和地下商铺的,有买上面的高档住宅楼的。

    这会的老百姓虽然不知道这个房价将来会涨到哪个程度,但是自然都清楚,一个楼盘最早时的定价,肯定是最便宜的,早交钱,早定下来,那就是赚到。

    刘继忠新开的这个楼盘,虽然因为定位的关系,楼上的商品房比同区的新房定价平均高出了近两成,但依然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订房的人是越来越多。

    也就是,刘继忠离自己和沈雪的十亿富翁的目标越来越近。

    但是,他还没憧憬几天,一个联合工作组就找到了东成,明确通知,他的这个项目,现在还不具备预售的资格,于是,火红的预售一下子被紧急叫停。

    这就像是一声晴天霹雳,预售款,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重要资金来源,这个一截断,本来就8个瓶子三个盖子的刘继忠,财务压力陡然高涨,资金链顿时岌岌可危。

    他这些天正在花时间和精力来疏通这事,但是,目前为止,效果并不明显。

    其实,对事情的本质,他是清楚的。

    他清楚这个项目一旦完成,自己应该能到手10位数的利润,而相关的那些官员和部门,显然同样清楚这一点,那还不想办法卡卡你?

    但是,那些人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些!刘继忠觉得自己的让步已经够大,已经相当之肉痛,但有些人还不满足,这让他非常窝火。

    他这个年纪的男人,一旦是精气神不济,那体力就明显感觉也跟不上,而三十多的沈雪,正是需求最为强烈的时候,所以他秘书猜得其实也真没错,这些天晚上,他是真的有些怕回家。

    按我们传统的养生观念,那蓝色的小药丸,吃多了对身体肯定不好不是?

    而看到网上关于冯一平的这样那样的风光,让他更是火上加火。

    有些事他很清楚,冯一平和他的嘉盛,至少这些年从来没有给原来的孙区长,现在的孙副市长送过礼,他也清楚,孙副市长家,并不是不收礼的人家,由此大致可以推断,嘉盛同样没有给省内其他的官员送礼。

    但偏偏他们在省内的各项工作,都得到了省里的大力支持,处处绿灯。

    好嘛,现在在国外收购一家公司,连总理都亲自关心过问,一样的商人,为什么要这么区别对待?我才是实打实的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的好不好!

    烟灰缸里的烟头越来越多,他看着频幕上的冯一平,感觉越来越不爽,想来想去,冯一平之所以每个项目都得到了各级领导的支持,显然他的首富名头帮了不少忙。

    那我更要做好这个项目,首先成为省首富!在一步步的上升,刘继忠狠狠的想。

    只是,这个麻烦改如何解决?他看着电脑上自己打出来的那个大概数字,这么多钱,可谓诚意拳拳啊,你们怎么还不满意?

    然后,他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不是分出来的蛋糕少,而是要分蛋糕的人太多,那样均摊到每个人头上之后,还真不太多。

    他马上有了注意,哼,那我就专攻一个,估计只要从这里面拿出一半,他就会非常乐意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他觉得终于找到了办法,决定明天中午就给孙副市长的老婆打个电话。(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