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该死的闹钟吵了起来。

    陡然被惊醒的李方成,看着上面时间才七点半,不由得狠狠的骂了一句,虽然这朝九晚五的日子,已经过了几个月,但他还是非常不习惯每天早上这么早起床。

    但是没办法,这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呢?哪怕这屋檐,是自己老爸的屋檐。

    是的,在一文不名的从香港回到首都之后,他不得不又十分无奈的向老爸伸手,不得不十分无奈的按老爸的要求,在自家那个他现在越来越看不上眼的小公司坐班。

    同时,他还不得不十分无奈的向老爸和盘托出自己在香港这近一年的所作所为——虽然他老爸已经知道一些。

    开始的时候,老狐狸李益强还有几分欣赏,到后来他说到自己贪心不足,并最终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原来全在别人掌握之中的时候,他老子差一点要脱鞋扇他几下,怎么就这么没记性?吃过一次亏,难道还不够吗?

    但最后,李益强还是无奈的语重心长的跟他说了一句话,“那些我们惹不起的人,那就只能躲,我就是这样做的,所以能坚持到现在,那有些不信邪的家伙,当年比你老爸我的场面还大,现在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讨生活,”

    “所以儿子,记住我这句话,”

    他是真记住了,也是真有些怕了,到最后,只要跟冯一平有关的消息,他全都自动忽略,报纸上看到,翻页;电视上看到,换台;网络上看到,立马关掉。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冯一平这两天又有多么风光。

    然而,在现在这个社会,一般人哪能屏蔽掉那些集中报道的消息?

    …………

    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走到餐厅,把公文包朝一张椅子上一丢,虽然问了一声早,但他看都没看自己老爸一眼。

    但是李方成觉得今天有点奇怪,自家老头子连敷衍的“嗯”一声都没有。

    这是怎么了?

    喝了口咖啡,他看到自己老爸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报纸,但好像没有一点胃口,因为桌上的那些东西,一口都没动,“你怎么了?”他忍不住看了眼那条新闻,然后,他也没有吃早餐的胃口。

    那是冯一平在总理的注视下,跟笑眯眯的小布什握手的照片。

    照片中的冯一平,落落大方,自信沉稳,但李方成只从中解读出了一样:得意!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能不得意吗?

    甭说全中国,就是全世界,像他那个年纪的人,有谁走到了他今天的地步?何况他好像还真是在靠自己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的。

    我眼睛怎么这么欠呢?

    但这并不算什么,白天在公司熬班,他恨不得把自己耳朵堵上。

    因为总听到一些职员在低声兴奋的议论冯一平,而下班时的电梯里,话题同样只有一个,依然是冯一平!

    其它公司的职员,可不知道他们家跟冯一平的那些过往,各种大声,各种赞扬,各种佩服,各种兴奋……。

    李方成那是相当不爽,高兴成这样,犯得着吗,跟你们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叮”,电梯停了下来,门开处,李方成眼前一亮,楼下那个他一直在留意的漂亮女孩子也挤了进来。

    这女孩,颇有几分李嘉欣的影子,可以说是他这两月不得不在公司坐班的唯一收获。

    李方成已经有了计划,先从侧面了解一下,再伺机而动。

    真不错,就连着后脑勺看起来也那么标志,李方成正暗自夸着,那女孩跟身边那看起来关系不错的女同事的聊天声,钻进了他耳朵里,“你说,冯一平就真的没有女朋友?不可能吧!”

    “怎么,你动心了?”

    “哎呀,哪有!”

    可看她此时骚%浪贱的样子,那真是千有万有。

    真特么反胃,李方成顿时觉得。

    你看那后脑勺,怎么那么凸,是没进化完全吗?还有那头发,那么枯,是没钱保养吧?还有那耳环,是哪个地摊上淘换的……?

    真是怎么看怎么可憎。

    不过,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但也用不着什么费心思从侧面了解,直接拿钱砸,不,拿钱诱。

    …………

    就好像是整体要把非典那几个月失去的日子补回来,最近这几个月的晚上,首都各处休闲娱乐场所,格外热闹。

    去香港之前,李方成本来已经跳出了大众的KTV,进化到在各隐蔽的高端会所或者俱乐部里找乐子。

    中间回来卖了自己一套房子筹资的那一次,更是非常高调的从香港带回去一个小明星,那小明星,曾经在几部电视剧上露过脸的,所以当时很是在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面前炫了一把。

    但是这一次灰溜溜的从香港回来以后,又不得不灰溜溜的回归了混大众KTV的这个层次,连朋友也换了一拨。

    实在是当初的旗杆立得太高,立得太醒目,连买私人飞机、豪华游艇,泡香港知名明星的话都放了出来,最后却落到如今的这般田地,实在有些无颜见江东父老。

    但我们的李方成有一个长处,那就是颇能做到随遇而安,坚决不挑食。

    之前那些色艺双全的享受过,现在的这些寻常颜色,他也很能将就,很有阅尽天下动作片,心中已然****的那种境界。

    他很擅于发现她们的优点,比如现在坐在他身边的这个,长相和打扮且先不论,就单说那胸怀,就着实傲人。

    妥妥的是真能把人给闷死的凶器。

    当然,主要是,有,不总比没有强吗?

    只是,坚决不挑食,非常不将就的李方成,今天晚上,却很不在状态的样子。

    坐在那里端着一杯酒,一直晃啊晃的,就像是一个方正的老古板,或者是头次来这种场合,无所适从的雏儿,规矩得就像是一个小学生一样,别说有什么动作,居然都做到了非礼勿视的地步。

    任旁边那姑娘掀起波涛阵阵,他自视若无睹巍然不动。

    这不科学!很不科学!非常不科学!

    一个家里同样主要是做外贸的哥们,声嘶力竭的把一首《暗香》唱得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在姑娘们卖力的掌声和欢呼声中,风骚的回到沙发上,不由分说的夺下李方成还在晃着的那杯红酒,“在这喝那个有什么意思?”

    他递给李方成满满的一杯啤酒,“干,这样喝才带劲,”

    他干脆的一饮而尽,杯子一丢,搂过自己叫的女孩子,一看,李方成的那杯酒,依然一口都没动呢!

    “今日这是怎么了?难道还跑这儿来给我们玩出淤泥而不染那一套不成?”

    “哦,”李方成好像才刚反应过来,把那杯啤酒灌进嘴里,“怎么这么苦?”

    “苦吗?哥们,哎,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对啊,就看你一晚上在那玩深沉,这是真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今天有些累,”李方成活泛了一点,“哥几个,有没有谁认识什么大人物?”

    这可以说是他今天一天思考的结果。

    冯一平生意之所以做那么大,那是因为他认识那样的大人物,这是其一。

    其二,自己可是在首都,首都什么资源最丰富?自然是政治资源,不是不到首都不知道官小吗?

    这样的道理,虽然以前没意识到,但现在开始经营也不迟。

    虽然老李有一些关系,但那是他的关系,而且经过上次的事,李方成算是看出来了,自家老爸的那点关系,真的亟待提升层次。

    好吧,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殊途同归,刘继忠和李方成,这两个都看不惯冯一平的家伙,都选择了通过官场想办法。

    “大人物,我还真认识一个,”一哥们说,“我有一发小,跟一人很熟,那人吧,他舅舅可了不得,”

    “有多了不得?”李方成追问。

    “听说通着天,”那哥们神秘兮兮的朝上指了指。

    李方成一喜,“那快给我安排安排,拜托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