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折服

 热门推荐:
    东非,素有非洲屋脊之称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喜来登酒店,会议室的门口,站着几个带着墨镜,穿着黑西装白衬衫,腰里鼓囊囊的彪悍黑大个,同样穿着西装的欧文,则带着几个手下,气定神闲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虽然是空手,但在气势上,却还略胜一筹。

    会议室内,冯一平和几个助手坐在一边。

    另一边,则全是东道国的高官,为首的是副总理兼通讯和信息技术部长德特格纳·格塔内,还有几位内阁成员,包括财政和经济发展部部长伯尔汉·海卢等,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人民代表院和联邦院的几位议员,阵容豪华。

    这么多高官,在参加中非论坛第二届部长会议的间隙来会见冯一平,自然不是闲的没事,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冯一平能够投资。

    作为总理此次出访的最后一站,他们自然关注了总理这次出访的全过程,冯一平在美国的那项25亿美元的投资,深深的吸引住了他们。

    要知道,刚刚安定没几年的埃塞俄比亚,此时的外汇储备,还不到20亿美元,也就是,坐在他们对面的那位年纪轻轻,神情温和,目光宁静的小伙子,是实打实的比他们国家还要富有。

    财政和经济发展部部长伯尔汉·海卢昨天抽空会见了好几位企业随访团的成员,知道这年轻得过分的年轻人,在他们国家企业家里的影响力,所以才促成了这次会见。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只要冯一平能在埃塞俄比亚投资,那么,只要稍作宣传,绝对能吸引更多的中国企业来投资。

    众所周知,中国人投资的企业,比西方那些人投资的企业,最好的一点,就是他们目的单纯,真就是为了利润而来。

    而西方不少公司的投资,目的还真不一定单纯,而且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道貌岸然又高高在上的附加条件。

    “感谢总理先生,部长先生,还有各位议员,我非常清楚的认识到了,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对中国商人非常友好,非常热情的国家,”

    和高官见面,冯一平的话里,多少也带上了一些官腔。

    “贵国也是一个经济发展非常快,很有潜力的国家,”

    这句话还真不是一句客气话,因为底子很薄,新的联邦政府近几年还是花了不少力气发展经济,埃塞俄比亚尽两年的发展数据非常不错,GDP年增长,都在7%以上。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起点低,在不到亿美元的基础上,每年增加个十几亿美元,真不算是什么难事。

    “我们也对贵国丰富的矿产资源,独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很有兴趣,只是,也请各位能理解,我们的每一项投资,都必须要有非常充足的前期筹备,所以,我很期待未来,能有在贵国投资的荣幸,”

    他们来了这么多人,规格还这么高,冯一平自然不好笼统以一句“业务范围不对口”来生硬的回绝。

    他们毕竟是代表一个国家,哪怕是一个经济十分落后的国家。

    对现在的冯一平来说,多交一个朋友,其实比多赚钱更重要。

    翻译一翻译,对面的那些人算是明白了冯一平的意思。

    对他的认识深刻了一些,果然是一个不好以常理推论的年轻人,话说得漂亮,推脱也推脱得漂亮,虽然是婉拒,或者说是空头支票,但居然会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如果不是当面,真会以为对方是一个上了年纪,经风历雨的老家伙。

    …………

    喜来登酒店楼下,冯一平站在酒店门口,跟前来拜会的埃塞俄比亚高官一一握手,几个终于也闲下来的随访团成员,又一次羡慕的看着冯一平跟这些高官打交道。

    奇怪的是,车队都走了,冯一平却依然抱着手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意思,他们正准备围上去八卦一下,又一个头车挂着国旗的奔驰车队开过来,“那是,莫桑比克的国旗,”有人认了出来。

    “又是找冯总的?”

    果然,话音刚落,站在原地的冯一平向车里下来的一位头发卷曲的黑人老先生伸出了手。

    看着冯一平他们一行人,在一大群安全人员的护卫下,通过翻译,边交流边朝电梯走,随访团的几位忍不住感慨,“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冯总也是我们国家的高官呢,”

    “不,你看,来的这些人,比新闻上高官会见时更热情,所以说,当你实力强大大了一定地步,其实比高官还会有影响力,”

    热闹还没完,差不多一个小时候,冯一平送走了莫桑比克的一般人,在酒店门口又迎接到了一批,那是同样来参加中非论团的刚果(金)的一个部长带领的一队人马……。

    几个随访团的成员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真有几分刘邦看到秦始皇仪仗时的想法,“大丈夫当如是也!”

    只是,他们真不清楚,此时冯一平心中的无奈,见吧,其实他自己并没有太强烈的投资意愿,不见吧,那又真不给人面子。

    自己这实力,还是得增强,希望以后见这些人,自己都不用出面,派个手下应酬就好。

    随访团的那些成员,要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怕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著名的东非大裂谷旁的一处高地平台上,本来长满了仙人掌,凹凸不平,但此时楞被清理出一大块平平整整的空地,摆上了一张铺着洁白桌布的长桌。

    桌上摆的,却主要是还算地道的中国菜,几名来自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希尔顿酒店的侍者,还在不停的把不远处一架直升机上用银盘装好的海鲜、水果、饮料,源源不断的送过来。

    桌旁约莫三四米的地方,两个黑哥们正在烤肉,香气四溢。

    而在稍远一些的地方,一些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欧文和埃塞俄比亚政府安全部门的几个官员的带领下,警惕的在巡逻。

    虽然埃塞俄比亚还算太平,又因为现在正在举行中非合作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政府也加强了管制,但是,这儿是东非,还和好多年一向不太平的索马里接壤,所以,下一刻有没有一些拿着枪的黑哥们从峡谷地步跳冒出来,大喊一些类似“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的话,谁说得准呢?

    还是小心无大错,警惕一点没坏处。

    在这个本来荒无人烟的野外,开了一场比在酒店还舒适安全的宴会,总之,这场面,这排场,很奢华,和资本主义,叫人感觉很爽。

    今天的这场宴会,是冯一平的安排。

    其实听说了这事之后,埃塞俄比亚的相关部门主动找上门来,大方的表示,“那都不是事,你想怎么整,说出来就行,其它的我们来安排,”

    但冯一平还是婉拒了,老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一个国家的便宜,那是那么好占的?

    人家这么说这么做,自然是有他们的诉求,现在的冯一平,宁愿多花点钱,少欠点人情。

    …………

    顶着说不上热,算挺暖和的太阳,看着远处覆盖着茂密原始森林的连绵群峰,近处湖水波光闪烁的广袤草原,还有平平整整,坦坦荡荡,牧草丰美,林木葱茏,生机盎然的裂谷底部,喝着温度适中的红酒,旁边带着墨镜,卷着袖子的吴总说,“在这样难得一见的风景胜地旁用餐,也算是我老头子生平第一次,冯总,谢谢你的安排,”

    随访团的十多位成员,主要是私企老板,显然跟吴总是一样的想法,按国内的规矩,用酒杯在桌上敲了一下,“谢谢冯总,我们敬你,”

    “各位客气,说起来,同行的这么多人,我年龄最小,由我来安排这些事,理所当然,”

    如果说以前还不了解,这近十天的相处,让大家都对冯一平有了明确的认识,这真是一个非常谦逊,一点都不张扬傲气,处事得体,待人温和的青年人,和自家那些熊孩子相比,真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冯一平这样的态度,这样的为人,却更让大家折服。

    现在这年月,一个超有钱还超年轻的人,居然还能这么随和,并没有什么架子,这才是这难得,这才是真有风度,有底蕴,有教养……。

    反正随访团的好些人,都越来越羡慕素未谋面的冯振昌,他怎么就那么好福气?

    “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冯总,从美国到这,谢谢你的妥善安排,我就一句话,”吴总说,“以后到了我的地头,可一定要通知我一声,好让我也尽尽地主之谊,”

    “对,我们也是这个意思,欢迎冯总有空的时候,到我们那转转,”

    “呵呵,我还真有这个想法,将来退休之后,不做其它事,就是到处转转,到时一定去叨扰各位,”

    冯一平最迟四十岁退休的说法,大家早已熟知,要是其它人着说,那还真是装13。

    但冯一平这样说,那除了羡慕,还只有羡慕,没谁有不服气的意思。

    谁叫人家事业做得好呢?

    “那到时候,我们的冯总,可不是内地首富,也不是华人首富,亚洲首富,而应该是把比尔盖茨挤下来的世界首富,希望冯总到时可真要记得我们这些老家伙,”

    奔波了十多天,在今天之前,他们的所有行程,都要赶在总理前头,真的是相当不容易,用团里有人的话说,“出来这么些天,真的连行李箱都没打开过,”

    下午总理已经结束对美加墨埃四国的访问,成专机回国,大家终于可以落在他后面,想干什么干什么,一时都非常轻松,这会都开起冯一平的玩笑来。

    不过,这话是不是玩笑,谁说得准呢?

    “我一定努力,也希望各位能多帮衬,”冯一平笑着说。

    “那自然是一定的,”

    可能是太放松,或者是酒喝得有点多,或者是太享受这样的排场带来的不一般的舒爽,大家并没有留意到,一向谦逊的冯一平,对他们的这个玩笑话,竟然没有否认的样子。

    “冯总,这个国家,你看,虽然是内陆,但其实还算太平,工业不发达,偏偏矿产众多,现在跟我们国家关系也不错,实话跟你说,我看了都很心动,冯总你有没有兴趣在这投资一点?”

    “不要太多,你只要手指缝里稍微漏一点点就好,你要是这么做,那我们就有信心了,”

    冯一平顿时觉得这话很熟悉,哦,对了,这两天埃塞俄比亚和其它一些政府的那些人,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被几个国家的高官,轮番动员着投资,这想起来,多少还是有点骄傲。

    “这方面,我还真帮不上什么忙,吴总你也知道,我们集团的主业,跟本地的资源,并不是太搭,”

    其实搭的也不是没有,来找他的刚果,就拥有康明斯曾经提到的锂电池行业,重要的上游资源,钴矿山,但冯一平还是不想去开矿,特别是在非洲开矿。

    “哦,是这样,那我明白了,”

    这时,那头的一位端着酒杯走过来,“冯总,我们是生产玩具的,你看,你的有佳,或者是你的婴幼儿用品店,能不能上一些我们的产品,你放心,只要你同意,从原料到设计,我一定都用最好的,”

    他这一开头,顿时大家都纷纷自荐,“对,冯总,我家生产的……,”

    一家家的,都非常主动,而且条件也都特别好。

    冯一平这些天的表现和作为,真是让他们折服,他们深信,跟冯一平这样的人交往、做生意,绝对有前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