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NEXTDOOR总部。

    秘书敲了敲门,“康明斯,高盛的道格拉斯先生到了,”

    “请他进来,”康明斯头也不抬的说。

    “你好康明斯,”一个头发梳成二八分,深蓝西装浅蓝衬衫红领带的中年男人快步走进来。

    “请坐道格拉斯,”康明斯站起来跟他握了一下手,“请稍等,我得把这份文件处理一下,”

    道格拉斯很有风度的做了一个你请的手势,老神在在的坐在康明斯对面,打量起他办公室的布置来。

    其实用不着打量,一来,这间办公室,他不止来过一次,二来,这间办公室,还真是没什么布置,乏善可陈。

    除了康明斯家人几张照片,也就只有那副由各种颜色的线条画成,含义不明的画有点看头。

    康明斯的这份文件一定比较重要,因为他已经把道格拉斯晾在桌前近五分钟。

    道格拉斯有些坐不住的样子,动作幅度很大的在座位上变换着姿势,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的好不好。

    终于,康明斯停下了笔,“抱歉啊道格拉斯,”他笑着走到道格拉斯旁边坐下,“还真羡慕以前在投行工作的日子,能像你这样,一段时间只负责一个项目,虽然同样压力大,但是单纯,计划定下来以后,按着计划走就好,哪像我现在,”

    他对着以前的同行诉起苦来,“你刚处理完这家公司的一件事,另一个公司的另一件事已经在那等着你,两者完全没有关联,”

    “上一刻,你还在想着网站设计的事,下一刻,你就要考虑他们报上来的太阳能发电的发展规划,”

    “累啊,”他摇了摇头,“而且总是会有突发事件,我的日程安排,不得不经常发生变化,”

    “得了吧康明斯,”道格拉斯说,“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这是炫耀,负责一个项目,和全面负责,那带来的成就感能一样吗?”

    康明斯笑了,“哈哈,也就这点满足感了,那么,工作进展顺利吗?”

    并购项目的财务顾问,是公司并购时外聘的主要团队,他们的工作范畴覆盖很广,从前期准备到最后的接管整合阶段,都会全程参与。

    从协助制定并购战略,到分析并购成功的可能性,到协助设计并购方案和交易结构,制定总体并购方案和时间表、推荐其它如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协助融资、税务筹划……,就并购完成后公司的发展提出咨询意见等。

    可以说是一副功能很全面的拐杖,只要付钱,他们真能协助你完成很多事。

    在收购奈飞的现阶段,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准备和提交报批资料,获得审批机构的批准,同时准备下一步,如按协议付款,以及接管和整合的相关工作。

    “很顺利,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SEC的审批,不会出什么波折,当然,这也跟冯先生前一阵的出色表现有关,”道格拉斯说。

    SEC的5名委员,都由总统提名,SEC的主席,更是由总统直接任命,由此在实际工作过程中,肯定会兼顾总统的意见。

    而小布什对这一创纪录的并购案和冯一平个人的支持,他们非常清楚。

    “那我非常期待能正式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康明斯说。

    他知道道格拉斯此来,要跟自己谈的是什么话题,所以,他就不主动提起。

    寒暄几个回合之后,还是道格拉斯提起了正题,“康明斯,关于我们拟出售的那家中国公司的股权,你们是什么意见?”

    “我们非常理解,因为冯此时正在国内,所以你们做出决策需要时间,我又一次提起,主要是因为知道这个消息后,有意接手的机构已经有好几家,并都已经进入了报价阶段,所以,康明斯,我想现在就知道你们的意见,对我们出售的这家公司的股权,你们感兴趣吗?”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康明斯装作非常不在意的说。

    其实也不是装作不在意,而是他们达格拉斯所说的这桩可能的交易,跟他们作为财务顾问的这起并购,差了太多,确实可以不太在意。

    “你知道,冯跟你们高盛的关系一向不错,他和保尔森先生结识了好几年,这几年,高盛和保尔森先生,也给他提供了不少便利,因此,虽然这家公司至少从目前来看,困难重重,连业务模式都不太清晰,但只要价格合适,冯授权我可以收购你们出售的股份,这是小事一桩,”他说。

    “但是道格拉斯,你认为SEC还需要多长时间来通过我们并购奈飞的审批,本月内就会通过吗?”

    他就始终表现得对那件事不以为意的样子。

    甚至隐隐有一种是高盛故意把这两件事拿到一起来谈,好像你不同意收购这些股份,我们可能就会在审批的事上不那么努力一样。

    “SEC的通过时间,这一点我们还真不好保证,也许是下周,也许是下个月,”道格拉斯说,“但是康明斯,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不管你们对收购阿里巴巴的股份有没有兴趣,我们依然会全力以赴的做好这次的顾问工作,”

    “我当然没有这样的意思,我知道我们都是非常专业的团队,”康明斯一副你真的误会了我,你怎么会这样误会我的样子。

    “还真挺期待SEC下周就通过审批,”他说。

    你又这么说,那还说没误会我的意思?

    “我和你一样期待,”

    “那么道格拉斯,对阿里巴巴的股份,你们希望的转让价是多少?”康明斯拿起咖啡杯,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3500万美元,”

    “多少?咳咳,”康明斯的表演绝对在水准之上,差点把一口咖啡喷出来,他抚胸咳嗽了几声,“你们应该清楚它目前的境况吧,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从创办至今,他们还没有实现过赢利,而且,他们的新业务还没起步,选择在他们的网站上销售和购买的客户均寥寥无几,更不幸的是,它已经被eBay旗下的一家购物网站处处针对,前途极不看好,你们居然还要价3500万美元之多?”

    他就差点直说出你这是在开玩笑呢嘛。

    “不康明斯,你们了解到到的情况不够全面,我们承认,阿里巴巴在过去的几年,盈利状况确实不乐观,但是,他们之前就已经发展了很大一批企业用户,每年可以收一大笔固定的管理费用,而选择他们的企业用户,还在迅速增长中,”

    “其次,他们的新业务,淘宝网,是他们从B2B到C2C的一次转变,虽然目前才刚起步,但这肯定是一个正确方向,不然,eBay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eBay这么针对,恰好说明了淘宝对它的威胁,再加上中国那么大的人口基数,我们的这个报价,还是出于公司和冯一贯良好的关系上做出的,”

    “不,eBay那么做,只能说他们是在消弭一切可能的隐患,并不能证明淘宝就会对它造成致命的威胁,我们的分析是,以中国目前完全空白的信用建设,这样的电子商务,发展的前景,不会太乐观,”

    这是冯一平让他说的理由,但还真是康明斯心里所想的。

    在你完全不知道交易的另一方信用如何的情况下,至少他是不会放心网站上购物的。

    “那么,冯为什么还是会对这样投资感兴趣?”道格拉斯问出他觉得最有力的一个问题。

    “很简单,和高盛的良好关系,是一个因素,”康明斯说。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绝对是托辞。

    “主要的,冯是想,如果这笔投资的代价并不大,那么他不介意试试,就是到时被证明是一次失败的尝试,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接受他们的技术人员,”

    “你可能知道,目前我们在中国国内的便利店网络非常完善,冯有意依托便利店,建一家网上商城,很需要建设过购物网站的技术人才,而这样有过一次失败经历的技术人员,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也是冯一平一本正经的跟他说的。

    为了让高盛的人能相信自己的说法,冯一平只有让康明斯先相信。

    “那就是冯也看好这种模式在中国的发展,所以我们的出价,完全很合理,”

    “不,冯看好,是建立在我们有那么多实体便利店的基础上,而且也是更让人放心的B2C模式,”

    “就阿里目前的估值来说,我们的报价也是合理的,”

    “不,你们的报价完全不合理,99年投入330万,到现在就报3500万,近11倍的回报,据我所知,你们很多成功的项目,也就是这样的水平吧,”

    “不,成功IPO后的回报,至少是出售给你们这个价格的10倍以上,”

    道格拉斯此时肯定觉得自己说多了,其实,他还真的说得太少。

    “不过,看在我们和冯一向良好的合作上,我们可以做一些让步,3300万,”

    “3300万?我个人的权限是可以批准2000万以内的投资,超过2000万,我完全不感兴趣,”

    “我再让一步,3200万……,”

    这两个人,都在彼此试探着对方的底线,你来我往的拉锯式的讨价还价,虽然每一次让步,都好像有着很充足的理由,其实说到底,除了金额更大一些,本质上,跟我们在批发市场里买衣服时,跟摊贩老板讨价还价并无二致。

    当道格拉斯让步到2500万以后,一直坚持自己的出价的康明斯感觉到,这好像真的已经接近高盛的底价。

    “我做最大的让步,2200万,”康明斯说,“这个报价,我还得想办法跟冯解释,”

    道格拉斯看了他一会,“我也做最后的让步,2300万,”

    “2300万,2300万,”康明斯嘟囔了几句,伸出手来,“我们的时间都很宝贵,希望SEC的审批早日通过,好吧,那就2300万,”

    他一脸肉痛的说,其实心里笑开了花。

    冯一平原本给他的指示是,在高盛报价的基础上,象征性的砍掉10%就可以。

    但是熟知这一行的康明斯知道,在风投选择通过目前这样的二级收购方式退出时,砍价的余地很大,所以他最后还是取得了冯一平的完全授权。

    “我希望可以尽快签订协议,我想,尽快完成这项协议之后,SEC对并购奈飞的审批,是不是可以快些?不奢望是下周,但是,能不能不要迟于下个月?”他这会还是把这事跟并购联系起来。

    “相关的法律文件,明天就能送到硅谷,”加起来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一个不错的出价敲定了这笔交易,道格拉斯其实也挺满意,“康明斯,我再重申一遍,我们并没有以这项交易为前提,来推动审批工作的意思,”

    “得了吧道格拉斯,我在华尔街呆的时间不比你短,我还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希望接下来,你们能全力推动审批工作,”康明斯说。

    看着道格拉斯走远,康明斯也顾不得冯一平那边这会是凌晨两点,迫不及待的给他打电话报喜,“冯,哈哈,好消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