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不是所有的人的日子,都能像现在的冯一平一样,可能每天都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在偶然经历过一番热闹后,在有幸目睹了一场繁华后,大多数人的日子,依然只能回归到日常轨道,重回平淡,该上学上学,该上班上班。

    4号,小寒前夕,是元旦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随着各高校的学生纷纷返校,冷清了两天的HD区中关村一带,又热闹了起来,北舞也一样。

    在HD区那一溜的大学中,不论是学校规模还是名气,北舞真的都有点排不上号。

    论面积,只有区区不到90亩,它北边的那些大学,随便拎一个出来,就甩出它好几里地去,比如说冯一平的母校,可是占地近5000亩,是它的五十多倍。

    论名气,在首都的艺术类院校中,自然怎么也比不上中戏、北影这样响当当的存在。

    不过,它也不是没有优势。

    作为在老一辈领导人亲自关怀下成立的国内第一家舞蹈学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国内规模最大,舞种设置最为齐全,开展专业舞蹈教育的本科学校。

    是国内舞蹈界的最高学府,是舞蹈家的摇篮……,更重要的,和其它艺术类院校不同的是,在业内,它并没有什么竞争者。

    作为国内舞蹈界的最高学府,一直以来,它都很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自然而然的,也有了很多高级别的表演机会,包括在一些国家级的重要活动上。

    嘉盛的这次客串表演,真算不上什么,甚至连系里都没惊动。

    临近中午,依然没有太阳,室外昏沉阴冷,学院的各练功房内,却温暖如春,穿着练功服的青年男女们,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以前觉得新鲜,现在只觉得枯燥的那些动作。

    只能说,再喜欢的事,一旦有了目的性或者是功利性,总会让人觉得累。

    就连爱做的事,只要是扯上传宗接代,都会像单纯的体力活,何况是这个要考级,将来要靠它讨生活的舞蹈。

    抱着的手教授一拍巴掌宣布下课,顿时,刚才那些姿态优美的男女们全萎了下来,恶形恶状的或坐或站,反正怎么舒服怎么来。

    懂行的人都知道,表演性质的舞蹈,那可是个体力活。

    刘呆呆,或者说刘木木,这会也坐在地板上,揉着那遭罪的脚。

    “诗诗,”一个那天一起去首体表演的同学高兴的在门口朝她招手,“快来,”

    “怎么了?”

    “有人找,”

    “谁啊?”

    “快来吧,好事,”

    主任找我有好事?

    她急匆匆的换了衣服,跑到系主任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请进,”主任的声音听起来真挺高兴的样子。

    办公室内还有两个人在,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秘书模样的小伙子。

    那个中年男人好像有点眼熟,难道在哪见过?

    “主任,”

    “诗诗,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嘉盛传媒的陈韬陈总,他有事跟你谈,”

    原来是他,难怪觉得见过。

    彩排的时候,他看过好几次。

    主任站起来,“陈总,人来了,你们聊,”说着竟朝门外走。

    “麻烦你,”陈韬朝他点点头。

    呆呆同学顿时有点呆,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同学,请坐,”陈韬招呼这个老板特意吩咐要签到公司的学生坐下来。

    以他的眼光看,这位,真的并不是太出色,为什么老板就一眼相中了呢?

    这还真不是他眼光高。

    这会的刘木木同学,不止是很青涩,气质一般,最主要的问题是胖。

    胖就胖在那一张脸上,胶原蛋白是满满的,但个人和个人的条件不一样,可能另一位刘天仙适合这种,但木木同学,还真不太适合这种婴儿肥,看起来,还真不太好看。

    真没有后来的那种清新清纯清雅又靓丽的风采。

    “陈总,请问有什么事吗?”木木同学问,虽然是在学校,在系主任的办公室里,她还是有点警惕。

    “刘同学,你可能对我没印象,但我们对你印象深刻,”陈韬看着她说。

    “之前练那支舞的这些天,我们注意了你,觉得你功底不错,态度也很好,谦虚,能下恒心苦练……,这样的年轻人,一定会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我很看好你,”

    陈韬堆砌着一大堆词语,其实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小老板究竟是看好她哪一点?

    他哪里知道,冯一平看中的不是她的现在,而是她的未来。

    话说起来,虽然那会并没有完整的看完她的任何一部剧,准确的说,连对她的人生有着重大意义的《步步惊情》,冯一平也才看了不到两集,而且此前对她一无所知。

    这就够了,冯一平知道她后来会很美——还难得的是纯天然的,知道她后来气质会很好,知道她后来会很红,是四小花旦之一。

    虽然那演技……,但是,那么红的四小花旦,有哪一位演技让人满意?

    她既然能红起来,就一定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而且尤为难得的是,一直以来,关于她,就没有什么负面新闻。

    既然自己都准备在影视娱乐方面加大力度,又凑巧碰上了她,那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你那晚肯定也听说过,我们公司今年要上很多新项目,需要很多艺人,所以,想邀请你加盟我们嘉盛传媒,成为我们的签约艺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说到这里,陈韬又给她加了一条评语:不够主动。

    听了冯一平的那番话以后,从那时到现在的这几天里,那天晚上参加表演的那些人里,就有好多主动找到公司自荐。

    消息扩散后,就放假的这几天,包括一些已经小有名气的明星都来问相关的情况。

    毕竟,这是冯一平的公司,而冯一平想做一件事,目前还真没有没做好的。

    有眼光又有钱的他,就是嘉盛传媒的保证。

    这不仅是说说,有实例为证。

    嘉盛传媒目前在运作的那两档综艺节目,造星效果明显,那档相亲节目,所用的主持人,好歹原本就是电视塔的主持人之一,本就有一定知名度。

    但你看看,以张梓琳为首的那三个原来名不见径传的姑娘小伙,现在火到了什么程度?

    只是原来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现在机会的大门就在眼前,那自然一定要想办法抓住。

    但是这个刘同学,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明明知道有那么一个好机会,而且想办法也能找到点关系,但她就是没有。

    是迟钝吗,还是不在乎?

    “刘同学,你意下如何?”陈涛客气的问。

    说起来也没办法,这是他在今天,第一次主动找人签约,没办法,虽然看起来,接触下来,并不是太满意,但是,谁叫老板中意呢?

    木木同学有些呆。

    她知道这是一块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因为那可是嘉盛。

    因为她现在都放弃了以前成为一个舞蹈演员的想法,都退而求其次,只想在毕业后成为一位舞蹈老师,但嘉盛的这个机会,有很高几率,能让自己成为明星。

    难怪主任今天的态度会这么好,原来是看在嘉盛的面子上。

    “我,我要想一下,我要跟家里商量,”

    反应过来的木木同学连忙说。

    “应该的,”陈韬递给她一张名片,“请尽快联系我,好吗?”

    “另外,我还想跟你说一件你应该不了解的事,我们冯总跟好莱坞的关系很不错,我们在美国,也有相关的布局,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只要自身素质过瘾,将来的发展,绝对无可限量,”

    木木同学的心更热起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