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特斯拉一样,我们这里也才刚起步,也是一切从头开始,”洛杉矶SpaceX巨大的车间里,马斯克带着冯一平、马丁、马克、斯特劳,也就是特斯拉的所有董事,站在侧面的一处平台上,看着下面忙碌的车间,语调高亢的说。

    此时叉着腰的他,扫过下面那些不同于一般制造业打扮的工程师,就像小孩子终于有望得到自己心仪的玩具一样,狂热中夹杂着高兴和兴奋,

    “同样我也相信,就像特斯拉将来能改变汽车行业的格局一样,等我们的火箭出成果以后,一定也能改变世界航天行业的格局,”

    他们这些家伙都有一个共性,会抓住所有的机会,自信又热情的对任何人宣传和推广自己的观点。

    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做派,确实很能感染人。

    不过,他的这番演说,这会却没什么效果,大家看着眼前这准备要生产火箭的地方,都有些好奇。

    “看起来好像也挺不容易,”马丁小声说。

    “难度确实不小,”斯特劳说,“这也是一个高精尖的系统工程,不过,这项工程的一项优点是,火箭的设计和制造,只要保证它能正常工作几分钟就行,但是我们的汽车,从设计和制造上,要保证它能正常工作至少几万个小时,”

    “对啊,一个是消耗品,一个是耐用品,而且你听马斯克介绍的,他从航空公司招揽来那么多专家,从技术到设计,都不在乎什么专利,都希望能用现有的这些?我们行吗?他只在乎用尽量低的成本,尽量可靠的完成太空发射,”

    马丁想得更多,“所以综合来说,我还是觉得我们这个难度更大,我们这虽然是地上开的,但将来我们的汽车,至少所有的核心技术,都是我们的专利,”

    “对,听说NASA还开放了阿波罗计划的部分技术,以便他们能够按任务需求和总体设计研制合适的火箭发动机,NASA还允许他们使用测试台架,空军也给他们提供了测试场地,”

    马克不无怨念的说,“但我们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那些大型汽车公司,一边准备看我们的笑话,一边对我们严防死守,”

    “在航天领域,SpaceX是一个招人疼的小弟,而在汽车领域,我们特斯拉现在是一个口气很大的麻烦制造者,”

    “你说的对,”

    对马克的说法,其它的几位都心有戚戚焉,过去的这一段时间,他们感受到了太多的来自传统汽车制造公司的压力,到处挖人的马丁尤其是如此。

    他到汽车公司里去,可没有马斯克到航空公司里那么受欢迎。

    “我们想尽一切办法降低成本,”马斯克正在前面为冯一平讲解他的火箭公司的一些尝试,“很多设备,我们都到ebay上购买二手货,”

    “我还尽量让他们从火箭专家的思维中解放出来,从一切地方寻找灵感,比如,我们曾经想过,能不能用牛奶车上的奶罐盛装燃料?那是批量生产的东西,很便宜,而且出故障的并不多,”

    好吧,冯一平总算明白后来他们的发射成本为什么能控制得比我大天朝还低,能经常开这样的脑洞,成本控制不好才怪呢。

    冯一平以为他下一句话,就要说到这次特意到洛杉矶召开的董事会的主题,谁知道他这样的家伙,就是不走寻常路,“你们去过肯尼迪航天中心吗?”他兴致勃勃问大家。

    这上下文,也太跳跃了好不好!

    “逛过,”包括冯一平在内,几位都说。

    “我去参观过好多次,每一次到那里,尤其是到39A发射塔,都激动的不能自已,那是我们人类第一次出发登陆其它天体的地方,我希望,将来在那里,我的火箭和飞船,能载着和我一样心怀梦想的人登陆火星,我希望,将来我能在火星退休,”

    他的殖民火星的这个梦想,大家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其它人都没说什么,斯特劳冒出了一句,“那是因为,以现有的技术来说,将来就算我们能成功的抵达火星,那也是一趟没有回程的单程票,对吗?”

    呵呵,马斯克的表情一时就有些精彩。

    斯特劳这个搞技术的孩子,真是太耿直了些。

    冯一平连忙解围,“斯特劳,技术会发展的,现在不行,不意味着以后不行,有梦想,总该没错,”

    但马丁还是在后面忍不住偷笑。

    …………

    下午,在SpaceX的会议室,特斯拉汽车03年度最后一次董事会正式召开。

    “过去的这几个月,我们已经组建了一支非常出色的团队,在大家的协同努力下,从底层技术到核心技术,目前都已经取得了很多突破,”公司CEO马丁在会上做主要发言。

    “成绩很突出,但是面临的困难同样也不少,有一些关键技术,比如电机系统,还亟待我们攻克,各个子系统的整合,也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综合来看,我们要做好至少几年的单纯投入的准备,”他说,“这就是我们这次会议要商讨的主要问题,这样看来,公司的财政状况,已经不太乐观,我认为最早到明年年中,大家就应该补上认缴额不足的部分,”

    “同时,我们最好现在就讨论增资的问题,”

    “各位说说自己的想法,”冯一平说。

    马斯克一直埋头翻着手上的那叠资料,脸色有些不好,“研发上,是有一些成绩,但我认为,这还很不够,斯特劳,作为公司的CFO,我觉得你有必要检讨自己部门的工作,我希望能得到公司具体的研发计划和进度表,”

    冯一平总感觉马斯克一发言就针对斯特劳,可能还是有些受上午斯特拉那句话的影响,提醒了一下,“马斯克,这样的邮件,斯特劳每个月都有发,你检查一下邮箱,肯定有,”

    对上冯一平,马斯克还是很客气,“哦,好的,我再看看,”

    下一刻,他就把矛头指向了马丁,“也就是,我们累计一亿美元的投入,居然只能撑到明年年底,也就是在一年多的时间,就全部烧光了?”

    他把那叠文件朝桌子上一丢,“对公司这样的成本控制能力,我表示非常失望,”

    他这话,虽然火气不小,但还算是就事论事,没有说我的火箭公司,也不过只投资一亿美元的话来。

    “我承认,公司在有些方面,是有提高的空间,特别是在今天参观了SpaceX以后,学到了很多节约成本的好办法,有些事中午我就已经安排下去,我可以肯定,等我们回到硅谷的时候,一定会有些新的举措已经拟定,”

    “所以我很有信心,接下来我们的成本控制,将会向SpaceX看齐,”

    马丁这话,委实还算诚恳。

    但是显然马斯克对他的表态还不够满意,脸色并没有好转,“你说完了吗?”

    “没有,”马丁这次脾气很好,“请你稍等马斯克,”

    “我们投入的资金,我会保证每一分都花到应该用的地方,但是作为CEO,我必须保证公司财政的充裕,不能等到快没钱的时候才提增资的问题,”

    “冯,”马斯克说,“我认为我们有必要介入特斯拉的日常管理,这个研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每天的开支增加一些,几年下来,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不希望将来开发出一款让大众都消费不起的所谓完美车型,”

    “马丁也欢迎大家都参与到公司的建设和管理中去,你这个提议,我肯定赞同,我会尽量抽时间,至于你,你看,现在是不是可以固定每个月抽出一两天的时间去硅谷?”

    马斯克想了想,“没问题,”

    “那我还想确认一项共识,不可能只花我们投入的这一亿美元,就研发出我们心目中理想的电动车,所以增资是必然的事,这一点,大家没意见吧,”

    “冯,你知道,我并不是对增资有意见,”马斯克说,“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提高成本控制水平,至于增资,就按照章程里定的来做,”

    关于增资,章程里确定的,是大家按原出资比例增加出资,这一点对冯一平这个不缺钱的大股东有利。

    “那么我们就确定下来,在明年7月一年期满之前,大家补缴万认缴的注册资金,随后在7月底,我们召开董事会,确定具体的增资细节,”

    “同意,”马丁首先举手。

    “同意,”

    “同意,”

    “同意,”马斯克也表示赞同,不过,却是低着头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