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干的?这事,好像并不难猜。

    因为跟着,就有另一条消息在流传,就是在下午,冯一平的私人飞机,刚好降落在宝安机场。

    虽然没有明说,但指向性非常之明显。

    话说,一个是年轻有为,满世界出风头的首富,一个是能力卓绝,称得上才色双全的职场丽人,这样的组合,本来就很招闲话,加上他们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又经常朝夕相处,没事才怪呢!

    “果然啊,果然如此啊!”很多人一副我就说,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样子,然后赶脚很有成就感。

    你冯首富不是以做事天马行空著称吗,但是多年前,我就说准了这样的大事,服不服吧!

    这一刻,不少人都把自己当成了现在才刚开始狗仔生涯,将来的第一狗仔卓伟,或者是将来号称第一良心狗仔的赵五儿。

    想这样找一点成就感的人,看起来不少,怎么说呢,后来的时候,冯一平如果有机会这样式的说,“你看,我早就知道他(二马一王)会这么做,”

    自己在有些事上,居然都比那些高在云端的富豪们更有眼力,不管是阿Q精神还是神马的,这总会是一件让你感觉比较爽的事。

    这就更导致有更多的人来传这事。

    而且这事还有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女方比男方大了至少6岁以上!

    这是大家保守的推测,盖因冯一平还在高中的时候,金翎就已经从哈佛商学院毕业。

    具体的没人知道,大家只知道冯一平的出生年月,但金翎的出生日期,却没有公开的资料可以查证。

    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奇闻,越是抓人眼球,金童玉女,那样的见过太多,太理所当然,男大女小,现在更是平常,一点都不出奇,就是这样女大男小反传统的,才有反差,才更有吸引力。

    香港正热的王、谢忘年恋,不是在所有的八卦里面,关注人数最多的一桩吗?

    于是很快在网上,之前的一些旧帖子又被翻了出来,都是类似于“年轻老板和美貌女下属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在认定金翎跟下午她在机场贵宾厅抱着的小姑娘,是母女的这个结论下,很多人以此倒推回来,居然整出来不少完整的证据链!

    当然,没谁敢胆肥到或者是脑残到就这个问题,来采访两位当事人,也没有任何一家报纸或者是网站敢报道这个小道消息,实在是冯一平和他的公司,对媒体,一向是不假颜色,对于那些想占他或者他的公司便宜的,不管是报社还是所谓的专家,他从来不到法院去起诉——就别痴心妄想着借诉讼再热一把。

    而是直接通过其它合法手段,干脆利落的把你整进局子里,或者是轻而易举的把你从这个行业驱逐出去。

    就是有些记者二杆子,但他们的上司,他们的老板肯定知道个中厉害,有些人,那是坚决不能招惹的,何况是这样私人的,又没有什么确凿证据的事。

    但是,这会虽然没有后来那么多的社交媒体,论坛却正是热的时候,各大论坛上相关的帖子一时层出不穷,让管理删都来不及删,你就是设置了敏感字,那也没用,有太多的办法规避……。

    总之,这冯一平刚刚回国,就毫不客气的,也毫不意外的上了头条。

    只是,本来在大家想来,他今天是会上头条,不过,应该是因为那桩创纪录的收购。

    …………

    雁栖湖边的别墅内,吃完饭的一干人这会移师客厅,讨论后天的工作安排。

    “这是同程网开业最后的流程,”金翎递给冯一平一份文件,“按你的要求,这次开业一定要盛大,一定要有影响力,我们都已经做了最好的安排,唯一不确定的,是你,”

    “周总在首都费了不少力气,才从部委请来了几位好几位相关的领导,你知道的,这个时候,把他们从一些会议桌上拉开,很不容易,”

    当然很不容易,现在都是03年最后的几天了,领导们的重要会议多着呢。

    “他们能来,主要是冲你,所以明天晚上,你最好赏脸为他们接风,可以吗?”

    金翎知道冯一平现在越来越烦这样的应酬。

    “没问题,”冯一平回答得非常爽快。

    “还有,后天的仪式上,你会出面发表讲话吗?”

    “只要你们不嫌我抢风头,我就讲,”冯一平答应得同样爽快。

    早说了,这家公司,不同于他名下的其它公司,能出力就一定要出力。

    “吴倩,发言稿准备好了吧,”他问。

    不管自己讲话还是不讲话,吴倩都应该早就拟好了发言稿。

    “我马上发到你邮箱,”

    “嗯,我看了后再给你意见,”冯一平翘着腿继续看流程安排,“媒体这一块,”他想了一下。

    这一次可是公司开业,这样的新闻,其实对媒体吸引力不够大。

    金翎他们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是不是和其它公司一样,也准备一些红包,”

    “不不,”冯一平摇头,“我就不惯他们这脾气,”

    但是又不得不考虑效果,他想了想,“让公关部再通知一声,仪式结束后,我接受他们的提问,”

    虽然相关的新闻,李志雄他们那些和嘉盛关系密切的网站和媒体,在网络采访了郑佳怡之后,已经报道过一次,但是冯一平相信,会有大把的媒体会珍惜这个能跟自己面对面的采访机会。

    “好的,”金翎这下算是明白了,看来只要跟同程网有关,冯一平能破例的就一定破例。

    “其它的可就要拜托你们,”冯一平对那两位有些激动的家伙说,“千万不要上线的第一天,就出现什么问题,”

    “保证不会,”肖志杰和王昌宁摩拳擦掌的说。

    “真的不要有,”冯一平笑,“我想,到很多年以后,我一定还会记得,有一家便利店开业的头一天,就闹出乌龙的事,”

    其它人不明所以,金翎顿时怒目而视,没等旁边好奇的那些位问这是怎么个说法,黄静萍端着一台笔记本,又匆匆从楼上跑下来,脸色有些怪异的样子,“一平,这个,你要看看,”

    吴倩已经麻利的把客厅的那条网线拔出来,这会可没有后来方便,虽然年初正式通过了IEEE802.16a无线城域网标准,但是无线Wi-Fi的商用进程,目前看尚有时日。

    “这还真是,”冯一平的脸色也变得很怪异,非常不好意思,特别是在刚刚还笑话金翎的前提下。

    “怎么了?”肖志杰问。

    “好消息是,后天的的仪式,应该不用愁记者的问题,哦,可能也要愁,或许要限制一些记者的入场资格,”

    今天刚爆出这样的绯闻,后天他们会双双出席仪式,这样难得的好机会,那些记者们怎么不会趋之若鹜?

    当然,他们肯定不会直白的问,但是,不排除冯一平他们会发表声明啊,还有他这次收购的事……。

    “至于坏消息,”冯一平把电脑交给金翎,“你先看看,”

    不明所以的金翎才看了几眼,就难得的有些慌乱,“这……,我……,”

    方颖芝附过去看了几眼,然后有些忍不住笑的样子,冯一平把电脑放到桌上,“看吧,都看吧,”

    这事到现在,哪能瞒得住。

    “本来还以为,是金姐你在前面帮我挡枪,没想到,这最后又绕回了我身上,这还真是,”

    “哈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对吧,”肖志杰大笑。

    而在蛇口一栋半山别墅里,刚刚倒了几个小时时差醒过来的浮云宁和向晓芳,看到这样看似真实,实则荒唐的八卦,笑得那个花枝乱颤啊!

    “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浮云宁捂着肚子,“真想看看冯一平现在的表情,”

    向晓芳浏览着那些帖子,也觉得挺可乐的,但是,看着上面金翎的名字,又隐隐的有些羡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