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此时还犹然不觉自己已经实力躺枪,依然兴致勃勃的护在到处乱窜的阿曼达身后,“慢一点,”“小心,”

    对孩子,她是真喜欢。

    然而小孩子都有这样一种天性,越是人多,越是热闹的地方,她们闹腾得越有劲——这也许说明,我们天生就有一种表现欲。

    阿曼达带着好伙伴糖果,在贵宾楼里到处乱窜,金翎那些关爱的话,对她完全没有作用。

    倒是金翎她这异样的表现,则更是让越来越多看到这一幕的人相信,自己这是看到了一件事情的真相。

    阿曼达是在意识到里爸妈有些远的时候才停下来的,她压根不认生,对着金翎张开双臂,“回去,”

    “知道回去啦,”金翎抱起她,“看你都一头的汗,”她用纸巾给阿曼达擦汗,阿曼达搂着她的脖子,“咯吱”“咯吱”的笑着,两个人跟在知道回去的路的糖果后面,径直去了那间被人把守着的贵宾室。

    殊不知,他们刚才的那一番做派,在旁人看来,那就是一个慈爱的妈妈在照顾调皮的女儿。

    “回来啦,快下来,你现在这么大这么重,怎么还要人抱着,”正牌妈妈黄静萍嗔怪了一声。

    “没事,”金翎说,“她这是高兴呢,上一次回来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

    “阿曼达,你还记得上一次回到国内时的事吗?”

    小家伙茫然四顾,上一次回国?她完全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也幸好她不记得。

    如果她能记得那会爸妈那一路的紧张、忐忑,怕是她爸妈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忘掉。

    浮云宁和向晓芳略带好奇的看着金翎,这个以前她们也只在新闻里见到过,但是当时却不以为意的人,在她们火速决定要创业的时候,就火速成为了她们的偶像。

    要不是因为自矜,这会都会扑上去请教,“你怎么能做得这么好的?”

    冯一平并没有具体介绍她们俩的身份,金翎虽然从门口的保镖就分析出这两位肯定有些背景,但自然也想不到她们竟然有那样的背景,看着她们那好像是敬佩的眼神,略略的点了点头。

    “走啦,回家咯,”冯一平抱起女儿,“你知道,我们在这也有一个家吗?”

    “一平,那我们也回去了,明天见,”向晓芳说。

    既然都到了这,她们自然用不着再跟冯一平一起走。

    “好的,好好休息,明天见,”

    …………

    “一平之前,好像没说要回来吧,”坐在副驾的于莲问。

    “是,我们只知道他可能会在元旦前回国,”开车的王昌宁说。

    儿子已经成为网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未来的儿媳妇也跟着这边上班,他爸妈终于提前实现承诺,给王昌宁买了一辆车,依然是捷达,但这就已经叫他非常满意。

    至于肖志杰,这会在这边还算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们的房子又是在同一个楼层,暂时没有买的必要。

    他一个人孤单的坐在后排,略显寂寥,不过,嘿嘿,秋玲元旦也能过来,最迟农历年后,她也能调到这边来。

    “我猜到了,这样的事,即使不是靠着元旦,他也一定会回来,”他说。

    “对啊,所以我并不觉得吃惊,”王昌宁说。

    其它公司开业,冯一平不一定会参加,但他们俩作为联合创始人的公司开业,冯一平无论如何,肯定不会错过。

    “到了,”看着湖边的这套隐私性很好的别墅,王昌宁说,“希望过几年之后,我们也能置办上这么一套,”

    “你一定行的,”于莲说。

    肖志杰别过头看着窗外,“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地方,那边有海景别墅正在开发,我希望能买一套能在家里看到海的,”

    “好啊,到时候还一起,”

    没办法,海景别墅,对他们这些在内地长大的人来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海子的那首诗的缘故,“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穿暖花开,”

    “志杰,昌宁,呀,于莲,”黄静萍从屋里叫着跑出来,马上跟于莲抱在一起,“见到你好高兴,哇,你怎么又漂亮了?”

    “哪有,你现在这气质,真是越来越好,”于莲说,“这要是在外面,我还真不敢靠近你,”

    “那叫气场,”看着那边两个叽叽喳喳的手拉着手,说个不停笑个不停的女孩子,肖志杰说。

    “哈,”王昌宁没有等他,快步朝屋里走去,他一看,系着条围裙,看起来有些娘里娘气的冯一平,娘里娘气的拿着一把锅铲,就站在门后,看来是刚从厨房出来的样子。

    不可能吧,怎么着在家里他也不至于是这个地位啊!

    他看了看黄静萍,突然感觉有些怕怕的,不是挺温柔贤惠的一个女孩子吗,怎么现在这么厉害?

    幸好啊幸好!

    “啧啧,”冯一平看着他,“人会变,月会圆,但是,你就永远没有会瘦下来的那一天,对吗?”

    “有没有搞错,上次回来,我不是瘦了不少,最近,这不是进展不错吗?”

    “所以这心一宽,你体就胖?”冯一平笑,“那刚好,这样的场合,就需要你这样块大的人,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但他并不是带着他们俩去厨房,而是直接到后院。

    后院隐私很好,最外围的一圈,是已经成材的高大乔木,挡住了远处可能的窥视,中间,是密不透风的灌木丛,挡住了近处的目光,最里面,还有一层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上面带着不少传感器的铁艺栅栏。

    此时,后院的草坪边,已经放上了一个美式的大烧烤炉,牛排在上面烤得滋滋响,“哦,”冯一平跑过去一块块的翻起来,“还好,没糊,”

    他撒上调料,给他们叉了两块,“尝尝?啤酒自己拿,”

    “刚才我还替你担心,以为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静萍的事,所以在家里地位堪忧,不得不沦落到守着厨房,原来你是做这个?”

    冯一平有些哭笑不得,这个肖志杰,瞎掰就能掰扯出一部分事实的本事,有了也不是一两天。

    “这就是美式的庭院烧烤派对?”王昌宁说,“还真挺不错,当然,前提是我们首先要有个庭院,”

    冯一平一脸的不爽,我问的是我的手艺如何,你们这都扯了些什么?

    那俩嘿嘿一笑,“不错,真不错,再给我来一块,”肖志杰说,“还有鸡腿,赶紧的烤几个啊,”

    “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不自信了?”王昌宁笑着说。

    “老王你也胖了,看来这小日子过得挺不错,”也算小别重逢,哥三个也没有一碰面就谈工作,“志杰你呢?张校长同意了吗?”

    “别提了,他跟于莲好像就是故意的,总是在我这个孤零零的人面前秀恩爱,”

    “呵呵,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大块的家伙也这么敏感,”王昌宁现在说话,总是蔫坏蔫坏的。

    肖志杰那个气哦,“胖怎么了,胖就一定得是粗线条?”

    “我只知道,有些人虽然胖,但是虚得很,你问他吧,秋玲工作再动一次的事,他到现在还没敢跟张校长说,”

    “什么叫没敢,我有什么不敢的,”肖志杰嘴里说得很硬气,不过下一秒就变软了,“嘿嘿,我这不是想毕其功于一役,等着过年的时候一平也一起过去,一次性搞定吗?”

    “谁胆子小呢?”两个女孩子终于说完了悄悄话,携手走过来。

    …………

    “可以打包吗?”肖志杰看着几个女孩子把酒店送过来的菜一道道的往桌子上摆,摸着已经腾不出什么地方来的肚子说。

    刚才他们在后院吃的,可都是硬货,当时三两口一块不觉得,到了这会一坐下,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才感觉有心无力得厉害。

    “你还真想吃不了兜着走啊,你见过有到别人家里打包的先例吗?”冯一平说。

    “哎,我们得体谅一下某些心不一定宽,但体确实有些胖的同志,”

    “你们,”肖志杰一脸的悲愤,“合起伙来欺负我,女主人呢,就不照顾一下来宾的情绪?”

    这样的情形,金翎见得多了,早就不为所动,安静的在桌旁看着一份资料,正在朝桌子上端菜的吴倩,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感觉,这老板一旦跟他这两个同学在一起,那就分外风趣——谁说只有三个女人一台戏?

    “噗,”方颖芝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于莲也摇头笑,“他们啊,一到一起就这样,分开的时候,每个人都比实际年龄要大,感觉至少有三十岁,这一聚到一起,”

    她小声说,“就像十三岁一样,”

    “不过,这样真好,我挺为他们高兴的,”

    “是啊,”“是啊,”

    那两位马上跟着附和,真希望自己跟他们一样,也能有两个那么好的闺蜜。

    “妈妈,又这么多人!”突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来。

    哪里有小女孩?于莲惊讶的循声看去,然后手上的那盘烧鹅差点就摔倒地上。

    肖志杰一直没找着的女主人,此时抱着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笑着从楼上走下来,“对,你看,有几位姐姐,你之前也见过,那两位,是你肖叔叔和王叔叔,那边的那位姐姐,是你于阿姨,”

    我怎么一会是姐姐,一会是阿姨了,于莲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刚才那两位像喜鹊一样叫喳喳的家伙,这会像中了大圣的定身法一样,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才转头看向冯一平,一脸的求知欲。

    “嗯对,她就是你们的小侄女,”冯一平非常满意他们现在的反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哎,下巴没掉吧,”

    下一刻,肖志杰就大叫了起来,拍着桌子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当时就说过,静萍不是在国外带孩子吧,怎么样?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于莲这时终于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快步迎上去,“真可爱,几岁了呀,你叫什么?阿……,”但我才二十出头啊,怎么就成了阿姨,“我来抱抱好不好?”

    她这说得有点多,阿曼达有些听不太懂,转头看着妈妈。

    “她叫阿曼达,她的中文名字,一平他爸和我爸还在争着,还没定下来,现在一岁七个月,对不起啊,我们在外面,跟她说英文说得多,普通话,有些她听不太懂,阿曼达,让姐姐抱抱,”

    “好的,”阿曼达可不怕生。

    最后,因为陡然就荣升叔叔而激动不已的那两个货,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抱了会他们的小侄女。

    然后,肖志杰又有了问题,“不对,这么说,她们都早就知道,”他指着金翎、方颖芝、吴倩说,“就我们蒙在鼓里?”

    好吧,这确实是个敏感的家伙,这会竟然吃起醋来。

    …………

    八卦新闻,总是有着叫它其它的兄弟姐们羡慕的传播速度,而在八卦新闻里,有关名流绯闻的八卦,传播速度更是惊人。

    也不用任何人推动,它就自带病毒式营销的效果,在一个个或愕然或释然的人都没有留意到的时候,以一种连这些参与者都意想不到的速度,“咻咻”的在世界上狂飙。

    等到贵宾楼里行程最远的客户,在傍晚时分回到自己的家乡后,赫然发觉,金翎生孩子这事,已经上了本地热议的头条。

    不过,此时他们议论的重点,已经发生了变化,既然金翎已经有了孩子,这是一个改变不了的事实,那么,谁是那个幸运的混蛋?

    这事是谁干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