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卫衣,红色帽子,穿得圆嘟嘟的阿曼达,和穿着一件亮黄色毛衣的糖果,不知疲倦的在两套别墅间跑来跑去,在这个冻手的季节里,她的小脸蛋上居然都见汗了。

    黄静萍不时从厨房出来看一眼,也不干涉。

    拿着电视遥控器站在大门口的黄沁萍,看着这两套挨在一起的别墅,想着自己看到的那些点滴,真的为自己那个姐姐担心。

    你是青光眼还是白内障?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都看不出来吗?

    她有些纠结,这事,究竟要不要跟黄静萍提一句呢?如果提了,自己会不会就是那种典型的长舌妇?

    这姐姐的日子,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如果提了,是不是纯属多事?

    可是不提吧,唉,她真的有些忧心。

    黄静萍啊黄静萍,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心点呢?才高三的姑娘黄沁萍,看着她已经是小女孩妈妈的姐姐想。

    家里却是一番喜气洋洋的景象,冯振昌还没喝酒呢,就已经红光满面的,而梅秋萍的声音也特别高亢,“我们明天再出去看看,就专门去看那些地段好的,价钱贵的,”

    今天这一天,他们俩也没闲着,好好的去看了看这几年在上海买的房子,再到中介一问现在的价格,哎哟我天,他们那个高兴啊!

    这一年就涨了这么多!

    儿子有儿子的追求,现在动辄都几十上百亿的生意,老两口有老两口的爱好,算着当初投入的几百万,现在变成了几千万,他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这当初幸亏没听你的,把钱放在银行里吃那点死利息,”梅秋萍说。

    其实,她那会何尝又没有那样的想法?

    想当初,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外债,特别是那利滚利,滚了好几年的银行贷款,每个月又不断有钱进来的时候,她其实也想过,就在信用社开个户,每个月存个几万进去,也扬眉吐气一番。

    这样的冲动,其实也算普遍,每个月固定还房贷的人多半会有。

    但是后来赚钱的势头太猛,特别是当省城的面馆规模稳定下来以后,每年的盈利都数以百万,又不用给儿子女儿分红,那么多钱放在农村信用社,自然不妥当,干脆全买了房子,现在这一看,当初的决定,真的太正确。

    “算起来,真的是比办工厂还要赚钱,”冯振昌说。

    “那怎么能一样?”梅建中马上说,“在村里,在镇里的那些工厂,带着多少人家的日子好了起来?你们买房子,能带着他们的日子好起来吗?”

    老爷子虽然上了年岁,但对有些问题,看得是越发透彻。

    “我们都知道,这不就是说说吗,”

    “好香啊,都做了什么好吃的?”冯一平抱着女儿走进来,“咦,这么高兴?有什么好事?”

    梅秋萍赞许的看了黄静萍一眼,真是个懂事的好姑娘,这样的事,就是要应该让自己亲自跟儿子说。

    “我和你爸今天去看了买的那些房子,呵呵,你知道涨了多少吗?”

    “多少?”冯一平凑趣的问。

    “最好的那一套,今年一年就涨了近三成,”

    “那真不错,今年要不再买几套?我估计今年会涨得更多,”

    上海的房价分地段的,这会外环线附近的中价房在3500左右,内环线附近的中价房在5000左右,中心城区的7000-8000;徐家汇,虹口公园,静安寺,虹桥,打浦桥,小陆家嘴,世纪公园等中心商业及高档居住区地段的房价,这已然不便宜,不过也才刚突破15000……。

    冯一平现在是尽量不让自己关注这些数据,不然他这个曾经的房奴,真的很难控制住体力的洪荒之力,说不好哪天就跑进一个售楼部,在沙盘上一点,“这一栋,这一栋,还有这一栋,我全要了,现款!”

    “我们也是这么打算的,明天再去好好转转,”

    “既然这么赚钱,为什么不干脆买几栋?或者是,姐夫,你也买块地自己造不好吗?”黄沁萍说。

    黄静萍马上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你懂什么?”

    “沁萍你说得没错,那样是赚钱,不过,那样就没什么意思,”冯振昌还特意跟她解释。

    他们现在就只享受这个过程,主要是看看自己挑房的眼光准不准,哪真想着靠囤房赚钱?

    “没意思?”黄沁萍非常不解。

    也许跟之前自己的纠结一样,都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不懂?

    哎呀,你们大人的世界真复杂。

    …………

    他们这里喜悠悠的,而在杭州的阿里创始团队,这个晚上却非常消沉,会议室里,有些愁云惨雾的意思。

    听马首富介绍了高盛撤出情况以后,和他刚听到那个消息一样,大家都很沉默。

    他们清楚的知道,高盛的这一行为究竟意味着什么。

    自己的努力,自己的辛苦,自己的追求……,都得不到认同,这无疑是非常让人郁闷的事。

    而且高盛偏偏选择在这个时机下车。

    要知道公司的第三轮融资,已经提上了日程。

    你就是和第二轮融资一样,不参与,也没问题,或者是等到第三轮融资之后再退出,那也没问题。

    怎么就这么不配合呢?

    而且非常不讲人情的选择在新的一年刚开始的时候退出,虽然不相信预兆什么的,但这会这样的行为,难免更让人感觉沮丧。

    不过,熬到现在的这十几位,涵养都有了些,和马首富一样,没有说一些过激的,也于事无补的话来。

    “大家不用灰心,”见气压有些低,马首富站了起来,边走边说,“第二轮融资,高盛没参与,但其它的几家,都对我们很有信心,包括后来参与进来的软银,”

    “所以高盛的退出,并不会对我们后续的投资造成决定性的影响,”他先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们还应该要达成一个公司,对第一轮选择投资我们的高盛,我们要怀有感激之情,可以说当初没有他的那笔投资,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同时,合作断断续续,这其实也正常,现在时机不对,说不定过将来又会有合适的时机呢?”

    “所以我们今天要统一一下口径,高盛,那是我们最开始的伯乐,是帮助过我们的人,”

    “我们最好的回应的方式是,加倍努力的工作,把我们的公司建设得越来越好,”

    但是这样的鼓动方式,显然有些苦情,大家的情绪,依然普遍不高。

    “我们最好做到这样,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将来,我会让你高攀不起,”

    “喔,”大家叫了起来。

    所以说,再有涵养,面对这样的事,还是这样有烟火气的话听起来解气。

    “另一个也算得上好消息的是,接盘高盛的,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熟人,喏,今天的上海新闻还有讲到他,”他调到上海台,恰好在播冯一平被书%记和市长联袂会见的新闻。

    “对,就是我们的冯首富,”

    “是他?”“冯一平?”

    听了这个消息,大家有的振奋,有的怀疑。

    振奋的是,冯一平既然肯接盘,那就意味着他对阿里的认可。

    怀疑的是,冯一平他真能理解我们在做什么吗?他现在最热衷做的,可是各种实体店,大家有点像天然的对头似的。

    “大家也都知道,在国内和美国,我们这位冯首富的高科技公司发展得应该说都挺不错,至少不是个外行,这一点总是好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这位冯首富现在不把这样的投资放在眼里,到现在,他那边,居然都没有一个电话打过来,”马首富说。

    “但迟早总是要见面的,有些话,迟早要说清楚,恰好,他今天刚到上海,我想,是不是要主动去见他一面,所以这次见面该谈什么,怎么谈,请大家帮着想想,”

    因为拉投资的时间长,他们在面对风投的时候,能非常自如。

    但是,冯一平可不是一般的风投,原来的很多策略,现在都必须调整。

    “来来来,大家都好好想想,”

    也许他们都没意识到,对这个目前还并不是太认可的年轻人,他们表现得非常重视。

    …………

    和预想中的一样,在上海的冯一平,和预想中的一样,接到马首富的电话,约好了见面时间之后,看着窗外的大楼,看着楼下浪奔浪流的黄浦江,冯一平觉得挺骄傲。

    这可是曾经的自己,只能仰望的对象,现在,他主动来拜访自己,为此骄傲一下下,好像是可以的哦。

    …………

    “马总,各位,这是我们的一平,一平,这位是马总,”迎客的金翎帮着介绍。

    “哈哈,你好马总,”冯一平非常热情的抓住未来的马首富的手,狠狠的摇着。

    看着冯一平看着自己两眼放光,马首富还真有些不习惯,“冯总,久仰,”

    他打量了一下这间办公室,是有些奢华,但并不过分,还是有几分做事的样子。

    “各位请坐,”冯一平邀大家坐下来,“马总,你说这巧不巧?前不久,商务部的马副部长在美国的时候跟我说,说我一定要见见你,没曾想,我们现在已经见面了,而且相谈甚欢,”

    “哦,我记起来了,马副部长跟我说,会介绍一个人跟我认识,原来那个人是你?”这下马首富还真有点意外。

    原来马副部长说的那个年轻人是他。

    “对,应该是你,”自己也真是迟钝,最近最热门的商人,除了冯一平,还有谁?

    “马副部长说,跟你谈谈,一定会让我受益匪浅,所以我们今天一定要好好谈谈,”冯一平说。

    “当然,首先要说这次接手高盛股份的事,一听说他要出售贵公司的股票,我二话不说就买了下来,因为我想,马先生你坚持要做的事,一定会非常有前途,”

    听冯一平这么说,马首富忍不住有些自得,“我们可以肯定一点,至少这个方向是对的,”

    “也请马先生和各位放心,我一定会恪守高盛一直坚持的那些原则,坚决不过问公司的日常经营,同时,在商海里蹦跶这么些年,我们也积累了不好其它的资源,尤其是在美国的硅谷和华尔街,”

    “我们很乐意利用这些条件,来为我们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帮助,”

    “冯总客气,说实话,我们现在还真需要这些,”马首富说。

    “那就别客气,有什么需要,直接说,”冯一平说,“只有一点,出于对马先生个人和淘宝的了解,我们非常看好阿里未来的发展,所以,我们有一个条件,”

    马首富皱了皱眉,“你请说,”

    “我们希望能参加从现在开始的每一轮融资,我们的投入,至少不能让后续的融资稀释我们现有的股份,你同意吗?”

    “这个,冯总,其实我们并不缺钱,”马首富说。

    “哦,是真的吗?”冯一平看着他说,“不对吧,”他缓缓的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