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随着一声声关车门的声音,一大群人说说笑笑的朝天骄居走来。

    金宝笑呵呵的迎出来,“哎呀呀,冯首富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看到旁边的金翎,却是另外一副面孔,“金总,快请进,”

    虽然一直以来,金翎在冯一平的这几个室友面前,表现得都很随和,但是他们在她面前,连个玩笑都不敢开,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气场吧。

    “罪无可恕哦,”冯一平笑着说,“不过,你要是把今晚的这餐给结了,我说不定会原谅你,”

    “没问题,”金宝答应得很爽快,“我们董事长很抠门,他一定会很乐意结识冯总您这样的富豪,”

    天骄居的董事长,正是区区冯一平冯首富。

    “我们那个宽厚得像个弥勒佛一样的金宝去了哪里?”冯一平上下打量着他,“你以前不这样伶牙俐齿的啊,”

    看了看他那锃亮的皮鞋,呈90度角的西裤,还有那清清爽爽很有型的头发,“哦,明白了,新女朋友的影响?”

    金宝一愣,“这么明显?没有吧,”

    “很明显,”冯一平说,“看来这姑娘挺厉害,什么时候带出来一起见见,”

    金宝只嘿嘿的笑。

    “都准备好了吗?”他问。

    今天这一天,大家都忙,一天三餐,大家都只是随便对付了一下。

    再说,经过这么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晚上之后,情绪都会有些高涨,这样的时候,是可以喝杯酒来庆祝一下,抒发一下。

    他还记得那年第一次员工大会之后,同样兴奋的一大群人,在他的带领下,冒着寒风,绕着酒店后的湖走了好几圈。

    今天他们的情绪只会更加高亢。

    “准备好了,”金宝带着冯一平走进厨房,“看,”

    上菜区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菜,炒的炖的煎的炸的,琳琅满目。

    “今天一天没对外营业,就在忙这个,”他说,“其实还不止,为今晚的这餐,我们已经准备了好多天,简单点说,就说原材料,从用的水到煮饭的米,从一根菜薹到一片羊肉,都是参照以前宫里的标准,”

    “嗯,真香,”冯一平在台前深吸了一口气,“呵呵,那你岂不是成了负责采办的公公?”

    “你就埋汰我吧,”金宝说,“你再看,”

    冯一平顺他的手看过去,厨房里此时虽然忙得热火朝天,但其实又泾渭分明得很。

    里面一共有三排,此时,每一排都有一位老爷子背着手走来走去,那是极有派的,对另一边的不闻不问,只在自己那一块走来走去,有时可能是看不过眼,从正在忙着的那些高帽子厨师手里接过刀,自己实操几下;或者是拿过一道菜尝尝,皱了皱眉,同样是带着高帽子的厨师二话没说,立马重做。

    好歹也开了酒店办了餐厅,冯一平总算知道,这些乖乖听话的高帽子厨师,那都是厨师长级别的。

    那三个老爷子,即便意识到冯一平这个富豪界的当红炸子鸡和这里的大老板到场了,他们依然视若不见,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这几位,都是半隐退的状态,可是托你的福才请到的,”金宝说,“可惜啊,就只有这么一天,”

    比他感觉更可惜的,是天骄居那些被占了工作台,此时心甘情愿的沦为打下手的厨师们。

    大师们今天做菜,也没避讳他们,想看就看,想学就学,当然,出言点拨,那是没有的。

    这些可以真正称得上方家、大家的老先生,其实也不是冲冯一平,主要是冯一平那个在美国刚动工开建的餐厅,让他们很有兴趣。

    为了让餐厅的设计更人性化,陈学峰拿着设计图纸,反复征求过他们的意见,顺道也把冯一平的计划完完本本的告诉了他们。

    他们很赞赏冯一平这个在美国开这样一家传统的,高端的中餐厅的想法。

    就允许你西餐到我们国家来攻城略地装高贵,不兴我们去你那随便秀秀咱中餐的博大精深?

    他们对冯一平那个几大菜系轮流的想法也很感兴趣,每一个菜系都有自己的强项,也有自己的短处,他们挺乐意在让美国人领教自己功夫的同时,也顺道一较高下,看究竟哪个菜系最受欢迎?

    当然,除了名,说到底,自然免不了利。

    这些老爷子自己可以不在乎这个,但是他的徒子徒孙们在乎,而冯一平承诺的薪酬,绝对是跟国际一流接轨。

    这才有了这几位破天荒的带着心腹弟子来天骄居这样一个小厨房做菜——还跟其它几位老对头同场。

    冯一平很自觉的拉着金宝走到一边,他不想碍事,“将来要不要去美国?”

    “当然想啊,”金宝有些小激动。

    “有两种办法,”冯一平给他支招,“第一自然是到我们美国的餐厅,第二,”他看着那些此时像乖孙子一样的大厨们说,“喏,挖一些过来,把我们的天骄居也开到国外去,”

    金宝的眼睛顿时亮了。

    …………

    “哎哟宝贝,我来抱抱,”冯一平从黄静萍手里接过这会有些睡眼惺忪的阿曼达,“待会有好吃的,”

    小家伙马上砸吧嘴!

    啧,这个吃货的性格,也不知是随了谁。

    “妈呢,哦,去接外公了是吧,”

    楼上以前他们经常聚餐的那个算得上专属包厢的包厢里,此时摆了两桌,小辈们一桌,冯振昌他们一桌。

    “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以后来首都也遇不上这么好的,你们几个,就敞开肚皮吃,没事,”他对老表们说。

    “就偶尔晚上这么吃一次,没事,”他跟爸爸为首的长辈们解释。

    “你下去吧,别让他们等着,”冯振昌说,“我们不用你照顾,”

    楼下,此时热闹得很,平素那些西装革履的高管们,这会都只穿着衬衫,就着热茶,吃着干果,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冯一平今晚提出来的那些事。

    冯一平说的那些振奋人心的新举措,跟公司的所有人相关,自然也跟他们相关。

    还是女孩子眼尖,财务总监李琳正和几个人站着热聊,看到冯一平走下来,大声问,“一平,你今晚不会又不喝酒吧,”

    “不会,我哪会那么扫兴?”冯一平拍了拍胸膛,“只要大家高兴,我都做好了准备,这一百多斤,今晚就交代在这,”

    大家哈哈大笑。

    “不会的,”陈韬也拍着胸脯说,“一平,谁想放到你,得先放倒我,”

    家具公司的熊玉良和物流公司的张必兴马上走过来,一左一右的夹着陈韬,“陈老总,明年你可是一定很风光,来,机会难得,今晚一定陪我们喝个痛快,”

    “不不,”陈韬挣扎着,“我跟一平有事要谈,重要的事要谈,”

    那俩,可都是东北的汉纸,陈韬哪能喝得过。

    其实冯一平是不怕的,嘿嘿,他今晚自然会跟金翎坐一桌。

    和金宝一样,公司的这些家伙,这样的时候,会在他面前放肆,但是在金翎面前,可都会规矩得很。

    …………

    “各位老总,上菜啰!”笑容可掬的金宝,带着一溜端着托盘的俊男美女走出来。

    马上,色香味型俱全的各色菜肴被一个个的摆上桌。

    “来,”冯一平端起酒杯,“这第一杯酒,我先敬几位大师和他们的高足,谢谢你们操劳到这么晚,为我们准备这么多美食,”

    已经收工的几位老爷子,又变了一个模样,笑容可掬的对着场中拱手为礼。

    “这第二杯,敬我最亲爱的各位同事,辛苦了一年了,谢谢你们!今天晚上,我们不谈工作,只管吃喝,放开吃,放开喝,不醉不归,”他干脆利落把一杯酒一饮而尽,很有气势的重重的把酒杯放在桌上,拿起一瓶茅台,“哗哗”的倒满了一大杯,“金总,这杯得敬你,”

    “你确定要跟我喝?”金翎笑着说。

    “请注意,我这是敬,”冯一平强调。

    有了他带头,餐厅里顿时热闹起来,大家都先就近找人推杯换盏,说起来,虽然在同一个公司,甚至他们有些办公地都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座大楼,但平时这样的机会真的太少。

    …………

    这个晚上,一向算无遗策的冯一平失算了,菜吃得差不多之后,李琳先带着女高管,把金翎给攻陷,之后,没有屏障的冯一平,马上被热情的高管们灌得人事不省……。

    而此时的硅谷,正是早上,康明斯在吃早餐的时候,还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跟高盛的人谈那笔老板非常看重的收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