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在周新宇的亲自陪同下,首都来的贵宾陆续抵达,南国的温暖气候,让他们很是受用,只不过,刚在酒店安顿下来,这来自四个部委的五位司长,外加海淀的一位副区长,就不约而同的问,“冯总呢?”

    那样子,非常之急切。

    周新宇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在首都邀请这几位时,他们的为难,其实都是故作姿态,心里指不定千肯万肯的呢。

    不久前发生在美国的事,该知道的现在都知道了,这冯一平现在不仅是首富,还是总理叮嘱了好几位部长要关照的首富,虽然那更多的只是一个姿态,但是,冯一平的电话,现在能直通他们部长个人,那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样的人,跟他搞好关系,混个脸熟,肯定不会有什么坏处。

    “对不起,冯总在陪两位客人游览市内的景点,两位首都来的年轻人,”周星宇说。

    只听前面那句话的时候,首都来的这几位脸色多半有些不好看,陪年轻人游览,把我们这些特意来捧场的反倒丢在一边?

    但后面那话,让他们马上秒懂。

    不消说,冯一平都亲自作陪游览,那两位,肯定是有来头的,多半比自己顶头上司们的来头还要大。

    但是这事,周新宇不主动说是谁,他们也不好胡乱打听。

    这冯一平真不简单,“对,特区是有好多地方值得看看,”

    看着他们脸上的神情,周新宇就知道,这一次借人造势,效果完美。

    “冯总让我替他向各位道歉,他也为各位领导准备了很有特色的旅程,首先,去地王大厦顶楼观光……,”方颖芝拿着一个本子念。

    众所周知,地王大厦的顶楼的深港之窗,是亚洲第一个高层主题性观光游览项目,也是好多游客来深圳必看的景点。

    “今晚六点半,他将为各位接风洗尘,也是赔罪,”

    这么一说,司长们气都顺了起来,“不知道那两位,他们会参加吗?”

    有人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冯一平不想跟她们距离太近,但这些人对那样的资源,则是非常眼热,要是这次能借机认识一下,倒也是个地道的意外之喜。

    “这要看那两位女士的意见,”

    那几位又是一愣,女士,还不止一位,只能说,冯一平,你真牛!

    …………

    其实,与其说是浮云宁和向晓芳提出游览市区的景点,还不如说是冯一平自己的提议的,他想好好的带女儿看看国内的风景。

    但现在那个传闻的热度还丝毫不减,带着女儿出去,要特别注意安保,刚好浮云宁带着那么多位保镖呢,这样的好条件,不用白不用。

    所以他今天出行,肯定是排场最大的一次,前中后,一共四辆车,他还煞有介事的戴上了大幅的墨镜,这样,不是特别熟的人,至少一两眼认不出来他是谁。

    世界之窗前的广场上,浮云宁的那些训练有所的保镖,不动声色的分布在四周,隐隐把他们几位圈在中间,非常专业。

    三个女孩子在一边聊,冯一平抱着女儿,小声给她介绍里面的景点,在冯一平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浮同学的保镖们发现一个情况,忽然紧张了起来,分出了三位,挡在浮云宁他们身前。

    不过,在进一步分析了可能的威胁之后,戒备迅速解除。

    只有欧文,看似悠闲的在一旁嚼着口香糖,其实还在暗暗戒备,不过等到三个女孩子笑着走到冯一平身前,他也放松了下来。

    “你好,能帮我们拍张照吗?”三个女孩子走到冯一平身前,笑着问。

    欧文顿时觉得挺有趣,他没看错的话,刚才还在十米开外的这三个女孩子,周围有的是帮她们拍照的人,但她们偏偏跑过来找自己的老板,只能说老板的这魅力,真的不是盖的。

    这是三个青春绽放,活泼靓丽的女孩子,看着阿曼达,”哇,好可爱的小朋友,”

    “好哇,”冯一平接过相机,爽快的答应了这三个一看就是香港过来的女学生,正准备叫黄静萍过来把儿女抱着,一回头,却发现她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后。

    在有些问题上,她是真比浮云宁的那些专业的保镖还要敏感。

    当那边的几个小姑娘频频朝冯一平这边瞟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留意到。

    这是一台EOS相机,三个姑娘中最高的那个,还特意过来跟冯一平解释,“快门在这,这是取景器,哦,镜头盖还没打开,”

    冯一平想说,这个,其实很傻瓜的好么。

    “这还真够招蜂引蝶的,”浮云宁她们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饶有兴致的看着冯一平给那三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姑娘拍照,“你说,他如果把那墨镜摘下来,这些姑娘,会不会反过来找他拍照?”

    “不,这个年龄的小姑娘,应该不认识他,”向晓芳说。

    “我都替静萍担心,她将来啊,肯定有得忙的,”

    你说得太对了,向晓芳心想。

    …………

    SH马副主任在这个下午,也很快知道了网上言之凿凿的那个消息。

    不过,他非常相信那个说法。

    这就解释得通了,当初为什么冯一平要那么强硬的、不顾一切的替金翎出头,还道貌岸然的说什么“我的员工,”直接说你孩子她妈不就好?

    或者早些把这关系公开,不就可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吗?

    至少自己的儿子,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去撩拨一个已经有了归宿的前女友,后来还用上了那么激烈的手段。

    所以他现在很生气。

    但是,他也就只能生生闷气而已,虽然冯一平和金翎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这样实质性的变化,但是那天冯一平对他说的话,却依然很有威慑力。

    况且最近的事说明,冯一平手里的砝码,又上了一个层面。

    这就是他这样不干净的官员,在碰到一个对他无所求,而且自身很有实力,又有很多体制内的人支持的人时的无奈。

    对方因为没问题,又有实力,所以敢豁得出去,但是他不敢,他没那份自信。

    所以,哪怕是生气,他这会也只好默默的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说,我们且待将来。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这样的城府,他那跟他夫妻关系名存实亡的老伴,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关押着马闻晢的看守所。

    “儿子,”看着铁栏杆后面,原来自己那个帅气的儿子,现在头发参差不齐,体形消瘦,双眼无神,神情萎靡,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带来的一块牛排,一点风度也没有,她马上问,“有人欺负你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你告诉妈妈,妈妈一定替你收拾他,敢欺负我儿子!”

    “没有,”马闻晢现在都没有心情跟他妈说话,不能等我吃完了再说吗?

    “爸他都交代好了,里面没人敢欺负我,”

    马副主任虽然迫于压力,不得不让儿子被判了半年,但是,他完全有能力做到让儿子在里面不受人欺负。

    他这其实真不算什么,那个被关在提篮桥的SH首富周正毅,单纯用钱开道,现在就能在监狱里开他的董事会呢。

    “妈,你下次能不能两客牛排来,”马闻晢已经啃完了那块牛排,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还有,一起带瓶红酒进来,”

    他妈妈见他这副样子,心痛得很,“好的好的,”

    跟着就有些恼火,“别提你爸,那就不是人,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陷害,眼睁睁的看着你在里面受罪,”

    她火气极大的转述了最近网上的那些传言,“如果他们把关系公开了,你还会做那样的事吗,所以,他们这可以说是在设计你,”

    “你爸现在也知道的,可是你看,他现在有什么动作吗?没有!你进来这几个月,他都没来看你一次,”

    她这个要求,还真是为难马副主任,他们那样的人,肯定特别忌讳来这样的地方。

    “真的?”马闻晢看上去情绪更低落了些,冯一平都看上了她,那完全可以说她就是一个难得的好姑娘,现在想想,真的是有些追悔莫及的感觉。

    “你别担心,”她妈继续安慰她,“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们在农历年前把你放出来,”

    “就一条,儿子,出来后,这些事还是忘了吧,马上出国散心好不好?妈陪你一起去,”

    当官太太这么多年,她自然有些觉悟,就是以前不了解,看着最近报纸和电视上那么多的报道,看着总理都对冯一平另眼相待,她自然能看明白一点:以前的冯一平,他们对付不了,现在的冯一平,他们就更对付不了。

    “不,我不出国,我就要去首都,”马闻晢看起来有些坚定的说。

    这口气不出,我心里就不顺。

    他准备去首都找找爸爸那边的关系结交结交,或者是自己试着交一些新朋友,他觉得自己当初做得是对的,要想报复冯一平,只有从行政上去找突破口

    “好好好,只要你出来就什么都好,妈妈都依你,”

    …………

    晚上又是吃的生猛海鲜,虽然首都来的那两位女士没来,包房里依然非常热闹。

    “冯总,”“冯总,”司长们和副区长,都在抓紧时间跟冯一平拉关系,连敬酒都是他们主动。

    而且,他们是一口干,却让冯一平随意,跟他们的其它应酬一比,真有些反着来的意思。

    当然,现在的冯一平,完全能消受这样的待遇,而且已经有些习以为常。

    “冯总,我敬你,”罗浮的严区长举起酒杯。

    今天见面,这是吴倩安排的。

    “感谢你在我们区的投资,也期待同程网,将来能被你带到国外上市,”可能是受桌上大环境的影响,严区长也很客气。

    “不,应该要感谢区里对我们的支持,关于同程网的未来,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希望它将来能在国外上市,所以这一点,请区长放心,”冯一平跟他碰了一下,又浅尝辄止。

    “真的?”严区长楞了一下。

    “我们是这么计划的,”冯一平说,“发展到后来,同程网肯定需要在很多城市设立分公司,这样就需要大量的资金,上市,是募集资金最好的一个办法,”

    “为这个,那我得再敬你一杯,”严区长也就那么一说,谁知道冯一平还真是这么打算的,这还真有些出乎他意料,所以让他格外高兴。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确实,冯一平做这些,出发点肯定不是替严区长着想。

    “那你们的总部,到时员工肯定更多,那就需要更多的办公空间,还有,你旗下的五星级酒店,嘉盛假日,现在在深圳也没有分店,是不是也是因为选址的原因?”严区长说。

    “严区长,要是有什么指示,还请你直说,”

    “冯总爽快,那我就直说了,我们有一处已经封顶,连玻璃幕墙都已经建好的大楼,高52层,建筑面积近18万平米,只不过,2000年时,开发商出了一些问题,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完工,不知道冯总你有没有兴趣接手?”

    “这楼其实非常不错,你可能也有印象,就是深南东路和文锦路交界西南侧的金色双子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