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妹妹这段开场白还算正经,另外的那两个哥们则是负责搞笑的,“看到这济济一堂,人山人海,我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冯总,你在下面吗?”

    灯光师马上把一束追光打在内场第一排正中的冯一平身上。

    这也是应有之义,不管今天来了多少腕,今天这场演出的性质依然是嘉盛的年会,主角自然是以冯一平为代表的嘉盛人。

    冯一平,自然要被突出几次。

    他笑着招招手,但是全场的掌声响了起来,这掌声不是礼节性的,前来参加年会的嘉盛员工,甚至一边鼓掌一边叫了起来,“一平”“一平”

    他们非常喜欢和感谢这个带领着公司又一次创造了一个神话的年轻老板,当然,他们的这些热情有一部分,也是为了即将要发下来的年终奖。

    虽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但是依公司一贯的做法和性格,肯定会和业绩的增长是成正比的。

    那些合作伙伴和供应商们,掌声也很热烈,在这即将过去的一年,冯一平带领的嘉盛,给了他们足够的惊喜,他们各自公司的业务量,也随着嘉盛的高速增长而水涨船高。

    尤为难得的是,嘉盛一如既往的没有欠款。

    呵呵,年底的时候,很多人的日子可不好过。

    他们知道,同行的其它很多公司负责人,这些天正马不停蹄的全国各地到处跑,求爷爷告奶奶的收款,只有他们,能悠悠闲闲的坐在这里看节目。

    我赚的钱比你多,我赚的钱还比你安稳,这么一想想,还真有成就感和优越感,于是看着台下那束追光里的小伙子,掌声就更热烈了些。

    观众中还有一部分是嘉盛下面各个公司随机抽取的幸运顾客,他们就更热情,能报销来回的差旅费用,和冯一平同场免费看一场这样大腕云集的演出,他们自然发自内心的高兴,发自内心的感谢冯一平。

    掌声热烈,经久不息,不得已,原本坐着的冯一平,只好站起来向大家示意。

    见热闹的差不多,小张妹妹问了一句,“你要跟冯总说什么?”

    “我要跟冯总提一个合理化建议,”那货一本正经的说,“嘿嘿,我想只要冯总和公司采纳我的建议,按制度,我个人也能获得非常可观的一笔奖励,”

    “什么合理化建议?”

    “你们看看,台下这么多人观看演出,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收一些费用呢?加上过道里的,今天到场的接近两万人,如果平均每人500,喔,那就是上千万,冯总,你意下如何?”

    这个货,冯一平笑了一下,不就是想说嘉盛为了这场年会,付出了多少,有多慷慨吗,不过,他这么说,还真挺形象的。

    他笑着摆了摆手。

    “哦,我明白了,冯总的意思是,你放手做吧,”

    “不,冯总的意思是,那还不够,算算也是啊,如果每人只收500,这还远不够我们的成本,”

    “不,冯总的意思是,收钱这样的事,不要在这样的场合说,”虽然长裙下只穿着平跟鞋,但看起来还是比旁边的那两位男士要高那么一丢丢的张梓琳说。

    “不对,我认为冯总的意思是,”另一位学了一下冯一平的挥手,“你看,这是关门的意思,所以冯总的意思是,先把门关起来再说,出场的时候再一个个的收,”

    “我就说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安保人员,原来是派这个用场的,大家做好准备啊,千万不要想着逃票,各位身上不带现金好多年的老板们,现在是给助理打电话的时候了,哦,我担心的是,我们准备了足够的pos机和验钞机吗?”

    他居然都已经在开始讨论具体的实施,而且说得跟真的一样,台下顿时哄然大笑。

    冯一平也觉得蛮可乐的,经过这一年的历练,这三位也算是练出了些本事,就现在这水平,就是去说相声,也能混口饭吃。

    “开玩笑开玩笑,”张梓琳又把话题朝正道上引,“正是在在座的各位用户,合作伙伴的认可和支持下,在我们所有员工的努力下,我们嘉盛,今年才又一次取得了骄人的业绩,由此我们筹备了这场演出,来感谢各位的支持,谢谢大家!”

    他们仨一起鞠躬致谢,“祝我们的用户,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的同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棒棒的,赚钱多多的的,总之就是和和美美的,”

    他们刚好一人一句,完整的表达了对大家的祝福。

    没办法,年会上这样的过年话肯定少不了,但也还挺应景,真不像春晚那样各种硬煽情。

    应该说这样的主持风格在今晚非常成功,至少在场的人,不会像是在看春晚时一样,主持人一出场,就想捂上耳朵或者按静音。

    因为这三位的表现,演出还没开始呢,场上的气氛就已经非常不错,其实都用不着再暖场。

    “下面,请欣赏群舞,《春光无限》,”

    按惯例,这场年会的第一个节目也是群舞。

    之前这个节目,是准备全部由公司的女孩子来担当,但是当冯大老板任性的把年会的性质大大的升格以后,全部由公司的那一票非常业余的来表演,自然不太合适,现在里面的主力,是我们大北舞的优秀学生们。

    效果,确实挺春光无限的,一大群穿着各色长裙,不但漂亮,身材也好——这好像是废话,身材不好的哪能来跳舞?

    总之,就是一群比模特的平均水平还漂亮,只是比模特的平均身高会低一些的女孩子,在被照上绿色,象征绿草地的舞台上翩翩起舞,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儿一样。

    虽然并不性感热辣,但非常赏心悦目。

    冯一平看着,忽然轻声“咦”了一下。

    “怎么了?难道里面有熟人?”毫不避讳的坐在他旁边的金翎笑着小声问。

    之前的留言,网上还没消停,在这样的场合,他们俩要是分开来坐,那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真没有,”冯一平说。

    其实还真有。

    他现在可以确定,刚才看着眼熟的那个女孩子,多半就是后来被广大观众赐名“呆呆”的刘同学。

    她这时候就在北舞吗?

    …………

    传统的群舞之后,这场表演就没再遵循传统晚会的套路,第二个上场的,就是广受大家欢迎的许巍。

    当《完美生活》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忍不住跟着节奏哼哼起来。

    他的声音,第一印象是沧桑嘶哑,但又很本真,你再听,就只能听到他的淡定从容来。

    这首歌,是他典型的代表作,没有崔健那般的声嘶力竭,只有一种经风历雨后的温和随性,而这样的歌声,非常能打动人。

    冯一平身后,完全不知道现在流行音乐的流派,更不知摇滚为何物的梅建中,听了几句后,就忍不住说,“这人唱的好!”

    他都说好,那是真好!

    …………

    向晓芳坐在第四排,但她并不是一个人,旁边坐着一位气质恬静,和她颇为相像的女士。

    向晓芳是始终看着舞台上,她却不时朝冯一平那边看两眼,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笑着跟后排的家人解释介绍,再看看女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位不但在国内,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声名鹊起的小伙子,目光清澈,笑容灿烂,阳光到看起来有点天真,或者说是憨。

    至少在父母面前,看起来还像一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一样,很难想象他是一个那么成功的商人。

    而且又那样的热情,那样的自信。

    关键是,他还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

    这样的一款一看就让人很有好感,很有安全感的男人,对很多女孩子来说,确实是毒药。

    她碰了碰向晓芳,“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我哪知道,妈,这么好的演出,你就没心思看?”向晓芳有些不耐烦的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