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区长所说的这栋楼,现在很多人就知道,冯一平怎么可能不知道?

    后来多次经过的时候,他总会想不通,这样黄金地段的一栋漂亮的金色双子塔楼,怎么可能就烂尾这么多年呢?

    那其实不是楼,那也可以说是好大一坨钱!

    从91年开建起,据说前后投入至少20亿之巨,那可是上个世纪的20亿,考虑到近几年涨涨不绝的通货膨胀,不说多吧,购买力至少相当于现在的50亿。

    可是这么大的一笔资产,就那样丢在那里风吹日晒经霜沐雨,那些家伙,就不怕被雷劈么!

    不过,那会这样高大上的事,跟他一个平头老百姓,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只能说,有钱人的世界,他那样每天辛苦奔波讨生活的人,根本就不懂吧!

    茶余饭后,他自然也听过不少来龙去脉。

    最开始启动的时候,项目叫Q光广场,意思很直白,就是华侨之光。

    是由深圳一家拿到地的公司,和一个后来才明白,是打肿脸充胖子,实力一般,偏要装大个,而且硬是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的“知名”华侨合作的项目。

    众所周知,那会的华侨嘛,在国内就是有钱淫的代名词。

    所以本地公司给出的条件很优惠,他们只占四成,“有钱”的华侨占六成

    但是很快,华侨表示,“我在国外的项目,最近周转有些问题,所以头寸有些紧啦,”也就是没钱啦,那会的生产物资,比如水泥钢材啥的,可不像后来这么过剩,而且也不愁卖,以前到期的帐不接,后续就拿不到材料,于是,项目一度停工。

    内地的公司自然是一肚子火,之前谈的时候,你不是那么牛吗?

    可是,奈何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相关的法律文书,白纸黑字红公章,写得一清二楚,这会后悔也晚了,只能像个嫁入伪豪门的小媳妇一样,咬牙硬撑着表示,“我们一定不离不弃,风雨同舟,共同迎接更美好的明天,”

    一肚子的碎牙齿撞得叮当响。

    然后很快被打脸。

    玩不下去,又急于脱身的“有钱”华侨,一边表示“放心,万事有我,”像个非常有担当的真汉子,其实是个十足的渣男,早就跟别人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很快便将自己名下的股份,转让给了一个“更有钱”的港商。

    “这点钱,洒洒水啦,”港商表示。

    但是,一山更有一山高,会玩的华侨没有想到,自己找到的,居然是个比自己更会玩的“有钱”港商。

    那个经常把“做人嘛,最重要是开心”这话挂在嘴边的港商,让华侨做人很不开森,因为承诺的款项,一直就拖延不付。

    这真有点一报还一报的意思。

    但是,华侨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开玩笑,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都玩到了我身上,你给我等着,呜呜,我找人给我做主。

    于是,从96年期,关于这栋土豪金大楼的归属,就打起了官司。

    但是,真是没有最会玩只有更会玩,结实摆了华侨一道的港商,那真是个人精,他居然硬生生的把这个官司缠身,而且还是在建的大楼,当成一家上市公司或者说是一个融资平台来玩,先后拉来多个客户,花全款购买了还没建成的楼盘。

    至于以这栋他都没怎么花钱就弄到手的大楼,去银行贷款这样的初级手段,那就更不用说。

    而且,他还神通广大的拉来了知名央企担保。

    总之,他以这个项目为饵,圈了十几亿,但大部分并没有用在大楼的建设上。

    于是,就像后来很多地方一条高速还没竣工,一个厅长就已经倒下去一样,这栋命运多舛的大楼还没建成,就已经有一个四十多岁就步入了副部级行列,前途广大的金融系高官栽了下去。

    从这个角度来看,好像最蠢的,居然就是我们政府的官员,那些商人,虽然赚到的钱比预想中的要少,但是,毕竟都赚到了出乎自己想象中的钱,只有我们的高官,搭进去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和人生——真挺让人无语的!

    当然,更让人无语的应该是,这样的商人和这样的官员,就是在多年以后,也依然层出不穷。

    …………

    “也就是,你肯定不会接手?”黄静萍穿着睡衣,递给冯一平一杯牛奶。

    “做人嘛,最重要是开心,”冯一平笑着说,“我怎么会沾染这些麻烦,”

    “麻烦吗?”

    “怎么不麻烦,你想,到现在,说自己是主人的,就有好几个,91年就开始预售,业主更多,其中更有那些为了自己拿几百万的好处,就把国家几亿的资金不当钱的央企,”

    “还有众多的银行、承建商、材料供应商等债权人,说不定还有并不被大家知道的个人债权人,可以说这栋楼一共欠了多少钱,可能连那几个主要当事人都搞不清楚,”

    “搞不好今天我们刚付完所有的款项接手,明天就有人拿着欠条找上门来,说不定明年还有,这还不是麻烦?”

    “可是,我觉得好处也不少啊,”黄静萍一边给他做头部按摩,一边试着分析,“你看,那栋楼不是说连内部都已经装修过吗,如果能收购下来,最多用大半年的时间整修,就能投入使用,”

    “在这边的那么多公司,便不用租楼办公,能省下大笔的费用,而且,其中的一栋,完全可以用来建设假日酒店,估计最多只用一年就可以投入运营,多好?”

    “我们要新建一家嘉盛假日,前期的建设加上后期的装修,至少要几年?”

    “哟,不错哦,”冯一平抓住黄静萍的手,高兴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想这么多,”

    “我那平时都是不想抢你的风头,”黄静萍笑着说。

    “是,你最厉害的,”冯一平手绕到后面,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外加揉一把,黄静萍马上揪住了他的一个耳朵,“叫你吃我豆腐,”

    “啧,别用力,”冯一平举起手,“我明白你说的意思,嘉盛假日那样的高档酒店,从新建到正式运营,至少要三四年的时间,如果买下这栋楼,我们至少能多经营两三年的时间,”

    “就是拿出其中的一栋塔楼来做酒店,那也是至少300间客房的酒店,就均价300一间,三十多个月,那也就是小一亿的收入,”

    冯一平算了一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做哦!

    “能节省的写字楼的资金,那也不是小数目,是不是?”黄静萍说。

    “是挺好的,可是,你知道我最不喜欢麻烦,这样牵扯众多的事,我是真的不想沾,”他还是摇了摇头。

    “你就是怕麻烦,”黄静萍摇摇头,“但区里的人都求上门来了,你就这么干脆的拒绝,好吗?”

    “我想拒绝就可以拒绝,没什么好不好的,”冯一平一副霸道总裁范的说,“难不成他们还敢为难我,或者是不欢迎我在这投资不成?”

    “嘿嘿,他们怕是指着我把同程网做大,也指着我在这追加更多的投资呢,”

    “就是真不欢迎我在这投资,那又有什么关系?以往罗浮就是深圳,现在深圳可不止有罗浮,其它的区,肯定巴不得我去投资,我一说要地建写字楼建酒店,什么样的地拿不到?”

    “是,你多厉害啊呀,可是,如果区政府愿意让你用低价接手呢?”

    冯一平一愣,这个还真有可能。

    深南大道边的这栋土豪金大厦,可以说就是这条全国闻名的大道旁的一处叫人讨厌的疮疤,肯定会影响政府的形象,所以肯定是区里,包括市里的相关官员心头的痛。

    而且这栋楼,一天没有投入使用,那就会有持续不断的官司和麻烦,欠的那么多钱,该怎么还?

    但是,能接手这样一个项目的公司,其实真不多,一次性能把至少十几亿的债务清完的公司,现在国内不能说是没有,但是肯定不多。

    而且有能力这样做的公司,他们多半不会愿意投资这样跟自己主业无关的写字楼项目。

    就是那些有实力的房地产公司,有那十几亿的资金,为什么不去开发一个赚钱更快的住宅楼项目呢?

    嘉盛可以说是恰好两者兼具,既有钱,又有需要。

    面对他这样的好对象,区里为了解决麻烦,还是真有可能拿出叫他心动的举措来。

    “烦心的事以后再说,我们这是第一次入住这里的房子,一定要做些开心的事来铭记,”冯一平站起来搂住黄静萍,“娘子,天色已晚,我们就安歇了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