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终于醒过来,嘴里干得厉害,头也痛得厉害,但是睁眼一看,还黑蒙蒙的,再一看时间,正好六点!

    去!还真是命苦,醉酒了也睡不了一个懒觉。

    身边没人,她也起这么早?

    “在这呢,”黄静萍端着一个杯子走进来,“快,你自己说的,蜂蜜水,喝了吧,”

    “哦,”冯一平咕嘟咕嘟把那一碗蜂蜜水喝了个干净“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文辉背回来的,你去下面看看吧,昨晚你爸也醉了,几个舅舅,就小舅没醉,阿姨有些不高兴,”

    这昨晚喝得有多大?

    楼下灯火通明,妈妈正在熬稀饭,外公坐在小餐桌上,正在剥一个咸鸭蛋,面前已经有一盘子剥好的。

    这个,也是堂哥东正他们特供给冯一平的,拢共在山上的那口塘边,就只养了不到三十只鸭子,纯天然那是最起码的要求,饲养全按省农大的一个老教授的法子来,喂得很讲究,就冲着鸭蛋来的。

    东正有一次笑着跟冯一平开玩笑,“真是比自己养孩子还讲究,”

    一年只有几千枚蛋,其它人想买都不容易,就他这不限量。

    “起来了,头还痛吗?”外公问。

    “这难得醉一回,头还真有点痛,”冯一平坐下来,嗑了一个鸭蛋,“妈,粥好了吗?”

    梅秋萍端着一碗白粥走过来,“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你们一个二个的,都喝成什么样?”

    她怨了一句,又关切的看着儿子,“头还痛吗?起这么早干什么?要不再回去躺一会,”

    “已经没事了,”冯一平说,“妈,怎么你煮的粥味道就是好一些呢?”

    “怕马屁也没用,”梅秋萍还想教训几句,梅建中拍了拍手,“好了秋萍,你也别说了,男人喝点酒有什么?偶尔喝醉一次,有什么关系,难得高兴,”

    “高兴就要把自己灌醉?”梅秋萍还是嘀咕了一句,“一平,你可不能学你爸,”

    只能说,这有些事,妈妈她们确实理解不了。

    同样,冯一平的有些想法,手下的人也理解不了。

    …………

    虽然昨晚同样喝得不少,但是,今天一大早,排队来见他的人依然很多。

    好几位在谈完工作之后,都问那个内部创业的计划。

    这也可以理解,一般来说,就像高管有更大的可能被挖走一样,高管的创业冲动,也总会比基层的员工要强烈。

    处在更高的位置上,他们对市场的了解,对机遇的发现,肯定强过一般的基层员工。

    冯一平跟他们说了主要的几点,首先,他们的计划,要能通过评议;其次,通过评议之后,他们个人,需要接受为期一个半月的创业者培训,因为高管,并不一定就是合格的创业者;之后,公司会投资51%,并协助他们把架子搭起来,而主创人员得投入不能少于20%。

    项目运作起来以后,依然可以随时向内部创业领导小组寻求支持,以便有偿或者无偿的动用公司资源。

    最后,当然是保障,如果项目失败,他们可以继续回公司任职。

    但金翎对冯一平一力要推行的这个计划,有些微词。

    内部创业这事,对她这样哈佛商学院毕业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她们学过很多的例子。

    知名的就有,蓝色巨人IBM个人电脑研发的成功,就源于当时他们推行的内部创业。

    如若不然,出了名的官僚主义中的IBM,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推出个人电脑。

    同样,苹果的麦金塔项目,其实也是一个内部创业的典范。

    但是在国内,成功的例子,目前并没有,失败的例子反而非常知名。

    国内最早试水内部创业的,是华为,然后,这个先行者果然成了一个反面的典型。

    众所周知,由华为高管创办的港湾电子,目前已经和华为形成了全面竞争,在宽带ip领域,已经对华为造成了严重威胁。

    这个冯一平自然也知道,任正非、李一男,柳传志、孙宏斌,这两对四位的事,后来都是国内商业圈子里的轶闻,版本很多。

    比如,按大家传说的,在今年,也就是04年,为了应对港湾的竞争,华为不得不专门设立了“打港办”。

    具体而言,凡是港湾接下来的单子,华为就一定要去抢过来,哪怕是送设备,哪怕是免费做。

    “没关系,华为这次尝试的败笔,就在于他们和内部分化出的公司,没有股权上的关联,是独立的法人,但是我们从制度设计上就杜绝了这种可能性,”

    “首先,我们控股,其次,如果这些公司非常成功,集团有优先收购权,”

    “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这么多公司,这么多员工,不说人浮于事,至少创新的动力越来越少,长久发展下去,这不是个办法,”

    “所以,我们要一方面鼓励大家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一方面,也要鼓励一部分有想法的人,有机会把自己的点子付诸实践,”

    “你想一想,每成功一家公司,我们的版图就扩张了一块,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竞争对手又少了一个,我们的短板,又被补上了一块,是不是?”

    “反正你总是有理,”金翎说。

    “你也知道我说的这些在理,对吗?”冯一平今天还是有些小兴奋,“你放心,不会出现公司的一大群老总全部要求创业的场面,”

    “要真是那样,”他笑了起来,“那其实是一件好事,你想想,你就是几十个老板的老总,而不是几十个老总的老总,多有派?”

    “你就没想想,要是这么多人全去创业,这么多公司,谁来负责?就靠我一个?”

    看着冯一平一脸讶然,金翎摇了摇头,拿出一份文件,“这个,你抽空签了,”

    冯一平拿起来一看,《高层主管人才储备和培养计划》。

    他直接翻到最后,看到拟定这项计划的正是总裁办和人力资源部,“不错,都想到了我前面,要不说我们金总是个大能人呢,哎,那你为什么还问我这个问题?嗯?”

    金翎已经袅袅婷婷的走到了门口。

    “你这是跟我秀优越是吧,”

    金总裁把手插在口袋里,头也不回,只潇洒的朝后摆了摆手。

    …………

    那么多公司老总,冯一平预留时间最多的,是陈韬,他知道陈韬肯定有很多问题要问。

    果然,一见面,陈韬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一平,这么重要的任务,我真的感觉压力很大,很担心能不能担负起这个担子。

    “你这个态度我反倒放心了,是,这个行业我们都是第一次涉足,我们目前都不了解,但没关系,慢慢来,慢慢摸索,”

    “说实话,娱乐行业的有些事,我们不懂,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我们刚好可以试着趟出一条清新的路子来,”

    据说这行里潜规则啥的太多,冯一平不希望自己的公司将来也这样。

    “那我需要时间,”

    “公司会给你时间,我们此时宣布这个决定,其实也是在呼应美国那边将要进行的一些动作,”

    “呼应美国那边?”陈韬有些不解。

    “具体的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你只要记一点就好,内容,是我们将来必须要涉足的重要一环,从现在到以后,我们会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在这一行业布局,所以你一定要有长期和全面的准备,”

    “我看出来了,我明白,”陈韬终于确定,老板终于不再把传媒公司当作附带的业务,而是准备当作集团的支柱产业来经营,这么说,我以后会成为娱乐大亨?他顿时有些豪气冲天的感觉。

    “那我们是不是在国内也要办一家视频网站?”他问。

    美国那边的布局,他是清楚的,一待并购奈飞的审批通过,视频网站youtube就会马上上线,国内是不是也要有相应的举措?

    “不,”冯一平摇头,国内现在的宽带状况,跟美国可没办法比。

    就是宽带速度很好,冯一平也不想在国内办这样的视频网站。

    后来知名的那几家,不管是背靠阿里的优酷土豆,还是PPS爱奇艺,不是日子都不太好过吗?

    “在国内,我们运作的方式会不一样,这方面,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买,”

    “买?”

    “对,跟所有有影视版权的公司谈,花钱买下他们已经在各电视台播出的影视剧的版权,我相信,现在这个价格会很实惠,”

    冯一平一向不太喜欢做那些扎堆的生意,那是看起来很美,实则回报很不美的事,他就愿意到时手握众多版权,等后来的那些视频网站花钱来买。

    没办法,他这人怕麻烦,就喜欢做这样轻松的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