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用写字楼的一个坏处,就是当你想举办一个盛大的成立庆典的时候,你还得另外找地方,好在地王大厦旁边就是大剧院。

    29号的这个周一,怕是大剧院最近最热闹的一个周一。

    9点半开始,就陆续有手持邀请函的宾客抵达,在从便利店抽调的女员工组成的迎宾人员的引导下,到音乐厅就坐。

    这些人里,有不少是同程网合作企业的负责人,还有不少是嘉盛集团在附近的合作伙伴,这里面就有来自羊城的黄冠福。

    更难得的是,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的几十个会员,其中不乏几家知名公司的负责人,也专程从国内其它城市特意赶来。

    虽然他们的来意,可能是希望借此能有一个和冯一平见面的机会,但他们的到来,无疑让同程网的成立大会更有档次。

    于是收到了邀请函的那些记者们,这会就有了可供采访的对象。

    此时的音乐厅,也跟平时相差迥异,舞台正中,搭建了一个大型的电子屏,此时正播放着同程网一部时长三分钟的宣传片。

    片子从一个刚来到深圳,并最终加入同程网的员工的角度切入,在深圳奔波了好多天,才终于安定下来的他,和同事们一起辛苦努力的工作,终于建设了一个让所有后来的那些素不相识的人,在来到这里之前,就能找到心仪的工作,定下了合适的公寓,一俟抵达,就能轻松的融入这座城市的一个网站的故事。

    这只是第一波,接下来,还有他们融入这座城市之后,又如何通过同程网解决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故事。

    说白了,就是一个地道的广告片。

    但是由嘉盛传媒操刀的这部宣传片,水准确实不错,其中更有嘉盛传媒旗下此时不多的几个艺人参与,最吸引人的当然是大长腿小张妹妹,所以还是挺受好评,至少在这样循环播放的时候,并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

    9点50,冯一平一行抵达音乐厅,本地电视台的一位知名女主持人花了两分钟的时间,向大家介绍了舞台上的那些嘉宾,之后,科技部的一位司长,代表那几个部委做了三分钟的发言,再然后,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冯一平走到舞台中央,“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朋友们,伙伴们……,”

    “……和嘉盛其它所有的公司一样,同程网也将通过服务大众,而找到自己的存在的价值,大家能够通过我们的网站,便捷有效的处理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项,是我们追求的目的,”

    就像后来的马首富到处宣扬他办公司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帮助本来处于弱势的小企业一样,冯一平这会讲的,也是自己的公司就是上赶着替大家服务的。

    仪式的最后,是由3为公司员工代表和3位合作商家代表,在倒计时声中,共同按下舞台中间的一个水晶球,然后,同程网闪亮上线,即时画面,就出现在舞台上的大屏幕上。

    但这还没完,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现场在电脑上操作,注册了一个会员,并马上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

    几乎是信息刚刚发布,后面就出现了几十个点击量,女主持人用春晚煽情式的语调高声宣布,“同程网上线仅仅5分钟,注册的会员就已经超过一万,而且还在持续高速增加中,”

    这是必然的,光嘉盛集团就近三万人呢,此时不捧场,更待何时?

    …………

    大剧院的会议室里,此时坐满了各路无冕之王,他们焦急的等待着,接下来的访问,才是他们今天此行的重头戏。

    虽然他们都准备问冯一平在美国的那桩收购,但是有一个问题,始终在心头萦绕着,会不会有个勇敢的家伙,问问这两天流传甚广的那档子事?

    比起他宏达的商业举措,广大老百姓,此时应该是更关心那件事的真假。

    他们等待了十多分钟,然后眼前一亮,那则绯闻的两位主角,竟然联袂而至,哟呵,这可有点意思嘿!

    “感谢各位媒体界朋友的厚爱,首先向大家通报一则消息,同程网上线到现在,刚才统计的结果是,注册用户已经超过十万,同时,已经有超过八百条分类信息完成了它们的使命,”

    “呵呵,我也期待在场的各位,在日常生活中,也能接受我们网站的服务,”

    “另外,鉴于我和金总都到场,机会难得,访问的时间又有限,大家还是捡重点问题问,一些无聊的问题,就没必要来耽误大家的时间,各位以为呢?”他拿着一瓶拧开的百岁山矿泉水,笑着对下面说。

    好吧,无冕之王们顿时明白,这下肯定不会有人傻乎乎的问,“金总,你是冯总女儿的妈吗?”这样的问题。

    当然,冯一平这话,其实也就相当于是对那个传言表态:无稽之谈!

    那么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冯总”“冯总”,记者们争先恐后的举着手喊。

    被主持记者会的公关部同事点中的,是一位女士。

    但她的问题却一点也不温柔,“你好冯董,我是香港明报的记者,我们高兴的看到,您在美国的这次并购,创下了中美两国之间单项投资的最大记录,很多民众深受鼓舞,”

    “我们的问题是,您此次要并购的公司,看起来和你在美国公司的业务,并没有相关联的地方,而且那一领域,市场前景看来极为有限,那么,是什么促使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首先我可以告诉你,这起并购,是我们筹划时间最长,准备工作做得最多、最全的一次并购,所以你不用担心,这绝对不是我一时兴起的决定,”

    “其次,奈飞和NEXTDOOR,并不是不相关联,而是有着密切的联系,两家公司的用户,有重叠,也可以互相转化,”

    “至于奈飞公司的前景,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会有很大不同,在我看来,那是非常大有可为的一块天地,”

    “只是因为这次并购,相关机构还在审批当中,后续的举措,此时不方便向大家透露,我只能说四个字:拭目以待!”

    “下一个问题,第二排中间的这位男士,”见冯一平向自己示意,公关部的员工点中了下一位记者。

    但是,明报的那位女记者又一次站了起来,“冯总,对奈飞公司前景的判断,是香港经济界很多人的论断,这其中包括很多知名专家,他们说前景有限,你说大有作为,为什么你的结论,和他们的结论会有这么大的区别?你确定你的判断就一定是正确的吗?”

    “是的,我的判断肯定是正确的,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冯一平喝了一口水,轻声说,“因为,我是冯一平,”

    这句话,声音并不大,但是对听到的人来说,却有些震耳发聩的感觉,“因为,我是冯一平,”好自信,好狂,好牛哄哄的感觉!

    但是细一想,这是真的狂吗?还真不一定哦,至少截止到目前为止,冯一平的那些重要决断,还真没有过失误的例子,而不少之前质疑他的所谓专家,是频频被事实打脸。

    看着台上那个依然略显青涩的青年人,无冕之王们这一次看到了和他年龄不相符的底气。

    好多位都想到了今天要写的报道的标题,就是他的这句话,“我是冯一平,”

    应该是被冯一平这侧漏的霸气给镇住,明报的那位女记者站在那,说不出话来,公关部的马上再点了一下,“二排中间的这位男士,”

    “我是中国经营报的记者,有一个问题我想问金总,请问嘉盛今年全年的营业额是多少?”

    金翎依然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虽然最终的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是得益于十月份秋交会的成功,不包括欧美的业务,嘉盛集团今年全年的营业额,将突破150亿元,”

    她的语调也很平淡,但是,这句话同样引起了震动,这个数值的可观是一方面,更值得赞叹的是,如果不包括欧美的业务,嘉盛今年的营业额能达到150亿元人民币,那就意味着,嘉盛又一次实现了翻番的增长——这才是最惊人的!

    …………

    酒店宴会厅内,热闹非凡,但大多数人跟席间的人聊天的同时,始终分出一部分注意力,来留意带着肖志杰、王昌宁,和叶总监,正在挨桌敬酒致谢的冯一平。

    “黄总,好久不见,”冯一平跟黄冠福碰了下杯,“感谢老哥的捧场,”

    “一家人还说什么两家话,”黄冠福笑着说,“恭喜冯总,估计就这两年,你的这家网站,又得到纳斯达克上市吧,到时我一定倾家荡产的认购,”

    “哈哈,谢谢,希望能借你吉言,小黄总怎么没来?”

    “年底事情太多,这几天受徐总安排,她正在外地出差,”

    黄玉谨不久前已经正式加盟怡佳,工作表现,很让徐斌满意。

    “不过,她再三叮嘱我,一定要我带她向您道贺,”

    “谢谢,谢谢,老哥你一定要吃好喝好,我少陪一会,”

    前面,主桌上的严区长,这会溜到了区里职能部门前来道贺的那一桌上,正笑眯眯的拿着一杯酒等着,“冯总,恭喜啊,看了同程网这头一天的精彩表现,我们都信心十足,看来很快,我们区又能有一家在美国上市的高科技公司,”

    “谢谢严区长,谢谢各位,”

    “冯总,既然同程网表现这么出色,接下来扩大规模是必然的,那我昨天的那个提议,你觉得如何?”

    就知道你会说这事。

    “我们觉得,区长你和区里,肯定是为我们考虑,我们也愿意为区里出出力,因为我们确实需要这样的写字楼,所以我们的结论是,不是不可以考虑,当然,有个前提,”

    严区长一喜,可算是看到曙光了,“你快说,”

    “不管是区里协调也好,法院判决也好,我们只愿意就出价多少买下这个项目来进行协商,协商的对象,也只能是区里,或者是区里或者法院指定的机构,其它所有的债权债务以及各种纠纷,我们一概不管,只想一次性买断,”

    “今天区里能做到这一点,只要谈好价,我们今天就能把款一次性付清,”冯一平轻轻的荡着酒杯说,“虽然正在国外筹划的那桩收购,需要近25亿美元,但是,人民币,我们还是不缺的,嘉盛集团账上,目前依然非常充裕,”

    “我相信,我相信,我明白了,我们马上协调,”严区长有些喜不自胜的样子,自己果然是找对了主!

    不就是不想沾染那些麻烦吗,也没关系,反正关于那个项目,好多麻烦现在都集中在区里,就是没人接手,他们也要协调。

    …………

    在年底还有新项目开业的公司只是少数,大多数的公司,此时都在进行总结,华尔街的大佬高盛也不例外。

    他们也在审计公司的一些投资项目。

    “我们的很多合伙人,都认为到了要卖出我们的一些投资时候,比如,我们在阿里巴巴的投资,”高盛私募部门亚洲区域主管在会上对亨利·保尔森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