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冯一平一行,已经在去往上海的路上,经过几年的紧张建设之后,公司在上海的大楼,终于到了可以投入使用的时候。

    众所周知,在经济领域中,上海,始终是最重要的一个地方,不止是国内的企业,连众多大名鼎鼎的世界五百强也是这样认为,纷纷把自己的中国区,或者大中华区,或者是亚洲区总部建在这里。

    上海总部的建成,对嘉盛来说,是一件大事,冯一平很有必要到场。

    同时,在自己不在国内的时候,因为金翎常驻上海,这里也算是国内的总部,回来一趟,总得去看看。

    又因为在这里常驻的是金翎,冯一平有必要多露面来替她撑腰,给她支持,或者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用这样的方式,对她表示感谢,慰问。

    “我知道,应酬嘛,”冯一平不等金翎提起,主动说,“没问题,随你安排,”

    现在的他,虽然年纪尚轻,但是,随着他收购奈飞的举措出台,随着在上个月随访过程中,国家领导人对他明确的肯定和支持,在类似的应酬场合,现在他已经有资格顺着自己的心意来。

    不想敬的酒,不敬,不想喝的酒,不喝,不想理的人,不理,不想笑的时候,不笑,自己不想听的话,完全可以不听,别人不爱听的话,他想说就可以说……。

    再也不用像刚开始那样,在酒桌上唯唯诺诺,毕恭毕敬,自己一杯,换来别人一口,还得巴巴的表示很荣幸。

    再也不用像刚开始那样,一整场应酬,就只聚精会神的听人高谈阔论,自己一想把话题转到正题上,就无一例外的被打断。

    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遇到这样的场合,只能躲,现在,绝大多数场合,终于不再是他应酬别人,而是轮到别人来应酬他……。

    类似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婆了的感觉。

    此时一大早,就在各种应酬场合用各种手段应酬的那些商人们,要是听到了冯一平的心里话,脸上肯定会再也挤不出一丝笑来。

    你那才应酬了几次,就这么多感慨?

    要是都像你那样,应酬过几次就这么多感慨,那我们国家的长城,早就不存在了好不好,一定会被众多不得不应酬的商人同行给哭倒了上千遍……。

    金翎是了解他的,一看他这么爽快,马上就说,“形势变了,对吧,”

    “嘿嘿,和同志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冯一平笑。

    马上,感觉终于翻身了出头了的冯首富就被教育了,“好好说话,”和梅建中在旁边下象棋的冯振昌说了一句。

    金翎马上笑了,“冯叔叔你算是帮我们出气了,”她跟冯一平爸妈,早就挺熟的。

    “不过,他就是这个样子,我们早都习惯了,”这又是她在跟冯一平开脱。

    “就是,爸,我这是幽默,你还想我每句话都说得一本正经的?”

    跟姐姐一起逗外甥女的黄沁萍时不时的看金翎几眼,小丫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康明斯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来的,“冯,签了,刚刚已经签了,”

    他欣喜的说,“我现在手里就拿着已经生效的协议,你已经是那家公司的股东,”

    身处高空,看着此时地面很难见得到的蓝天白云阳光灿烂,听到这个消息的冯一平,也觉得心情极灿烂,极爽朗,“好啊!”他拍了一下桌子,“谢谢你康明斯,”

    只有黄静萍知道他高兴的是什么,金翎不解的问,“又是什么事?”

    “没什么,”冯一平笑呵呵的说,“只是这次在上海,我们怕是要见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

    毕竟杭州和上海那么近。

    …………

    但是冯一平到上海的第一件事,依然还是应酬。

    当然了,这是一项会让很多人,尤其是商人们羡慕的应酬,今天,上海的一二把手,将分别接见冯一平。

    这是他在上海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他影响力的提高。

    “我看这上面的很多项目,都没必要,”匆匆换了一套衣服,就赶到公司的冯一平,听了他们关于上海地区新总部投入使用的一些安排后,提笔划去了中间的很多项,只保留了最重要的领导参观,以及最后一项,焰火表演。

    前一项,那应该是早就沟通好的,领导不取消,他们自然不好取消。

    后一项,是能够娱乐大众的,可以保留,其它的什么仪式,什么节目,各种讲话和采访,全被他一笔勾销。

    这又不是一家需要让大家关注的新公司开业,况且,这么大一栋楼矗立在这,不用安排太多的花活。

    “别不高兴,如果我们建好一栋大楼就庆祝一次,每年要在这件事上花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什么时候,我们也变得这么不务实,这么讲排场呢?这样不好,”

    看着原本兴高采烈,现在有点蔫蔫的一干人,冯一平还是安抚了几句,“这儿作为总部,一定得为其它公司做好表率,”

    “你说得对,”金翎又最先对他的意见表示赞同,“那些是没必要,都取消了,”

    “好了,马上落实下去,散了吧,”金翎说。

    “一开始,我们就一直坚持,要尽量简朴,不铺张浪费,在公司内部,不以职位相称,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变味的呢?”

    “我有责任,”金翎说,“在有些事上,不自觉的跟着别的公司走,”

    类似上海嘉盛大厦这样的项目投入使用,其它公司肯定会搞一大波活动,借机宣传自己的公司。

    “下面的很多人,他们没能分清一些我们大张旗鼓的举办的活动,都是出于现实需要,比如同程网的成立仪式,前两天的年会,只是习惯性的认为,公司的一些作为,要符合公司的身份,”

    “是不是我这样的人,一定得到高档餐厅吃饭才符合身份?”冯一平说,“从今天开始,收回下面所有公司所有庆祝活动的决策权,一律由你审批,看是不是真有庆祝的必要,”

    “好了,我会注意,我也会再强调一次会务纪律,你就别不高兴了,难道还要对着接下来要见的两位领导摆脸子?”

    “过来,我看看你的领带,”

    …………

    人民广场边的人民大厦,特意换乘了一辆奥迪的冯一平和金翎从车里出来,大堂里的两位稳重的青年官员好像楞了一下才迎过来,“冯总,金总,各位好,我是秘书处的杨延华,欢迎各位的到来,请跟我走,”

    “谢谢杨主任,”冯一平打量着这座后来只见过,却从来没进来过的建筑,应该说,刚建成的时候,这肯定是一座很漂亮,很先进的大楼,但跟现在的发展相比,这栋集中了上海除政协之外三套班子的大楼,真的称得上简朴低调。

    杨延华小心的打量着身边的这位年轻人,老实说,就近看,除了他那超出同龄人的稳重,还真看不出其它特别之处。

    不过,在这样的场合,在这样的时候,能够这么稳重,那也是一项过人之处吧。

    “冯总,您一行,是领导在新年接见的第一批商业界的客人,”杨延华说。

    这次的会见,很正式,打领带的那种,官方和冯一平这边的嘉盛一行人,相对而坐,有话筒,有摄像记者的那种。

    谈的内容也很空泛,官方表明一个态度,欢迎和支持嘉盛对上海的进一步投资,会为嘉盛的投资尽可能的创造各种便利。

    冯一平自然也代表嘉盛表达了这里是一块值得投资的热土,嘉盛肯定会加大投资的意愿。

    总之,这样的事,很多时候是一个形式,但又不只是一个形式。

    只是,在结束了和市长的会见的时候,在一楼,他看到马副主任带着一个手下,背着手站在那,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这是对我有意见?他想也不想的就停了下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