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文华东方酒店的东方套房内,浮云宁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还可以吗?”

    “当然可以,”另一边也在检查自己发型的向晓芳说。

    她们俩今天可谓是盛装打扮,一黑一篮的晚礼服,配饰也都挺奢华,穿着身上的这一身,完全可以直接去VOGUE的晚宴现场。

    “就只带这些,好吗?”浮云宁看着旁边的那两个盒子,有些不确定的问。

    那其中的一个盒子属于她,里面是两支红酒,就出产自加州,纳帕谷啸鹰酒庄98年的两瓶干红。

    别看就是加州的,其实并不便宜,两支加起来,超过了三千刀——但浮同学还是觉得有些拿不出手。

    “如果能找到92年的,那该多好,”

    啸鹰酒庄第一个最热门的年份酒,就产自92年。

    不过,这个庄园的特色,就是产量少,每年也就500箱,92年的那批酒,到02年的11年间,价格就翻了6倍,比国人都熟悉的82年的拉菲,只贵不低,关键是,它92年的酒,现在真的是有价无市,你根本买不到。

    “就入乡随俗吧,这已经很贵重了,他对酒,包括葡萄酒在内,其实都没什么兴趣,你就是找到92年的,他多半也欣赏不来,”

    浮云宁想了一下冯一平的经历,也是,年少时一直在老区贫困的小山村里长大,不喜欢葡萄酒,不太欣赏葡萄酒,那也没什么奇怪的。

    向晓芳系上风衣的腰带,挽起浮云宁的手,“走吧,不过是去他家吃餐饭而已,你还想送什么?再说,他什么没有?说不定你找不到的92年的,他家就有,”

    “那你告诉我,你送的是什么?”浮云宁又打量了一下向晓芳包好的那个神神秘秘的盒子。

    “先保密,一会你就知道,”

    “还保密?一会打开以后,是不是会让我大吃一惊?”浮云宁笑着说。

    “我可以确定,你今晚一定会大吃一惊,但多半不会是因为我的礼物,”向晓芳又神神秘秘的说。

    浮云宁示意了一下,一个留着短发的西装女麻利拎起那两个盒子跟在她们身后,前面,已经有两位把住了电梯。

    “难道他家的房子,会让我大吃一惊?”浮云宁猜。

    不过马上觉得这个猜测不太靠谱,豪宅,什么样的豪宅自己没见过?

    “当然不是,别急,呵呵,一个多小时以后,你就会清楚,”

    “哼哼,故弄玄虚,我倒要看看,今晚究竟有什么会让我大吃一惊,”

    …………

    今天的文华东方酒店,大堂里流光溢彩,装扮得格外华丽,但入住的客人并不多,在大堂里的那棵高高的圣诞树下,只有几个看起来是游客模样的人在拍照。

    他们看着一队安保人员,护卫着两个年轻的东方女孩子走出来,无不侧目而视。

    向晓芳和浮云宁对这样的注视,早就习以为常,神色自如的边走边聊,“他们公司的元旦晚会,听说会请一些欧美的明星,你知道有哪些吗?”

    “已经到国内去排练的,香港的不说,欧美的,包括瑞奇马丁和艾薇儿,听说还有一个更大牌的,碧昂斯,不过目前高度保密,”

    “喔,真的假的?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去看看,哎,不对,你不是说,这是一个越有钱越抠的家伙吗,他怎么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来办一个年会?”

    “你就别为他担心了,他多精明的!”向晓芳舒舒服服的靠在座椅上,“虽然我不知道他要怎么回本,但是,就从这次年会的承办商,是他自己的传媒公司,我就知道,他这样做,肯定不会吃亏,”

    不得不说,向同学还是挺了解冯一平。

    后来的“国民老公”的老爸,为了扩大旗下影视公司的影响力,一家伙打包了一大波奥斯卡的影帝影后为自家造势,而且霸气的规定,完全可以办一个国际电影节的那么多明星,走红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30分钟。

    冯一平现在还不想花那个冤枉钱,但是,就请上一两个顶级的,他狠狠心,还是能做到,以他和好莱坞的交情,也能请到。

    “他这样的,才叫追星吧,喜欢谁,就把谁请回来给自己表演,”浮同学说。

    “不,真正的追星,你没见识过吗?”向晓芳低声说,“喜欢一个,然后带回家里藏起来,”

    “切,”浮同学不屑的一撇嘴,“他们藏的那些,也叫明星?”

    所谓的“名媛”“明星”的那些事,她们还真见识过不少。

    “哎,你可不能歧视啊,难道国内和港台的那些明星就不是明星?”

    “可是,你看他们谁有能耐把青霞曼玉楚红给藏起来?”

    只能说,她这么说,还真是为难国内的那些二代。

    “就是有那个能耐,哪家又能同意她们进门?”向晓芳说。

    明星想嫁进她们这样的豪门,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说完这句话,她们俩都有些沉默,因为她们都想到了自己的将来,可以预见,在嫁人成家这个问题上,怕不会那么顺畅。

    …………

    “就是那?”车行驶在山路上,看着山顶那座若隐若现的房子,浮云宁问,“看起来也不大嘛,”

    “别问我,我也是第一次来,”向晓芳说,“不过,这里的环境还真不错,”

    车此时驶到了山路尽头,冯一平的那所现代风格的房子映入眼帘,“倒是很有特色,”两个人想。

    大门缓缓打开,欧文站在门口,引导着她们这一行三辆车开到门口,先踏出加长凯迪拉克的浮云宁旋即愣住了,冯一平带着圣诞帽,抱着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正向门口走来,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下车的向晓芳。

    向晓芳点点头,“怎么样,吃惊吧!”

    当然吃惊,这小姑娘,看上去至少已经一岁多,那就是冯一平大学还没毕业呢,就已经成了孩子爸,原来他在这方面,也已经跟美国接轨!

    向晓芳看着浮云宁那惊愕的样子,心说,更会让你吃惊的事你还不知道呢!

    她轻轻的碰了浮云宁一下,拿着包装精美的那个盒子,“阿曼达,圣诞快乐!还记得我吗,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谢谢阿姨,”

    “哎,叫姐姐,”冯一平把女儿放到地下,接过那个盒子,“向师姐,浮同学,快请进,”

    “哦,哦,一平,这是带的两瓶酒,谢谢你邀请我们到你家过圣诞,”

    “谢谢啊!这么客气干什么?应该说是我很荣幸能请到二位光临寒舍,不过,你们期望值不要太高啊,今天的饭菜,大多是我们自己做的,”

    冯一平带着她们俩朝客厅走,“家里的那个阿姨,今天我们给她放了假,”

    话说今天要不是她们俩会来,冯一平连欧文他们也会放假,毕竟这是圣诞夜。

    “那我们就更荣幸了,居然能吃到冯首富亲自动手的做的饭,是不是啊云宁,”向晓芳又碰了浮云宁一下。

    这孩子,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有点不在状态。

    “对,非常荣幸,”

    阿曼达这会叫了起来,“妈妈妈妈,那是这位漂亮姐姐送给我的礼物,”

    穿着一条宝蓝色旗袍的黄静萍,笑眯眯的站在餐厅门口,“那你谢谢她了吗?”

    “你好晓芳,又见面了,圣诞快乐!你一定是浮小姐,欢迎欢迎!”

    “你好静萍,感谢你的邀请,”

    “你好,”浮云宁忍不住打量了黄静萍几眼,是挺不错,“打扰了,”

    “哪里,我们这很少这么热闹,很高兴你们能来,”黄静萍也忍不住打量了她几眼,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之骄女?

    但餐厅里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子,冯一平指着他们介绍,“这位郑佳怡,是我的高中同学,这位武馨阳,是我的大学同学,和云宁你一样,也是今年刚到美国,”

    他又带着点得意的指着餐桌上的菜说,“这是火鸡,我们自己做的,嘿嘿,经过两年的摸索,现在味道绝对一流,”

    “这道烤乳猪,是唐人街一等大厨的杰作,吃过的人都说好,”

    烤乳猪这道菜,其实并不只有我们国内在一些大日子里会吃,英美的一些人家,在圣诞节也会上这道菜,是圣诞里除了火鸡之外的另一道主菜。

    “先介绍我们两个,再说烤火鸡和烤乳猪,我怎么觉得一平你有些不怀好意呢?”郑佳怡说,“很高兴认识两位,”

    “嘿嘿,被你听出来了,好啦好啦,都是年轻人,我们就别那么客套,请坐,”冯一平敲了敲杯子,“欢迎大家的莅临!为了我们今天的相聚,干一杯!”

    在稍有点微妙的气氛中,冯首富03年圣诞节的大餐,正式开动。(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