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的有些为难。

    他是一向不喜欢跟政治缠杂到一起,如果他想那么做,当初在市里,跟郑佳怡她妈关系多套一套,在省城,跟当时的孙区长或者是金主任再走得近一些,在首都,也放下身段拉拉关系,再挣一个能上百富榜的富豪出来,不要太容易。

    不说别的,就在市里或者省城的郊区随便圈几块地,十年后都不用费力开发,直接转手,那当年买地的投入,肯定只是转手价的一个零头,随随便便赚个几十亿,不是难事。

    当初他不愿意做那些事,到了到他现在这个地步,自然更不愿意做,那样做,并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肯定会带来麻烦。

    政治圈的斗争,那不是不明觉厉,那是真的很厉害,逍遥的的做自己的生意多好,何必要牵扯到那些麻烦的争斗里去呢?

    嫌过得太自在吗?

    但是对面的这两位,家里的身份都太高,跟她们俩合伙做生意,任你怎么辨别,肯定会被人贴上标签。

    你说有什么用?都有了共同的利益,那还不是盟友?

    而且嘛,对面的这两位,都青春年少,花儿一般娇艳,明里暗里的,肯定有不少仰慕者,其中一些,家里肯定也老有背景,说不定对她们两周围三米内的雄性生物都虎视眈眈的。

    跟她们俩合伙创业?冯一平可不想自己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原因,被一大群很中二又偏偏很有背景的少年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原来是这个原因,”冯一平点点头,“这个,我得承认,在某些方面,我是有点能力,但是同志们,不要太崇拜我哦,你们看,我其实也就是一普通人,不存在有我参与你们就吃了定心丸的事,”

    “再说,我这个人胃口可不小,要是让我加入,占股占了,我又不太乐意,你看,那不是喧宾夺主了么,”

    “没关系,我们才不担心你喧宾夺主呢,这么小的项目,你以后估计过问的时候都少,”浮云宁说,她指了一下向晓芳,“我们俩占51,你一个人占49,好不好?”

    冯一平又要说一句,这姑娘,真是家学渊源,而且也果断,这样的占股比例,自然很有诚意,当然,不排除这是她跟向晓芳早就有的共识。

    看着冯一平依然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她很爽利的说出了原因,“你看,我们俩加起来,比你就多两个点,没有其它的意思,主要就是跟家里说的时候,底气足一些,你能理解吧,”

    “完全能理解,”冯一平点点头。

    “那冯首富,冯哥哥,你这是答应了?”浮云宁高兴的说

    这还真是步步紧逼。

    “我有……,”冯一平刚起了个头,一个肉乎乎的小家伙跑了过来,“爸爸,你怎么坐到这来了?”

    阿曼达用手臂揉着眼睛,跟着就向冯一平伸开手,“抱抱,”

    “阿曼达,回来,”黄静萍也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在座位那边叫,“爸爸和姐姐们有工作要谈,”

    “呀,小可爱,睡得好吗?”浮云宁摸了摸阿曼达的小脸蛋,“姐姐抱,好不好?”

    冯一平看了黄静萍一眼,不消说,阿曼达可能是她放过来解围的,她才不管冯一平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她只在乎冯一平会不会为难。

    冯一平隐蔽的朝她点点头,他能理解她的用心,但这样的小手段,对面的这两位肯定看得出来,这个时候用这个借口岔开,就显得不那么大气,也没那个必要。

    他伸手从浮云宁手里把女儿接过来,“看得出来,两位对这个项目确实非常感兴趣,”

    对面那两位一个劲的点头,“都可感兴趣了,”

    “也像抓住机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给家里大人看看,给姐妹兄弟看看,给闺蜜好友看看,对不对?”

    “不,那些我们才不在乎呢,”向晓芳说,“我们这是真想为自己做点事,”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按照正规的程序走,你们呢,先把准备工作做充分,然后,拿着计划书来找我,晓芳知道,我在清华创业园有一个扶持创业的知本资本,如果计划书让我满意,我会让知本资本投资,”

    “哎,还没说完呢,如果计划书让我不满意,那么对不起,我就不会投资,怎么样?”

    “没问题,你就等着吧,”浮云宁哈哈笑着伸出手来,“要是你都给我们指出了方向,我们连一份计划书也不能让你满意,那刚好,我们确实也没有必要创业,”

    “不过,那样的情况不会存在的,”向晓芳也伸出手来,“欢迎你,搭档,”

    “哎,身份要厘清哦,那会我就是风投,”

    这也是冯一平权衡之后的选择。

    生硬的拒绝吗,肯定不好,这两位,估计是第一次这样求人,你还不情不愿的,那真有些伤害她们的感情和自尊。

    更坑的是,这个主意还是自己提的,现在你自己都不愿意做,她们会怎么想?哦,原来你自己都不看好,消遣姐们是吧!

    但她们看中的,主要也不是自己的投资,而是有自己参与,她们更有信心,估计也更容易得到家里的支持,那通过知本资本投资挺好,满足了她们的要求,对自己也算是一个有效的区隔。

    “只要你肯参与,我们就踏实多了,来,为了我们的合作,”她们伸出来的两只手搭在一起,冯一平只好把手也搭了上去。

    不太明白大人们谈什么的阿曼达,看到这一幕挺高兴,原来你们大人也喜欢这么玩?“嘻嘻,”她把自己肉嘟嘟的小手也加了上去。

    …………

    宝安机场,一辆商务车直接开到贵宾楼前停下,下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走路带风的女纸,后面一左一右,跟着两个容貌不俗的女孩子,都一身职业打扮,但是一个性感,一个知性。

    这一幕,让在场的各路贵宾,纷纷为之侧目,真是赏心悦目的风景啊!

    跟着,很快有人认出了带头那位的身份,“看起来,像是嘉盛的金总?”

    “对,还就是她,”

    在国内的女企业家中,金翎绝对是引人注意的那一位,不仅是因为她负责的企业,是在全世界最知名的名企,也不仅是因为她个人出色的能力,主要还是因为她出色的外观和出众的气质。

    但更主要的是,这样的一个女纸,她居然到现在还是独身!

    但是她向来很少参与跟商务无关的活动,很多人,很难有和她产生交集的机会,能在这遇到,那也是一个非常小概率的事件,机会难得,有几位以俊彦自诩的人,或者是想和嘉盛合作,但没有机会的人,都准备跟上去跟她套套近乎

    但是,他们才刚起身,那三位已经一阵风般的掠过,那位金总,步子真的太大,跟在后面的那两个女孩,都不能说是快步走,而是在小跑。

    她这是要去接什么重要人物吗?好多人都忍不住浮想联翩。

    有一位不太甘心,试着朝里走,然后他觉得自己发现了目标,因为他看到有一间贵宾室的门口,分立这两个黑衣大汉,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自然也过不去。

    原来私下里排场这么大?

    这还真冤枉了金翎,这两位,是属于浮同学的。

    就在他摇头准备回去的时候,那边的门开了,“嘻嘻,”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出来,后面跟着一条摇头晃尾巴的小狗,然后她愕然看到,那位就是在大型的商务活动上,也不苟言笑的未婚美女总裁,竟然就穿着一件毛衣,笑容满面的跟在后面跑,“你慢点,”关爱之意,溢于言表。

    虽然觉得这样的事,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但是那位仁兄,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碎,居然,孩子都这么大了吗?

    很快,一条消息在机场贵宾楼里流传,那位金总,原来早就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